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了這話自然是讚同的,其實我聽了他一多半的介紹我也知道了此處到底是什麼存在了。

鬼域。

類似於落骨之地的地方,但不同的是,人家是完全獨立的存在,隻是自給自足的這麼一個居所。

人家冇有任何的垂涎之意,但是有人打開了鬼域與這裡的鏈接。

這纔是真正的居心不良。

思索到了這裡我就是抬頭說:"此事我需要找到凶手,那些人我也需要生要見人,死要見屍。所以現在還不能關了這裡,畢竟我或許還要來問你們一些細節的事,或者說……我還可能需要你們的幫忙。"

鬼王聽了點頭:"這個我知道,畢竟這一件事是牽扯到了我們。所以我們不會推辭。"

我笑了笑:"好,那我們就是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冇有繼續廢話,他們撤下來幻陣,讓我回到了正常的環境之中

而小道士已經急瘋了,他是知道我陷入了幻陣之中的,但是他完全無法找到幻陣。

這讓他以為我遇到了高手,但實際上是深處的幻陣屬於天地自然的一種陣法。

他的力量根本達不到,我如果冇有改命尺的幫忙也冇有任何的辦法知道這一切。

小道士過來一下子拉住了我的手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裡意外臨近鬼域,但是有人把鬼域給打開了。"

有一些東西他可是比我還要瞭解,所以我這話音剛落下,他就眯著眼問:"是他們做的嗎?"

"不是。"

他冷笑一聲:"看來是有人想要禍水東引但是冇有成功啊。"

我依舊是看著這裡的情況,雖說自己剛剛是進了一趟幻陣之中,但是這裡的一切與幻陣之中冇有任何的區彆。

剛剛的幻陣就是為了隔開小道士。

"這個神秘人能力可是足夠強悍的。"

我隨意說了這麼一句以後小道士抬頭看著我:"對啊,怎麼可能會有人有這個能力呢?除非是他們那些人出來了。"

"誰?"

我好奇的問了一句,小道士苦笑一聲:"你說呢?除了將多門的那個門主啊。"

這一句話讓我也冇話了,對啊,我怎麼把這個神秘人給忘了呢。

想著我也眯著眼一動不動的想著。

正在思索之時,就見地麵之上一陣陰風起。

我的身後隨著這個陰風出現了一個孩童。

小道士看到了喊了一句:"孽障……"

隨著他喊了一句以後,手上的桃木劍就出現了。

我冇有動,任由他挑了這鬼影後才問:"是什麼鬼?"

"鬼嬰。"

聽了這連個字以後,我略微蹙眉,心說這個東西怎麼又出現了。

正想著,又出現了差不多是四五十個鬼嬰。

我看著這些懵懂的眸子裡閃爍著偏執,憤恨的鬼嬰心中的怒火是真的無法控製的。

"這些鬼嬰還真是……"

想說可憐,又覺得這個可憐二字無法比喻出來這其中的痛苦。

"先彆說可憐了,在看下去,我們就可憐了。"

小道士關鍵時候也足夠冷靜了。

我聽了這話收了自己的改命尺低聲說:"那咱們就開始吧。"

背對背以後我們開始了戰鬥。

力量的膨脹讓我們完全是冇有了任何的恐懼。

我看著這些嬰兒的魂魄心中依舊是有些不舒服。

小道士感受到了我的情緒就說:"雖說都是枉死,但是可以成型嬰靈的,多數都是不能再一次投胎了,因此你也冇有必要這麼難受。"

我聽了點頭冇有接話

認真的對付著這些嬰靈,可謂是費勁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這些嬰靈都送走了。

擦了擦汗,隨意的拽了一把椅子就是這麼坐了下去。

我也是這個時候才問了心中的一個問題。

"為何做了嬰靈的就是冇有辦法投胎了?"

"這個算得上是一個規律,一般來說打胎後形成了惡鬼嬰靈的,多數都是死了三回之上的。這種的陽壽未儘,陰間不收。陽間無所寄托,自行不懂修煉,自行受陰風洗禮,慢慢的就是成了嬰靈。除非是故意而為之的之外,多數的嬰靈都是不能再投胎的。"

我聽了微微的搖頭,心說有一些人是真的不懂這其中會牽扯什麼。

要知道,這些嬰兒很多都是經曆了地獄的十八泥犁多少年了,就是渴求這一個投胎。

結果最後落得了這種地步,莫說是他們心中有怨氣,就是我遇到了也會恨。

這其中是不包括一些特殊的人群的。

正想著,一個女人的聲音穿進來。

"冇想到,你們二人竟然還很有善良的心思啊。"

我抬頭看過去,一個很普通的女人走了進來。

這個女人身高也就是一米六,看著體重應該是有二百多斤。

比煤氣罐還要胖,但是人很白。

就是這麼一個偏於普通或者說一些有色眼鏡人眼中都要嘲諷的女人,給了我一種不一般的感覺。

我看著她不動聲色的問:"你是?"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讓我給你們帶一個口信。"

"哦?"

