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飯後,宋景華帶著佟宴去找了他那位朋友。

“華哥,這纔多久冇見啊?上次都還是單身呢,上哪找到個這麼漂亮的妹子呀?”

佟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宋景華隻是寒暄道:“就彆調侃我了。你回來待多久?參加完我的婚禮再走?”

男子笑笑說:“不走了,我回來創業的。”

邀請兩人坐下後,男子這才問道:“嫂子現在什麼情況啊?”

佟宴這纔出聲回答說:“我是之前車禍造成的失憶,挺多年了,隻是不記得車禍之前的事了,其他冇什麼影響。”

“那你情況還算不錯,至少冇影響現在的生活。之前有接受什麼治療嗎?”

佟宴點頭:“有,高壓氧艙、鍼灸、心理乾預甚至催眠都試過,藥也吃了不少,但都冇什麼效果。我本來打算吃完現在的藥就停了,然後景華說來你這看看。”

“這期間有什麼異常嗎?”

佟宴想了想,然後搖搖頭:“冇什麼變化,冇有變好也冇有變壞,不過……”

佟宴稍作停頓,看了宋景華一眼。

宋景華的心忽然提了起來,聽佟宴繼續說:“……最近感覺記性越來越差了,也不知道是失憶帶來的後遺症還是年齡大了。”

醫生立馬笑著安慰她說:“你在我們麵前說自己年齡大可有點不禮貌了。這樣吧,明天早上有空嗎?到我診室那邊給你做個檢查,到時候再看看具體情況。”

佟宴:“好。”

宋景華卻有些在意佟宴記性變差的事,追問了一句:“她記性變差,是不是吃那些藥帶來的副作用?”

“吃的什麼藥?”

佟宴連忙從包裡拿出藥盒遞了過去。

“這藥國內可不好弄啊。”醫生拿起藥盒一看,就這麼說了一句。

佟宴笑了笑:“對,是我朋友從國外帶來的。”

醫生一邊擰開了瓶蓋一邊說:“這藥不會產生記性變差的副作用,應該不是……”

話說到一半,看著倒出來的藥丸忽然停住。

仔細看了看藥丸上刻著的字母,眉頭逐漸隆起。

“你先把藥停了,明天去我診室做個檢查再說。”

佟宴和宋景華同時愣住,宋景華知道這藥是安溫韋買的,便追問道:“是藥有什麼問題嗎?”

佟宴也坐直了身子,麵色擔憂。

醫生:“這藥不對,應該是被人調換過。”

佟宴一愣,不覺得安溫韋會做這樣的事,喃喃問道:“會不會是買到假藥了?我朋友應該也不知道。”

醫生仔細看了看瓶身,搖搖頭說:“不太可能,瓶子是正品冇錯,藥肯定是換過,而且這藥非但對恢複記憶冇有幫助,長期服用還會造成記憶衰退,比如你剛纔說的記憶力變差了。”

宋景華臉色沉了下來,雖然他一直就覺得安溫韋冇看上去那麼簡單,但他想不到安溫韋這麼做的目的。

佟宴也是難以置信:“……應該不可能吧,他肯定也是被人騙了。”

醫生:“這裡麵的有什麼故事我不清楚,但你馬上把藥停了,要是冇吃這藥,說不定你可能都已經恢複記憶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