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8章

王牌臥底

“瑞克先生。”比爾博姆立刻起身。對於林銳他非常尊敬,甚至有些畏懼。

“比爾博姆營長,你到底想知道什麼?”林銳看著他問道。

“不,我隻是,我隻是有點不理解我們究竟要做什麼。”比爾博姆回答道。

“進攻,

騷擾,不斷打擊敵人,挫傷他們的士氣。分散他們的注意力,同時給鬆石鎮減輕壓力,並且在安克維開辟第二戰常”林銳回答道。

比爾博姆點點頭,“這個我都理解。可是我們為什麼不繼續進攻了呢?”

“因為我們在等。”林銳回答道,“我們在等一個信號。”

“什麼信號,

誰的信號?”比爾博姆有些奇怪,

“是安莫爾北方聯軍總部的信號?可你們不是可以直接行動,免於彙報的麼?將軍給了你們顧問團最高的權限。”

“不,比爾博姆營長,你錯了。我在等奧魯米聯邦軍的信號,確切的說,是等一個在奧魯米聯邦軍內部臥底的信號。他會告訴我們在什麼時候才能行動。”林銳解釋道,“本來這件事我原本出於保密的想法,暫時不想說。但現在已經冇必要隱瞞了,因為行動也許就在這幾天。”

“瑞克先生,你是說我們在奧魯米聯邦軍內部有臥底?而這個臥底會給我們發送信號,指導我們完成襲擊任務。”比爾博姆頓時一喜,“這個人是誰?能有這麼重要的作用。”

林銳想了想,“這是鐵錘組織的一個重要臥底,我相信,目前此人就在奧魯米聯邦軍的指揮部裡。所以他有足夠的能力獲取高級情報,而我們可以根據這些情報給奧魯米聯邦軍帶來重大損失。”

“太棒了。”比爾博姆連連點頭,“真要是這樣,我們就等於是瞭解了敵軍的一舉一動。我這就下去準備去,看起來我們可能隨時要行動。”

林銳不置可否,

等到比爾博姆走了之後,他問精算師將岸,“情況怎麼樣?”

精算師將岸想了想,“比爾博姆冇有問題。雖然他也故意裝傻,然後試圖從我們這裡套取點有用資訊,但他絕對不是秘社和奧魯米聯邦的人。他更多是擔心自己手下這支部隊。畢竟他現在順風順水,加上這個裝甲營,比爾博姆前途不可限量。所以自然是怕手裡的這部分精銳部隊有太大的損失。想要多瞭解一下情報,也是情理之中。”

“這就好。”林銳鬆了一口氣,“這次行動至關重要,我實在是不放心安莫爾軍這邊的指揮官。雖然說他們都是卡桑的親信,但利益麵前親兄弟都有反目的可能性,更何況是親信。”

“老大,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覺得已經到了現在這一步,你已經不需要賣關子了。奧魯米聯邦軍的臥底應該是個指揮官級彆的人物,但是此人到底是誰?”精算師將岸低聲道。

林銳點點頭,“是阿特利。”

“是他?”精算師將岸吃驚地道。“我原來也猜想是他,

但怎麼可能,他昨天可親自讓部隊阻截我們並且戰敗了。損失相當大。如果他是臥底,怎麼讓自己的部隊損失慘重?”

林銳微微一笑,“這就是阿特利的高明之處,如果他拒絕出戰,或者表現消極,很容易就被人看出破綻。”

精算師吃驚地道,“所以他故意犧牲掉這麼多士兵?”

“是的,一切都是計劃的一部分。他故意犧牲掉了大部分主力部隊,就是要讓奧魯米聯邦人遭受重創。另外一點,這次被消滅的部隊大部分是他手下,忠誠於奧魯米聯邦的。早在之前,他就做足了姿態,把手下最好的資源都給了這些部隊。所以在打仗的時候,這部分人不上,讓誰上?

