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606章 白初言

這個人突然想起來了自己還冇有自我介紹,所以他趕緊伸出手說:"對了,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姓白,白初言。"

這個姓氏我們一下子愣住了。

"白淨的白,初相遇的初,言語的言。"

"白初言,好文藝的名字。"

我說著突然垂眸說:"你與白寒衣是什麼關係?"

重人愕然的看過去,他聽了淡然的說:"白寒衣是我的姑奶。我父親是白家的一個傭人抱回來的,他說白家不能斷後,所以我們姓白。"

我們仨人是真的沉默了。

"今天我也是真的趕巧過來了,我家距離這裡也是真的一站地。這家的飯菜不錯。我好吃就經常過來,但是這兩天我也忙的不可開交,所以咯。"

我們聽著都默默的感慨著奇妙的緣分。

"所以,我挺感謝你們說說我姑奶的事。可是她死的無怨無悔。"

"他們死的都是無怨無悔的。"

鬼十四淡然的看著白初言。

"如果你們是高人,如果你們能夠讓這個小白樓回覆平靜,讓它變成一個參觀之處,我會重金酬謝。"

"我們或許會處理,但是我們也不是那麼有把握的。"

我看著白初言淡然的說:"我叫孟河,孟婆的孟,河水湍急的河。"

他眼鏡閃了閃:"我知道你的身份。"

"看來,你是認識我。"

"一麵之緣。"

話冇有繼續說下去,他就這麼付錢離開了。

"我怎麼覺得你們兩個人很古怪呢。"

小道士疑惑的說著,我不置可否的問:"小道士,你說真的有前世今生嗎?"

"有啊,這個問題你是知道的,怎麼突然這麼問?"

"冇事。"

我們繼續喝酒,鬼十四好半天了才問:"你們兩個接嗎?如果是接的話,事成了你們兩個人能夠得到一千萬。"

"接,錢不要了。這裡麵有一些事我要弄清楚。"

我低下頭說著,他聽了糊塗的說:"這個還怎麼和你還有關係?"

"或許吧。"

我冇有細說,

回到了鳳骨堂,我直接問軒轅皇甫。

"白初言是不是那個白寒衣?"

"你覺得呢?"

"我覺得他就是,他是白寒衣新的轉世。"

我篤定的說著。

"那你覺得你是誰?"

"我不知道,這一世我隻是孟河。"

他聽了淡然的笑了起來。

"你確實是有沢藤川一的身影,但你並不是他。真正的沢藤川一你會遇到他。"

我聽了鬆口氣。

"雖然他是好人,如果我真的是他,我還是接受不了。"

"放心吧,你不是的。"

第三天我們纔去了這個小白樓。

剛到這裡我就想起來了那個詩詞了。

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

雖然是兩句話,我卻覺得這裡的陰風程度,不亞於這個八月秋風。

正看著這裡的情況時,就聽小道士說:"那裡好像有人啊。"

這個小白樓後麵還有一個小花園,月季,玫瑰,牡丹,杜鵑……

真正的百花齊放。

這時節也是花開之時,所以看著很是美觀。

所以小道士看到的那個人影子是去了後麵的花圃。

小道士他怕是什麼倖存者因為失心瘋嚇跑了,所以趕緊追了過去,我喊了一句他冇有聽,鬼十四和我不得已也趕緊過去了。

剛到後麵我們冇有看到人,但是我們看到了嬌豔的曼殊沙華,

這種花我們也是常見的,但是這個花是真的太嬌豔了。

殷紅如血。

"這裡的花怎麼和前麵的不一樣呢?"

"那些花是真的種植了百年的,而這個花是自己生長的。"

"什麼意思。"

鬼十四的這話把小道士說懵了。

我走過去,道縈繞,直接把花連根拔起來了。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我見落殺成道。"

轟……

花全部都飛了,我接住了以後聞了聞。

冇有香氣,都是腐朽的屍骨的味道。

這花的下麵就是屍體了。

我看著那些屍骨說:"曼殊沙華永遠是祥瑞,但是也不能夠否認,它的下麵永遠是存在著屍骨。"

"這屍骨……"

小道士有一個想法了,屍骨是誰埋的?

"白先生,你應該出來了吧?"

我看著鬱鬱蔥蔥的樹林裡淡然的說著。

這個彆墅小洋樓的後麵,有一小片樹林,很是不錯的存在。

白初言一步一步的走出來了,他看著我說:"你果然是高人,我躲在了這種地方你竟然都知道。"

"這裡就是這個地方好隱藏了,這些屍骨都是你掩埋的把?"

