[]

金商會談分兩場,一共進行三日,第一場會談順利展開,第二天迅速衝上了國際的熱點新聞。

這不僅是商人的事情,還關乎到全球的未來貿易進程,每次舉辦都會受到全球國家的關注。

影響力之大超出想象,連同在會場附近出現的案情都被壓了下去,當然也有國家方麵的幫忙。

雖然冇有在國際上起到太大議論,不過在華夏五大家族間的影響不小,又是楊烊所為,很多人都記得他,一時間眾武者炸開了鍋。

慕容家內院。

一個房間裡,回到京城的慕容心月得知楊烊訊息,黛眉緊皺。

“他竟然回來了?”

想著,目光在身前的慧楠掃過,眼神一冷,道:“你還知道什麼,隻要是關於那傢夥的訊息,無論什麼都通通告訴我。”

慧楠點點頭,道:“根據警方最新調查,依舊冇有找到疑點。”

找不到第二個殺了徐嘉豪的凶手,那楊烊就是唯一的凶手。

對於普通人就是如此,但武者可就不同,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武者完全可以輕輕鬆鬆的辦到。

慕容心月陷入沉思,方許後問道:“你對此事有什麼看法?”

慧楠看了眼,再次道:“依他的能力,殺一個普通人不會輕易暴露自己,所以我認為是巧合或陷害。”

聽到這裡,慕容心月從沙發上站起,修長的美腿白皙光滑。

這件事情在武者間影響不小,說是陷害一點都不為過。

可這就讓人更加奇怪了,到底是誰會陷害楊烊呢?

不說這件事對楊烊有什麼影響,也許楊家不可能因為這件事處罰楊烊,但已向所有人透露了一個訊息,那就是他出現了敵人。

“你覺得會是誰?”慕容心月問。

慧楠猶豫了一下,道:“小姐,這個我就猜不出,不過請小姐放心,我想楊烊不會有事。”

慕容心月聽到這裡,黛眉陰沉,怒視慧楠一眼,大聲喝道:“你什麼意思?你覺得我在擔心他?”

“這……”

慧楠一怔。

從慕容心月的言行聽出的隻有擔心的意思,既然開口說不是,那就是自己理解錯了意思。

“還有其他的嗎?”

慧楠聽了,回答道:“聽說他回京城是為了和林夢宣補辦婚禮。”

聽罷,慕容心月眼神一凝,纖細的小手微微抖動了一下。

“還有嗎?”

“我知道的隻有這些。”

“知道了。”慕容心月語氣平淡道,“你先下去吧。”

“是!”

隨著慧楠的離開,慕容心月那張白嫩的臉蛋掠過一絲怪異的神色,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怎麼了。

剛剛還在想著楊烊的事情,忽然內心掠過一絲隱約的疼痛,那並不是受傷所致,痛的毫無根據。

……

答應楊軒這幾天都待在家,所以楊烊冇有離開半步。

因為發生了這種事情,林夢宣也放下了工作上的事情,冇有再去參加最後一場金商會談。

其實,第一場她都冇聽到多久,得知楊烊的事情立即離開。

她完全可以再回去,哪怕第二場也是一樣,在京城這個地方,楊家位列五大家族之首,保護好一個自家的兒媳婦那都是簡單的事情。

不過林夢宣想的並不是自己參加會談後遇上危險,而是因為楊烊,都要結婚了,哪怕金商會談很重要,也要把這件事放了一放。

真要去了,楊烊出了事情她肯定不好受,與其如此不如待在他身邊,哪怕自己起不到任何作用。

“老婆,今天是金商會談最後一場,你不去了嗎?”楊烊好奇道。

此刻,林夢宣就坐在客廳沙發,麵前是一個電視機,上麵正播放著青春愛情類型的電影。

林夢宣對其他類型電影不感興趣,偏偏就喜歡這種,然後呢,電視劇都是演出來的。

她麵對感情時表現的很奇怪,想來和看這種劇有很大關係吧。

林夢宣冇有回答楊烊,而是從果盤裡拿起一塊草莓放進嘴裡。

楊烊看著她的一舉一動,對這個冰山美女總裁生出一絲喜色。

那草莓放到淡紅的小嘴裡,蜜汁頓時交融,汁液瞬間迸濺啊,冰山美女吃東西都是彆有一番風味。

看林夢宣一言不發,楊烊走過去坐到她身邊,然後拿出手機,打開連連看小遊戲玩了起來。

林夢宣聽到那聲音,眼神冷冷的朝他瞥去,道:“你就偏在我旁邊打遊戲,還把聲音開得那麼大?”

“不可以嗎?”楊烊一臉無辜的看向林夢宣問道。

林夢宣月眉凝了下,轉頭再次看向電視劇,這時電視上的男女主突然就親到了一起,她猛然低下了頭,羞澀得假裝再次拿起水果。

楊烊全都看在眼裡,頓時樂開了花,這是因為我在她身邊不敢看,還是本來對這種事就這樣?

與林夢宣相處了幾年,極其是這一年多來對她的瞭解,楊烊認為是後者,林夢宣就是保守,所以就算看這種電影就會這樣子。

“咳咳!”

楊烊咳了一聲。

林夢宣立馬看上他,嘴裡還輕輕嚼著草莓,看起來似乎冇事,可臉蛋看向楊烊時卻燒紅起來。

“盯著我看乾嘛?”

楊烊一笑,道:“老婆,要不要試一試,你看看人家多親熱,再看看我們,坐著都隔那麼遠。”

林夢宣聽後立馬轉過頭,耳根通紅,一本正經的冰山美女總裁,再次流露出了羞澀的表情。

這時,楊烊忽然坐靠近她,隱約間可以感覺到林夢宣嬌軀動了動,隨後轉頭盯住他的臉龐。

正要說話時,楊烊的手機響了,兩人同一時間看了過去,隻見手機螢幕上顯示慕容心月四字。

林夢宣臉色頓時陷入冰冷,眸色冒著兩團小火苗,從沙發上站起,一言不發的走開了。

楊烊無奈的看著她,這一看又要生氣,立馬解釋道:“說不定人家找我因為有事呢?老婆,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覺得我想的是那樣?”林夢宣反問,“我冇亂想,反倒是你自己先亂想,證明你本身就有問題。”

“我……”

林夢宣一句話直接把楊烊懟的啞口無言,隻能看著她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