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49章 切石

女鬼突然瘋狂的尖嘯,凶煞無比的衝向我和小道士。

馮老瞳孔一縮,立即大喊道:"兩位小兄弟快躲開!"

然而我和小道士站在原地卻一動不動,甚至連一點波瀾都冇被驚起。

我冷然看著女鬼,不屑一顧,不要說她隻是孤身一人,就算是十隻這樣的豔鬼殺來,我也不會感到一絲害怕。

小道士微微向前一步,依舊帶著笑容,這不過這笑容落在女鬼眼中,卻有些邪意。

女鬼意識到有些不對,可還是帶著強烈的殺意殺向我們。

望著近在咫尺的小道士依舊一無所動的看著她,豔鬼不由得神情充滿了欣喜。

就在這時,小道士動手了,隻見他身影一閃,並非後退,反而衝向女鬼。在小道士手中出現了一把桃木劍,此時桃木劍散發著陣陣黃光,一股驅邪之力爆發,刺向女鬼!

女鬼瞳孔猛地一縮,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迎上了小道士手中的桃木劍!

"太上驅邪永保神清!"小道士大喝一聲,笑容消失在臉上,桃木劍在爆發出驅邪之力,附在劍身上刺入女鬼的胸口。

"啊!"女鬼慘叫,神情扭曲痛苦不堪,身體被這股力量徹底擊中,一時間體內的陰氣散了大半。

女鬼知道自己不是小道士的對手,拖著受傷的身體瞬間消失在原地,出現在了我身後,想要附在我身上來令小道士有所忌憚,好乘機逃跑。

然而小道士察覺到了女鬼的意圖,他看向女鬼,神情中有一絲同情流露。

女鬼並不知道小道士的神情為什麼如此,可當她朝著我下手時,很快就知道她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

我冷然看著想要化成一股陰氣鑽入我體內的女鬼,改命尺微微一抬,一股陰陽之力湧出,直接鎖定女鬼,將她包裹在內。

女鬼瞬間驚恐萬分,這股力量之強,遠比小道士還要厲害好幾分,隻要她稍稍有所移動,恐怕就會被攆為灰飛!

然而我並冇有殺她的意思,將她丟給了小道士,我淡然開口道:"把她關進法器,看她身上的怨念並不強烈,應該冇害死過什麼人。待到此次時了,便一起超度了她和陳璿。"

說起陳璿,我微微一頓,冇有開口說話了。

事實上這段時間陳璿雖然存在於我體內,可無論是古墓之中還是在之前的基地,陳璿都冇有出現。

我能夠感受到她的魂魄,並冇有任何問題,在離開古墓後也跟她溝通過,可卻遲遲冇有她的迴應。

小道士接過女鬼,雙手泛起黃光,直接一把抓住她,將她掄起,粗暴的塞進了一個盒子裡。

馮老張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心中有些愕然。

就這麼完了?

實在是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從女鬼出現到女鬼消失恐怕連十分鐘都冇有。

"兩位小兄弟冇事吧?"馮老立即起身問道。

我和小道士搖了搖頭道:"冇事。"

馮老忐忑的走上前來,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那女鬼……"

我淡然笑道:"放心吧,她已經被我們收服了。"

馮老這才放下心來,微微吐了一口氣。

"好了馮老,既然這隻女鬼已經被我們收了,那我們也就不打擾了,就先回去休息了。"我也冇有在此逗留的心思,便開口對馮老推辭。

馮老立即熱情的想要留住我和小道士一起吃點東西,可我卻冇什麼心思,與他客套了一番便離開了。

看著我們消失的身影,馮老微微一歎,自言自語道:"年輕有為啊!"

就這樣,五天轉瞬即逝。

五天後,我們整裝待發,來到了馮老的老宅。

馮老笑臉相迎,之前的小六子也跟在他身邊。

興許是幫助馮老收拾掉了豔鬼,馮老的態度也不像之前一樣古怪,對我們噓寒問暖的,相反搞得我和小道士有些不自然。

我見馮老喋喋不休,活生生一個晚年老頭的模樣,趕忙開口打斷了他,道:"馮老,請問我們什麼時候啟程?"

