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無常是真的急了,他知道繼續這麼耽擱下去我必死無疑。

而這個時候我還在奔跑著,講真,這顧仙師是真的瘦了,冇有什麼力氣了。

但是我依舊是累的要死,軒轅皇甫焦灼的說:"這麼下去不行啊,你這麼整必然是累死了。"

"我現在不跑更加要死了。"

我說著直接就是迂迴,實在不行了我還得往回跑幾步。

這些傢夥是真的想要圍追堵截,但是我的跑法是讓他們冇有抓到規律。

地府之中,閻王爺也明白繼續耽擱下去我是真的要死了。

"還愣著乾嘛,叫上老五老六趕緊救人去啊"

"好嘞。"

金枷銀鎖,黑白無常,牛頭馬麵就是這麼出現了。

他們領著差不多有十萬的陰兵順著我的令牌衝了進來。

他們的出現真的是讓這些妖魔鬼怪懵了。

"地府的人?"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然後就聽著他們說:"這怎麼可能啊?這裡不是被封禁了嗎?"

七嘴八舌的說著時,我在金枷銀身後大口喘氣。

"五爺,六爺,你們怎麼來了?"

我整個人的狀態完全是不好了,金枷和銀鎖聽了我的話冷冷的說:"還不是怕你死了?"

黑無常過來問:"你怎麼樣?"

"冇有事,但是你們在不來我估計是要累死了。"

他看了一眼的身上顧仙師:"他怎麼了?"

"被下套整到了這裡,然後他用不了術法隻能是肉抗。"

"你是為了救他?"

"是。"

"行,我知道了,我們送你們出去。"

黑無常說著拿出來了自己的拘魂鎖,一甩啪啪兩聲,十萬陰兵聽著嚴陣以待。

白無常一甩自己的哭喪棒說:"看好了,如果說繼續下去,我們要與你們開戰。"

其實他們也忌憚,今日帶來的這些確實是精銳,可架不住對方人多啊。

所以我們能夠出去就行。

"你們可以走,那個牛鼻子也可以走,唯獨這個小子不行。"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出現了一個頭目。

他說著冷冷的掃了一眼我:"這話冇有任何的餘地。"

"那對不起了,我們今日就是你死我活"

白無常也不是好惹的,他很是直接的說著。

金枷一步一步走出來問:"誰要一戰?"

淡然的一句話,問的這些傢夥驚悚了三分。

畢竟傳說之中他們二人的能力是真的恐怖啊。

想當初的白起就是這二位接的,由此可見他們的力量到底是什麼程度了。

"金爺,我們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你冇有必要為了這麼一個小子和我們反目成仇吧?"

"反目成仇?我們無恩無怨何談的成仇呢?"

"您這話要是這麼說,那我們可能是要得罪了。"

這個頭目略顯的惱火的說著,金枷挑眉似笑不笑的問:"想要怎麼動手?"

一句話說的這些傢夥再一次後退,因為他們是真的恐懼金枷銀鎖二人的力量。

"我們走"

黑白無常見此低聲說著,我聽著默默的跟著走了起來。

而這些傢夥是真的不甘心,金枷愣著眼,隨時等著他們動手。

眼瞅著要出這包圍圈的時候,他們更加大的一個頭目出現了。

他看著金枷銀鎖說了一句:"我要繼續是想要領教了,現今自然是不能夠錯過,接招……"

喊著就衝了過來。

"是鬼仙"

軒轅皇甫說著頓了頓:"待會你可能還要打。"

"如果是改命尺醒了還好,這不過是一陣的饕餮紋罷了,現在我咋打啊?"

"到時候再說吧,我們先走一步看一步。"

其實這麼說起來,軒轅皇甫有心無力,他現在不可能用我的身體用更加大的術法,這就是導致他氣還冇有辦法。

而這裡,金枷手上一把拘魂鎖,遊刃有餘的應對著。

我們冇有留下來,黑白無常繼續護著我往外走。

"小子,隻要是出了這個圈,你就跑,就是又厲害的追下去,你也應該能夠應對。"

"你們呢?"

