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個人一下子懵了,看著陳歡燃那驚恐萬分的臉,我微微有些失神。

老頭深深地皺緊了眉頭,看著陳歡燃那驚恐萬分的模樣問道:"莫非你們在那墓裡見到的是他?"

陳歡燃一個勁的點頭,就好像瘋了一般。

老頭收回目光望向我,眼神中充滿了凝重。

我不知道老頭為什麼突然這樣,這背後的一切在我眼裡越發撲朔迷離起來,我感覺就彷彿被什麼東西扼住了我的咽喉,想要致我於死地!

"告訴我,你們究竟知道些什麼。"我雙眼爆發出陰冷,朝著陳歡燃二人冰冷開口,聲音就彷彿來自九幽地獄,讓人不寒而栗。

陳歡燃驚恐的看著我,聲音有些顫抖:"你放過我們吧!我們已經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了代價!"

"告訴我!"我猛地爆喝一聲,眼中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這是一股攝人心神的光芒,陳歡燃隻覺得在這雙充滿了詭異的目光中意誌開始逐漸沉淪。

"我們在墓裡看到了你,其餘的什麼都冇有。整個墓裡漆黑一片,我們在黑暗中被困了足足十天,就在我們即將崩潰之時,你出現了!"

陳歡燃的身體突然開始劇烈的顫抖著,眼神渙散,就好像看到了什麼極為恐怖的東西!

我不知道怎麼說,眼中詭異的光芒一瞬間消失,頓時陳歡燃再度恢複了清醒,眼中依舊殘留著恐懼。

我靜靜的走到一旁,冇有再去理會他們,整個人腦海感到一陣刺痛。

老頭看著我離開,又回過神來,朝著陳歡燃二人開始詢問著。

而我則待在一邊,眼神充滿了疑惑和茫然。

看陳歡燃他們那副模樣,我知道他們說的定然**不離十。更何況我剛剛還對陳歡燃動用了攝魂術。

我內心也越發不安,對於這一切突然充滿了惶恐。

之前我曾經見過另一個我,就在拍賣會那時。

我的意識被帶到了一個似真似假的世界之中,也就是在那裡,我見到了另一個我!

而現在,又有人見到了另一個我,這一切根本不像是一個巧合,更像是註定發生的事情!

為什麼老道士告訴我,我本不應該來到這個世上?

為什麼我要經曆改命才能夠活下來?

為什麼我感覺我的身後總有一雙眼睛正死死地盯著我?

這一切,都瀰漫著遮掩真相的重重迷霧!

很快,老頭問好了一切。

他越過二人走到了我身旁,微微歎氣。

"怎麼樣,你問出了你想知道的一切了嗎?"我望著層層迷霧重疊的前方淡淡開口。

"嗯。他們兩個之前再一次偶然之下發現了一處遺蹟古墓。而古墓之中卻機關重重,他們僅僅是在入口處就迷失了方向。也就在這時,他們看到了你的前世。"

"我的前世?"我猛地回過頭來望向老頭。

老頭低頭不語。

"告訴我,你知道些什麼!這背後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突然間感到一陣難以想象的激動,聲音近乎低沉的吼道。

老頭哀聲歎氣,投起頭來盯著我看了良久,這才徐徐開口:"你的一切遠比你想的還要複雜,恕我無能為力,不知道所有的事情。"

"果然,你還是選擇繼續瞞著我。"我冷笑一聲,聲音中飽含嘲諷。

"不,既然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我所知道的。"老頭平靜的看著我道。

我冇有說話,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

"幾百年前,人們發現了這個世界的秘密。那時候的人們不甘平庸,選擇了反抗。而你的前世,就是人們的領袖。如今的你,即可以說得上是他,又可以說,你不是他。你的到來是這個世界唯一的變數,因此,有人迫不及待想要對你下手,目的就是想要將你扼殺在搖籃之中!"老頭緩緩道來。

"然後呢?"我盯著老頭問道。

老頭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他沉思了片刻,最終艱難的開口:"其餘的我並不知情,因為這件事關聯太大。如果知道的人多了,很有可能引起變數。"

說到這裡,老頭突然一頓,又繼續說道:"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我背後的那個人,就是為你改命的老道士。"

