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著軒轅皇甫的話也無話可說。

這一刻我是真的想要回去,但是我是真的提不起力量。

軒轅皇甫都撐不住我的身體,這個消耗是真的太大了。

最後我逼得冇轍了,給小道士打的電話。

他趕過來看著地上的大坑他都蒙了。

"我擦,這個是怎麼回事啊?"

小道士扶起來我問著,我聽了無奈的說:"這個我也冇想到的事……"

就這麼的,我們上了車。

等說完了,小道士竟然一腳刹車停了下來。

他看著外麵,因為車裡的光線挺暗的,所以我一時間冇有看清楚他的麵容。

"明月夜死了?"

"嗯,死了,血祭。"

小道士好半天了才繼續開車。

"你們認識?"

"一麵之緣,但是他的能力我是敬佩的,或許後麵多少年之中也不會出現一個他這種正直的人了。"

這個話題就這麼結束了。

等回到了鳳骨堂,我發現唐警官也在這裡坐著。

"唐警官?"

我略顯的詫異的看著他,不知道他這一次又是乾嘛。

"最新的案子,我是一口氣冇有喘上來啊。"

唐警官說著幽幽的一歎,我聽了默默的接過來。

坐在了藤椅上,我就這麼認真的看了起來。

原來,這上麵寫的是六名男人連續欺負了一個八歲的男孩。

現在是人在醫院躺著,直腸破損,死亡的概率太大了。

我看著這種事一時間是頭疼的很,因為我也知道他們控製不住了纔會這樣。

"孩子現在還活著吧?"

"我在過來的時候打過電話了,人還活著,現在也應該是冇有死,要不然我會接到電話。"

我合上了案卷說:"這個屬於是人間的案子,為什麼會找我們?"

唐警官遞過來了另一個案卷說:"你看看這個"

其實這一刻我是困的不行了,但是為了受害者我還是撐著自己的身體繼續看了下去。

原來,受害者的傷口並非是因為他太小而難以容納,反而是因為這些人的不正常。

醫院最開始是以為有什麼噁心人的工具,但是通過各方麵的驗傷,甚至於說和法醫還做了一個模擬,最後他們驚訝的發現這個就是人的東西。

他們這一刻才感覺到了一種恐懼。

這個狀態不是人應該有的,所以他們到底是什麼存在呢?

人現今抓到了,進行了生理的驗證,可都是正常的事。

如果不是DNA的鑒定下來他們是犯罪嫌疑人,警方甚至是可以放了人。

我看了這些內容以後也是愣了很久。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才說:"你們是懷疑有人鬼上身?"

"這個可能性太大了,現在我們是冇有任何的線索了,一切都說得過去,可是物理的傷害總要有一個解決的方法吧?"

我聽了點頭:"我知道了。"

小道士這個時候也把案卷看完了。

"要不然我去一趟?"

"也行?我現在想睡一覺。"

我笑了笑說著,唐警官無所謂,他覺得隻要有人能夠管這件事。讓他能夠說得過去,我們誰都行。

小道士走了以後我就這麼沉沉的睡著了。

我醒過來是因為小道士的一個電話。

"喂……"

我嘟囔了一句以後就是想要繼續睡。

但是小道士的一句話讓我瞬間清醒了過來。

"過來一趟吧,這事不是那麼簡單,我看好像是那些殭屍裡有跑出來的了。"

"嗯?跑出來了?"

"對。我感受到了相同的氣息。"

我真的是霍然起身說:"我馬上到。"

等到了地方我就發現小道士正在來回徘徊著。

"怎麼回事?"

小道士指了指停屍房說:"這個就是受害者,還是冇有救回來。說是臟腑碎了。"

我微微蹙眉,但是我冇有說話意思繼續聽著小道士的話

"我想著過來看看屍體,但是我怎麼都進不來。起初我以為是這個殯儀館的陰氣太重了,我進來一些東西排斥,可我很快就覺得這事不對,忙用術法破了這個桎梏。"

我點頭說:"後來呢?"

"後來我進來了以後我就發現這個屍體……"

他神色古怪的頓了頓:"我發現這個屍體的問題很大。我不知道怎麼形容是對的。"

我聽了也冇有問了,推門進去我就感受到了一股子濃烈的怨氣。

這個孩子死的是相當的不願意,其實想想也是理解的。

走過去,我掀開了白布,剛看到屍體我就緊鎖眉頭一聲不吭。

"是不是?你也感受到了不對吧。"

"他的嘴怎麼炸了?"

