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的度過了一天之後,我和顧青山也已經調整好狀態,兩人全副武裝,整裝待發,等待著愛德華的進攻命令下達。

在此之前,愛德華連夜趕製了一些符籙,用來對付玄陰教內煉製的鬼魂和屍體。至於我,顧青山則給了我三張精心製造的符籙。

其中的第一張符籙名為風林火山,是一張破壞力超強的辟邪符籙。隻要啟用,便能夠釋放出無窮無儘的力量,將一切邪物磨滅!

至於第二張,則是一張防禦符籙。按照顧青山交代,如果遇到什麼無法應對的危險,隻要打出此符,便能夠化成一道光罩,將我籠罩在其中,抵禦住傷害,護我周全。

而剩下的最後一張,則是一張替死符。

這張符籙最為特殊,並不是顧青山製造的,而是他從茅山上帶來的。

這張符籙佩戴在我身上,隻要我遇到什麼致命的情況,它便會主動啟用,化成一道替身幫我承受一切力量!

這三張符籙的作用,對我而言不亞於多了兩條命!

畢竟顧青山的力量我是見識過的,連屍鬼這種至邪之物都能夠擊退,他的實力可見一斑。

不過顧青山交給我的這三道符籙,尤其是最後一張替死符,對我來說都太過貴重。

我內心感到一陣難言的感動,本想推辭,不願意收下這麼貴重的東西,可卻被顧青山狠狠地教訓了一番,最終,我還是被他強迫著收下了這三張符籙。

對於顧青山的好意,我隻覺得內心充滿了溫暖。這份恩情,我想我會銘記在心一輩子!

等到我們接到娜塔莎的通知,來到樓下之時,愛德華已經在那裡等待著我們了。

"兩位,這一次的任務比較重要,希望你們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掃平玄陰教的據點,爭取幫助其他人一起完成任務。"愛德華不再像往常一樣了臉上帶著和藹的笑容。他神情嚴肅,身體筆直,猶如一把尚未磨平鋒銳的利刃,整個人散發出一種令人畏懼的壓迫感。

顧青山完全免疫了來自愛德華身上的那種壓迫力。他淡然的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們既然來了,就會全力以赴的。"

"愛德華先生,就如顧三叔所說,我們不會有一絲疏忽大意的,還請你放心。"我麵帶笑容的看著愛德華。

愛德華點了點頭,肅然道:"那就麻煩二位了。廢話我也不多說,這一次我們需要解決的據點共有五個。我們已經安排了人在據點附近待命。不過為了避免引起對方的警覺,我們需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掉他們,杜絕他們出現通風報信的情況,這也將為我們之後的計劃打下鋪墊。"

顧青山突然開口打斷了他的話:"那不如這樣,你將最危險的一個據點交給我一個人去完成。至於其他人,你則分散給其餘四個隊伍,這樣也能給增強他們的力量,更迅速的完成任務。"

愛德華聽到了顧青山的話,頓時感到一陣遲疑不定:"這……"

顧青山知道他的顧慮,神情充滿了自信說道:"你可以放心,我敢說出這番話,自然有我的底氣。即使對麵的七大長老出現,我也不會有任何意外發生。"

看著顧青山那淡然卻又自信的神情,愛德華最終還是狠狠咬牙,答應了下來:"既然顧先生都這樣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就在這時,我突然開口說道:"我也和顧三叔一樣,一個人去解決他們。"

愛德華愕然,看著我的神情開始變化。他無奈苦笑著,不知道怎麼回答。

顧青山瞥了我一眼,豪邁的開口道:"好小子,既然你也想一個人拿下他們,那我們就比比,看誰先解決完他們,最先回到酒店!"

愛德華聽到了顧青山的話,哭笑不得的看著我們,可還是答應了下來:"既然如此,那我就等二位的好訊息了!"

說完愛德華招了招手,頓時娜塔莎恭敬的走上前來,將兩份資料交到了愛德華手中。

愛德華接過之後,便轉交給了我和顧青山,同時開口說道:"兩位注意,等會我會安排人送你們前往你們的目標地點。但一定要等到中午十一點整才能動手,避免出現紕漏!"

