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花香有些像是神探狄仁傑之中的那個畫麵,蜂群追疊,人潮洶湧。

甚至於說是那些不見得喜歡花的動物都去追了。

但是這種時候,曇花凋零。

這花凋零的瞬間,讓整個南疆為之瘋狂。

他們想要讓這個花在一次的開起來,但是無論他們怎麼做,都無法做到。

人嘛,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所以他們開始瘋狂的做實驗。

最後發現,用小鬼的魂魄去汲取人的靈魂。

然後再把小鬼埋葬在這花的下麵,最後就可以讓花來。

這個算是催熟的方式,那麼要怎麼才能夠讓它可以一直開呢?

他們想了一個辦法,或者說是沿用了這個小鬼的方法。

隻要小鬼跟得上,這花就不會敗落。

用了這種方法以後,南疆曇花最厲害的時候是盛開了三十年。

曇花一瞬,盛開三十年,到底是多少人命澆灌的呢?

這件事是無法推測的。

隻是知道那個時候,證南疆幾乎是人畜都冇有。

追根溯源就是因為南疆曇花需要人養。

後來,南疆新上了一個王,他是一個愛民如子的人。

他覺得繼續下去,南疆會徹底的消失。所以下令直接剷除南疆曇花。

其實他自己是留了的,但是他選擇順其自然。

這個做法纔算是讓南疆慢慢的人多了起來。

隨著人多起來,一些暗中作祟的邪修,再一次想起來了這個曇花。

他們不知道是怎麼偷來的種子,幸虧這一次國王有先見之明,在鬼局冇有成之前,就把這些邪修給殺了。

也是這個時候另外一個秘密被解開了

曇花可以煉製一種神奇的丹藥。

而這種丹藥可以讓人吃了延年益壽。

所以一些整體邪修藉助人無法控製自己yu望這件事來讓這些人變成了養料。

換個說法就是,如果不是國王出手,那個時候整個南疆真的就是會滅絕。

隻留下一個人,這個人會延年益壽,甚至是長生不老。

這是什麼心狠手辣的人啊?

國王心中恨的不行,但是又找不到這個人,所以他下令,以後除了國王的花園之中是不可以有這個曇花的。

這纔算是真的避免了曇花重現。

後來國王的這個製度冇有了,土司出現。

好的這些土司還是會想著自己的方法護著才行的。

但是也有那種貪戀這個東西的藥性,所以暗中下手。

這個鬼局也就是在這些人的爭端之中,寂滅了在出現,出現了再見寂滅。

反反覆覆的,讓人也有幾分無奈。

而我看著眼前的這個飯店聽著這個故事,心中的驚駭已經無法用言辭去說清楚了。

畢竟為了一個所謂的長生不老,就去把彆人的命搭進去,這種人非人而是獸類。

王陽東看著這個飯店說:"原來我記得我們好像都說過這個飯店老闆到底是什麼人,現今我看,他可能就是南疆邪修的餘孽,要不然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呢?"

這個話我們統一的認同著。

"走吧,既然說了這麼多,還不如說我們自己去問問。南疆曇花,聽著這麼神秘傳奇,我還真的想要一睹真容。"

王二狗聽了就要進去,我一下子拉住他說:"彆急。"

"怎麼?"

我看著一個走出來的男人說:"你看。"

他抬眼眯著眼說:"降頭師?"

"好像不是那麼簡單。"

柳如煙說著點了一根菸就這麼走過去了。

我們眯著眼一動不動的等著。

"大哥,你好啊。"

柳如煙嬌媚的打著招呼。

這男人毫無波瀾的問:"有事?"

"不算是有事吧,就是見大哥高冷,想要過來問點事。"

"什麼事?"

"大哥,你有冇有女朋友啊?"

柳如煙滲出纖纖玉指,就是這麼點著男人的胸口。

其實這個時候我們都是還好的,顧三叔這個臉色就冇有正過。

那個感覺就是讓人覺得想要殺人。

我見此微微搖頭,心說他這還是心中有著柳如煙啊。

這男人雖說高冷,但也熬不住柳如煙的這種魅惑。

"怎麼?我冇有女朋友你要以身相許?"

柳如煙嬌笑一聲:"這話說的也算是正確吧,就是不知道大哥能不能看上人家呢?"

媚眼如絲,極儘魅惑。

"我今天才知道什麼是人間尤物。"

小道士低聲說了一句,我也讚歎的點頭:"她真的是把魅惑兩個字用到了極致。"

顧三叔陰惻惻的一笑:"待會這個人歸我了。"

星掃了一眼他笑到:"這是吃醋了?"

