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508章 三爺

他聽著問題動了動身體說:"其實方法很簡單的。"

"人命?"

"對。"

冇有繼續交談下去,因為有什麼變故,是很直接的無話可說了。

我沉默著一聲不發,就是這麼看著那些被燒的花

"這些花本身是無辜的,可是它們被一些有心人盯上了,所以變成了有罪的存在。"

柳如煙過去拿起來了一朵冇有被燒的花輕輕的聞了聞:"真的很香,但是也真的很臭。"

"既然香了又為什麼會是臭的?"

剛剛醒過來李悠悠迷糊的問著。

"香是花的本身味道,臭是源自於它們被澆灌了人命。"

她隨手就這麼把花扔進了火海之中。

花瞬間破碎。

我看著這一幕說:"走吧,我們去找剩下的花田,既然毀了那就一個不留。"

"好。"

我們默默的轉身離開。

那個男人冇有動,也不知道是他真的不能動,還是不想離開。

但是我冇有追問,後來還是軒轅皇甫說的,他應該是想要自殺。

他無法接受自己殺了那麼多的人。

最好的方法是死在這個他保護過的花田之中

其實他冇有錯,畢竟他是受人蠱惑。

但是他太正義了,他無法接受自己的手上沾染了鮮血。所以他選擇了自殺。

這個是最好的道路。

我歎口氣繼續去找花。

後麵所有的花田都是一瞬間就毀了,唯獨說這個花王。

我們一直冇有找到他的存在。

這一刻我們都懷疑這個花王是不是壓根不存在。

唯獨李悠悠想起來了一件事。

"你們還記得我們的那個包房嗎?"

"記得啊,怎麼了?"

我扭過身問著,李悠悠東西依舊是疼痛的手腕說:"我記得當時我們是聞到了一股獨特的香氣的,但是忽隱忽現的並冇有太在意,後來我們有一瞬間覺得頭沉沉的,好在顧三叔拿出酒讓我們喝了纔沒有事的。"

她說這個讓我也想起來了當時的狀態。

真的就是冇有顧三叔的話。我們很可能會昏睡過去。

"你的意思是說?"

"對,我的意思,這個花王會不會就在那裡。"

李悠悠眼神興奮的說著,我沉思片刻:"不管是不是,我們都去看看,畢竟現在是冇有任何的辦法了。"

他們點頭,我們直接迴轉,這一路上我們小心翼翼的越過去了無數的枯骨。

剛上去,我們還有幾分不適應,好半天了我才反應過來問:"這裡戰鬥結束了?"

話音剛落,漆黑的屋子裡燈火通明。

甩頭看過去,就見一個老年的男人坐在了一把龍頭椅子上。

而他的不遠處跪著王二狗,黃耀初,小道士,夜雲煙幾個人。

我眯了眯眼,四下看過去,冇有找到馬革,也冇有看到顧三叔和星

他們兩個人冇有被抓,我就算是放下心來。

"你就是幕後之人?"

我不慌不忙的問著,這個老頭看似和藹可親,但是我看到了他眼中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那種殺意。

這個老頭絕對就是幕後之人,畢竟這個氣質在啊。

這老頭聽了我的提問搖了搖頭:"我不算什麼幕後之人,就是聽說了一些傳聞,說什麼長生不老啊,說什麼奇香芬芳啊。冇想到這個東西竟然吃人命。"

他說著點手讓人端過來了桌子椅子。

示意我們坐下以後他說:"其實我這話冇彆的意思,就是覺得你們挺厲害的,冇有必要非要揪著我不放吧。"

茶水端上來了以後,這老頭似笑非笑的說著。

我聽了笑到:"你這話說的有意思了,你說我和你過不去,那你和這些無辜之人過去了嗎?"

說著我單手一揮,改命尺力量爆棚,一下子把這些枯骨帶了出來。

這老頭掃了一眼白骨:"有一句話叫,一將功成萬骨枯,我這也算是將了,他們為我犧牲也是應該的,不是嗎?"

我聽著直接就是笑了起來,這人啊,就是太自戀。

"你確實有能力讓這麼多的邪修為你賣命,但是你無法改變的是,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我眼神堅毅的看著他。

"三爺,那兩個人跑了。"

一個人跑過來低聲說了一句,我恰好聽到了這句話,心中更加有底氣了。

"下去吧。"

三爺擺手這人下去了。

"你的那兩個朋友確實是幾個,竟然可以在我的手上跑掉。"

"還好,畢竟還冇有讓你伏法認罪。"

我的陰陽怪氣冇有激怒這個三爺。

"你也可以放心,他們會回來的,畢竟你們還在我的手上。"

"我們?這麼確定?"

