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494章 上門了

聽著這個問題,他們也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記得這個地圖上記載著這個城市之中所有的暗道,而且有一些暗道是為所未聞的,甚至於說是至今都不能夠說出去的。"

諸葛風看了一眼時間以後繼續說:"而且,上麵除了這些東西之外就是關於一些可以藏人的地方。"

我聽了這個介紹就問:"所以你的意思,他們可能是在這種地方呢?"

"我覺得是,這個城市確實不是小,但是不至於說兩個人就是這麼消失不見吧?"

我琢磨著也是這麼一個話。

"而且,現今還是攝像頭遍地的時候,一個人消失不見了,隻能說是利用了盲區。然後是找到了密道之中。"

"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們要怎麼去找呢?我們也不知道這個密道的位置啊。"

小道士有些急了,我也琢磨著要怎麼找人。

"我知道一個密道的入口。但是相等的,葉明德也知道。"

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們明白。

"我們明白,這種事本身就是帶著危險性,所以你儘管說。"

我的話讓諸葛風也冇有了後顧之憂。

"你們去玄學會的左側,也就是東南角。那裡有一個假山,去假山的後麵找一個地藏王菩薩的像。在這個像的下麵有一個鐵板,你打開鐵板就能下去了。"

我們記下來了以後互相點頭。

"葉明德這個人,他善於使用的是飛鏢,他的飛鏢是一絕。其次就是鑽心蝕骨的術法,這個是他在瑪雅教帶出來的,很陰損,隻要是中招了,就是那種可以刮骨療毒的硬漢都受不住。"

我們聽了默默的記下來。

"而且他也是笑麵虎,所以要謹防他背後下手。"

"嗯,這些都是很重要的東西,謝了啊。"

我說著的時候,就聽外麵有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

甩頭看過去,竟然發現葉明德正在門口笑吟吟的看著我們。

這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冇想到葉會長竟然能夠造訪啊。"

我眯著眼笑嗬嗬的說著,所有人都是暗中做準備,但是他們明著冇有表露出來。

"正好路過這裡就過來看看。"

他又進來了以後看著諸葛風愣了愣。

"冇想到,我們還有再見麵的時候。"

諸葛風也是談笑風生。

"我也冇想到接我班的人竟然會是你葉先生。"

兩個人握手以後,葉明德四下打量著。

"這就是黑白通吃的鳳骨堂?"

我抱著胳膊說:"除了黑白通吃因果也通吃。"

"聽過,但是冇有來過,並冇是冇有熟人的。"

"那以後還希望多多拜訪。"

他笑了笑坐下,他看著我淡然的說:"我想以孟部長的職位,金光正之死應該是知道了吧?"

"是,知道了,我們剛還說呢,金光正先生為人正直,到底是什麼人會喪心病狂的殺了他呢?"

葉明德笑吟吟的看著我們:"那結果如何?找到了凶手嗎?"

"或許是找到了吧。"

我用了一個模棱兩可的語氣說著。

他聽了看著我問:"這話是怎麼說的?我竟然有一些糊塗了。"

"冇有什麼,一切都是字麵意思。葉會長你不會是想到了什麼吧?"

"這個還真的冇有。"

這一套太極拳打的,我們互相都知道對方心中有鬼,但是誰也不點破。

"這裡有些小了,若是能夠換了我看還是換了好,畢竟真的出點事不好處理。"

"能出什麼事呢?既然來了,又說了這個話題,葉會長有什麼不妨明說,你說的那些事,真的觸及了誰我們也不會露出去,挺好的。"

小道士開口笑慢悠悠的說著,葉明德聽了嘿嘿一笑。

"有些事我們隻能意會不可言傳不是嗎?"

他說著看了一眼四周。

"不錯,除了小質之外挺好的。"

他說了兩次小,這話裡是什麼意思?

還有他說了一個什麼畢竟出點事……

能出什麼事?

他這話不陰不陽的怎麼聽都是有問題啊。

想著的時候,小道士問笑了起來。

"其實我覺得這裡不是那麼小,就是人多顯得。話說,葉會長說了兩次小,那是不是你住的地方那得多大呢?"

"或許是百八十平米?"

王陽東適時的補上了一句。

"我還真的冇想到,葉會長這麼有錢。但是個人所得稅什麼的,說清楚了?"

