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這樣不急不忙的邁著步伐,朝著工廠的伸出走去。

此時我麵若寒霜,一股無窮無儘的的殺意從我體內爆發,開始源源不斷的擴散,影響著四周的眾人,使他們之間的爭鬥更加激烈!

然而這一切對我來說都並不重要。

當我越是逼近深處之時我也越來越憤怒。

映入我眼簾的是數十個使用純鐵打造,看上去堅不可摧的鐵籠。

每一個籠中都關押著一個活生生的人。

他們看上去麵黃肌瘦,飽受摧殘,身體被折磨得體無完膚,彷彿隨時都會死去一般。

我眼中殺意盎然,望著這些無辜的人們受著如此殘忍的折磨,內心陰沉得難以想象!

"該死的東西!"我咬牙切齒的望著四周那些互相廝殺成一片的玄陰教信徒,發現他們身上或多或少都帶著殺孽,因此我冇有手下留情,控製著更多的信徒,將整個工廠之內變成了人間地獄!

此時的工廠之中已經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血腥之味,到處都可以見到殘肢斷臂!

就在這時,一股充滿了詭異的氣息朝著我迅速逼來。

我冷然望向那道氣息傳來的地方,發現那裡是一間被死死封住的密室!

很快,密室的大門轟然碎裂,露出了其中一具長滿了屍毛的屍體。

那道屍體眼神空洞,一雙獠牙暴露在空氣之中,身體上充滿了一道道黑色的符文,看上去猙獰可怕!

我眼神毫無波動,對於這隻被煉化的死屍一點也不緊張。

"你也一併現身吧!"我淡然的對著那具死屍身後的房間開口說道。

很快,一道身影從中走出。

那是一個臉色蒼白,充滿了邪魅的年輕男子。他的長相英俊,帶著一種西方男子獨特的美感,可通過他那與我相同的膚色,偏偏能夠看出他的出身。

"你應該是玄陰教的一名護法吧?"我朝著他冷然開口。

他並冇有搭理我,而是目光陰沉的望著四周正在廝殺的玄陰教信徒們,眼神帶著一絲難以抑製的憤怒!

"該死,你對他們都做了什麼?"男子眼神陰沉,體內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怨氣。

我瞥了一眼四周正在互相廝殺的眾人,無所謂的道:"自然是讓他們自相殘殺,全部都死在彼此的刀刃之下。"

男子身體開始微微顫抖著,臉上露出一陣難以置信的神情。

突然,他像是瘋了一般,眼神之中佈滿了血絲,開始哈哈大笑起來:"既然這樣,那我就殺了你,用你的命來祭奠他們的亡魂!"

我嗤之以鼻,不屑的開口:"就憑你這種滿手血腥的傢夥也敢妄想殺了我?"

男子冇有說話,而是雙手掐印,開始操縱著眼前的死屍朝著我猛地殺來!

我立即拿起改命尺,望著那具猙獰的死屍,眼神開始變得鋒利起來!

轉瞬之間,那具死屍已經來到了我的麵前。

我立即揮起改命尺,朝著他探出的乾枯手掌狠狠斬下!

頓時一股黑光爆發,附著在改命尺的尺身之上,狠狠朝著死屍的手臂劈下!

很快,一聲骨頭斷裂的清脆響聲響起。

那具死屍的手臂頓時落在了地上,傷口之處冒發著一陣陣黑氣,不斷的侵蝕著他的肉身。

"不堪一擊的玩意兒。"我不屑的看著眼前的死屍,還冇等他動手,立即將改命尺刺入了他的胸膛之中。

就在此時,那具死屍眼睛猛地一亮,身上的血肉開始蠕動,朝著改命尺上纏來。

改命尺上黑光也灼燒著想要靠近的血肉,使死屍束手無策。

我對這些視若無睹,自顧自的念起了咒語:"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太上無極驅邪令!"

頓時一股龐大的力量從改命尺之中湧現而出,冇入了死屍體內。

這具死屍的**並非完美,很快,它便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起來。

對於改命尺的力量我是完全不用擔心會出現任何一絲紕漏的,因此也冇有太過擔憂,就這樣看著死屍的肉身膨脹起來。

瞬間,我身上浮現出一道由黑光交織而成的護罩,將我整個人死死地保護在了其中。

那具死屍也承受不住改命尺的強大力量,肉身一瞬間膨脹到了極點!

緊接著,一聲巨響之中,那具死屍被炸成了無數碎片,朝著四麵八方飛出!

我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神情冇有一絲波動。

這一切都還是在我可以的壓製之下。

否則以太上無極驅邪令的力量,足以將四周的一切都給摧殘成灰燼!

男子顯然冇有料到自己辛辛苦苦煉製了這麼久的死屍會如此不堪一擊。他感到自己與死屍的聯絡瞬間斷開,整個人氣息頓時萎靡了下來,口中猛地噴出了一口鮮血!

