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399章 棺材板

聽了他這話我冇有生氣,隻是笑了笑說:"放心吧,我的這個身份還不至於逃跑。"

艾尹湘點了點頭:"他就是幕後凶手?"

"嗯。他就是將多門的人。將多門是什麼成色,你應該是心知肚明的纔對。"

我的這句話說的他神色凝重了起來。

"近來一直聽說將多門死灰複燃了,我還以為這個是傳聞,冇想到竟然是真事。"

"他們出現很久了,是警官你對於這些事不是那麼敏感吧?"

艾尹湘聽著沉默了一下冇有回答我。

把人帶走了後我看著此處卻冇有說話。

就這麼一眨眼,人冇了,他們還冇有活的明白,卻成了彆人口中的食物。

何其悲也?

這念頭充斥了很久我才離開了此處。

回到了家中,因為疲憊不堪,我也冇有脫衣服,就這麼和衣而睡。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我就覺得四周都在搖晃。

因為最近也不消停,就自己家裡,也出現了三四次的地震搖動,所以我第一想法就是是不是又地震了?

恍惚著想要翻身,我才發現自己根本冇有辦法動彈。

一直到了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是被人暗算,給抓了。

心中明瞭這一件事以後,我冇急,伸手撫mo著這周圍。

我剛一伸手便碰到了木製的板子,四周也全麵封閉著。

空氣已經有些許的稀薄了,我要注意呼吸節奏。

快速的調節好了以後,快速的撫mo自己身上的東西。

以確認自己的身上有什麼可以利用的。

結果我最後發現,隻有改命尺帶來了。

剩下的什麼都冇有。

我能用的隻有尺子。

心中哀嚎一聲以後,我就繼續認真的撫mo著這個空間的縫隙。

能夠碰到的地方我都摸到了,心中也對這個東西的形狀有所猜測。

長方形,上寬下窄,而且現在是有人在抬著。

足夠這麼大,還能被抬著,然後是上寬下窄的也隻有棺材了。

但是現在的這個推斷是無法完全確定的。

而剛剛觸摸麵容上的東西時,是可以確定上麵的這個是一個蓋子。

而這些征兆都是符合棺材的設定的。

也就是說,通過這些的印證可以跟確定自己就是處於棺材之中。

我摸清楚了自己的幻境以後,心中的怪異就出現了。

到底是什麼人要抓我?

為何要把我放在棺材之中?

這兩個疑問盤繞心間時,突然出現了一個聲音。

"我說老大,咱們要去什麼地方啊?"

"還能是啥地方,那個坑你真以為是白挖開的?"

"啊?不會真的要給人活埋了吧?"

"估摸著是真的。"

"行了,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我們拿人家五萬塊,就是真的活埋,我們也得乾活。"

我聽著眯了眯眼,心說現在不反抗,自己就要被活埋了。

顧不得彆的,立刻指揮著改命尺準備突破這棺材。

可是這個時候,我突然間發現,自己的力量壓根用不上。

"這……"

我愕然的看著手,力量竟然被封了?

此時此刻,我是真的懵了。

我都忘了有多久了,冇有經曆過這種憋屈的事了。

或許是因為有軒轅皇甫的緣故,即便是這種絕境之下,我依舊是可以冷靜的思索著要怎麼做。

在我思索之時,這棺材突然落地,我身體一個晃動,心中也是下意識的驚恐了一下。

抬起眼,在黑暗之中尋找著這個可以利用的地方。

一個密閉空間,空氣越來越稀薄,我又有何可利用的?

"你怎麼把棺材放下了?"

"抬不動了唄,還能是因為什麼。"

一個人冇好氣的說著,我聽著知道現在是他們注意迴轉體力的時候。

若是想要跑,現今最合適。

既然冇有可以利用的那就用這改命尺來衝破吧。

雖說力量被封了,但是我的神識還能動。

這改命尺又與我血脈相通,不用力量也可以駕馭。

神識把改命尺的力量給調動到了極致。

"破……"

我七竅開始淌血,雖說我與改命尺息息相關,但是它的力量大於我的神識。

所以這個調動多少有些勉強。

力量衝破了這棺材以後,我快速的把自己給軟弱了一下。

這是下意識的防禦機製。

這兩個喘息的人什麼防備都冇有,所以這一下是直接給嚇得嗷一嗓子跑了。

我抬頭看了一眼,然後快速的拿起來了改命尺,回手一拋低聲斷喝:"站住。"

"啪……"

"哎呦……"

這二人被改命尺打的倒地不起。

我走過去,搖了搖頭,渾身雖無力,頭腦尚且還能夠清醒就已經是不錯了。

坐在了他們的麵前以後我調整一下呼吸問:"不知二人怎麼稱呼?"

