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511章 盜牙記

對於顧三叔的這個說法,我們是真的覺得柳暗花明又一村。

"顧三叔說的這個是有道理的,這樣,我們今晚上就動身。"

我一錘定音,所有人各自準備。

夜影闌珊,孤燈壁影。

我和小道士動身了。

其他的人除了星是去接之外,剩下的都留守。

去了玄學會,剛到這裡就發現此處是大變樣。

那新建的圍牆堪比是監獄。

我看著電網幽幽的說:"他這是多心虛呢?"

"多心虛我不知道,我隻知道我們好像進不去了。"

小道士略顯的鬱悶的說著。

星卻是淡然的說:"這個還不容易?"

"怎麼?你有辦法?"

我看著他詢問,星測量了一下距離,真的就是一個擰身上去了。

然後再我和小道士目瞪口呆之中他飄然進去了。

"這就是傳說之中的輕功?"

"好像是的。"

小道士猶豫的說著。

星打開了大門以後。我們堂而皇之的走進去了。

路上的時候,星怕有監控還特意的找來了鬼去乾擾信號。

就是這麼一手,也是把我們兩個人驚呆了。

這個操作簡直了。

小道士看著我感慨的說:"你看到了冇有?這就是高人和我們這些人的區彆。"

去了葉明德的辦公室,他真在那裡和一個女人**。

我微微蹙眉:"這還真的是有傷風化。"

"他一直是一個好色之徒,但是外麵會偽裝而已。可是換個想法,他能夠這麼明目張膽,也就證明玄學會裡除了他冇人了。"

小道士冷冷的說著,我聽了點頭:"你們說,如果諸葛風發現自己在乎的玄學會成了這樣,他會是什麼樣子?"

"可能也得活了。"

小道士失笑的說著。

我們冇有急著進去,反而是漫不經心的等著。

一個小時以後,葉明德和那個女人去了裡麵可以休息睡覺的屋子。

我們聽著細微的聲音,當屋中想起來了馬賽克的聲音以後,我們才推開了門走進去。

剛進去就見到地上的衣服散落一地。

我微微挑眉,隨後就是觀察屋中的擺設。

因為怕聽到,我們都是用動作和眼神去交流。

真的就是小心翼翼的去翻找,結果是一無所獲。

不得已我們又出來抽菸。

"難道不在這裡?"

"裡麵就是一個床,冇有任何地方是放東西的。"

星過來說著,他讓鬼跑了一圈,所以訊息可靠。

"葉明德的家在什麼地方?"

小道士問著,我搖頭:"不知道。"

"這個東西會不會是放在了他的家中呢?"

小道士緊追了一句。

我聽了搖頭:"我的直覺是在這裡。"

"可是剛剛翻過了什麼都冇有啊。"

小道士抓狂的說著,我聽了深吸一口氣:"彆急,彆急……"

星看著天空:"你說他是會長,他辦公室之中能冇有什麼特殊的東西?"

"你是說暗格保險櫃這類東西?"

我提問的時候,心中也是逐漸的亮堂了。

"對啊,你覺得呢?"

"不是冇有可能,如果說真的有這個東西……"

我也笑了起來。

二次進入,我們快速用自己的學識去猜測這裡的夾層位置

最後還是星依靠自己活的久,見識廣這個概念把東西找到了。

他示意我們過去的時候,他是真的激動的不行。

星小心翼翼的把暗格打開,一個保險箱就這麼出現了。

本來高興的事我們一瞬間又不開心了。

密碼要怎麼破解。

我們又不是那種專業的破解密碼的人啊

最後還是小道士想起來了一個原本是雞肋的術法。

解鎖。

"三層天地,解鎖。"

他低聲吟誦以後就聽到了哢噠一聲。

這個密碼開了。

我和星啥啥的看著他。

"這玩意……雞肋?"

我中午冇有忍住低聲問了一句。

小道士也是無話可說。

我們默默的看著裡麵的情況。

各種的賬本,名單,還有一些不知道是誰寫過來的信箋。

"一窩端。"

我說著直接開始拿東西,整個保險櫃都搬空了以後,我們也發現了一個東西。

紅色的小棺材。

上麵用的是鎮屍符封著口。

我拿過來,輕輕的一抹,這符籙就掉了下來。

打開了以後,就見裡麵確實是一顆牙齒。

而牙齒上的氣息也正是鳳池君。

我心中一喜,裝好了以後和小道士他們轉身就離開。

一直以為會被髮現,可是一直到我們回到了鳳骨堂也冇有聽到什麼訊息。

"這個葉明德還真的是**熏心。"

我吐槽著把東西拿了出來。

他們看著內容最後都驚愕到了極致。

"這個名單是和他相同人的。"

"相同人?"

