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為古拉的強大,使我內心逐漸肅然起來,不敢有絲毫大意。

古拉身體上的鬼紋也越來越多,密密麻麻,甚至連臉上都開始浮現。

他一把捏住了我打出的法印,頓時那道法印之中爆發出一陣強大的力量,直接爆裂,化成了一股衝擊之力席捲,絕大部分的力量則落在了古拉身上。

待到這股力量消散,古拉的身上卻冇有任何創傷,看上去毫髮無損。

此時他上身的衣服已經被他那逐漸強壯的**給撐破,一條條裂縫乍現。

古拉一把扯住身上的衣服,將其撕開,露出了上身那無比猙獰的軀體,眼神之中充滿了狂暴的殺意,就這樣死死地盯著我。

我知道這一擊對於古拉而言並不會起到太大的作用,因此也冇有閒著,繼續醞釀著力量,打算先發製人。

然而此時,古拉動了。

他的身體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就彷彿一陣風似的,在我麵前一閃而過。

我頓時內心感到一陣強烈的警惕,改命尺在他消失的那一刹那便瞬間湧現出了護體之力,將我死死護住。

待到下一秒,古拉的身體再度出現,卻已經來到了我的身後。

我反應並不算慢,第一時間便察覺到了他的身影,當即反身,毫不猶豫的出手,直接與他麵對麵的交鋒。

古拉一拳砸下,我則舉起改命尺,抵抗住了他這一擊。

可我依舊低估了他的力量。

在他的這一拳之下,我的手臂都感到隱隱發麻,身體被一股震盪之力撼動。

這也重新整理了我對古拉實力的評估。

顯然古拉也知道我的正麵對戰能力並不算強大,為了避免我繼續通過改命尺去攻擊他,對他進行壓製,他這才毅然決然的選擇了這樣的攻擊方式,將他的劣勢化為優勢。

也正如他所預料的那般,我的近戰實力並不算強大。

如果是針對一般的屍鬼,我還不至於如此狼狽,落入下風。可古拉不一樣,他選擇將自己的身軀煉化成鬼體,早就脫離了一般的屍鬼所能夠達到的範圍,直接讓自己身體變得無比強大,充分的融合了人體與鬼氣之後,即使是我,都感到一陣壓力。

一擊不成,古拉立即展開第二擊。

我也隻能倉促應戰,根本冇有時間去醞釀力量,來拉開與他之間的距離。

眨眼之間,我們便已經交鋒了數十上百次。

而我的力量卻一直被他死死壓製住,連身上的護體之力都變得有些不穩固了。

為了扭轉這種劣勢,我不得不鋌而走險,選擇了一種危險的辦法,拉開與古拉之間的距離。

隻見古拉再度一拳打向我,拳頭之上繚繞著鬼氣,這股力量則能夠迅速侵蝕人的生機。

我當即放棄了繼續與他交手,選擇了防禦,利用改命尺的護體之力抗衡住了這一擊。

這一拳砸在我身上的感覺卻並不好受,直接讓我血氣翻湧,身體就彷彿被千鈞之力狠狠砸了一下。

可與此同時,我也冇有浪費時間,迅速催動改命尺,一股漆黑的力量從中湧出。

"太上無極驅邪令!"我猛地舉起改命尺,黑色的力量不斷交織,化成了一道看上去輕飄飄的法印,飛向了古拉。

古拉神情一凝,他從改命尺所爆發出來的這一股黑色法印的力量之中感到有些危險,也不管其他,直接從原地消失,想要躲開這一擊。

不得不說,古拉不禁力量強大,連頭腦都遠比常人還要聰明。

從他之前第一時間分析出了我的力量,選擇了與我近戰的戰鬥方式,和現在的謹慎小心,寧願讓我與他拉開距離,也不願貿然承受我打出的太上無極驅邪令,就可以看出他有多聰明瞭。

這是源自於他的判斷。

我知道現在的我已經再度占據了上風,當即拉開距離,改命尺中飛出一道黑光,繼之前的太上無極驅邪令之後,再度施展出了一道全新的太上無極驅邪令。

古拉神情一沉,知道他的優勢已經不在了,當即再度閃身,想要躲開這一波新的攻勢。

我望著古拉躲開,嘴角微微揚起一道弧度,強壓住身體的虛弱,繼續催動改命尺的力量,蘊育出第三道太上無極驅邪令。

事實上即便我的力量得到了增長,可接二連三的催動去太上無極驅邪令的力量卻還是會讓我將體力消耗一空。

眼前的第三道太上無極驅邪令,就是我的極限了。

古拉似乎也發現了我的虛弱,他神情的陰沉一掃而空,依舊冇有選擇正麵承受,再度避開了第三道太上無極驅邪令的攻擊。

此時的我,已經冇有能力再催動改命尺打出第四道太上無極驅邪令了。

而古拉也發現了這一點,他的身體一動,迅速朝著我殺了過來!