顧三叔冇有反駁,也冇有說是。

這男人伸手一下子抱住了柳如煙的腰:"怎麼樣?小美人?我們現在去找一個地方坐坐?"

柳如煙順著他的胳膊往下看了一眼,這一眼就是風情。

"大哥這也太急了,不如這樣,你請我吃點東西如何?這胃裡無食,心中冇底。"

"有我還不夠嗎?"

"這是兩個意義啊。"

柳如煙微微抬眼,隨後又低眉順眼。

一個小動作就把這個高冷的男人勾的神魂顛倒。

顧三叔拳頭握的死死地。

"她到底想乾嘛?"

"那些人是你的朋友?"

顧三叔的問題我們還冇有來得及回答,這男人就問柳如煙了。

她聽了掃了一眼我們:"算是吧,也不是太熟悉,若是大哥覺得人多眼雜,礙事那就我們兩個人,你看如何?"

"小美人,你還真的知道我想什麼呢。但是你的朋友我還是要招待的。"

他說著就抱著柳如煙過來了。

"馬革。"

他伸手自我介紹著。

"孟河。"

所有人都是怪異的狀態,我隻能是硬著頭皮出來說話。

"這個,她想要和我深入的談談,不知道你們能不能捨得放人?"

顧三叔想說話我怕他開口罵人就趕緊說話到:"這個也不是不行,但是你也知道我們都是一起的,而且都冇有吃飯,所以……"

馬革聽了一笑:"這個不是問題,這樣吧因為小美人我們也是緣分相遇了,不如我們去喝兩杯?"

"這是自然好的,但是馬先生可要破費了。"

"冇的說。"

我們隨著他進這個飯店了,而剛剛一直對我們有窺伺的人也都消失不見。

其實這個也是柳如煙卻搭訕的原因。

我們清晰的感受到了幾個高手在暗中窺伺。

進去,進入一個小包間,我們坐下了以後說:"馬先生看著氣宇軒昂,不知道是做什麼工作的?"

"我啊?跑馬來西亞的玉石的。"

我聽了恍然:"呦,這個可不少賺錢啊。"

"還行吧,這東西說白了就是圖一個快錢。"

"賭石?"

我敏銳的問著,他聽著愣了一下:"怎麼?小兄弟你也懂這個東西?"

"略知一二,但是我聽說現在這個原石不是太好開啊。"

他聽了搖頭:"分地方的。"

我們就藉著這個賭石聊了下去。

"聽說這個馬來西亞的降頭也是厲害的,不知道這個是真的還是假的?"

他瞬間警惕的看著我。

"你說這個我想起來了一件事,馬來西亞不是有一個降頭師用的什麼玻璃降嗎?結果被人給破了,然後死了,也不知是真的假的。"

小道士適時接茬。

"你是一個道士,這種事還不知道真假?"

我玩笑的調侃著。

"你這話說的,我這兩把刷子你還不知道啊?就是算個命,多了啥也不是。"

你一言我一語的調侃,這個人還真的就降下來了擔憂。

聽到了最後他笑吟吟的問:"你們喜歡看魔術嗎?"

"還行啊。怎麼馬先生你這是會?"

"算是雕蟲小技吧。今天也是高興我就給你們露一手。"

他說著拿過來白酒瓶子,就見他手上一個晃動。

這酒瓶子裡的酒成了一個女人的樣子。

慾海掙紮,極儘誘huo。

我眼神霍然一跳,但是神色冇有表露半分。

他果然不是一個普通的降頭師,這傢夥特麼是一個印鬼師和降頭師的雙層疊加。

印鬼師,是一個很詭異的存在,他們可以讓所有東西都有魂魄。

讓所有東西脫離固體的存在。

他們殺人可以用一把椅子,可以用一個瓶子,甚至於說是可以用一根筷子。

最重要的是,他。可以製造不在場證明。

降頭師就不用說了,這兩者之間的結合是絕對可以讓人死的悄無聲息的。

我心中的駭然無法言語,其他的人心中的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但是我們依舊是虛情假意

"好傢夥,這一手厲害啊。"

小道士嘖嘖稱奇的說著,馬革傲嬌的一笑:"這個就是我在馬來西亞一個大師手上學到的,冇想到今天倒是可以用出來。"

"這個確實牛,要不然教教我?我有這個了,你說出去給人算命是不是就唬住人家了?"

小道士摩拳擦掌的說著,馬革搖頭:"兄弟,不是我藏私,是我當初答應人家了,我不能外傳,你也是知道一些門道的,他們那些人是真的記仇啊。"

小道士聽著故作理解的歎口氣:"這個我懂,冇有辦法,我不能拿你命開玩笑啊。但是這個還真的是讓我眼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