我翻看著手中的資料,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

顧青山則看了一眼時間,皺了皺眉,道:"隻有一個小時左右。"

愛德華點頭,道:"車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帶著你們出發。不過因為二位是單獨行動的原因,我現在需要立即進行調整。等二位到達之後,時間也就差不多了。"

"行吧,那就彆廢話了。我選擇這個A據點,你趕快安排一下。"顧青山旋即朝著資料上人員分配最多的據點指了指,毫不在乎的開口。

愛德華點了點頭,又將目光望向了我。

我則是認真的看著資料,頭也不抬的就說道:"那我就在B據點動手吧。"

等我和顧青山都確定了自己的目標,愛德華當即也冇有浪費時間,立即安排了人派送我們前往目標據點。

我和顧青山也分開了,上了不同的專車。

車上,我仔細研究著手中的資料,記下了B據點的大概情況。

這個據點是玄陰教的一個秘密工廠。按照資料上一知半解的解釋來看,這裡應該就是玄陰教用來謀害平民,煉製屍體的據點。

我把剛瞭解的都瞭解完了之後便閉目養神,等待著到達目的地。

對於玄陰教的殘忍手段,我感到十分厭惡,也根本不想對他們手下留情。但凡被我發現一個,我就解決一個,直到所有玄陰教的人都被我徹底清除掉為止!

很快,我來到了B據點的所在位置。

這裡的人也已經按照愛德華的吩咐,全部撤離了,隻有我一個人孤零零的麵對著眼前這個死氣沉沉的工廠。

那輛接送我的車則按照吩咐藏在了一個隱秘的位置,等待著我的迴歸。

我悄然的望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好不容易之下,我纔等到了十一點的到來!

"可以動手了……"我站直了身體,微微扭著腦袋,臉上帶著興奮而又邪魅的笑容。

冇有拖延,我直接朝著那座工廠一個人孤軍深入。

來到工廠的大門前,這裡有不少玄陰教的教徒正在四周警戒。看到我的那一瞬間,他們臉上充滿了警惕。

我冷然看著他們,改命尺散發著一股冷冽的氣息,充滿了詭異的黑光順著我的右手蔓延至全身上下,是我看上去瀰漫著一股無形的壓迫之力!

那群信徒立即朝著四周探查,發現隻有我一人之後,他們的臉上露出一陣邪惡的笑容。

很快,他們之間開始互相交流著,看向我的眼神帶著一種強烈的興奮!

我也懶得廢話,就這樣一步一步走向工廠的大門。

待我離他們隻有幾米之近時,其中兩名信徒從角落裡取出兩把帶著古怪的黑色長鉤,朝著我狠狠刺來!

我瞥了一眼他們手中的長鉤,嘴角劃起一道冷然的笑容,輕輕抬起左手,朝著他們二人一點。

頓時,他們的腳步立即停止,手中的長鉤也瞬間從他們手中滑落。

其餘的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麵麵相覷,顯然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卻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們二人的狀態。

通過天眼,我能夠看到在他們身上攜帶著的怨念和殺孽。因此我也冇有手軟,立即施法,控製住了他們的意識。

隻見他們二人眼神渙散,逐漸失去了神采,最終,就好像一具行屍走肉一般,呆如木雞。

"去,殺了他們!"我眼神散發出一道詭異的光芒,朝著他們冷然開口。

兩人頓時照做,不由分說的撿起了地上的長鉤,回過身來,眼神充滿了殺意的望向四周的諸多信徒。

那些信徒並不知道我做了什麼,見到兩人這樣,下意識的感到一陣愣神。

然而就在他們愣神的片刻,這兩個被我控製了的人頓時殺了上去,瘋狂的對著自己的同伴下手!

因為有我力量加持的緣故,他們二人變得毫無痛感,力量倍增,猶如虎入羊群,單方麵的碾壓了這群尚未反應過來的信徒。

我冇有停留,繼續朝著工廠之內走去。

對於外麵這群人的命運,我已經猜到了。

在我的控製之下,他們必然會自相殘殺。但他們根本不可能是那兩位被我控製了的信徒的對手。待到所有人都被他們二人解決之後,他們也會終結了自己那灰暗的一生!

大概是工廠外的慘叫聲引起了裡麵的人的注意,陸陸續續的有不少信徒冒出。

而他們則都發現了我,還冇來得及反應,便被我控製了意識。

很快,整個工廠之中一片混亂,四處都是互相廝殺在一起的信徒。

那些最先發現我的人們一個個都被我所控製住了意識。他們眼神猩紅,帶著無窮的殺意,開始對其他意識清醒的信徒動手。

不少人發現了異常,臉上帶著惶恐,開始四處竄逃。

這一切就好像是一場瘟疫,開始迅速擴散,整個工廠內頓時亂成了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