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638章 厲害的

我們也安靜的把人都送回去你。

剛到了鳳骨堂,我們就是渾身無力的躺下了。

小道士看著我們問:"這是怎麼回事?去的時候你們都好好的,這怎麼?"

我歎口氣把事都說了,他聽了出神很久才說:"也不知道這個劉挺是怎麼走上了這個道路的,但是這一刻他是好人,那一切就是塵歸塵土歸土。本身就是人死不結仇,更何況他最後還是一個好人了呢?"

小道士的這一番話我還是讚成的。

"是啊,我們到時候好好的給他安葬了吧。"

一直冇有說話的歲寒突然說:"我想要把他送回家去,因為他家中還有妻子,孩子。"

"這個……也行,但是我們不知道他家啊。"

歲寒摸了摸劉挺的頭髮說:"他知道怎麼找,但是這個時候我會缺席你們的活動。"

"這個事重要,我們這是真的脫不開身,要不然我們跟著你送回去。"

我認真的說著,歲寒勉強一笑他最後就抱著屍體走了。

淨安看著這些孩子說:"他們怎麼處理?"

"這些孩子得他們的父母,但是這個事還是得讓唐警官來。"

淨安聽了也笑了一下。

"行,那這個事就算是結束了,貧僧也應該繼續雲遊四方了。"

"大師傅。這麼快就走了?"

我略顯的驚訝的說著,他聽了淡然的說:"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更何況貧僧這已經是結束了自己的任務啊。"

"也是。"

"那行,我就不留下來了。"

淨安這個人是真的走,冇有絲毫拖泥帶水,直接離開了。

我看著這一幕歎口氣心中也是不知應該什麼滋味了。

這些人都走了,我們也是隻能給唐警官打電話。

他過來看著孩子也懵了。

"怎麼這麼多?"

"我還想問呢,丟了這麼多的孩子你不知道?"

"不知道啊,那個數據是當時最新的啊。"

我冇好氣的說:"人都找到了。趕緊找家長。"

"好嘞,我馬上讓人招辦。"

唐警官是真的懵了,他忙不迭的讓人找家長。

等都離開了,我才癱軟的躺在了藤椅上。

"這次的事你好像是有彆的想法啊,過程你都冇有和唐警官說。"

小道士笑吟吟的說著。

我聽了恢複了冷峻。

"這事怎麼可能完了,你看看歲寒的那個意思,他不報仇是不可能的。而且這一次我們混戰的過程之中就殺了天狼教差不多有七八個人。除了這些之外,還毀了他們好幾個的大傢夥,你說說這事怎麼可能結束?"

我說著頓了頓繼續說:"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一個問題,當時還死了十幾個的精怪。他們能夠結束嗎?不說天狼教是不是會善罷甘休,就是精怪找上門了,讓我們幫忙我們敢說不?畢竟人家是為了幫我們啊。"

小道士聽著我的話也歎口氣。

"這是實話。"

"所以啊,我現在是真的愁,葉成山他們各個的全部被纏住了,你的身體還需要恢複,歲寒走了,剛剛這個淨安大師也走了。我們冇有外援了。"

小道士想了想:"我現在還行,要不然……"

"你彆亂動了,你彆學我,最後身體落得一個全部都是傷痕。"

他聽了也泄氣了。

"我也好不了多少了。"

我歎口氣:"所以啊,這一次的事纔是真的孤立無援。"

這話算是說到了這裡就結束了。

可是我冇想到,事情真的是依著我想的這個結果來了。

最早找到我的是精怪的頭目,這是一個棕熊成精了。

他身高一米八,但是虎背熊腰,看著就震撼。

"你就是孟河吧?"

"熊精?"

我略顯的詫異的放下了書問著,他點頭說:"死的那些精怪都是由我來掌管的。"

這話出口我一下子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找到天狼教了?"

"嗯,所以我想問問,不知道孟先生能不能管這件事。"

他一雙棕色的眼睛裡,充斥著一股子可怕的暴虐。

但是我知道他不是針對我來的。

"什麼時間?地點在什麼地方?多少人?"

他拿出來了一張紙遞過來:"時間地點人數都在這裡,我先回去了。"

我冇有看紙條,隻是淡漠的叫住他問:"怎麼稱呼?"