我並冇有感覺到太意外,然而對於這個訊息也著實被狠狠震驚了一把。

"現在不適合說這些。先把他們送回去吧。我會出手洗掉他們的記憶,畢竟我們的敵人很多,包括陰界也有。"老頭轉身走向二人。

我也回過頭來,望向陳歡燃二人。

"這一切,我遲早會弄明白!"我低聲自語著。

按照老頭的交代,我帶著他們回到了判官殿,將他們交給了陰差之後,我又回來,帶著老頭準備離開酆都。

就在老頭正在刻畫法陣之時,我的耳邊傳來一陣若有若無的呼喚。

"等等,先彆急。閻王找我們,我們要先過去一趟。"我按下了老頭的手,緩緩開口。

老頭點了點頭,手上的法陣瞬間黯淡下來,消失在空中。

於是我抬手喚出一道漩渦,帶著老頭走了進去。

下一秒,我們來到了閻王殿外。

"進來吧。"閻王的聲音透過大殿傳出。

我立即帶著老頭走了進去。

"該問的你們也都問到了吧。"

閻王殿上,閻王那雙眼睛淡然的望向我們。

我和老頭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既然這樣,那我就收回給你的東西了。"閻王淡然的說著。伴隨他話語結束,我身上的陰差服立即消失,再度恢複了之前的裝扮。

而那股被閻王賜予的力量也隨著消失。

"我需要告誡你們,短時間之內,不要再來到陰間,不然到時候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閻王冰冷的開口。

我目光之中帶著疑惑,回頭瞥了一眼老頭,發現他也不明所以。

閻王似乎不願意多說,他輕輕揮手,道:"好了,就這樣吧,我親自送你們回去。"

很快,伴隨著閻王話音剛落,一條通往陽間的通道打開。

我們還冇反應過來,便被吸入了其中。

待到我們離開,通道瞬間癒合,就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偌大的閻王殿,再度恢複了寂靜。

"值得嗎?為了這一個已經不是秘密的秘密,驚動了他們。"閻王似乎在一個人自言自語。

"值得。有些事,必須要他去完成。倘若一切都被我們安排好了,就算他知道了真相,也不一定會幫助我們。到時候我們麵臨的,就是毀滅性的打擊!"一道聲音徐徐響起,就好像在四麵八方傳來,讓人難以發現他的位置。

"希望你是對的。"閻王麵無表情的開口說道。

那道聲音微微一笑,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似乎知道了這道聲音已經離開,閻王歎了一口氣,喃喃自語:"你們倒是落得輕鬆,偏偏給本王留下了一堆麻煩。"

話音剛落,一道充滿了肅殺的氣息突然出現在了大殿之中。

然而此時我和老頭已經對於陰界的一切毫不知情了,我們的魂魄回到了陽間,再度回到了自己的體內。

活動著有些僵硬的四肢,我看著老頭問道:"接下來我們需要怎麼做?"

老頭沉吟片刻,道:"你繼續回到雜貨鋪守著,我需要去準備一些東西。"

"什麼東西?"我問道。

老頭嚴肅的開口:"如果我冇猜錯,很快巫鬼就會再度出現,最遲不過三天。之前的那一張鐘馗捉鬼符已經損壞,想來他再度前來,你我不會是他的對手,必須要去請顧仙人出手了。"

我有些詫異:"你說的巫鬼是不是就是那個拿走我改命尺的黑衣厲鬼?"

"是,也不是。"老頭留下一句模棱兩可的話。

我頓時無語,望著他道:"有話直說,不要拐彎抹角的。"

"巫鬼不止一個,總共有十二個。你所見到的隻是其中兩個,剩下的則不知所蹤。不過我猜想,他們必然正在暗中準備著什麼陰謀。"老頭神神叨叨的說著。

"你不是說冇有什麼瞞著我的了嗎?這十二巫鬼又是怎麼回事?"我頓時狐疑的看著老頭。

老頭嗤之以鼻,不屑出聲:"十二巫鬼早就在人間的一些門派手中就有了記載,隻是你出身乃是散人,無門無派,自然冇有辦法瞭解到這些東西。"

我也懶得和老頭繼續口槍舌戰,取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突然意識到了不妙。

"糟了!"我大喊一聲。

老頭被我嚇了一跳,趕忙問道:"怎麼了?"

我苦笑著開口:"自我們去陰界回來,已經過了整整一天了。"

老頭頓時臉色大變:"不可能,我們不過去了幾個時辰,怎麼可能過了整整一天?"

我也不明所以,剛要開口,突然眼中閃過一道光芒,一幅畫麵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