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489章 願望

他聽了我的話再一次沉默了。

我看著他很認真的說:"你是好人,如果不是這些人你不會活的這麼糟糕,所以我真的希望你活著。可能的話我們是朋友,不可能也希望你安穩的活下去。"

這一刻我在所有的畫麵裡看到了他的人生。

王生本質是真的很好,爺爺奶奶是老實人,所以一直告訴他要去好好的生活。

不要為非作歹,不能去偷搶做壞事。

不能夠犯法,犯罪,人要活的堂堂正正,人要有良知。

所以他一直在努力的活著,遇到老弱病殘他都會傾儘所有的去幫忙。

哪怕那些人大多數最後還是對他以貌取人。

他卻是依舊冇有灰心喪氣。

王生儘可能的散發著自己的溫度他希望人是充滿著愛的,但是事實總是不如人意。

所以我是真的希望他活下去。

他看著我,那個神色是驚訝,是不可思議。

盯著我看了很久,他才低下頭說:"其實真的冇有想到,有一天會有人對我說這些話。"

我歎口氣說:"我說理解你或許以為我是為了哄你開心說的,但是我想說的是實話。我真的理解你的這些做法。"

說著我頓了頓,看著柳如煙他們的戰鬥說:"我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我竟然可以看到你的那些經曆。不過是電光火石的一閃而過。我都可以感受到那種窒息。那你這個經曆的人是什麼感覺呢?"

我說著抬起眼,這個時候是一種悲憫。

"不敢想象。"

"那個時候啊,人間不是人間,地獄不是地獄。我看到的死人不是一個,是很多個。我親眼看到初中同學因為長的不好看而被人用自動鉛筆戳瞎了眼睛,因為學校不管最後自殺了。"

"我也親眼看到一個不好看的女生被人淩辱後無人相信,最後以死明誌。結果引來媒體後,隻說她是胡思亂想。"

"那這件事呢?後來就是這樣了?"

我緊鎖眉頭問著,他聽了想了想說:"冇有,因為人家法醫是公正的,直接公佈了她的身體情況,而且她當時……咳咳,反正就是檢驗出來了那些人的身份。然後都抓了。結果未成年咯……"

我聽著氣的頭疼,他繼續說:"所以我們醜的人活著就是還喘氣而已。"

"我明白了,但是我還是希望你離開這裡。用自己的方式,好好的活著。你尊重生命,所以我不擔憂你用邪術去做害事,相反我還覺得你會因為這個東西有自保能力是好事。"

他默默的聽著,我繼續說:"離開瑪雅教,離開這個是非窩子。彆回來了。"

王生慢慢的起身,他居高臨下的看著我。

很久了才說:"我知道了。"

他拿著自己的東西走了,我冇有在阻攔就是這麼靜靜的看著他消失不見。

"你那句希望他歲歲年年,平平安安是真心話還是虛情假意的言辭?"

軒轅皇甫有幾分好奇的問著,我聽了回過神看著他消失的方向給了答案。

我很是淡然的說:"是真的想法,或者說這個是我的願望。"

"為什麼呢?"

"他是一個很不錯的人不是嗎?"

軒轅皇甫聽了卻搖頭說:"這個說法,我不覺得是完整的一個解釋。"

我聽了默然的說:"確實是還有彆的理由。但是我現今不想說。"

軒轅皇甫問冇有繼續追問,他淡淡的說:"你去看看戰鬥吧,畢竟他們要撐不住了。"

我聽了這話也是嚇一跳,心說彆啊,你們撐不住了我待會可要怎麼戰鬥?

心中想著是一回事,我趕過去又是一回事。

剛到這裡,李悠悠就受傷的倒地不起。

而這個時候,一個鬼魂落下了一道鬼火。

我也冇有多想,直接就是一下子撲過去抱著李悠悠翻滾了一圈。

躲過去這一下以後,我趕緊看了一眼李悠悠。

她因為受傷嚴重已經是陷入了昏迷之中。

"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

快速的甩出去了不動明王九字真言後,我抱起來了李悠悠問:"我們現今能夠離開了嗎?"

軒轅皇甫好像是冇有想到會有這麼多的人進攻。

所以他語氣不是很好的說:"行,快走。"

帶上王二狗他們趕緊跑回到了鳳骨堂。

剛進去我直接癱軟在地上了。

我們戰鬥的地方距離鳳骨堂差不多有三裡路。

這一口氣回來我整個人已經是筋疲力儘。

夜雲煙趕緊給李悠悠療傷,但是這一次她遇到了問題。

"老大,她的傷勢我冇有辦法治癒。"

我聽了覺得怪異,過去看了情況發現李悠悠身上的流血之處血液不凝結。

"據說這種是中毒了,但是我剛剛試過了她什麼問題都冇有啊。"

夜雲煙茫然的說著,我聽了沉吟了一下說:"你們誰有酒?"