"叫我熊先生就行。"

"好。"

人走了,小道士端著東西走進來

"這還真的是該來的總會來。"

我算了算日子說:"比我想的晚了兩天,今天都第七天了。"

"我也能動了,我們兩個都去吧。"

"你不能動。現在店裡冇有人不行,所以你得留下來。"

"可是……"

小道士想要說我不去你咋整,但是他見我冇有任何的可以迴旋的餘地也隻能是點頭。

時間是明天,地方挺遠的我也隻能是默默的開車過去了。

剛到這裡我就感受到了震天的妖氣。

"這是來了多少的精怪啊,竟然把這一片天都給染成了青色。"

我有一些驚訝的說著,軒轅皇甫也覺得不可思議。

"這最少是上千了,要不然不至於這麼狠的氣息。"

我聽了搖頭:"估計還要多。這不過是一個呼吸的狀態就能夠聞到妖氣,你想想這個妖能是一兩千的問題?"

"也對。"

這裡是北架山,而我去的是一個破舊的土地廟。

剛到了裡麵我就感受到了擁擠。

"誰啊?踩我腳了……"

雜七雜八的聲音之下,這些精怪都現身了。

我掃了一眼,真的是什麼精怪都有。

槐樹,柳樹,柏樹,鬆樹……

動物也是千奇百怪的,我看著他們無奈的說:"這廟裡本身就冇有多大的地方,你們咋還都擠著呢?"

正說著熊先生走出來了。

"剛剛我們開會來著,他們也就冇有出去。"

"他們來多少人?"

"還不知道,但是我們都約好了,所以終於都會過來,怎麼?就孟先生一個人過來了?"

"冇有辦法,他們幾乎都是有事來不成。"

他聽了點頭:"孟先生是領頭人,你能夠過來了,那就是足夠了。"

我聽了一笑,隨意的找地方坐下來就等著時間的到來。

差不多是九點半,天狼教的人到了。

這些傢夥都是統一著裝,紫袍,手上一根寶劍。

看著他們的一瞬間我還以為自己穿越了。

領頭的是一個侏儒症患者。

他猶如看死人一般看著我們。

熊先生走出去說:"你就是堂主?"

"是我,你們殺了我們天狼教的人。還毀了我們的計劃,你們想好要怎麼負責了嗎?"

我聽了歎口氣走出去說:"對不起,我們冇有想好。"

"你是誰?"

"孟河。"

這個人聽了臉色一下就變了,他看著我好半天了才說:"冇想到啊,竟然能夠看到孟部長。"

"事情是你們自己造成的,我們要負什麼責?"

我漫不經心的說著,這個侏儒症患者嘿嘿一陣的冷笑,他什麼也冇有說,揮手就讓那些邪修過來了。

這些精怪也不是吃素的,他們一窩蜂衝了上去。

就是熊先生都加入了戰團之中,而我就這麼看著這個一動不動的侏儒症患者。

這一刻我心如止水,好像眼前的一切都變了樣子。

"你今天死在了我的手上我必然是一戰成名。"

侏儒症患者幽幽的說著,他突然衝了過來。

隨著他過來,他的伸手出現了一個張著嘴咬下來的鬼影。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我見落殺成道。"

我低聲吟誦著咒術以後,就見一道雷霆落了下來。

隨著雷霆的狂轟亂炸,這些精怪狼狽不堪,這些邪修真的是死傷過半。

"我擦,這是什麼鬼?"

我懵逼的看著這一幕,軒轅皇甫無奈的說:"你是不是傻?這裡的妖氣引來了天道的力量,這雷霆自然是不會停下來的啊。"

這話說的我也反應過來了。

"對的啊。"

正想著的時候,我就聽著這個侏儒症患者怒吼著:"這不是剛剛開始嗎?你就引雷讓我們折損過半,你是真的不講規矩。"

我聽了尷尬的說:"這個我說是意外你信嗎?"

他是真的怒了,所以不顧一切的衝了過來。

"手掌陰陽化兩儀,三千大道成鬼令。太上無極殺鬼令,殺。"

我也不想解釋了,很是乾脆的用了道術。

力量相撞,他人翻了兩個跟頭就出去了。

而我穩了根基,繼續與他鬥法。

符籙縈繞出現,我做了一個符龍殺了過去。

他見此手做劍指,很是乾脆的用了火去少符籙。

符籙瞬間燃燒了起來,但是它冇有因為火停下來,相反這符籙的力量還更加的強悍了。

我看著這一幕直接默然。

砰……

符籙與侏儒症患者的術法相撞,猶如爆竹的爆炸聲一般,屬實是嚇到了我們。

熊先生過來說:"孟先生就是孟先生,比我們這些野路子厲害多了。"

"那個我其實也是野路子,但是認識了一個名門正派的人,和他們學了點。"

我尷尬的一笑,他聽著羨慕的搖頭:"不不,這也是厲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