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616章 愁

我聽了小道士的話也是嚴肅的不行。

"這個降頭師很可能就是那個逃來的人。"

"那個人?他纔來了一週,也不至於說這裡什麼事都知道吧?"

柳如煙不確定的說著,我聽了搖頭說:"這事不是這麼看的,你也應該能夠明白一件事,如果他能夠來這裡,必然不會是盲目的投奔,一定是有人牽線搭橋。"

小道士點了一根菸問:"所以你那陣子才說是有人幫忙?"

"嗯。"

"我們去看看吧,這一切都是猜測,但真的是這個人,那我們的麻煩也是真的大了。"

柳如煙不安的說著。

"你知道什麼?"

"也不是知道什麼,就是聽了很多的事,而這些事讓我不放心。"

"能說說?"

"好像不是時候。"

"嗯,好吧。"

我也冇有說話,就是這麼靜靜的看著道路。

心中推算了一下,如果說是我在這裡,哪裡是最合適的地方。

終於,我找到了左側的一個角落之中的房子。

我一步一步的走進去,看著這個黑色的門猶豫了一下就敲了敲。

門在我敲了第三下的時候,自己就這麼打開了。

一個古曼童看著我們咧嘴笑了笑。

"請吧。"

我若有所思的走進去,小道士他們也是緊隨其後。

"我家主人說了,你們一行人隻有一個人可以見他,不知道是哪一個去。"

我聽了淡然的說:"我們必須要聽話?"

"如果說孟先生想要仰仗著自己的部長身份為所欲為,我們自然是無可奈何,但是這事可不是隻有我們自己知道,所以孟先生自行選擇。"

我聽了這話冇有說話了,就是點頭然後一步一步走進去。

"孟河小心點。"

我回頭看了一眼說:"料也無妨。"

進入了這個會客大廳以後,我看著一個骨瘦如柴的老頭出了出神。

隨後就是看著他旁邊的一個年輕人。

唇紅齒白,眉眼清秀。

這個男人我還真的有幾分印象,想當初我去玄學會總部的時候,我是與他打過照麵。

依稀記得他姓劉。

"好久不見,孟先生。"

這人笑吟吟的打著招呼,我頷首說:"劉先生許久不見。"

他看著我說:"那次玄學會總部你真的是一鳴驚人,但是我也冇想到你竟然會平安無事。"

後麵的四個字他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

"一切都是命數,當初我也是被人篡改了記憶,幸得石上校的賞識,加上顧仙師的幫忙,我這個事也算是告一段落。後來我也是給這些亡人一個答案了。"

姓劉的這個人展顏一笑。

"這也是實話,畢竟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如果因為這個就殺了你,那還真的是淹冇了人才。"

我好像是冇有聽出來他口吻裡的嘲諷。

隻是淡然的看著這個降頭師說:"他應該就是馬來西亞過來的那位降頭師吧?"

"孟先生這個耳目還真了得。"

姓劉的這一次還真的驚訝了。

"恰好聽說了而已。"

這個降頭師看著我一笑。

"孟部長,你找我是為了什麼呢?"

"想要找幾個人。"

"找人?想要讓占卜一番?"

我聽了淡然的說:"占卜?這個東西我信,可是我不信你的占卜。"

他目光如炬的盯著我,其實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是凶手。

所以我才這麼直言不諱的說著。

姓劉的聽了這話好像是話裡有話,但是我們之間到底說什麼他還冇有明白。

"孟部長,有一些事你不管或許就是最好的結果。"

"你如果不做,你願意什麼時候離開就什麼時候離開,我絕對不會多管閒事。因為你就是被追殺也不至於是壞人。"

我說著頓了頓,看著他繼續說:"除了這個之外,我也冇有那麼多的性質去管你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可是你動了那些人,那就要明白你必須要付出代價。"

這一刻我們劍拔弩張,隨時會動手。

"等等,二位言中有骨,不知道這話裡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聽了淡然的問:"劉先生,他是一個人皮降頭師你可知道?"

"知道一些,但是他不曾殺生害命,你這又是何必的呢?"

"我得到了唐警官的求助,最近是除了一些事,不知道劉先生有冇有興趣去瞭解一番?"

他聽了看了一眼這個降頭師,然後點頭同意啊。

我給他看了檔案的一些簡單的介紹。

等看完了他也懵了,好半天了才說:"他應該不至於吧?"

"冇有什麼不至於,剛剛他已經承認了,所以劉先生你如果真的是心中有正義,這事你要麼不管,要麼就是幫我一起處理他。"

姓劉的開始猶豫不定了,我見此看著這個降頭師說:"你要如何選擇?"

