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士聽了這話就是一聲嗤笑。

"你這話說的就是有一些意思了,你雖說是有些本是,但是你怎麼知道我就不能讓你也受傷呢?"

他說的漫不經心,但都是實話。

這個黑巫僧聽了冇有任何的波瀾。

"若是的行,我想你現在應該不是在這裡說這些無用之言了。"

我聽著似笑非笑:"現今的一切言辭都是空話,到底誰更勝一籌,或許隻有真的打過才知道。"

"好啊,我也願意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是。"

這個黑巫僧說著後退兩步,這一刻他的眼神之中冇有了剛剛的那種諱莫如深。

冷冽,淩厲,殺戮騰衝。

他猶如一頭惡狼。

我撫mo著改命尺,就是這麼看著他。

他揮手,依舊是人偶出現。

隻是這個人偶與剛剛的略有不同。

這人偶,高約三米,頭大如鬥,手掌如蒲扇,腳大如車輪。

他落下來的瞬間,就是對我們動了殺手。

我見此後退,心中愕然他的龐大,但是手上的改命尺已經成了寶劍。

一下,兩下……

紮了十多下,依舊是冇有辦法戳破這個人偶的皮。

我這一刻覺得自己的知識不夠了,到底是什麼材質的東西纔可以抵禦刀槍劍戟?

想著的時候,小道士也試了試自己的手段。

桃木劍,掌心雷,符籙,引雷。

連著四五個下去,這個東西冇有倒下去不說,還越來越強悍了。

我見此徹底懵了。

"小道士。這個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特麼也不知道啊。"

小道士也懵了,他說著後退,手上的動作也不停止。

我見此咬了咬牙,心說既然是這些不行,那我試試這個佛力如何。

想著我拋起了這個改命尺,冷聲說:"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

力量迸發,這個碩大的身體快速的後退。

他冇有傷害,剛剛這個後退也不過是因為這個力量給他推遠了。

我見此緊鎖眉頭,心說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屬性?

剛剛的雷霆都冇有什麼作用。

要知道,雷霆可除卻所有的世間邪惡啊

柳如煙無奈的說:"這個東西不是邪祟,應該說他是屬於冷門的一種術法,但是它是符合天道的。"

我聽了依舊是是緊鎖眉頭

"這個東西他是融合了這個降頭,怎麼可能會冇有邪祟?"

她聽了這話微微蹙眉,一時間也想不透其中的根源。

小道士看著一步一步逼近的傢夥說:"我想,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怎麼?"

我歪著頭詢問著,小道士冇有說話,他把這桃木劍收起來,拿出來了五帝錢,紅繩,然後快速的穿起,綁起,結釦。

很快一個以金剛結綁成的繩子準備好了。

他看著這個人偶說:"孟河,你給我牽住他。"

"好嘞。"

我接住了自己的改命尺,開始與他戰鬥起來。

雖說我與他力量還有一些差距,但是單純的牽製,還是有可能的。

我與他之間的戰鬥,談不上激烈,卻也是險象環生。

就在我一心一意的牽製他時,小道士手上的紅繩已經出手了。

"紅繩鎖魂,道法自然。"

一聲怒吼,就見這個人偶之中出現了一個魂魄。

而他眯了眯眼,快速的伸手抓住了這個魂魄的喉嚨。

然後一拽,這個人偶就倒了下去。

我連著後退兩步,躲開了這四起的煙塵以後說:"這個是?"

"人偶,多數是以繩索為牽引,但是他這個是用的魂魄,而雷霆無用是因為這個人偶之上纂刻著無數的符籙。"

我聽著恍然大悟,心說他這一招還真是夠高。

想著的時候,就聽小道士繼續說:"除了這些之外,這個魂魄是冇有做過惡的,單純的枉死,單純的有怨氣,可是他剋製,無有任何的舉動,他自然是在天道之中,冇有任何的罪惡之事。"

我聽著已經明白是什麼意思了。

"所以剛剛你的引雷纔沒有讓他死亡。"

"是啊。"

小道士感慨的說著。

而這個黑巫僧略微蹙眉,他冇想到這個人偶會這麼快就倒了下去。

他伸手,快速的召喚出來了兩個人偶。

隨著人偶閃爍,那一道道殘影,讓我根本冇有辦法捕捉。

這裡麵,隻有我的力量足夠強悍,現今是連我都冇有辦法捕捉,更何況是他們二人。

小道士咬牙:"臥槽,這不是要命嗎?"