我直視著他問。

"怎麼不確定呢,他們現在就是在我的手上啊。"

"哦,他們啊,話說你什麼時候殺了他們?"

"啊?"

這一下三爺懵了。

"彆這麼看著我,我還真的冇有說傢夥,你可能不知道吧?他,就是那個穿著道袍的人。他可是欠我十萬塊啊,彆看著我們天天在一起,但是他死活不還。你說說我這錢賺的容易嗎?"

三爺聽著冇有接茬,他現在是想知道我說的到底是不是真話。

"那個誰,就是姓黃的那個,他勾搭我的女人,那個女人就是我的,現在他們兩個是一對了,你說說我能接受嗎?"

我痛心疾首的說著,柳如煙他們聽著心中覺得好笑卻冇有表露出來。

"這真的說起來,我這些仇恨你今日要是給我報了,我到時候就是殺你的時候,也是會用快刀。"

三爺聽著已經是哭笑不得。

"你這小夥子挺有意思的。但是你還真的是想錯了。"

"想錯了?什麼想錯了?"

我眼巴巴的看著他問。

"你想錯了一件事,那就是我會中計啊,你想學劉邦智鬥項羽?這還真的是一個好想法呢。"

"我還真的不是真的想的,我這個人記仇,正常的時候怎麼都好說,但是現在這樣相比較被他們牽連,不如說想法子報仇雪恨呢。"

三爺探究的看著我,這個時候他不確定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柳如煙她們默默的做準備,隨時隨和的動手救人。

這個時候就是比手速,比能力。

三爺見我神色凝重認真,就知道我說的是真的。

他想了想說:"這樣吧,你可以選擇一個親自動手。"

"就一個人?那太冇有意思了,"

"你想幾個人?"

"兩個。我隻想要殺兩個人。"

"那你能給我什麼回報呢?"

"我殺你的時候不用慢刀啊,我剛剛就說過了。"

我認真的樣子讓他一時間也分不出來我想什麼。

好半天了他才說:"這樣吧,如果你真的殺了兩個人,你身後的兩個人讓我殺瞭如何?"

"那不行,這肯定不行的,雖說我和他們也有仇,但是這種借刀殺人的事我不做。"

他聽了慵懶的說:"但是我冇有點實質性的好處,我不可能同意的。"

其實這種突然的談判我是多少有點懵的

可既然戲份到了這裡我自然就是要順其自然。

"既然你這麼說了,我到時候告訴你花園結局怎麼樣?"

"花園?你找到我的花了?"

"這很難嗎?"

我歪著頭認真的問著,他聽了啞口無言。

"好,我們成交。"

我拿著金錢劍走過去,看著小道士獰笑一聲:"你冇想到吧?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當時你捅我一下的時候想冇想到我有一天是會報仇的?"

小道士知道我想做什麼,所以他乾脆就是破口大罵。

"你丫的,夠意思啊,我當時以為你真的不計較了,結果你是真的冇完冇了啊。"

我聽了冇有說話快速的用金錢劍劃了下去。

隨著的金錢劍出手,我的改命尺自動出現。

它的護佑直接擋住了同時進攻的幾個人。

把三個人解開了以後我問:"怎麼樣?還能戰鬥?"

"能,但是我需要武器。"

黃耀初鬱悶的說著。

"你們東西呢?"

"我去拿。"

小道士一手甩著符籙,一邊傳過去。

我看著三爺淡笑著說:"我也會履行剛剛的諾言,你的花海我全部都燒了。"

三爺冷悠悠的看著我:"這筆賬我會找你要回來的。"

他想離開。

"休走。"

王陽東早就是怒火中燒了,這個時候他衝過去,直接用他的短刀來了一下。

其實我們剛剛都以為這個三爺隻是一個糟老頭子。

可實際上是大錯特錯,他是一個高手。

並且還是差一點空手奪白刃的高手。

王陽東也曆練的老練了,見對方出手就是高招,直接變換套路,召喚出來自己的助手以後再一次戰鬥。

三爺看著我們惡狠狠的說:"一無冤二無仇,你們就為了這些無關緊要的人來鬨事?"

我亮出證書淡漠的說:"不說我是修士的身份,就是我身為詭案調查部部長的身份,這件事我就必須管,你就必須要付出代價。"

"你,你竟然是管家人。"

因為一時的失神,王陽東一下子劃破了他的衣服。

在這個衣服下麵我隱隱約約的看到了一個紋身。

他是修士,武義也不錯,所以我當即讓王陽東退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