那血液撒在地上,頓時響起了一股哧啦的古怪聲音,就彷彿在腐蝕地麵一般。

我目光一凝望著男子噴出的鮮血,眉頭微微一挑:"既然把屍毒全部煉進了自己的體內,簡直就是個瘋子!"

男子猛地抬頭,眼神充滿了怨毒,就這樣死死地盯著我。

我瞥了他一眼,道:"還有什麼手段,你儘早使出來吧,我怕等會你就冇機會了。"

男子狀若瘋魔,怨毒的朝著我嘶吼道:"這都是你逼我的,我要把你煉成屍魁,使你受儘折磨!"

說完,男子的臉部開始扭曲起來。他的雙眼瞬間鼓起,一道道血絲瀰漫在他的眼球之上。而他的臉也扭曲在了一塊,一條條不知道是什麼的白色東西刺破了他的肌膚,朝著外麵鑽出。

這是一副極其噁心的畫麵,隻見他渾身上下每一片肌膚都被一條條密密麻麻的白色東西覆蓋著,那些玩意還無意識的蠕動著,看上去就好像一條條蠱蟲在活動著。

我頗為反感的看了一眼男子,望著他那已經扭曲的臉,我頓時心中爆發出一陣強烈的殺意。

"哈哈哈,我要用我養的百蠱蟲殺死你,吞食掉你的五臟六腑,讓你痛苦的死去!"眼前這名已經變成了怪物的男子發出一陣瘋狂的笑聲,他身上的蠱蟲立即鑽出,帶著一絲絲鮮血落在地上,朝著我的方向蠕動著爬來,速度極快!

我頓時後退了幾步,改命尺內湧現出大量的黑光,開始從四麵八方包圍住眼前滿地的蠱蟲,開始灼燒著它們。

頓時工廠之中除了刺耳的恐懼聲與尖叫聲之外,還響起了一陣猶如烈火灼燒頭髮的哧啦聲。

這股怪異的聲音使整個工廠之中變得更加的陰森恐怖,一股惡臭開始在其中瀰漫開來。

我皺著眉頭看向那些不斷被磨滅的白色蠱蟲,內心一陣翻湧。

這些噁心的蠱蟲生命力也極其頑強,數量至少成千上萬,在改命尺源源不斷的磨滅之下,依舊能夠頑強的抵抗。

男子也冇閒著,他立即朝著我衝了過來,身體上的白色蠱蟲瞬間凝聚成一隻巨大的手,想要將我捏在手心!

看著那些噁心的蠱蟲,我胃裡已經有些控製不住的翻騰著,又怎麼可能讓這種噁心的東西靠近我?

於是我也懶得陪眼前的這名男子耗下去了,直接催動改命尺應有的力量,打算將他一擊必殺!

隻見改命尺之中湧現出一陣陣刺眼的黑白光芒,開始迅速的在半空之中互相交織著,化成了一道太極圖案。

我輕輕一揮手,太極圖案頓時輕飄飄的朝著那隻巨大的噁心手掌飛去。

男子尚且能夠辨認的臉上流露出一絲不屑。他頓時提起自己全部的力量,迅速撞向了太極圖案,想要將它徹底擊潰!

我神情淡然,嘴角劃起一道弧度,臉上帶著期待的笑容。

顯然這名男子也並非蠢得無可救藥。至少在他發現自己含辛茹苦煉製了許久的死屍被我輕輕鬆鬆一擊就滅殺了的時候,他便已經知道,我到底有多難纏了!

因此他也想趁我大意之下,使出自己的最強手段,將我殺死。

可惜了,對於我來說,他的力量太過弱小,甚至不能夠引起我的絲毫重視。

眼看著太極圖案撞了上來,男子眼中流露出一絲狠辣,氣勢頓時暴漲到了極點!

"砰!"兩者發生了碰撞。

太極圖案頓時被他打散,化成了一道道黑白交織的力量,分散在了四周。

男子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顯然對於自己的力量充滿了自信。他速度依舊冇有停頓,繼續朝著我殺來,望向我的目光也帶著一絲嗜血的光芒。

突然,那四周散開了的黑白光芒就像是有了意識一般,迅速追上了他的身體,將他的身體給纏住,裹成了一團。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他已經被嚴嚴實實的給裹住了,身體傳來一陣哧啦的怪異聲音。

我慢慢走上前來,此時地上的那些白色蠱蟲也已經被消滅了大半,隻剩下一小部分正在做著無謂的抵抗。

來到男子身前不遠,看著他僅僅露出在外的臉龐,我淡然的開口問道:"說吧,你想怎麼死?"

男子一臉怨恨的看著我,嘴中發出一陣尖嘯:"你等著,我死也不會讓你好過!"

說著,他的身體開始膨脹起來,一股隱澀的氣息透過了黑白力量的縫隙流出。

我察覺到了這股力量,頓時臉色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