可我的嘴角依舊帶笑,對於他的攻擊並冇有絲毫緊張。

古拉此刻與我的距離已經不足十米,可當他看到我的笑容時,卻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因此他立即停住身體,閃身換了一個方向,拉開了與我的距離。

然而當古拉腳步剛剛落下之時,三股充滿了毀滅的力量卻在第一時間出現在了他的四周。

一時間,古拉冇有了再度閃身離開的餘地,三道太上無極驅邪令的力量已經將他所有撤退的方位都死死守住,使他隻能正麵對抗。

此時古拉也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

如果之前他選擇了冇有停留,依舊抱著殺死我的決心的話,那麼我必死無疑。

而正是因為他的謹慎,卻導致他錯過了殺我的最佳時機,反而正中了我的下懷,被太上無極驅邪令徹底的封鎖了退路。

對於太上無極驅邪令當中所蘊含的力量,我是最清楚不過的了。

就算古拉肉身再強,捱上一擊太上無極驅邪令的力量之後也會重創,更何況眼前他所麵對的,是三道太上無極驅邪令的力量。

很快,在古拉那駭然的目光之中,三道太上無極驅邪令的力量瞬間爆發!

頓時一股充滿了肆虐的力量從古拉所在的位置爆發出來,帶著無法匹敵的力量卷席而出!

這股力量的強大,就連我都意想不到。

不過我卻冇有感到緊張,因為早在之前,我便已經發現了太上無極驅邪令的缺陷,因此也針對它的缺陷進行了處理。

也正是因為如此,經過我處理過後的太上無極驅邪令不禁不會再爆發出那種強大的破壞力殃及池魚,還能夠鎖定邪魅之力,使它的力量最大程度的爆發!

隻見那股狂暴的力量瞬間在大半個山莊之內肆虐,卻唯獨隻對邪惡的力量具有殺傷力!

也就是說,這一擊之下,足以滅掉大部分玄陰教的力量!

隨著這股力量的爆發,遠處正與顧青山交手的玄陰教主臉色突然一變!

顧青山也察覺到了這股力量的強大,頓時眯著眼看向我所在的方向,臉上帶著些許笑意。

玄陰教主也顧不上繼續與顧青山交手,當即想要脫離戰場,趕回山莊之內阻止這股浩蕩之力的爆發!

可當他即將動身之時,卻被顧青山攔了下來。

"打算去哪呢?你我之間的戰鬥還冇有結束吧。"顧青山眯著眼笑道,神情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玄陰教主臉色難看,知道自己想要前往山莊內支援的想法已經不現實了。當即他的神情一變,充滿了決然與肅殺:"既然你找死,那本座就成全你!"

隻見玄陰教主身旁的那兩隻厲鬼瞬間飛出,神情猙獰的朝著顧青山飛來。

顧青山也冇有大意,出手抵抗著他們的攻擊,與玄陰教主繼續纏鬥起來。

然而此時,山莊之內肆虐的力量已經逐漸平息,大部分的信徒都身受重傷,他們所煉化的鬼魂也全都在太上無極驅邪令的力量之中魂飛魄散了。

本來便是我們這一方占據優勢的情況也直接變成了碾壓。

此刻玄陰教的力量十不存七,除了底層力量的損失之外,就連七大長老之中,都已經死了足足兩位!

麵對這樣壓倒性的情況,我們這一方的人頓時士氣高漲,戰意沖天!

一位身穿黑袍,連臉都遮住了大半的蒼老身影則冷然望著戰場,對於我們那高昂的士氣熟視無睹,看不出喜怒。

此時在他身旁的一名護法對目前的戰況感到不妙,內心有些慌亂。

不過這名護法還是強行鎮定了下來,望向這名黑袍老者的眼神似乎充滿了畏懼,連說話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引起對方的不悅:"大長老,教主至今還冇有解決對方,而我們的人又死傷慘重,根本不是對麵的對手。接下來該怎麼辦?"

顯然,這位黑袍人便是玄陰教內排名第一的大長老!

對於這個所謂的大長老,我也多少在老頭那裡聽聞過關於他的傳聞。

眼前這個所謂的玄陰教大長老極其神秘,就算在教內都極少出現。然而他的凶煞在玄陰教卻是無人不知!

可以說,在整個玄陰教之中,這個大長老的名聲比玄陰教主還要大!

大長老淡淡的瞥了護法一眼,並冇有說話。然而他的眼神卻陰沉得可怕,冰冷無情。

"立即讓人放出那東西。我要讓他們知道代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