王陽東這一句話把我說懵了。

最後還是小道士拿過來看了一眼:"你聽過古代的名單蘭譜吧?"

"聽過。"

"這個就是那種東西,冇想到和他一樣做了陰陽人的竟然多到了一百多人。"

我聽著心中愕然。

"而且他的這個賬本是送禮的東西。"

柳如煙也細心的看出來了問題。

我聽著若有所思的說:"有冇有我們認識的人?"

"有熟知,但是不認識的。"

我鬆口氣:"這樣,明天你和王陽東把東西送給石上校,他是最好的處理人。"

"是。"

兩個人默默的整理資料,顧三叔也是認真的看了牙齒:"你剛剛說上麵有鎮屍符?"

"對,用的符紙,我還特意就下來了。"

我說著把符紙遞了過去,他看著符紙:"難怪他會留下來鳳池君的牙齒。"

"啊什麼意思?"

"鳳家有一個喜歡,那就是在牙齒上留下來一分殘魂,不算是三魂七魄之中的,但是又通過他們剝離出來一些。"

顧三叔說著頓了頓,他繼續說:"這個方法可以讓人就是死了也可以獲得到最後的資源,他們的人找到了已故之人的身體,就可以通過殘魂去找凶手。而他這個牙齒上就是殘魂。"

"那他可以直接毀了啊。"

"第一個,這種牙齒不是那麼好摧毀的,第二個就是如果他用術法真的摧毀了鳳家也知道幕後之人是誰。"

我第一次聽過這種事,所以是多少有一些覺得驚豔。

"那還有一個問題啊,他是怎麼得到的這個牙齒呢?"

"葉明德我見過一次,他用的術法是偏於瑪雅教的,但是這個術法是用的正統龍虎山的鎮屍符。所以這裡麵是有龍虎山的人插手。"

我聽著若有所思,但是什麼都冇有說。

顧三叔看了一眼我們:"現在你們趕緊去找溫玉山,紮紙人的事儘早提上日程。"

"你們還想紮紙人?去我的辦公室偷東西,你們的素質還真的是感人。"

葉明德來了,我心中一個顫抖,隨後就眯著眼說:"葉明德,你這話怎麼說的?"

"你說是怎麼說的?這牙齒是當麵鳳池君與我關係要好贈送的,這怎麼就到了你的手中。"

我把玩著這牙齒:"是嗎?這牙齒也是他送我的,問就成了你的呢?"

聽著我這話他氣的不輕。

"你還真的是什麼話都敢說啊。"

我聳了聳肩:"彼此彼此。"

氣氛一瞬間凝固了下來,顧三叔走過來問:"怎麼?你還不去辦事。"

我淡然的一笑說:"我們也想啊,但是我去把我們當成了賊,現在就外麵門口質問呢。"

顧三叔看了一眼他:"這有什麼好質問的?你說是你的,那你拿出來證據啊。"

"證據?證據就是這個牙齒是我的啊。"

他已經不知怎麼說好了。

我想了想問:"用不用找到鳳池君來,讓我說說這個是誰的?"

"好啊,你有本事就找。"

他以為我會走陰去找人,但是我剛剛已經得到了黑白無常的訊息,現在想要見君風池就可以召喚的。

畢竟待會要紮紙人,他得看著紮才放心。

我這纔會說說一句,找鳳池君來評理。

"鳳池君,現身一見。"

鳳池君依舊是一身火紅的顏色,他睃了一眼葉明德以後過來一下子抱住我:"辛苦了。"

"兄弟之間冇有必要說這個。"

葉明德冇想到我會這麼乾脆的召喚了鳳池君。

臉色陰鷙的他,最後哼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我們鬆口氣,而我看著鳳池君問:"那天我們走了以後什麼時候停戰的?"

"是第二天早上的時候,諦聽出手,全力碾壓。"

我聽了恍然發怒,最後搖頭說:"這還真的是說不清楚了。"

"怎麼?"

"據說諦聽從不出手,這一次……"

所有人都知道我這冇有說完的話是什麼意思。

"或許,隻有這樣才能夠挽回一切。"

顧三叔無厘頭的說了一句,我們聽了互相看了一眼後也冇有說什麼

"我們現在還差你的頭髮,其他的東西應該就是足夠了。"

"你去找我的衣裳,我不是太掉頭髮,但是正常的新陳代謝還是有的。"

"行。"

"你是留下來還是?"

"留下來吧,那邊也不是太安靜,地府不可能一直護著我,隻有我自己活過來才能夠讓地府安全,我也能夠繼續做事。"

"那行,我們這就抓緊時間,剩下的事就交給溫玉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