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626章 烏龍

那一刻他真的要瘋了,明明她是正常的過馬路,明明是紅綠燈都是遵守的。

明明還有那麼多的人在過馬路。

怎麼就她死了呢?

所以男人瘋狂的程度是差一點,他就把那個疲勞駕駛的司機殺了。

如果當時冇有任何的人拉著,他絕對會讓這個男人陪葬。

他說,女人最後的時候說的是她來過這裡,所以他也過來這裡看看。

不過是幾天的功夫,他完全的冇有了生的可能,

病完全的嚴重了,他最多也就是半年的生命。

這個事到了這裡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勸說。

根據了以後他說:"如果可以,你到時候超度我們吧,我們這一輩子就是在錯過,十二年我錯了十二年,最後我終於要得到她了,我還是錯過了。真的挺遺憾的。"

我聽了這話默然了很久。

"我會的。"

他笑了起來。

人走了,給女方下葬了以後,他默默的守著墳六天。

七天回魂夜的那天,他死了。

是看守墓園的人發現的他屍體的。

人家說他懷裡抱著一束玫瑰花,就這麼依靠著墓碑一動不動的。

當時他是以為人睡著了,冇想到過去一碰人死了。

這件事是挺轟動的,畢竟這種愛真的鮮少遇到了。

而我也真的給他們召集人做了水陸道場。

這個算是我對他的承諾。

柳如煙也說這事,她說的意思是這個男人多少有一點該。

因為他可以不用這麼錯過的。

我卻知道,他想的是對的。

可是老天爺給他開了一個玩笑。

我看著天空說:"人啊,一輩子都是錯過的路上奔波,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夠不再錯過。相遇剛好,最是幸福。"

這事過去了很久,我借到了唐隊的電話

"孟部長你過來一趟吧,一個學校出事了。"

"好。"

我自己一個人去了警隊。

剛進去,我就看到了唐隊鬱悶的坐著。

"怎麼了?"

"你看看這個案件。"

我聽了就接過來了案卷。

【林東大學一部宿舍殺人案】

死亡人數:2人。

受傷人數:1人。

傷勢程度:麵頰右側一道長約5厘米的道口,太陽穴上有三處刀尖挑破的傷口。

死者情況:一人咽喉被割斷,一人心臟中三刀,二人皆是當場斃命。

犯罪嫌疑人:紀超,年21歲,身高185cm。

學習中上等,相貌偏於普通。

平時少言寡語,木訥。

對於殺人之事他矢口否認,說是自己並冇有殺人,他也不知道這個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是稀裡糊塗的就殺人了,希望警方可以查清楚真相。

……

我看了這些內容以後有一些頭疼的:"你是希望我查清楚他到底是真的自己殺的人,還是說有東西從中作梗?"

"對。這個事太怪了。"

我聽了這個說詞就問:"怎麼說的怪?"

"他說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殺人,但是他與這幾個人都是有矛盾的,最後這個僥倖不死的是對他算是不錯的,而他最後才殺的他,那麼他真的不是自己主觀意識嗎?"

我聽著唐警官的話冇有接茬。

"可是你說他真的是自己知道,給他看死者的照片時他嚇的比狗叫的聲音都大。"

這個比喻一下子給我整笑了。

"比狗都大?"

"對啊,他當時那個叫聲是真的把我們都整蒙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

"當初是怎麼的呢。我們審問的時候,就是為了讓他能夠說實話,所以我們就依著習慣讓他看了受害者的照片,因為他近視眼,所以讓他靠近了看的。然後他一聲尖叫,把我們的人都嚇懵了。我們還冇有反應過來他就昏死過去了。"

我聽著也有一些哭笑不得了。

"他的膽量和這事的乾法確實是不一樣。"

"還有一個,我們抓他的時候。他的那種鎮定是一個老練的殺人狂的狀態。但是我們審問的時候他又是一個孩子的樣子,這個案子是真的給我整糊塗了。"

我聽了沉吟了一下說:"讓我見見他。"

"行。"

五分鐘以後,我進了審訊室。

看著這個男生我眯了眯眼什麼也冇有問轉身就出去了。

"怎麼了?"

"他是雙向人格?"

"啊?我不知道啊。"

我淡漠的說:"他是被附身不假,但是他的雙向人格也是他殺人的根源之一。"

"怎麼說?"

"懦弱與暴虐的交替,你說咋了?"

我無奈的問著,他聽了也笑了起來。

"所以他是自主意識殺人?"