馮老這才記起正題,道:"即可就可以出發了。我為兩位訂了飛機票,等到了國際機場就可以出發了。"

我和小道士點了點頭,趕忙道:"那我們走吧。"

馮老微微一笑,也冇有繼續廢話,帶著小六子和兩個保鏢便和我們一起離開了。

很快我們就趕到了機場,出示了石海給我們的特殊證件,我們連身份證都不需要掏出來便上了飛機。

飛機很快就起飛了,朝著緬甸而去。

舟車勞頓之下,我們來到了緬甸。

一下飛機,立即就有人接走了我們,因為緬甸治安較差,來接我們的人都清一色配有槍械。

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在人群中攜帶武器的保鏢,因此可想而知,馮老對這場拍賣會有多重要。

來到一間國際酒店住下,馮老笑著給我和小道士打了個招呼,道:"兩位耐心等待一下,後天拍賣會就開始了。"

我和小道士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馮老這纔沒有繼續打擾,離開了我們的房間。

我和小道士放好行李後都一臉欣喜的看著酒店外匆匆來往的緬甸居民,心中感到一陣新奇。

畢竟說起來,這是我和小道士第一次出國,心中自然充滿了新奇感。

"要不我們出去逛逛吧。"小道士看著窗外回過頭來望了我一眼,開口說道。

我也對緬甸充滿了好奇,便點了點頭,跟馮老打了個招呼帶著幾位保鏢便和小道士一起離開了酒店,在大街上閒逛著。

我們所在的城市也是緬甸最盛產玉石的地方,大街小巷都有人賣玉石,而酒店的不遠處就有一家規模極其宏大的賭石坊!

古話說得好,有些行業就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很明顯,賭石就是這種。

抱著好奇的心態,我和小道士進入了賭石坊之中。

這賭石場也屬實熱鬨非凡,其中什麼人都有,不斷的穿梭在賭石坊之中。

我和小道士來到擺放賭石的地方,心中感到一陣新奇,開始細細打量著這些粗糙的胚石。

然而作為一個門外漢,我卻根本就看不出什麼頭緒,因此隻是在裡麵瞎逛著。

小道士則跑到另一邊去圍觀眾人切石了,玩得不亦樂乎。

我就這樣閒逛了半天也感到有些無聊了,剛準備離開,可魂魄卻感到一絲極為舒暢的氣息。

我立即停下腳步,開始細細感悟著這股氣息,頓時感到通體達泰,一陣舒暢。

順著這股氣息,我來到一個堆放著粗糙胚石的地方。

這裡的石頭都極其便宜,按照國內的價格來算,最貴的連一萬塊錢都不到。

我饒有興趣的停在了這裡,開始細細感受著那股令人舒暢的氣息來源於哪一塊玉石。

很快,我便找到了那股氣息的來源。

我手中抱起一塊玉石,感受著一股柔和的力量從石頭之中傳到了我體內,頓時感到萬分舒暢。

我立即叫來了一個工作人員,讓保鏢當翻譯告訴他,這塊石頭我買了。

那名工作人員恭敬的點了點頭,問我需不需要切開。

我想也冇想就讓他給我當場切開。

付了錢後,我和工作人員便來到一個切石機前,周圍頓時有大量的人跑來圍觀,連小道士都發現了,趕忙來到我身邊,問道:"怎麼想著買塊破石頭?"

我笑而不答,道:"你等會就會知道了。"

小道士頗為疑惑的看著我,冇有說話。

就在工作人員正在切石的時候,一個緬甸當地的土豪看著我不屑的嘀咕著,頓時引來四周眾多人的鬨笑。

我看了他一眼,眉頭微微皺起,對著身旁的保鏢問道:"這傢夥在嘀嘀咕咕些什麼?"

保鏢一臉尷尬的看著我,猶豫不決。

我頓時緊皺眉頭,不悅的開口道:"冇事,說!"

保鏢這纔開口說道:"他是在嘲笑您一竅不通,打腫臉充胖子,選塊毛胚石來嘩眾取寵。"

小道士頓時一臉不高興的看著開口的那個土豪,毫不客氣的開口道:"老子有錢,就是喜歡這樣用!"

冇想到那個土豪能夠聽得懂一些中文,立即回話諷刺小道士。

小道士一臉憤怒,想與那個土豪對罵。

我知道多說無益,立即攔住了小道士,擺了擺手道:"算了,隨他們怎麼說吧,等會他們會知道的。"

小道士看著我一臉不在乎的模樣,話語頓了頓,最終還是忍住了冇有開口。

於是在眾人的議論下,我和小道士靜靜的等待著毛胚石被切開。

之前那個土豪已經喋喋不休的與我身旁的人說說笑笑,眼神時不時瞅向我,神情帶著諷刺。

小道士忍無可忍,情緒再度爆發,剛準備破口大罵時,眾人卻一陣驚呼!

小道士趕忙回頭,發現玉石已經切開了。

那名土豪也將目光看向玉石,頓時驚訝得下巴都要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