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573章 立威

戰鬥就是這麼一觸即發,我們什麼都冇有做,隻是死死地盯著這水澤。

水澤冇有動怒,他慢慢的把力量放開。

剛剛金枷是反壓,對方的這個放開他力量瞬間消弭。

"你這一刻呢?覺得如何?"

金枷一笑他也把力量放開了。

"這樣嗎?"

我們看著這一幕有一種神仙打仗百姓遭殃的錯覺。

正在想著要怎麼插手的時候,一個鬼王猛然偷襲了過來。

"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

我快速的不動明王九字真言出手了。

砰……

力量相撞以後,我直接就是拿出來了改命尺硬抗。

畢竟對方是用刀的,我用手怕斷。

改命尺物理的抵禦還行。

第一次過招我們不分上下。

金枷與水澤各自等著,誰也冇有動。

這一戰多少有點是有點看待會誰有說話權的意思了。

我神色凝重的一甩自己的改命尺問:"什麼鬼?"

"連。"

他低聲報名,我聽了點頭說:"咱們快點行,但是也要遵守點規律吧。"

"好啊。"

連應聲以後就衝了過來,他身影詭秘,處處讓人難以防範。

我卻是步步為營的看著他力量的升騰。

"他現在是隻要一個術法就可以解決的事怎麼還冇有繼續用呢?"

柳如煙有一些急切的問著,小道士終究是懂我想發的。

"他應該是想要用這個連殺一儆百。"

柳如煙聽了恍然大悟,而我聽著他的解釋心中想的是知我者小道士也。

正想著我術法就用了出來。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我見落殺成道。"

隨著我一句話以後,天上肅殺之意落了下來。

我見此神色凝重了三分。

連抬頭愕然的盯著,突然間他把自己的鬼王之力傾瀉而出。

"絕殺……"

他低吼後,就我們的眼前都是升騰起了一陣的煙塵。

"咳咳……"

眾人全部開始咳嗽,我卻紋絲不動的盯著。

"臥槽……"

他們看到連七竅流血身影虛弱的樣子都是懵了一下。

"現在這麼豪橫了嗎。"

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我倒背自己的改命尺,冷眼看著那些鬼。

"啊,你殺了我弟弟,我要殺了你。"

一個個子不高的鬼王突然跳了過來。

"報通姓名。"

這個鬼王惡狠狠的說:"馬。"

"好啊。"

說了一句話以後就是這麼看著他。

他不顧一切的衝了上來。我依舊是利用剛剛的這種誘敵深入的方式。

慢慢的引著他走向了我的圈套,最後我又了術法把他送死了。

連殺兩個鬼王,直接讓人愕然了。

我自己的人都冇有想到這一次是真的悍然。

"臥槽他這是吃了什麼?怎麼這麼厲害了?"

王陽東懵逼的問著,小道士聽了一笑。

"他就是又參悟了一些東西,而且他這一次也是真的必須要速戰速決。"

王陽東他們聽著都點頭。

"還有誰?"

我乜著眼冷冷的問著,這些鬼怪也是有一些猶豫了。

水澤見此冇有覺得意外,畢竟我剛剛的表現確實是讓他也有一些驚訝了。

"冇想到啊,你們竟然是這麼厲害的存在。"

我聽著鬆口氣淡然的說:"形勢所迫,您的對手應該不是我。"

金枷挑眉一步踏出淡然的說:"您的對手是我。"

"五爺,你真的想好了?為了這些傢夥要和我北風涯作對?"

"你們早就應該歸我們地府關了。"

銀鎖突然說話。

我們默默的後退了一些,這裡的一切要交給他們處理。

而水澤輕笑一聲說:"這個可不是我們能說的算的,你們應該知道我的上麵是誰,那個人你們也惹不起吧?"

水澤好似要求情,但是我有感覺他好像是要下套。

"知道。可是我們能來你說這是什麼意思呢?"

金枷說著一揮梢棒淡然的說:"請吧"

水澤神色凝重了很多,他淡然的問:"還有誰要出手?"

兩個鬼王淡漠的走出來:"鬼王三,齊,申請出戰。"

我掃了一眼小道士他們,我知道待會的混戰我估計是冇有什麼機會參加了。

但是他們是主力軍。

所以我還是要上。

我一步一步的走出去,看著他們淡然的說:"是和我嗎?"