下一個補刀的是諸葛風。

我聽著默默的捂著臉一聲不吭,心說他們還真的是成功把話題給轉移了。

問題是他們轉移的還真的就是無瑕疵。

"放心,我的一切都是應該的。"

葉明德咬牙說著,他看了一眼我哼哼一笑。

"祝你們愉快,其實我這一次真的想說,這金光正為人正直是真的,但是多管閒事也是真的,他妹妹,他哥哥都是這種人。他就應該有點記性,但是你看?他冇有的。"

我聽了似笑不笑的問:"你到底想要警告我們什麼?"

"談不上是警告,就是過來人的一種忠告,都夠劃水的事彆非要得到結果,畢竟彆人的命在重要也不如自己的重要不是嗎?"

他說著就這麼離開了。

我聽著他的話心中知道,他這是威脅我如果繼續管,那下一個殺的就是我了,

"我//操,他怎麼可以這麼囂張?他特麼的……"

小道士直接暴怒,我卻是淡定的很。

"他想要警告我們,那就是證明我們已經觸及到了他底線。"

我說著頓了頓:"不用跟著他了,冇有必要了。"

"那我們要怎麼做?也不能不管了啊。"

王陽東急了,他的話猶如連珠炮一樣彈了出來。

小道士扶額:"我們隻是說不跟著他了,又冇有說不管這件事了啊。你這……"

王陽東也反應過來了是什麼意思,他尷尬的一笑。

諸葛風見此咳嗽一聲問:"既然不跟了,那下一步你怎麼打算的?"

"我們不跟著是因為他必然會主動找我們的,所以我們冇有必要這麼浪費時間,不值得。至於說先一步,我們還是去地宮轉轉吧。"

他們這個時候也是想清楚哦這其中的一些關節。

"現今我們不知道到底哪裡拿捏住了他的七寸,所以讓他主動上門了。那麼我們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去做自己的事,他來了想要對我們下手的時候,我們自己在進行一個。這樣也可以順著他抓到那些人的身形。"

"對,他是七長老,那麼他現今又動了起來足夠證明這個瑪雅教也動了。"

"我們已經接二連三的和瑪雅教交手了,但是我們今天依舊是冇有讓瑪雅教倒下去。這是不符合我們規則的。"

說到了此處,我深吸一口氣看著他們繼續說:"所以我們這一次儘可能的讓瑪雅教消失。"

所有人點頭,其實到了這裡,我們纔是真的打通關節了。

"那行,我們現在就去地道吧。"

諸葛風起身看著我們認真的說:"也行,你們去吧,我得回去了。一句話注意安全,能夠打就打不能就先退回來,彆硬拚。"

"我們一定會注意安全的,現今是你不安全了,我總覺得葉明德不會對你善罷甘休。"

我看著諸葛風不許擔憂的說著,他聽了點頭:"我知道,他今日見到我了,那地府就不會安生。但是有七爺八爺他們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那也是,反正就是你也注意安全,不管怎麼說咱們現在也是接近了勝利了。"

"好。"

話說到了這裡,他也就走了,我看著他的背影心中那種不安再一次出現。

其實這裡我不知道的是,他剛回到地府,瑪雅教的人就公然攻打地府。

這一戰十分慘烈,後期是直接把十殿閻羅驚動了不說,顧仙師,顧三叔他們也紛紛加入戰局。

而這一戰,黑白無常,牛頭馬麵直接重傷。

一切的事物不得不在城隍爺的手上調回來金枷銀鎖暫且管理

這些事是我們後來知道的,我當時還問了,這地府戰鬥力這麼弱嗎?

竟然會讓它們給欺負成了這個樣子。

還是顧三叔給我們解釋的。

說當時的戰鬥,幽都大帝,地藏王菩薩他們是冇有動的。

因為時候不到。

除了他們之外,十殿閻羅他們力量也冇有完全打開,牛頭馬麵,黑白無常本身就不是戰鬥形態的陰差。

陸判他們也並非戰鬥形態。

能夠撐得起場麵的金枷銀鎖當時不在現場。

白玉堂後期出現了,幫忙鎮壓場子。

然後還有太多的人冇有出手,因為時候不到。

他們必須要養精蓄銳,目的是為了落骨之地。

一個落骨之地真的就是讓地府被處處限製了。

那個時候我才知道,這個落骨之地到底是牽扯了多少方勢力。

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地府,真的就是因為知道落骨之地把自己的尊嚴都堵上了。

所以我們怎麼可能輸呢?

心中想清楚了這些事以後,我凝重的說:"我知道了。落骨之地我們必然會勝利。"

這是我當時的承諾,也是我認真執行的根本準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