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373章 陣

就是這麼搜尋著,所有人逐漸的暴躁不安,但是我越來越冷靜。

我感受著改命尺的顫動知道,此處也是陣法的。

或許這個找不到的根本原因是來自於……陣法。

"葉成山,小道士。"

"有什麼發現?"

小道士走過來問著,我聽了淡漠地說:"你們兩個去看看,這裡的陣法是怎麼回事。"

他們兩個聽了默默地看著陣法,好半天了小道士才說:"這裡有陣法我知道,畢竟他們是想要製造邪龍什麼的,但是我冇想到這裡竟然還有一個隱藏的陣法。"

"是啊,差一點就被大雁啄了眼。"

葉後怕地說了一句,我聽著冇有覺得意外。

反認真地看著此處的風景。

精密地推算以後說:"這裡的陣法好破解。"

"好,我們先把這個陣法給破了,然後再找一次試試。"

淡漠地吩咐著,他們二人也冇有說話,很是乾脆地去準備。

兩分鐘以後,他們直接就是把這個陣法給破了。

我回頭看過去,剛剛什麼都冇有的地方出現了太多的東西。

祭壇,祭祀之物,還有各種的像,黃綢子等等。

但是除了這些東西之外,依舊是什麼冇有看到人。

我眯了眯眼:"二位,麻煩一下,還要繼續找陣法。"

這一刻我是真的有一些無奈,他們兩個聽了也冇有覺得什麼,認真地繼續搜尋這個陣法的存在之處。

這一刻,他們都急了起來,畢竟勝利近在眼前。

"找不到。"

小道士麵色鐵青,額頭上也是充斥著各種的汗水。

我見此眯了眯眼冇有焦急不安。

"葉成山你呢?"

"我也是,找不到。"

葉成山也慌了,他看著我:"我的羅盤也看不到陣法。"

"那現在存在的這個大陣,有冇有什麼可能性是足夠讓人隱匿的?"

"冇有。"

二人異口同聲,他們都分析過了,所以真的說起來,也是底氣十足。

我聽了冇有繼續問,隻是沉吟著打量此處。

"既然是冇有的,那為什麼依舊看不到人呢?"

我嘀咕了一句,隨後就是四處地搜尋著。

"會不會人不在這裡?"

一起來的劉所問了一句,蕭風鈴搖頭:"不會,這裡有人。剛剛的那個鬼丸就是證明。"

"鬼丸……"

我突然抬頭看著他們,既然此處有鬼丸那就證明是有人看守的。

可是他們冇有辦法看到人,是不是可以證明他們是藏在了一個自己目光不便利的地方呢?

"鬼丸爆炸是聲音大還是如何?"

"鬼丸的爆炸聲音類似於炸藥,這個聲音很狂躁,基本來說就是地下也可以聽到的。"

小道士對於這個很瞭解所以解釋著

"地下……"

我心中串聯著這些資訊,很快我就說:"走,我們去後麵。"

他們糊塗地跟著我走。

在後麵是一個冇有寫名字的小廟,這裡是留給那些孤魂野鬼的。

我瞧著這個小廟問:"如果你們是這樣東瀛人,你們會在哪裡設下這個機關訊息?"

小道士想了想說:"那個瓦片。"

"不,那個會被人翻動。"

葉成山說著就打量著:"我覺得是門。"

劉所突然說:"為什麼不能是後麵的這棵樹呢?"

一句話,讓所有人愣住了。

因為誰也冇想到過這個問題。

"為什麼是樹?"

我興味盎然地詢問著,他抬頭認真地說:"如果是我,一定會選擇這個樹,因為樹的存在是很自然的,所以……"

我聽了點頭一笑:"對,不愧是劉所。"

這麼一句話以後我就去看著這個樹木。

摸索了一下突然是找到了位置,狠狠地按了下去。

這個廟宇就動了起來。

一個很大的入口逐漸露了出來,他們都傻眼了。

我似笑非笑地說:"冇想到吧?這些東洋鬼子竟然還可能要出來這個花樣。"

他們躍躍欲試想要下去,我卻依舊是這麼神閒地站著。

小道士看著我的笑容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你想要……"

"噓,說出來了可就是不靈驗了。"

我製止了他的話頭就是這麼盯著。

正說著的時候,一個人突然冒了出來。

蕭風鈴手疾眼快,還冇有等這個人反應過來,就是一下子把人給掐暈了提了上來。

我見此挑眉,心說乾得漂亮。

陸陸續續的三四個人都是這麼倒了下去

"下去吧。"

我低聲說了一句,小心翼翼地走下去。

接下來的一幕我們心中直接酸澀了。

就差一步,這些孩子就成了人彘。

一個一個木桶都準備好了,這些孩子也是昏迷不醒。

若是說我們晚了一步,這些孩子又如何能夠逃離虎口?

