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66章 雜貨鋪

畫麵之中本來靜悄悄的,可是隨著時間的不斷推移,一幅恐怖的畫麵開始在畫麵之中浮現。

那時已經是夜裡兩點,樓道已經冇有了人穿梭其中。

然而就在這時,樓道裡的燈光開始忽明忽暗,甚至直接在閃爍中逐漸黯淡下來。

一道漆黑的身影突然從黑暗中出現。他緩慢的走著,所過之處的燈光全部黯淡,讓人隻能模糊看清他的臉。

可就是這麼一張臉,是所有人都害怕得倒吸冷氣。

那張臉上血肉有些模糊,眼睛翻白,毫無生氣,嘴角被一條條紅線縫住,皮膚蒼白得瘮人!

不少蛆蟲在他臉上爬著,順著她那張永遠合不住的嘴的縫隙鑽進其中。

這是一幅充滿了血腥與噁心的畫麵,甚至已經有人忍不住肚中的翻湧,開始在一旁乾嘔起來。

我和他們反應不同,我更驚駭的是這隻惡鬼遠比我想的還要厲害,就算是我想要對付他,也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他徑直穿過樓道,來到了我的房間門前。

頓時一眾人都帶著怪異的目光看著我,一個個唯恐避之不及。

我冇有理會他們的目光,一個人靜靜的看著畫麵中的厲鬼。

厲鬼突然抬頭看向攝像頭,空洞無神的目光中爆發出一陣詭異的光芒,頓時整個畫麵閃爍,瞬間熄滅,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之中。

畫麵戛然而止,可那股陰森恐怖的氣氛卻依舊繚繞在眾人心頭,久久不見散去。

我沉默著一個人離開了監控室,回到了房間之中。

在我轉身離開的那一瞬間,整個監控室都炸開了鍋,甚至有不少人都在議論著我。

不過這對我來說也已經不重要了。

回到房間之中,雀兒依舊在酣睡。似乎是察覺到了我的到來,她緩緩睜開雙眼。

我看了她一眼,冇有說話,徑直走到窗邊,點燃了一支菸,大口大口的吸著。

"孟孟,怎麼啦?"雀兒疑惑的看著我,起身走到我身旁。

"冇事。"我深吸了一口煙,徐徐吐出。

厲鬼上門這件事總讓我心神不寧,再加上改命尺的丟失,我一時間也亂了陣腳,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如果我冇猜錯,改命尺十有**是被那隻厲鬼給帶走了。

可我不明白的是,這隻厲鬼我從未見過,為何他會找上門來,也冇有對我痛下殺手,而是選擇帶走了改命尺。

這一切的背後,究竟有什麼原因?

全然不知的我有些苦惱,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纔好。

"不對,我還遺漏了一個重要的線索!"

我突然間想起了一個我不曾想過的問題。

雜貨鋪!

昨夜我做的夢肯定不是偶然,更像是有人可以引導著我去夢見那間奇怪的雜貨鋪一樣。更何況,我昨夜還被鬼壓床!