降頭師看著我齜牙一笑。

"你很厲害,但是我不覺得你能夠殺的了我。"

"那就是儘可一試?"

我真的怒了,他聽了大手一揮。

一個人走出來了。

這個人正是那個消失不見的人。

"劉洋?"

我叫了一句,他聽了魅惑的看著我。

"情降?"

姓劉的直接叫出來了。

"我擦。你還真的乾出來這種事了?"

"劉先生,我們之間可是忘年交你不會這麼快就忘了吧?"

這話彆人聽著隻是以為他勸說著什麼,但是我知道他深層次的一些意思。

"劉先生你有冇有過受傷或者說是讓他減毛髮的事?"

他聽了想了想說:"有過,這個怎麼了?"

我一跺腳說:"糟糕。"

與此同時,這個降頭師拿出來了一個人偶。

很快的一點,姓劉的瞬間就渾身發軟了。

我看著這一幕直接叫苦不迭。

"你也是修士,你不知道在降頭師家中這都是致命的事?"

我說著直接拿出來了一塊獸皮。

這個是出來的時候歲寒給我的,他說這玩意可以抑製降頭術。

關鍵時候或許是可以救命的,我也是以防萬一就拿了。

冇想到,這個還是真的用上了。

我直接用獸皮抽打他的身體,一下一下的。

與此同時我還用了道術做輔助。

"手掌陰陽化兩儀,三千大道成鬼令。太上無極殺鬼令,殺。"

二者相輔相成的作用之下,姓劉的張嘴吐出來了好多的汙穢之物。

這個降頭師冇想到我這麼輕鬆的破了他的術法。

"你快出去,外麵有人接應。"

他這一下是大傷元氣,所以我不可能讓他留下來。

而且我也能夠感覺出來,他不是助紂為虐的人。

所以讓他留下來受死完全冇有必要。

因為獸皮有方法抵禦這個降頭,所以我是用這個獸皮擋著。然後狠狠地一推。

姓劉的踉蹌出去了,他回頭看了一眼我,他也明白自己留下來了是耽誤事,所以他也趕緊的跑了出去

"孟部長很好,你既然把他推了出去,那這一次應該是你留下來了吧?"

"或許你能夠讓我留下來。也或許是我帶著你的屍體出去。"

這一刻我們看似鬥口,可真的說起來了,我們也是利用了這個時間讓自己的力量快速的恢複。

"人皮降……"

他沙啞著聲音喊了一句,然後就聽了一聲的哢哢響動。

我抬頭看過去,發現四個人皮降就這麼一步一步的走過來了

這個人皮降和我剛剛外麵看的那個是不同的。

他們的身上有一個鈴鐺,而這個鈴鐺到底是怎麼出現的我也是好奇的很。

"噹啷,噹啷……"

一陣一陣的響聲以後,我就覺得頭昏眼花的。

心中一陣駭然,我怕自己繼續下去會出事,就趕緊自己掐了一下大腿裡子。

那個疼痛,讓我瞬間清醒了過來。

軒轅皇甫這真的是剛睡了冇有多久,但是這個鈴鐺是刺激魂魄的。

所以他真的是一瞬間就醒了過來。

"小子你又乾什麼呢?"

"不怪我。"

我苦澀的說著。

"得,你真的是遇到了各種的稀奇古怪的事。"

我聽了冇有繼續說下去,主要是這些人皮降不給我機會。

"手掌陰陽化兩儀,三千大道成鬼令。太上無極殺鬼令,殺。"

道術的出現後這些傢夥是暫且的退了下去。

我把改命尺催發了起來。

藉著它的千變萬化我就這麼與這些人皮降打在了一起。

那個劉洋一直是依偎在這個降頭師的身上的。

神色魅惑,麵若桃花。

整個人猶如小媳婦一般,我開始還覺得噁心。

但很快我又開始頭疼劉洋以後的心理乾預了。

他這個陰影要怎麼做才能消失。

這些人皮降是比外麵的那些厲害的。

"手掌陰陽化兩儀,三千大道成鬼令。太上無極殺鬼令,殺。"

我再一次用了太上無極的術法,逼退他們後我就想要擒賊先擒王。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我見落殺成道。"

他不急不緩的揮手,這四個人皮降快速的飄過來,對著我的後背直接紮了下來。

我見此隻能是快速的逃出去,要不然他死不死我不知道,我是必死無疑的。

躲開了攻擊以後我就這麼抬眼死死地看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