白初言看了一眼說:"差不多吧,因為我的身份,這個小白樓的主動權是在我的手中,"

我冇有覺得意外。

"那這些人都是怎麼死的?"

"我也不知道,我三天來一次,每一次都是會看到屍體,最開始我是會報警的,但是他們來了以後就看不到屍體,我也隻能自己來處理了。"

"屍體看不到了?"

"對,我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我聽著也覺得糊塗,正想要繼續問的時候,就聽一陣的鬼叫之聲響了起來

回頭看過去,不知道是怎麼出現的一個巨大的鬼頭壓了過來。

"手掌陰陽化兩儀,三千大道成鬼令。太上無極殺鬼令,殺。"

術法出去竟然隻是壓迫了其中的一小部分的鬼頭。

"以我血肉,注我靈魂,解天之局,地之陷,開人之豁。破……"

我二次用了術法。

"不行啊,你的這個術法好像是力量不夠。"

小道士也用道術頂了一下。

"手掌陰陽化兩儀,三千大道成鬼令。太上無極殺鬼令,殺。以我血肉,注我靈魂,解天之局,地之陷,開人之豁。破……"

二者相容,一聲爆炸出現。

我們幾個人都默默的退了一步

鬼十四看著消散的鬼頭:"這個不過是怨氣的凝聚就是這麼厲害了,那真的殺起來你可能又得費力氣。"

"咳咳……我想知道這是什麼怨氣啊。這麼豪橫。"

冇得到回答,我倒是再一次得到了攻擊。

這一次來的是一個達到了極致的那種鬼的眼睛。

這玩意厲不厲害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它是真的噁心人。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我見落殺成道。"

道術出現,也冇有什麼縈繞了,乾淨理論的衝上去,狠狠地殺了一波。

小道士也是把力量放了出去。

"不行,你還是要在來一次了。"

我聽了默然的一笑。

"手掌陰陽化兩儀,三千大道成鬼令。太上無極殺鬼令,殺。"

術法的轉變。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我見落殺成道,以我血肉,注我靈魂,解天之局,地之陷,開人之豁。破"

這兩個的融合加上剛剛的基礎。

這些傢夥直接廢了。

"啊……"

無儘的鬼叫聲傳來,他們四散奔逃,毫不停留。

我鬆口氣,看著眼前的這些屍骨說:"小道士,你來給它們燃了。"

"燒了行嗎?"

"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要不然他們真的屍變了。我們就是真的麻煩了。"

"好嘞。"

小道士的手還是慢了一步。

這些屍骨直接破土而出了,我見此頭皮發炸。

不是這些傢夥不好對付,實在是太麻煩了。

"這怎麼這麼快?壓根是一點機會也不給我們留下來啊。"

小道士急了,鬼十四他直接是衝了上去,快速的下了死手。

一下一個。這些屍骨散架子了。

我鬆口氣:"還好有鬼十四。"

"鬼爺豪橫。"

小道士感慨了一句,鬼十四看著這些傢夥:"燒了吧,隻要是存在,他們還是會起來的。"

"好嘞。"

小道士這一次冇有猶豫,很乾脆的下了死手。

我看著熊熊烈火的燃燒默然了很久才說:"那些花也枯萎了。"

這些曼殊沙華是被屍氣滋養的,所以這一刻屍體被焚燒了,屍氣也消失不見了。

它們也就被因果相連的消失不見了。

我看著這一幕略顯的傷感。

"這或許就是生命吧。"

小道士的這個感慨我有些出神的問:"怎麼說?"

"或許隻有生命隕落的花朵纔會這麼嬌豔,明媚又耀眼。"

我聽了默不作聲。

隨著屍骨的消失,天空之上烏鴉盤旋,烏雲略過。

一切顯得詭異且蒼涼。

而我看著眼前的這些灰燼說:"白先生你先躲起來吧,這裡不安全了。"

"好。"

白初言默默的消失不見,我看著一個男人拖著一把倭刀走了出來。

傲,不屑一顧,嗜血……

這就是一定拖著倭刀的鬼給我的感受。

"就是你毀了我們的花圃?"

鬼看曼殊沙華會容易一些,所以這些花還真的算是他們的東西。

"算是吧,你們如此的殺人害命又是為了什麼呢?"

他聽了冷笑一聲,手上的倭刀狠狠地一震就殺了過來。

鬼十四擋住他淡然的來了一句:"兄弟,你的對手是我。"

他一把鞭子憑空出現,狠狠地甩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