"我也不知道,送過來的護士也是懵的。"

"不對,他的魂魄冇有了。"

"冇了?"

小道士驚訝的叫了一句,他趕緊自己試了試。

"我擦,剛剛還有的啊。"

"剛剛是什麼時候?"

"十五分鐘之前。"

我聽了快速的感受著屋子裡的一切氣息。

"找不到去向,可是這裡確實是那些殭屍的身影。"

我說著摸了摸盛放屍體的鐵盤後說:"小道士,關門。"

小道士快速的過去一下子把門關上。

剛關好門,停屍房的這個冰凍櫃就壞了。

所有的抽屜直接彈出來,然後有十幾個屍體跳了出來。

"屍變?你應該不會是隻留下來了這些東西吧?"

我嘀咕了一句以後,快速的運起力量。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我見落殺成道。"

我快速的用道術把這些傢夥的氣口震散了。

隨後我過去把他們身上的殘魂全部打散了,然後回頭看著小道士問:"你有冇有覺得屋子裡越來越冷了?"

"感覺到了,我還以為是我自己感覺錯了。"

"也就是說,這裡真的有人下手段啊。"

我tian了tian嘴唇說著,他聽了也笑了起來。

"那我們就試試手吧。"

小道士單手一甩,這桃木劍直接出現。

他人隨著桃木劍跳了過來。

與此同時我手上的道術也出去了。

砰……

我們的身後空白的地方直接倒下了兩具已經是成了冰的屍體。

他看著:"真的隻有這兩個嗎?"

"必然不是了。"

我們兩個人互相一笑,身體隨著力量的行動,我們快速的把力量放了出去。

"殺……"

我們二人一聲斷嗬以後,又是四五個屍體應聲倒了下去。

小道士突然手搭在了我的肩頭上一下子跳了起來。

我也是用手托住他。

他連著殺了三四個抓著棚頂的殭屍。

小道士感受著正常問題的屋子說:"不容易啊,我們還真的把這些東西給解決了。"

"其實解決他們不難,隻是我們需要知道的是,要怎麼能夠找到讓這些屍體變成了殭屍的傢夥。"

小道士拿出來了羅盤一笑:"你說這個東西是不是能夠找到他們呢?"

"嗯?"

我看著他的羅盤笑了起來。

"這個是好東西。"

小道士快速的把羅盤上的磁場給打開了。

然後用道術把這個力量退散了。

"找到了。"

"在窗外。"

我和小道士各自看了一眼樓層,一樓還能夠出去。

破窗,跳出去,道術同時出手。

這一套流程下來了,外麵的傢夥是怎麼都冇想到自己會被髮現了。

"啊……"

一聲慘叫後,這個傢夥竟然扔下了一個陰氣炸彈轉身就跑了。

"握草,這個是特麼的陰氣炸彈。這個傢夥還真的有東西。"

等爆炸過後小道士才無語的說著,我聽了眯了眯眼說:"這個好像不是純正的殭屍。"

"殭屍?"

小道士似笑不笑的回答了一句:"這個東西可能說是另一種生物了,如果是自己形成的,那價值不可估量。"

"什麼東西?"

"屍寶。"

我呢喃了一句後問:"什麼是屍寶!"

"這個我也說不清,但是你隻要記著一件事就行,這個東西是可以讓人死而複生的。所以這個東西我們不能夠讓他這麼跑了。"

"好傢夥,死而複生?"

"對,這個東西太難形成了,就是人為的,也是可以延年益壽的東西。"

小道士眼睛都冒光了,我看著這一幕也是有一些不可思議。

"好傢夥,至於?"

"很至於"

小道士還冇有回答,軒轅皇甫突然出現了。

"屍寶如果拿回來了,你吃了能力提升不提升是一回事,你至少不會經絡脆弱成了這種地步。"

我尷尬的一笑後說:"我知道了。"

回頭看了一眼我幽幽的說:"他的魂魄冇有了,要不然他吃了或許纔是好的選擇。"

小道士默然了很久說:"他的身體因為他們的侵略導致了致命的損傷,因為是不可逆的。這孩子才八歲啊。"

"孩子,男人,這兩個詞彙最多的想法也就是他會讓自己隨著時間增長變成男人,但是誰能夠想到他會被男人……"

我說不出來了,這件事我震碎了三觀,也讓我對某些人厭惡到了極致。

"他們可以自由,可是不要欺負這些無辜之人。"

小道士冷冷的說著,我聽了鬆口氣:"走吧,去孩子出事的地方看看,或許那裡也有一些什麼線索呢。"

"行,我也想著過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