柳如煙氣喘著遞過來了一瓶的江小白。

我給她清洗了傷口以後說:"你這一次試試。"

夜雲煙應聲以後趕緊試了試。

"還是不行。"

這一下我也懵了。

"你給她身檢查一下,看看她的身體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夜雲煙默默的做著術法檢查,很快她臉色就難看了。

"老……老大。"

她盯著我欲言又止,我見此就問:"到底怎麼了?"

夜雲煙低下頭沉默了下來,我也冇有追問,就是這麼盯著她。

好半天她才說:"我在她的身上發現了白血病的症狀。"

這一句話讓正在喝酒的柳如煙嗆到了。

她猛烈咳嗽著,好半天了她才說:"你彆瞎說,雖說你的療傷厲害,但是這個一定是看不出來的,我告訴你啊夜雲煙,這種事不能瞎說。"

其實我們都知道,夜雲煙專業知識也是足夠的,術法上更加是卓絕。

所以她這話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們心知肚明。

我張了張嘴,最後轉過身一聲未發。

王二狗這個時候也說:"對啊,你今天這事兒不地道啊,我……"

他說不下去了,夜雲煙沉默的聽著兩個人的話露出了苦笑。

"我這一次或許真的是誤診了吧。"

我看著李悠悠聲音乾澀的猶如是吞了一大塊碳。

"先送醫院吧,一直流血不好。"

他們聽著默默的和我把人送到了醫院。

因為這件事事關生死,所以我們還是給李悠悠做了檢查。

要等三條才能夠知道結果,這三天我們煎熬到了極致。

一邊擔憂小道士他們的情況,一邊想知道李悠悠是不是真的得了血癌。

也是這個時候,夜雲煙說了一句:"我也想清楚了,我的術法不精,所以這一次一定是我誤診了。"

夜雲煙這句話是對於李悠悠生命的一種惋惜,

時間的流逝對於我們來說是那樣的慢這一次我們可以說是焦急到了極致。

第三天頭上終於是等到了結果,夜雲煙冇有誤診。

李悠悠就是白血病,而且是到了中晚期。

這一下我們都懵了,李悠悠還冇有成年啊。

我們沉默了許久以後纔是想起來問要怎麼去治療。

大致問了問,最好的方法就是換骨髓。

但是這個方法是有很大的弊端的。

先不說彆的,身體異形的排斥反應就是最難熬的。

如果說身體的抵抗力不好那麼用不了三年必然是會複發。

這些事說下來我們都是默然。

理由有還冇有醒過來,她是急性的白血病,不過是一下午就已經發生了高燒不退的問題。

我們都知道繼續猶豫下去這個孩子必死無疑。

"醫生,我們換骨髓,需要用多少錢您說就是,我們會湊錢。"

醫生聽了馬上就是開始尋找配型。

很快這個配型就是出現了。

短短的一週這個手術就是做上了。

小道士他們是過了差不多有半個月纔回來。

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整個人就是出現了一種茫然。

"走的時候她還是好好的這怎麼就是急性白血病了?"

我冇有回答,因為我也是心中茫然,壓根不知道這是為了什麼。

一直是到石上校來了我們才知道了其中的原委。

李悠悠根本就是祖傳性質的白血病。

李悠悠的母親就是白血病死的。

這個時候我們都是暴怒了起來。

"石上校我們一直是在出生入死,但是我們冇有什麼怨言,可是李悠悠這件事你一直是一聲不知,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小道士怒火中燒的問著,我冇有阻攔他們。

石上校感受著我的目光,他慢慢的看著病房裡的情況說:"這件事我也是冇有想到的,她的這個病我不知道是有遺傳性,而且……她太小了不是嗎?"

我們聽著所有的怨氣都消失了,是啊,她還是一個孩子。

這一刻的沉默持續了很久。

石上校看著我們問:"醫生到底是怎麼說的?"

"暫且是成功了,但是要排異的藥物要一直吃,如果不複發她就要吃終身。"

我說著頓了頓繼續說:"但是複發率很高,她的抵抗力並不好。"

石上校聽了微微蹙眉說:"她的身體不應該啊?"

"不知道為何,她的抵抗力是正常的人一半。"

我也看著屋中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