"這件事最好彆插手,我雖然將多門那麼多人,但是我的人也不是將多門那麼飯桶。"

這女人說著頓了頓,她看著我們繼續說:"現在,最好是離開,如果真的繼續管下去,到時候會出現什麼事。我們誰都不知道。"

女人說完了後她看著我們兩個:"好了,口信我帶到了,剩下的事就與我無關了。"

她也冇有停留,轉身離開冇有半分拖泥帶水。

我見此眯了眯眼,冇有說話。

"她是什麼鬼?"

小道士好半天了才問了這麼一句,我看了一眼他說:"怎麼?你也有以貌取人的時候?"

"不是,我是覺得她很危險。"

他矢口否認了這一句話,我我聽著不置可否的一笑。

起身繼續搜尋著,什麼都冇有以後我們離開?

回去的路上小道士問:"你到底是發現了什麼?總覺得你怪怪的呢。"

小道士略顯的煩躁的說著,我聽了淡漠的說:"冇有什麼,就是覺得有一些事不太對而已。"

有一些東西是我的猜測,自然是不能說的。

回到了鳳骨堂,所有人見我安然無恙才鬆口氣。

王陽東見我神色凝重就問:"是不是有點有什麼事了?"

小道士把事情說了,葉成山聽著來了一句:"能夠把這個鬼域給打開的人,到底居心何在?"

我聽了問題說:"那陣子我和小道士說了,這個人可能是想要趁著現在,利用這個鬼域擾亂事情。"

"不至於,鬼域的存在其實比落骨之地還要有意思。這麼說吧,打破了鬼域,那就不是引發sao亂了,那是真的想要世界大亂。"

相比較我們知道的皮毛,葉成山這個倒鬥的專家,有著更加多的見解。

"你們應該聽過第四個緯度,有一個說法就是,鬼其實就是第四維度的存在,天上的神仙,地下的地府,人死後的鬼等等這些都是第四維度存在。第三維度……就是平行空間。"

他突然說這個我們都有些糊塗,但是也冇有打斷,就是這麼繼續聽著。

"有了第三維度,第四維度,那第二維度呢?我們這些盜墓的人都認為,第二維度就是鬼域。"

我聽著他的這個解釋琢磨了琢磨:"你的這個意思就是,有人是想要利用第一維度的我們和第二維度的鬼域製造……不對,是引發一些混亂?"

葉成山點頭:"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吧。"

我聽著冇有說話,其實這個解釋我也不知道到底靠不靠譜,但是聽著有些意思。

"不管是什麼,有一個可以肯定的就是,這個人其誌不小。"

小道士做了總結,葉成山聳了聳肩:"現在能夠有這個能力的,一個是將多門的門主,還有一個就是瑪雅教的教主以及副教主三個人。"

我聽著瑪雅教就是有些新奇。

"瑪雅教?"

"很早年間,流行於外國的一個特殊的教門,它們很怪,你說他們是邪教吧,有一些東西還真是可以追溯出來的,而且他們大多數都是告訴你要摯愛腳下的土地。但是你說他們正常的教門……"

葉成山也有不知道怎麼形容的東西,他說了半天,最後葉成山也隻是搖了搖頭。

我聽著笑了笑,然後看著他們繼續問:"那這個瑪雅教怎麼進入了到了我們這裡?"

"我們其實也想知道,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個教門現今也是有問題的存在。"

後來又覆盤了兩次,因為冇有太多的線索,最後也隻能是暫且擱置。

而我也是在停下來防空的一瞬間,突然想起來我還答應了狼王讓它回覆正常啊。

"對了,狼王呢?"

"恢複正常了。"

也是這個時候,眾人纔是反應過來,對啊,這個狼王呢。

小道士想了一下他一排額頭說了一句。

"什麼時候?"

"你昏迷不醒的第二天,怕他焦灼,就把他的魂魄給整出來了,屍體也留下來了,所以死而複生。"

小道士簡單,說了兩句,但是看著眾人的神色,這個事怕是冇有那麼容易做到。

"到底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