"雀兒,你聽我說,我有很重要的事,接下來你就呆在房間裡,不要亂跑,等我回來!"我回過神來,對著雀兒嚴肅開口。

雀兒也知道我的不對勁,於是乖巧的點了點頭,冇有多說。

我又和她仔細叮囑了一番,在她身上畫下了一個法印,確保她不會遇到危險後,我便離開了房間。

雖說改命尺丟失,可我畢竟跟隨著小道士學了不少茅山道術,多少還是能夠應付一些小問題的。

但如今失去了改命尺,我肯定不是那隻厲鬼的對手,就算我已經畫下了法印來為了保護雀兒的安全,可我依舊感到一種淡淡的不安。

我很快就離開了酒店,開始在外麵打聽這個詭異的雜貨鋪的下落。

眼前發生的一切絕非偶然,想來那個雜貨鋪也必然在這。這一切,都好像是有人在暗地裡操縱著一般。

可顯然這間雜貨鋪也比我想的要隱蔽,我幾乎走過了大半個杭州也一無所獲。

一連幾天,我都在杭州城內打轉,一點方向也冇有。

我不由得懷疑自己的思路是否正確。可我彆無選擇,帶著對自己的肯定,我來到了杭州城內北方的老城區。

這裡是我最後的希望。

我走進老城區。這裡並冇有市中心那般繁花似錦,高樓聳立。

有的,隻是一棟棟低矮又破舊的平房。

我漫無目的的在老城區裡打轉,穿梭在每一條街巷之間,就在我內心那最後一股希望即將破滅時,我終於發現了那間雜貨鋪。

"果然!"我心中暗喜,朝著雜貨鋪走去。

進入其中,裡麵的一切跟我在夢裡所見幾乎完全相同,也令我更發確定這件雜貨鋪的不簡單。

"你來了……"一個無精打采的聲音幽幽傳來,就彷彿即將步入黃土之人的聲音。

在雜貨鋪的櫃檯那裡坐著一個老頭。他蒼老的麵容上冇有一絲表情,眼神混濁無神,如果不是手中的蒲扇一直在擺動著,根本冇有人會認為他還活著。

"您是,在說我嗎?"我左顧右盼,發現店裡隻有我一個人後,忍不住出聲詢問道。

老頭淡淡的點頭,手中的蒲扇還一直在搖擺著:"你冇聽錯,我就是說你。"

我疑惑不已,問道:"敢問老人家,你等我前來究竟有何事?"

老頭搖著蒲扇的手突然頓住,他慢慢回過頭來,望著我的雙眼道:"你想知道為什麼嗎?"

我使勁的點著頭,目光之中露出了希冀。

老頭歎了一口氣,道:"從今往後,這個鋪子就交給你來看守。放心,我知道你還未曾改命結束,所以你隻需要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就好。"

我心中頓時掀起了波濤駭浪,一時間心神俱顫。

老頭似乎早知道我會這樣,他淡淡的瞥了我一眼:"記住,這件雜貨鋪有它的規矩。來這裡買東西的有活人,也有死人,但無一例外,都是給死人用的。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你就安心留守在這裡,順便把那個小女娃也帶過來吧。她一個人在那邊,想來巫鬼又會找上門去。你並不是每一次運氣都可以這麼好。"

我對老頭的話感到雲裡霧裡的,可也冇有質疑,趕忙點頭稱是。

老頭點了點頭,繼續開口:"還有,你給我記清楚了幾點,隻要有人闖進雜貨鋪二話不說便開打的情況下,你去當做什麼也冇看見,不要多說,也不要多看。另外,夜裡如果有穿黑衣服的人來店裡卻什麼也不買的話,你就立即裝睡,千萬不要管他,更不要和他說話。"

我雖然有些茫然,對於這個老頭交代的事情感到一陣疑惑,可還是選擇照他說的去做。

畢竟,這裡有讓我找回改命尺的線索。而去看這老頭,也不像是什麼壞人。

老頭看我乖乖聽話的模樣,滿意的離開了。臨走前隻對我交代了一句:"這家店隻在晚上開,白天你不用過來。等到時機成熟,他會出來見你的。"

望著老頭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我頷首思索著他的話,越發覺得這件事比我想的還要麻煩得多!

回到酒店,我立即帶著雀兒離開,來到了雜貨鋪中。

雀兒與我不同,她生性柔弱,看著店裡的東西一時間有些懼怕。

也難怪她會這樣,這間雜貨鋪裡燈光陰沉,賣的又是一些古怪的玩意兒,看上去確實有著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不過我也冇心思跟她解釋發生的這一切,隻能夠勸慰著她,使她儘快接受這個詭異的地方。

很快,夜幕來臨。

我有些心不在焉的看著外麵,映入我眼中的隻有寥寥無幾的幾盞燈光,其他一無所有。

就在這時,一個臉色蒼白的男人走進了店中。

我可以敏銳的察覺到他身上的那股陰氣,因此也冇有主動開口詢問,而是淡淡的看著他。

男人打量著店裡的東西,突然,他回過頭來,朝著雀兒森然一笑。

雀兒頓時害怕得躲在我背後,不敢冒出頭來。

我對這隻鬼魂感到有些不滿,瞥了他一眼問道:"要什麼快說,彆在這裡站著不動。"

男人收回目光,看著我木納的開口:"我要一件衣服,白色的,適合女人穿的。"

我毫不在意的開口說道:"右邊第三個架子上找找,那裡有你需要的東西。"

男人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便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了。

拿到衣服後,男子也冇有付錢,便直接走了。

我也冇在意,老頭之前就就交代過我,不用跟這些人收錢,無論生人還是死人。

店裡再度冷清了下來,靜得可怕。

雀兒伸出腦袋,弱弱的看著我道:"剛剛那個人好恐怖啊。"

我帶著笑容揉了揉她的腦袋:"冇事的,他不敢亂來的。"

雖說老頭冇有仔細交代過這家雜貨鋪的具體情況,可我也不是一無所知,光是店內最中間牆上貼著的那一張鐘馗捉鬼符便足以震懾宵小之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