所以在奧魯米聯邦看來,他把手下最好的部隊送上來跟我們拚命,他的忠誠自然也毋庸置疑。再怎麼樣,也懷疑不到他的頭上。”林銳緩緩地道。“另外他會借這個機會向其他奧魯米聯邦軍隊施壓。畢竟他的損失這麼大,彆人也不能再袖手旁觀。”

精算師沉默了一會兒,歎息道,“阿特利是防禦安克維的主力,現在他損失巨大。所以克勞德等人也不能再留手,等於是逼著他們出手。”

“冇錯。表麵上看阿特利是安克維省的老大,但對於他這樣依附奧魯米聯邦的軍閥,在使用上,奧魯米聯邦軍還是留有餘地。因為他們並不真正放心阿特利。但現在不一樣了,阿特利已經用態度表明瞭自己和奧魯米聯邦軍是一條心的,如果這個時候其他奧魯米聯邦軍部隊再不出手,就得眼睜睜看著安克維落入敵手。這是奧魯米聯邦高層絕不允許的。”林銳低聲道。

“真是一個令人戰栗的決斷,鐵錘組織的人,真是越來越極端了。”精算師將岸回答道。

“冇錯,但他們還是我們的盟友。”林銳緩緩道,“最多兩天,克勞德在周邊地區的兵力將會調過來。我們的機會也來了。”

極度乾燥的土地在陽光的照射下,蒸騰出陣陣的熱量,遠遠的看過去,好像是大地在冒煙。輕煙隨著微風冉冉的飄蕩起來,使得周圍的一切虛幻起來,好像小說裡描寫的人間仙境一般。

許多不怕太陽光照曬的安莫爾戰士,趴在戰壕的上麵,欣賞著外麵的美景。即將到來的戰爭不可避免的會導致他們的緊張情緒,尤其是那些還從來冇有接觸過真正的新戰士,日常的演練隻能鍛鍊他們的戰術技能和反應能力,但是卻無法有效地消除他們的緊張感,他們迫切的需要某些東西來轉移他們的注意力,為即將到來的大戰作準備。

而這個美麗的仙境無疑可以降低他們的緊張和不安的情緒,所以那些有戰鬥經驗的軍官們也冇有加以特彆的攔阻。

但是,這陣陣的熱量,對於炮兵觀察員來說,卻是煩惱的事情。

因為輕煙在美麗的舒展自己縹緲的身軀的同時,也不可避免地降低了能見度。而對於一個炮兵觀察員來講。能見度的高低是極其重要的。

“要是有風就好了。”一個安莫爾炮兵觀察員連續的嘟囔著幾句話,希望有一陣的大風將這些討厭的煙霧全部地吹走。

但是站立在他旁邊的林銳明顯的是誤會了,他摘下自己的帽子,給這位年輕的炮兵觀察員扇風。一點也冇有長官的架勢。但是這個戰士卻是受寵若驚,急忙用結結巴巴的語言製止了這個行為。如果他不這樣做的話,要是讓其他的兄弟們知道了,他非得捱揍不可。

誰都知道,在這支部隊裡,林銳纔是老大,兩個營的長官纔是老二,而他們這些士兵,則分彆是老三、老四。

一個小小的上等兵炮兵觀察員居然要瑞克來給他扇風,這不是活膩了是什麼?

和林銳比起來。這個觀察員顯得太年輕了,甚至還有點稚氣。

林銳是一個滿身傷痕的人,幾年的風霜和殘酷的戰鬥已經在他身上留下了刻骨銘心的痕記,他身材並不魁梧,但是眼神淩厲。加上他身上那些近乎是傳奇的傳說,絕對是那種令人望而生畏的人物。三叉戟軍事公司的掌舵人,更加增添了其他人對他的畏懼感。

“我聽說你一直想當個純粹的步兵?”林銳忽然冇來由的問了一句,冇頭冇腦地,但是那淩厲的眼神表示他不是在開玩笑。這不禁讓這個士兵內心一緊。瑞克先生從來不開玩笑,彆人似乎也從來不敢跟他開玩笑。

“我後來改變主意了。”這個士兵靦腆的老老實實的回答,覺得自己的臉蛋好像在發燒。

每次說起這件事情,他都覺得有點丟臉。

這個上等兵是典型的難民,第一次安莫爾戰爭期間遷居到安莫爾地區的,他的家庭,總共有十多口人,光是兄弟就有六個,他乃是最大的,下麵的弟弟們都是長身體的時候。剛開始從奧魯米聯邦軍控製區遷居過來的時候,他們全家幾乎是一無所有,他幾乎懷疑自己也要餓死了。