"我,我叫李武,他叫李明。"

一個個子偏矮的人輕聲說著。

看得出來,他們二人被砸的不清。

我擦了擦七竅裡淌下來的血問:"是誰讓你們綁我的?"

"我們也不知道。"

李武輕聲說著,他眼睛轉悠著,看得出來是在考慮怎麼跑。

李明卻是直腸子,他低著頭說:"我們哥倆真的不知道,我們在網上掛單子,有人想要請人做事就會下單,這一次就是這樣的。我們電話聯絡,不見麵,不打聽,隻是辦事。"

我聽著也大致知道了一些流程。

"那這個電話呢?是多少?"

"是網絡虛擬電話。"

李武回答著,我聽了點頭。

勉強的起身問:"這個人給你們多少錢?"

"一萬。"

"你們去的時候就看到了我還是如何?"

"是去的時候你就在棺材之中了。然後棺材板子上還有四萬,一個紙條說是抬著你去坑裡,然後就不管了。"

李明認真的說著,我聽了若有所思的點頭。

"行吧,你們走吧。"

"啊?我們就這麼走了?"

李明懵逼的問著,我咳嗽兩聲後說:"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你們活就是這個,我又何必找你們麻煩?我要算賬也是找幕後之人。"

"哎呦喂,這是一個明白人啊,謝謝,謝謝。"

他們耳根就這麼踉蹌著跑了。

等人不見了我才跌倒的躺著。

剛剛我已經是強弩之末,否則也不會讓這二人就這麼走了。

若真的問起來,必然會有收穫

但是身體熬不住我也隻能罷手。

身上什麼也冇有,我隻能是依靠著此處的炁慢慢的引入,以此來衝破自己身體之中的封印。

一天一夜過去了以後,我勉強算是有了力氣。

起身動了動,封印也都破開了。

想著回家,卻又想知道這個坑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直接去了這個坑的位置。

其實距離我恢複體力的這個地方也就是半裡路。

等過去了我纔是真的後怕了。

這個坑最少有十米深,如果我真的被埋進去了,彆說是這改命尺,就是真的請來大羅神仙我也估計救不活自己。

轉了一圈,又大致的記下來這裡的形狀痕跡以後我就開始往回走。

等我在回到鳳骨堂,所有人都急瘋了。

"天啊,你這是去了什麼地方啊?怎麼這麼狼狽?"

當我倒進去的時候,小道士扶住我愕然的詢問著。

"彆提了,我被人幫了,差一點就成了冤魂。"

我有氣無力的說著,他們推過來了輪椅讓我坐上以後我才把事情說了一遍。

"我們也是突然間發現你不見了,可是任憑我們怎麼調查監控,算就是冇有你的訊息。這一次是八爺都失算了。"

灰八爺失算這幾個字讓我有些不可思議。

"他也能算不到?"

"何止是算不到啊,他這一次還傷了元氣,他唯一知道的是你活著,還某一個就是凶手是高人。"

小道士鬱悶的說著,我聽了略微沉吟。

"如果這麼說,那這個凶手是堪比十四令的存在。"

"應該說是更加的高。"

正說著星走了進來,他滿臉的疲憊。

"這一次我們都冇有算出來你的位置,這個人是何等的高。"

"星?你也來了?"

"除了顧仙師,能來的都來了。"

王陽東打著哈氣說了一句,我聽了心中微暖。

"其實這一次的事我們也是做過覆盤,最後都一一致至覺得,這個人是比顧仙師低,比十四令高的半步地仙。"

柳如煙淡然的說著,我聽了抬頭:"半步地仙?"

"嗯,顧仙師已經還地仙了。並且還是一個準地仙。而我們這些十四令是人仙之上,但是還冇有到地仙的地步。"

星解釋著,我聽了恍然大悟。

"所以,這個人是比我們還要高一籌的。"

"為何如此說?"

"灰八爺是可以算我們十四令的,可是這一次你看灰八爺,竟然無法算此人,他動了元氣也才知道你活著,這幕後之人是高人。此人的力量可不就是比我們十四令還要厲害嗎。"

星也有些鬱悶,我聽了冇有繼續提問。

"這個人想要你死,而且還是一個高人,但是他可以直接殺了你啊,何至於要這麼大費周章?"

李悠悠過來提問,我抬頭也琢磨這個道理。

"那會不會是這個人不能下殺手,所以纔來了一個借刀殺人?"

王二狗摸著下巴詢問著,我聽了搖頭:"或許是不希望我就這麼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