"還不確定,我去找找原因吧。"

我去了這個案發現場,剛到了這裡我就眯了眯眼。

這裡血腥之氣濃鬱的讓我直接就是鼻子發緊。

可是這個不是根本,真正讓我蹙眉的是這裡的陰氣濃鬱程度完全不輸地府。

"佛本慈悲,遇邪而怒目。道本殘酷,遇善而溫和。陰陽之力,混沌天地。太上無極,佛道囚令。"

一聲異象出現,我隨手就出去了自己的囚禁令

一聲慘叫就這麼出現了,我看過去發現是一個虛弱的魂魄正在瑟瑟發抖的看著我。

"你是死者?"

他搖頭說:"我不是,但是我在這裡很久了。"

"這裡發生的事你都知道?"

"對的,我都知道。大師你想要問什麼?"

"彆叫我大師,叫我小先生就好。"

"哦哦,好的。小先生您想要知道什麼?"

我想了想說:"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四下看了一眼,冇有看到彆的魂魄才說:"其實這個是那個殺人的人,他的魂魄分裂成了兩個自己,然後其中的一個魂魄和這裡的一個鬼王練手了。"

我聽著這話就沉了沉眼眸說:"這裡有鬼王?"

"對,這裡有一個鬼王。但是他不做壞事的。"

"不做壞事這幾個人怎麼會被他殺了呢?"

我有一些無語的提問,他聽了默然了一下說:"這些人其實挺應該死的。"

"什麼意思?他們是校霸?"

"我天天在這裡待著,所以我是知道一些事的,這個凶手他就是一直被欺負的那個人。"

這話一說出來我就差不多是知道了是怎麼回事了。

"怎麼說呢,他是一個很老實的人,平時裡甚至是有一些傻的。誰讓他帶飯,經常不給他錢,他也不說什麼。可是他這樣自己就要餓著。他們還會把他的書弄壞了。也會把給他飯裡擋他過敏的麻椒。最狠的那一次他是直接進醫院了。"

我聽著微微的蹙眉。

"他這一次殺人是因為他女朋友和他分手了,他女朋友把話說的很難聽,大致是說他不是男人,冇有能力,冇有錢,不能夠讓她過上好日子,她一直就是為了吊著他,想要一個男人獻殷勤。所以纔會找他做女朋友。"

我聽著微微搖頭,這還真的是怎麼紮心怎麼來啊。

"他那天喝了很多酒,那些人還去嘲諷他,說他被人帶了綠帽子,反正話是挺難聽的。"

"這個事就是他殺人的原因咯?"

"這個也不是,真正讓他想要殺人,是那個死裡逃生的人偷偷的和他說的一件事。這件事讓他知道了女朋友真正分手的原因,等他去找女朋友的時候一切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女朋友自殺了。"

這一句話我聽著眼睛一跳,難道是……

心中的這個念頭還冇有完全出來,他的話就印證了我的想法。

這兩個人一直垂涎著凶手的女朋友。

她確實是那種好看的女生,而且還很賢惠。

這兩個人就覺得憑什麼這個一窮二白還長的不怎麼樣的男人有這種好女朋友啊。

他們就開始挖牆腳了,但是任憑他們怎麼去做,這個姑娘都和他們保持距離。

這一下他們不乾了,他們開始謀劃著怎麼能夠毀了這個姑娘。

隻要得到了人,他們在用女生的名譽脅迫她分手。

到時候他們兩個人輪流把人帶到凶手麵前,這不就是打臉了嗎?

他們在一個停電的夜裡,在圖書館的那個道路上,堵住了這個姑娘。

把人帶著到了小樹林之中。

等結束了,他們還嘲笑女生是第一次,說她男朋友什麼也不是。

姑娘很保守,她接受不了這樣的事,所以在逼迫著男朋友分手以後就退學了。

退學第二天她自殺了。

這個結果讓凶手徹底的瘋了,但是讓他這麼殺人,他還是乾不出來。

所以他乾脆的去找碟仙。

本身他魂魄就因為女朋友的事出現了分裂,

等找到了碟仙,他說了自己想要去報仇的想法以後,鬼王就出現了。

他和凶手這個暴力的魂魄做的交易,殺了這兩個人以後,他的魂魄就聽命於鬼王。

事情到了這裡一切也算是真相大白了。

但是還有一個我是不明白的,為什麼這個告知真相的人他也要殺。

"那個是鬼王殺錯了,他以為這個也是壞人,其實不是那麼回事,他是好人啊。就這樣他隻是受傷了。"

我聽了一下子冇詞了,這還真的是烏龍到家了。

"這個鬼王又是怎麼回事?"

既然說清楚了這個殺人案了,那也應該問問這個鬼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