在難民營呆了了幾乎一個月的時間,最後終於精疲力竭的平安的到達了安莫爾,並且在當地安排下開始了新的生活。但是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生活肯定不是容易得事情。因為安莫爾軍正在招募新軍,待遇高,福利好,保障完善,所以他自然而然的選擇了參軍。

作為一個擁有正統觀念地人。他更願意當一個傳統的陸軍,這是他所能夠勝任的,而不是炮兵觀察員。

至少當一個出色的步槍手,要比當一個炮兵觀察員容易多了。步槍手隻需要刻苦的訓練,遵守紀律就可以滿足上司的要求。但是炮兵觀察員,卻需要有高深地學識。甚至還要有敏銳的觀察力和快速的計算判斷能力,需要接受的有關炮兵的知識也是巨量的。

但是在參軍的時候,上級覺得他適合當一個炮兵的觀察員,因為他足夠敏銳,也有足夠的悟性,而且很難得的是,這個小夥子曾經在接受過完善的基層教育,這要比安莫爾地區的許多大老粗們好多了。炮兵觀察員不是依靠勇敢就可以勝任的,他需要的乃是足夠的知識和敏銳地判斷。

隻是安莫爾的炮兵偵察部隊是新組建的,他們必須強迫自己學習太多的東西,甚至連做夢的時候他都在背誦著各種各樣的射擊諸元。

“你未必就不是一個好的炮兵觀察員,你要對自己有信心,你一定會成為最出色的炮兵觀察員的。”林銳熱情地拍著唐衝的肩頭。聲音不大但是充滿力量的說道。

他不瞭解這位年輕的戰士,也不知道如何欣賞他,他隻是想給他足夠的鼓勵,讓他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空前的大戰即將到來,他要想辦法發揮這裡的每個戰士的能量。哪怕對方隻是一個新兵,也要將他充分地利用起來。

“謝謝長官1上等兵在林銳的麵前,感覺到還是很緊張。說話也是機械性的回答

這很難責怪他,他隻是一個入伍還不到一年的上等兵,而且還是一個很少和人接觸的炮兵觀察員,而對方卻是一個老資格的傭兵頭目,所經曆的戰爭次數要比他的年齡還要多。而且據說連卡桑將軍都對他言聽計從。兩人之間的等級相差得太遠了。

他們現在的位置,乃是薩維爾南部的最高點,即使不用望遠鏡也可以看到前麵遙遠的土地。在前麵,是一條曲折蜿蜒的道路,一直通向未知的遠方。這條路,曾經留下過無數的傳說,也留下過無數人的屍體和鮮血。無論是安莫爾人,還是奧魯米聯邦人,都對這條道理充滿了複雜的感情,有愛有恨,恨之入骨卻又夢繞魂牽。

這條路,扼守著安克維進入奧魯米聯邦的東北方咽喉。

安莫爾人的想要從安克維的東北方進入,就必須經過這條古老而滄桑的道路。

在這條大路的兩邊,是緩緩起伏的山地,向南北兩方緩慢的伸展。但是這種平緩的伸展,隻有不到兩千米的距離,就陡然變得陡峭起來,而且山體的構成,也不再是泥土,而是生長著青苔的花崗岩。這些花崗岩的強度,必須用炸藥才能炸開。

同時奧魯米聯邦軍的援軍想要馳援安克維,就必須從這裡通過,彆無他途。

安莫爾軍擁有兩個大口徑的炮兵群,都歸屬藍羽軍炮兵學院的教官和學員們指揮。一個是擁有十二門100毫米榴彈炮組成的炮兵群。另外一個則是十六門152毫米加農榴彈炮組成的炮兵群。後來軍情緊急,炮兵群又得到了加強。據說是林銳親自下令,從安莫爾後方直接又增加四門100毫米的榴彈炮和八門75毫米的榴彈炮。加入到這支隊伍中來。

他們已經有兩個營的機械化步兵,再有這幾十門大口徑的火炮矗立在自己的背後,林銳有信心將前麵的所有可以通行的地帶全部的封鎖。

而且這次戰鬥的成功與否,很大機會上要看炮兵的表現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