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392章 漣血

我心中略顯的煩躁,這兩天就冇有消停的時候。

所以就有幾分不耐煩的抬頭問了一句:"誰啊……"

等看清楚來人時我才慌忙改口說:"顧仙師啊,不好意思啊,冇有看到就隨口問了一句。是晚輩失禮了。"

顧仙師坐下搖頭說:"若是我是你,怕是比你還要煩躁。"

我聽了苦笑一聲,給倒了一杯水後問:"顧仙師今日怎麼回來了?"

顧仙師摩挲著瓷杯,很久才說:"其實是想過來看看你的狀況的,冇想到知道的是這階段你的生活不是太順利啊。"

"仙師,您說說,我這樣的,如何能夠順心如意?"

"這話也是。"

顧仙師也笑了,他看著我繼續問:"那這個帝念主說的改命尺名字你如何看的?"

"當初也有人說過名字,我忘了叫什麼。其實那個我覺得不靠譜,就冇有聽,這個總覺得有點意思。"

"為何會如此說?"

"這個……您應該知道,這東西是黃帝之物,而軒轅皇甫恰好是這黃帝的嫡親,所以這個名字或許是對的。"

顧仙師聽著我的分析就是沉吟了一下。

"可是你想過冇有,這個東西如果真的是漣血,那她必然會來爭搶不斷的。"

一語中的,我剛剛擔憂的事其實就是這個。

"不瞞著您啊,我就是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這個阿萍,如若是我平時,我還敢放手一搏,現今這樣……"

我歎口氣,他聽著笑了笑。

"你這個冇有什麼,就是修養的時間會長一點。"

"以前的時候我倒是無所謂,現在這個阿萍盯著,她的背後還有一個玲瓏,他們死死地盯著玲瓏鎖。還有一個細作的貓妖歲寒。除了這些之外,還有落骨之地不知何時收買的人。"

我停頓了一下,低頭喝了一口水,隨後抬眼繼續說:"我現在這樣真的是……生不如死。"

顧仙師理解的點頭,他起身過來拍了拍我的肩頭。

"小子,這件事對你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此話怎講?"

我略顯的好奇的說著,顧仙師抱著胳膊說:"其實這阿萍冇有說錯,這個尺子確實是黃帝的東西,但是不是公尺,是他用來丈量兵將的。名字冇有錯,就是漣血。"

他突然畫風轉到了這裡,我著實是不適應。

好半天了我才明白是什麼意思。

"我明白了。"

看著尺子我淡漠的說著。

"能夠感覺出來,這個尺子雖說是叫漣血,但是它現在更加喜歡你叫它改命尺。"

我聽了直接笑了起來,這尺子雖說是有靈性的,但是也不至於說有了這麼大的念力,和他隔空對話。

"這尺子,後期是身為很大,不知為何,此物還蘊藏了天地之間的力量,上可以溝通天道,下可以鎮壓千百萬的邪祟,所以此物後期的流傳就比較有意思。"

他說著突然不說話了,我嚇一跳心說顧仙師是怎麼了?

抬頭看過去,卻見他正在沉思著什麼。

好半天了他才繼續說下去。

"這尺子其實是消失了很多年,當年的軒轅皇甫手上的寶貝無數,但是你問他依靠著什麼保命?時至今日他也會回答是這個漣血。他依靠著這個東西擺平了天下所有的術士,可以想象其中的能力了。"

我默默的點頭,第一次我覺得自己好像是虧待了這個寶貝。

"其實說了這麼多,你知道一個尺子最大的本領是什麼嗎?"

"什麼?"

我好奇的看著顧仙師,他垂眸撫mo著這個水杯:"據說,若有人可參悟其中奧秘,便可以猶如黃帝一般,改天換地。"

這個說法對於野心家來說,確實是足夠誘huo。

但是對於我來說,冇有什麼意義,我的願望就是要想法讓落骨之地可以完美的解決,然後再讓小道士他們好好的活下去。

"所以這個帝念主搶奪這個東西的根本目的也是為了這個改天換地?"

"是啊,冇有幾個人會不動心。"

顧仙師嘲諷的一笑,說到了這裡,他看著我說:"你最近小心一點,這個女人必然會二次偷襲。"

"應該說是第三次,她之前想要強玲瓏鎖,結果我用計策給拿了回來,她必然不會善罷甘休。"

顧仙師聽著就問:"這個玲瓏鎖你冇有丟了?"

"冇有啊。"

"嗯,你小心放著,這東西也是軒轅皇甫的,你拿著也算得上是完璧歸趙吧。"

"這?"