我略顯的擔憂的問著,黑無常笑了笑說:"這都好說我們現在還能夠抗住,而且,我們就是真的不行了,還有閻羅王出麵,你現在身上有人,你必須要跑出去。"

"是。"

我認真的點頭說著,他看著我略顯的惆悵的說:"小子,好好的,聽見冇有。"

其實我能夠感覺到他是想要和我告彆。

我想說什麼,最後也隻是一笑。

"乖孩子。"

他終究是把我當成了孩子。

出去這個圈了以後他說:"跑,彆回頭,跑。"

我冇有猶豫,揹著顧仙師就是玩了命的跑了。

路上遇到的任何的妖魔鬼怪我都是一下讓他們退下去。

然後就是繼續狂奔。

我用了半個小時衝了出去。

外麵恰好是遇到了要進來的柳如煙。

我是撞在了她的身上。

"老大……"

因為衝力我們兩個摔倒了,她叫了一聲以後就是高聲說:"快過來啊,老大揹著顧仙師出來了。"

小道士他們過來了看著我。

"孟河。"

"顧仙師……"

他們說著就是一下子抱住我了。

"彆管我,快給顧仙師送醫院,快去。"

我氣喘籲籲的說著,他們七手八腳的把人帶下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

小道士懵逼的說著,我搖頭說:"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們送顧仙師去醫院,我還得回去一趟。"

"我和你一起去。"

"彆,你們去了冇有用處。"

"什麼意思?"

小道士緊鎖眉頭,我知道我要是不說出來一個理由,他能和我翻臉。

所以我無奈的說:"裡麵是禁用術法的,就是道術這些。"

"那你去了……"

"佛法他不禁用啊。"

小道士冇有說完的話被我給止住了。

他們知道我剛剛的那一句話是正確的,他們去了冇有用。

"不是,你回去乾嘛?"

王陽東糊塗的問著我。

"金枷銀鎖,黑白無常,十萬陰兵,他們都在裡麵的。我不可能不管他們。"

我說著頓了頓:"快送顧仙師去醫院吧,你們在這裡等我回來。"

交代清楚了以後我就這麼衝進去你。

"你小心……"

李悠悠脆生生的說著,我揮了揮手往裡走,

這一刻此處所有的妖魔鬼怪都去了這裡。

所以我路上幾乎是冇有遇到什麼傢夥。

到了此處,這裡已經是殺瘋了。

所有的傢夥都在往死裡進攻,我看著裡麵的情況知道他們是強撐著呢。

"衝動的打不行,我要想辦法一下子就是炸死一堆。"

我和軒轅皇甫說著就開始琢磨。

"你會業火紅蓮嗎?"

"那玩意不是要依靠道術嗎?"

"這業火紅蓮是可以依靠佛道任何一種力量引發的,就是把力量替換而已。"

我聽了若有所思的問:"所以你是希望我用一下?"

"對啊,你把業火紅蓮扔下去了,嘖嘖,這些傢夥就是有的受了,"

我聽著也冇有猶豫,真的就是這麼扔了下去。

業火紅蓮我會的挺意外的,但是我冇有用過。

這一次是第一次用佛力帶的。

感覺比我學的時候要柔和一些。

可是隨著業火紅蓮沾染了這些傢夥的一瞬間我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這玩意好像是比我想的還要狠,

"啊……"

一聲慘叫劃破了這些群毆之人的上空。

我聽著他們的嚎叫聲笑了笑,然後繞過了這些傢夥的大部隊,順著縫隙我衝了進去。

黑白無常重傷,金枷銀鎖依舊是傲然。

不過是一個小時,這個戰鬥結果就是這麼慘烈了。

這讓我有一些不可思議。

"你怎麼回來了?"

黑無常扶著牛頭問著,我聽了咧嘴一笑:"你們還在這裡,我怎麼可能會扔下你們跑了?"

"快走啊,這裡你不行的。"

白無常忍著疼痛勸說著。

"或許我找到了一好辦法。"

我說著就是去了前麵,用地藏經帶起來了佛之力,然後業火紅蓮的訣竅出現。

最後我喊了一句:"佛法因果,紅蓮業火,燃儘邪魔,震懾鬼怪。燒……"

隨著我的一句話,這裡的業火紅蓮就是這麼出現。

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業力數不儘,所以隻要是燃燒了一個古怪,那麼其他的就會帶起來。

"業火紅蓮,你竟然把這個學會了?"

白無常驚訝的說著,我聽了一笑:"機緣巧合,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們快跑。"

金枷銀鎖和牛頭馬麵各自施展術法:"陣轉人順,轉……"

這是他們地府之中的一個陣法。

我們是一下子就這麼消失不見了。

而這些傢夥已經自顧不暇,是真的冇有辦法在想著追殺我們,

我們出去了以後,直接跌倒在地。

黑白無常的身體逐漸的透明。

"你們這是……"

我見此有些慌了,牛頭馬麵也懵了。

"你們原來是傷了根本?"

金枷銀鎖互相看了一眼什麼也冇有說,直接就是利用這的術法把他們二人暫且穩固了下來,

"他們暫且穩固了,我們要帶著他們回去療傷你們也準備一下,三天之內怕是還有大戰,這一次你把他們燒的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