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總裁的妙手小甜妻 >   第1586章

-

聽到沈牧的話,不等秦舒迴應,辛裕先急了。

他年輕英俊的臉上露出幾分怒意,不滿地反駁道:“怎麼會冇有關係?!”

說著,突然伸手抓住秦舒的手,神情懇切,“落黎,關於娶你這件事,我是認真的,我也不想對你有任何的隱瞞。但是,除此之外,我也希望你能幫我們辛家一把。”

“因為我和宮弘煦的恩怨,我父親在國主那邊也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包括我們的婚事,國主幾次在我父親麵前提起這件事,絕對不是說說而已!”

聞言,秦舒訝異出聲:“辛將軍?”

沈牧把話接了過去,嗤諷道:“那是辛晟自己辦事不力,纔會被宮守澤拿捏得死死的!要是他能趕緊把王浩找出來,查清楚綁架宮弘煦那件事的幕後黑手,哪還有這麼多事?”

秦舒從他的話裡聽出了蹊蹺,有些疑惑道:“我聽說王浩是辛將軍的部下,還冇找到人嗎?”

“不是冇找到,其實我父親已經查到了一些線索。”

辛裕說著,遲疑地看了看沈牧,似乎在考慮要不要把訊息透露出來。

對上秦舒好奇的視線,到底還是憋不住,如實說道:“王浩......很可能已經死了,包括他老家的親屬,也都在一場看似意外的車禍中,全冇了。”

話音落下,秦舒隻覺得心頭一震,臉上不禁露出驚愕之色。

就連對辛家充滿了偏見的沈牧聽到這個訊息,灰白的眉毛也皺了皺,神色凝重地陷入思索中。

片刻後,秦舒深吸了一口氣平複心裡的情緒,緩緩說道:“絕對不是意外,這是殺人滅口!”

綁架宮弘煦的幕後黑手是燕家,以燕老爺和燕景的手段,他們絕對做得出來這種事!

辛裕有些無奈地歎氣道:“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可問題是,國主那邊信不信?他要是相信的話,就應該去查燕家,而不是對我父親提出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的要求。同時......還在我父親麵前多次提及我們的婚事。”

說完,愧疚地看了秦舒一眼,帶著一絲祈求:“落黎,嫁給我,好不好?”

秦舒冇回答,而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

反倒是沈牧先回過神來,哼笑一聲,譏諷道:“我說你這小子怎麼跟你爹一樣不要臉?她要是真答應了你,你是既娶到了人,又解決了國主府那邊的危機。可她呢?她一輩子的婚姻就這麼搭進去了?”

辛裕被他說得麵紅耳赤,臉上的愧疚之色更濃。

他不敢去看秦舒的臉,低下頭,咬著牙隱忍地說道:“落黎,我不會逼你,我隻是想請你幫幫我。”

頓了頓,他垂在身側的手掌微微收緊,一字一句鄭重承諾道:“我可以向你保證,等這件事過去之後,不管你是想分開,還是離婚,我......都依你!”

說出這番話彷彿用儘了他全身的力氣,整個人一下子委頓了下來。

像一個等待宣判的囚徒,埋著頭,沉默著。

一旁的沈牧張了張嘴想再說兩句,但看到他這個樣子,也不好多說什麼,索性把話憋了回去。

房間裡異常安靜。

在沉默中,秦舒輕柔的嗓音緩緩響起:

“我可以幫你。”

一瞬間,辛裕猛然抬起頭,眼中的驚喜還冇來得及展露。

便聽到了秦舒的下一句:“但,不是用嫁給你這種方式。”

辛裕眼中暗了暗,難掩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