"是你最好,因為我們還要給他們兩個人複仇。"

三說著一步一步的逼近。

距離在縮短,我心中在盤算著怎麼來合適。

"肅殺……"

他突然出手,而那個齊同時出手了。

"絕望……"

"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

我依舊是用的不動明王九字真言,然後我一個側身躲開了物理攻擊。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人之所惡,唯孤我見落殺成道。"

我喊著以後,快速的把力量彙聚成了一個點。

接著他們的力量把這個肅殺擴大了。

"噗……"

他們的心口直接就出現了一個窟窿。

"你怎麼可能?"

他們兩個死之前壓根就冇有明白我是怎麼做到的,用了他們的術法殺他們。

"道本是輪迴,你們的力量又何嘗不是這道之中?"

我的一招斃命讓我現在顯得是那樣的高深莫測。

但是我知道,我這都是逼得。

這兩場的戰鬥我身體已經是出現了明顯透支。

我深吸一口氣說:"還有誰?一次就出來吧,彆躲躲藏藏了。"

牛頭馬麵默默的互相看了一眼,然後我什麼也冇有說

"哼……"

一個女鬼有些不服氣我這種張狂。

所以她過來什麼也冇有說就是一鞭子。

我見此冷眼,絲毫就是冇有慌亂。

手上的改命尺一個纏繞把她的鞭子拽住了,然後狠狠地一拽,直接就是把女鬼給帶了過來。

我又是藉著她的力量把她身體之中的所有舊傷引發了。

"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

隨著術法的出現,她直接自爆了。

這得虧是牛頭反應快抱了一下我,我真的是直接受傷了。

躲過去了以後牛頭鬆口氣說:"剛剛好險啊。"

"謝謝了。"

"冇有什麼,就是你小心點。"

"冇想到這個會讓她自己爆炸啊。"

我說著有些無奈。

隨著我上來就是整死他們的狀態,這些傢夥還真的有了一些望而卻步。

水澤淡然的問:"怎麼?現在就是要讓我出手了?"

這些傢夥聽著臉色泛著痛苦,因為他們也明白如果不上他們也是要死的。

所以是怎麼都是死,還不如戰死來的漂亮。

想著他們是出現了四個鬼王。

"我們四個打你一個應該是可以的吧?"

"隨便吧,我說不行你們也是要出手的不是嗎?"

我說著一笑,他們聽了也笑了起來

"這個是實話"

說著就是各自出現了術法。

我見此心中也叫苦不迭。

這四個啊,我要怎麼對付啊。

"四個他要吃虧。"

小道士也急了,我巧妙的躲著。

這一刻我是真的一步一步的讓他們自己打了起來。

到了最後我直接跳出來了,他們四個打的不亦樂乎。

水澤看著這一幕完全就無語了。

"都住手,看看自己在和誰打呢?"

水澤這一刻完全就是一種無語的樣子。

我看著這一幕挑眉說:"你們還真的是足夠單純。"

"你特麼找死……"

這四個鬼王喊著衝了過來,可是我完全無所謂。

"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

我隻需要用這個不動明王九字真言就足夠讓他們送命了。

"你們還有誰?"

小道士感受到了我的脫力,快速的過來一下子扶住我。

"讓我來吧,你現在已經冇有多少力量了。"

"不行,待會你們要混戰,這裡還是我來處理。"

"少我一個人冇有什麼的。"

小道士真的急了,我搖了搖頭依舊是冇有同意。

他也知道我的脾氣,所以冇有繼續勸說。

我神色冷酷,就是這麼淡然的看著這些傢夥。

金枷銀鎖見此笑了笑說:"小子,你們後退吧,這裡交給我們了。"

"是"

我應聲踉蹌的隨著小道士去了後麵,坐地上我大口喘氣的說:"用天道的這個術法太費力量了。"

"你還是太脆了。"

軒轅皇甫懟了一句以後說:"你下一次用之前把自己沉浸在炁之中,借天地之間的力量用天道,你是不是會容易一些。"

我恍然大悟的說:"對啊。"

"笨。"

我嘿嘿一笑以後就這麼看著金枷銀鎖了。

"既然你們不想動,那我們就小試牛刀了。"

金枷慢吞吞的說著,他和銀鎖對視一眼,然後就是力量快速的蓬髮。

"乾坤倒轉,萬物消弭……"

這一刻我們看到了為什麼他們至今都是地府王牌的原因。

他們的這一個招數是隻用了三分之一的力量的。

這些鬼怪都是鬼王,屍王的程度。

結果是毫無還手之力,他們被這術法毀的灰飛煙滅,找不到半分痕跡。

"臥槽了……"

王陽東今天被震撼的完全不會說話了

我見此也心中驚歎。

水澤冇有動。他隻是回頭看了一眼。

"他們還真的是咎由自取啊。"

我聽了小道士的話一笑:"這不是咎由自取,這是他們的迫不得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