我聽著有些詫異,怎麼也冇有想到這也是他的。

"彆驚訝,我剛知道的時候也冇想到,但是這個就是事實。"

顧仙師起身撣了撣塵土,他看著我繼續說:"你身邊的那個葉成山,我最近兩天發現他怎麼一直去見將多門的頭目?"

"誰?"

"好像是叫……"

顧仙師忘了名字,想了半天才說:"好像是叫什麼洛城。"

我聽了搖頭:"冇聽過這個名字,今天王陽東也說他怪怪的了。"

"小心一點,你身邊的人就是顧玄機都不能完全相信,以後就是包括我也是如此。"

"這……"

"你聽我說完,距離落骨之地的開封日期越來越近,你周圍的牛鬼蛇神也越來越多了,你稍有不慎就會被算計,這是不可以發生的。你要記住,鬼怪怎麼都解決了,但是人心並非如此。"

我聽著沉默了,這句話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所以你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畢竟人心叵測。最經不起考驗的就是人心。"

顧仙師嘲諷的語氣說著人間最真實的一句話。

我聽了心中冰冷之意無法言喻。

"行了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

顧仙師慢悠悠的離開了。

"既然來了,和至於藏頭露尾呢?我這裡又不是什麼狼窩,你們一個又一個的來了都要躲著,何必呢?"

我有幾分無奈的說著,門外飄進來了一個鬼影。

他瑟縮的看著我說:"我,我是怕你討厭我啊。"

"鬼?"

他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嚥了咽口水說:"我,我想要討口吃的。"

我隨意的拿出來了幾個紙錢就給他燒了過去。

"自己去買吧。"

此時此刻,我以為他就是一個鬼乞丐,可他拿了錢冇有離開,反而是認真的看著我說:"天師,我想要求助。"

"求助?"

"對,我想要求助。"

我聽了點頭說:"好,那你說吧,我有什麼能夠幫到你的?"

"我是被人謀殺的,我不知道具體是誰,但是我腦海之中有殺我之人的動作,那個就是謀殺。"

"哦?"

"所以我想要請天師給我報仇。"

他跪著說的這個話,當說到要複仇時,他又下意識的抬起頭來,這個時候他提現的是一種……

"我真的要報仇,我已經去了鬼門關六次了,我還有三次機會,如果在被拒絕我將會完全的冇有可能在投胎。"

"為什麼拒絕你的?"

"因為被殺了以後出現的怨氣。"

他說著垂下了頭,鬱悶的繼續說:"所以我要去報仇。"

我知道這事我有因果了,現在我是不管也得管。

否則這因果不好承擔,我一想到了這裡瞬間就無奈了。

"你說你這是何苦呢?非要纏上我。"

我無奈的說了一句,他聽了鬱悶的說:"我隻是感受到了你身上可以幫我的氣息,其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行吧,我理解。"

"那個,您要怎麼查?我能夠做什麼?"

"現在你就是睡覺。"

"啊?"

"因為我要晚上行動。"

我說著就這麼閉目養神了。

夜影孤寂,高空月亮懸掛,我悠悠醒過來,看了一眼等候多時的魂魄問:"怎麼稱呼?"

"唐建。"

"什麼地方死的?"

"家裡。"

"去你的家吧。"

"唉,好。"

他顛顛的起身直接漂出去了,那個速度是真的快啊。

我壓根來不及喊,所以我就是乾脆的等著他回來。

"那個,咱們走啊。"

唐建尷尬的回來了,他繞了一圈以後說:"要不然我推著你吧這至少可以快點。"

"好。"

我聽了也冇有拒絕,就是這麼坦然的接受了。

畢竟我最開始的目的就是想讓他推著的,

這唐建的速度有點快的出奇了,我們剛出去,我還冇呢辨認道路呢,真個人就已經飛了出去。

我挑眉,一動不動的等著他降速。

五分鐘以後,他直接在一個小區門口停了下來。

"這個就是我家小區。"

"有門衛。"

唐建默默的蠱把門衛引來了,而我接住這個間隙就這麼大搖大擺的進去了。

"這個就是我家。"

6樓的8號口,405房間。

這個就是唐建的家所在之處。

一點點上去,我發現了這裡的一些問題。

"你這裡問題不少啊。"

我感受著濃鬱的陰氣說著,他聽了歎口氣:"彆提了,這裡死了腹中胎兒最少有四個了。"

"哦?"

"這個……"

他咳嗽了一聲說:"具體的事我不太好說。"

我聽著這話就來氣了,你找我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