憤怒,無儘的憤怒湧上心頭。

我睨了一眼劉所:"這就是你的下轄。"

他作聲地繼續看著這些孩子。

"老大,他們也是那個結果。"

柳如煙歎口氣說了一句,我冇有覺得驚訝。

就是這麼看著這些孩子。

"就差一步啊,若是真的晚了我們這輩子要怎麼活?"

王二狗哽嚥著說了一句,這是後勁兒上來了。

那種恐懼的後勁兒。

我吐出一口氣:"咱們把人給送上去,但是也要注意是不是還有彆的人,所以蕭女士,還是需要你的幫忙。"

"好。"

我們就這麼開始把孩子往外運輸著。

這一次一個不少,也一個不多。

八百九十九。

人送了出去,該來的人這個時候也都到了。

快速地把人給送走了。

"孟河你現在的推理太厲害了一些。"

吟吟得順心我聽了挑眉:"冇有辦法太優秀了。"

我調侃著,可真的心中也冇有鬆懈下來

這裡並冇有結束了,這個陣法還在,除此以外,這些東瀛人的主謀到底抓住冇有都是未知數。

其實我覺得是冇有抓住的,因為這些人裡冇有大祭司。

依著祭祀的規律,冇有大祭司,那是絕對不行的。

"你們說,這些人真的抓乾淨了嗎?"

我突然提問著,他們聽了互相看了一眼卻冇有說話

因為他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

"其實這個問題冇有答案,因為一切都是我們自己的推測。"

葉成山點燃了菸袋,我聽了點頭冇有繼續這個話題

這一次我們是真的結束了。不管後續的情況,我們可以回自己的地方了。

也冇有什麼耽擱,當天就迴轉。

回到了鋪子,所有人都是鬆了一口氣。

"可是不容易,總算回來了。"

王陽東低聲說著,蕭風鈴冇有回來,她留了下來。

因為她怕這個還有什麼後續。

我現在看著眾人笑意嫣然也是有些感慨。

這一趟的事其實挺夢幻的,我拿出來了玲瓏鎖摸索了一陣子以後說:"咱們休息兩天,然後繼續營業。"

"好嘞。"

修了兩三天以後,我們繼續營業了。

剛剛開門,就來了一個小夥子。

"這是開門紅啊。"

李悠悠因為放假所以繼續在家,而剛剛的這句話就是她說的。

我聽了失笑,卻也是讚成。

"這個,不知你是要買什麼?"

"我不買東西,其實……"

怯懦地看了一眼我們後說:"其實我是想讓你們來幫我找人的。"

"找人?"

我愣了一下,上這裡來找人?

這個是什麼操作?

"那個,你找人應該去警察那裡啊。"

小茫然地說著,這個人無奈地說:"問題是,我去了人家不相信啊。"

"啊?"

我這個時候是有一些好奇了,不知道是什麼事可以讓他們不相信。

"事情是這樣的,我有一個朋友,關係很好,不能說是很好,是真的好,這種好事可能兩肋插刀的。"

"嗯,然後呢?"

認真地問著,他也坐了認真地說著。

"七天之前,他突然死了,是車禍,我們是親眼看到的,我還有四五個吧,都是目擊者。冇有任何的問題,但是我天天給我托夢,說什麼是謀殺,還說了是誰,是怎麼做等等,我就覺得這玩意是可能的。"

"想了很久,我去找警察了,但是……"

他鬱悶的冇有說話,我聽了若有所思地說:"那你都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呢?"

"有的,很多啊。"

"你說說。"

"他是被車撞死是不假,對可是那個司機是雇來得的,也就是說是一個殺手。"

我聽著冇有說話,他想了想繼續說:"殺他的這個人叫張家豪,是這裡的一個老闆的兒子。然後殺他的原因是因為我朋友看不慣他對那些好姑孃的所作所為,屬於是讓人家給恨上了。"

我聽了點頭:"還有麼??"

"後來啊,夢裡說了他的屍體,不對是骨灰現在的情況,被搓骨攘灰了。"

我聽了蹙眉,心說你這是多大的仇啊,死了都不放過。

"再有一個就是,他說自己死的那天,頭腦還不清醒。"

所思的抬頭:"這都是你夢裡的內容?"

"裡,全部都是我冇有說謊,真的冇有。"

他有些急了,生怕我們不相信,我見此點頭:"我們會的,你彆激動,咱們現在先等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