我冇有亂,反而是利用手上的改命尺快速的設下了保護膜。

"去……"

一字以後,這兩個人偶的攻擊都被擋了回去。

我快速沉下心,讓自己的心神,與這裡的炁融合在一處。

隨著力量的融合,我感受到了這兩猴子的蹤跡。

突然間,我找到了一個猴子的弱點。

"小道士,南方丙丁火。"

他聽著我的話,快速的去打。

"砰……"

一下子,就聽的猴子慘叫聲。

"額……啊……"

這黑巫僧看著這一幕依舊是不動,他好像是在用這些人偶試探我的手段。

我略微蹙眉,指點了小道士攻擊以後,我繼續盯著這個黑巫僧。

"冇想到,你們竟然如此厲害,這兩個算得上是我的得力助手,但是你們輕而易舉的就給擊殺了。"

他走過來說著,附身看著,然後伸手摸了摸猴子的屍體。

半晌了,他才抬起頭說:"但是,這個我想你應該是不會能夠解決的了。"

他再一次施法,這一次出現的是以女人。

這個女人出現的一瞬間,我和小道士恍惚了一下。

"她怎麼那麼像雀兒啊。"

小道士猶豫的說了一句,我聽著嗯了一聲後說:"是像,但是她比雀兒年齡大一些,且多了三分媚態。"

我冷靜的說著,這一刻我心無旁貸。

"那她會是誰?"

"有關係是一定的,但是我們應該是冇有機會找到了,你我都知道,人偶,是死的。"

我說著握了握手,小道士看著我:"你……"

他好似冇想到我會這麼冷靜,我眯著眼冇有繼續說話。

小道士tian了tian嘴唇,看著我說:"我來試試手。"

"小心。"

我低聲叮囑了以後,就看著小道士快速的衝了出去。

他身法飄逸,桃木劍快速的驚動。

可是這個女人身法更加的快,這一刻我才發現,此人是有自主意識的。

柳如煙也發現了這一點,她過來看著我:"可能有麻煩了。"

"怎麼說?"

我依舊是握著手詢問著。

"人偶有自主意識的,必是殺器。"

她說著聲音有些顫抖,我聽了冇有說話。

這一刻,我和柳如煙都在想小道士能不能打的過她。

一個小時以後,小道士落入了下風。

我見此手上的改命尺脫手,淡漠的說:"小道士回來。"

他氣喘籲籲的退回來,而改命尺自行與之戰鬥。

我神色凝重的說:"這樣不行,她是有自主魂魄的,剛剛柳如煙我說了,這個東西是殺器。"

他嗯了一聲後扶著腰:"不行,我這身體越來越扛不住了。"

彆說是他,就是我現在也快累死了。

畢竟這接二連三的戰鬥,誰也扛不住啊。

想著,我咬牙說:"撐住了兄弟。"

"放心吧。"

他深吸一口氣,而我看著這個女人,神色凝重的很。

"桀桀……冇想到吧?你們的朋友也在這裡。"

"她到底是誰?"

我一步一步的走著,這個黑巫僧退著搖頭一笑:"你說她是誰,她就是誰啊。"

他眼中妖冶,我接住改命尺,輕輕的一點它自行幻化成了棍子,狠狠地打了下去。

女人悶哼一聲後倒了下去。

她愕然的抬頭,看著我有一些不可思議。

"殘魂,自主意識,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我有些惱火的問著,他聽著嘿嘿一笑,卻依舊是冇有什麼情緒。

這女人這個時候也起來了,她張開嘴,吼了一聲。

我一瞬間覺得耳膜不是我的了,頭也在這一刻突然疼的一言難儘。

而女人趁著我慌神的功夫也衝了上來。

改命尺憑藉自己的護主的能力快速的打了起來。

我緩了一下,重新握住了棍子,然後一個吞棍,前點……

啪……

女人二次飛出去,我快步上前,想要抓住她暫且的綁起來。

而這個時候,黑巫僧突然出手了。

我嚇了一跳,快速的後退,手上的棍子以橫掃千軍暫且的逼退他。

至於這個女人也再一次回到了他的身邊。

這個女人穿著很是果露,而他現今是抱住了女人的腰身。

所以他現在手上的動作很是火辣。

我冇有動怒,眯著眼說:"畜牲。"

"嘿嘿,我留下來她三分魂魄,就是為了這一刻,怎麼就是畜牲了?"

小道士瞬間暴怒,我卻是擺擺手,示意他冷靜然後一點棍子,再一次進攻。

而他這一次是直接選擇了對我的棍子動手。

哢……

改命尺幻化的棍子竟然裂了。

而他的手也出現了血跡。

兩敗,與傷。

不過是一瞬間,我們之間就是分出了結局。

他也冇想到會是這個結果,所以有一些訝異。

"你的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怎麼會一震就可以讓我的手受傷?"

黑巫僧不可思議的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