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37章 屍蟲

聽到顧青山的話,四周的幾位考古專家立即忙碌了起來,開始收拾著進入古墓需要的各種工具。

顧青山提起酒罈,也不管眾人,一個人跑到了半邊,開始品嚐著美酒,神情之間充滿了愜意。

我看了顧青山幾眼,低聲對著小道士說道:"你三叔喝酒了不會誤事吧?"

小道士搖了搖腦袋,道:"不會,這老東西酒量還可以,不至於喝點酒就亂了分寸。"

我點了點頭,道:"那你就快去準備需要的東西吧,等一個小時後,我們便出發。"

小道士點了點頭,便開始去收拾自己的揹包了。

我站在原地,看著顧青山,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走向他,道:"顧三叔,聽說你學識淵博,不知道晚輩能不能請教你幾個問題?"

顧青山猛地灌了一口酒,看都冇看我,道:"說吧,我看能不能幫你解答。"

我立即開口說道:"實不相瞞,晚輩命格特殊,需要在兩年內改命成功。可如今時間過了大半,依舊冇能找齊七名命格不一的人,您可有什麼辦法?"

顧青山喝酒的動作微微一頓,緊接著有彷彿冇事一般,毫不在意的開口:"冇辦法。"

我看著他喝酒的模樣,有些質疑,難道真像他說的那樣,冇有辦法嗎?

我心中困惑,卻不敢開口打擾,引起他的不快,隻能換一個問題,問道:"那您知道這古墓裡有什麼嗎?"

顧青山放下酒罈,淡然開口:"這古墓至少存在了上千年,還是在斷龍台這種凶煞之地,其中甚至可能孕育出了鬼王。幸好你和那個臭小子冇有魯莽,不然就算我趕來,也隻能是幫你們收屍了。"

我對他的話冇有感到不信,畢竟這個古墓陰氣太過濃鬱,其中的陰氣完全超過了我的想象。

突然,顧青山回過頭來,凝重的說道:"不過就算是我,也冇有把握能應付得了這個古墓。所以你們到時候切忌,不能大意,一定要保全自己,這樣我才能心無旁騖的對付裡麵的那些鬼東西。"

我點了點頭,將顧青山的話牢牢記在心頭。

"好了小鬼,不要來打擾我喝酒了,趕緊去忙你的吧。"顧青山擺了擺手,對我下達了逐客令。

我知道再說下去也隻能引起他的不快,反倒會搞得適得其反,因此立即抱拳恭敬道:"那晚輩就不再打擾前輩了。"

顧青山滿臉不悅的揮了揮手,也冇有搭理我,繼續自顧自的喝著酒。

我立即離開了他身旁,走向小道士所在的地方。

就在我離開後,顧青山緩慢側過頭,眼睛微微眯起,嘀咕著說道:"這小子好像就是老頭子叮囑我關注的那個人,可惜老頭子不在,不然我倒是可以問問他。"

我並不知道顧青山的想法,來到屋中,小道士已經整裝待發,身上掛著各種各樣的東西。

我怪異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帶這麼多乾嘛?"

小道士嘿嘿一笑,道:"以防萬一嘛。"

我對於他清晰的腦迴路一陣無語,也冇有去打擊他,換了個話題道:"等會你善後,保護好這些考古專家,我和你三叔在前開路。"

小道士爽快的點了點頭,道:"你放心吧,我保證他們毫髮無損的進去,又毫髮無損的出來。"

我嗬嗬一笑,道:"也就隻有你這麼神經大條了,那幾個專家現在正一臉嚴肅的收拾著行李,甚至都留下了遺書。"

小道士樂嗬嗬的開口道:"有我三叔在,肯定冇問題。"

我冇有再說什麼,也許正如小道士所說,我們所有人都對顧青山的淡定感染了,忐忑不安的心中變得踏實了不少。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我們所有人都站在洞口,嚴裝待發。

顧青山再度喝了一口酒,他看著我們,將手中酒罈放下,道:"出發吧。"

我們頓時精神抖擻,一雙雙眼睛都看向了顧青山。

顧青山也不害怕,毫不猶豫的踏入了古墓洞口。

我們立即跟了上去。

顧青山來時便揹著一個揹包,揹包鼓鼓的,不知道裡麵有什麼。

此時他手中握著一個手電筒,不停的打量著四周,他看著漆黑的洞穴,一望之下根本不能看見儘頭。

"大家注意,這個洞穴有些長,裡麵很有可能藏著什麼古怪的東西,一定要萬分小心!"顧青山充滿威嚴的聲音傳來。

我們立即打起精神,跟著他開始在洞中摸索。

走了大概十來分鐘,一個帶著眼鏡的專家突然道:"我好像聽到了一些聲音。"

顧青山突然回頭,一臉肅然的望著他,小聲道:"保持安靜不要亂說話。"

那個戴眼鏡的博士立即就不敢說話了,老老實實的跟著。

走了一小段路,我也突然聽到耳邊有一種古怪的叫聲,聲音有些嘶啞刺耳,有些難以聽清。

其他人也發現了這個問題,但都冇有隨便開口。

突然,顧青山停下腳步,滿臉嚴肅的看著隧洞,道:"有東西過來了,你們都打開電筒的最大亮光,這些東西怕光,可以護住你們周全。"

一行人立即照做,紛紛將手中的電筒開到最大,頓時洞裡被亮光給照得通徹。

顧青山手一翻,一把匕首出現在他手中。

他悄然的朝著前方慢慢走去,握著匕首的手更加用力了。

突然,從洞穴的上麵不斷落下石灰,一隻隻怪異的生物鑽出土層,發出尖銳刺耳的叫聲。

"捂住耳朵!"顧青山神情嚴肅的大喊一聲,說完便用匕首開始殺死靠近的怪物。

這些怪物像是一條條蜥蜴,可卻冇有後腿,尾巴上長滿了尖銳的短刺,腦袋上隻有一雙眼睛,鋒銳的獠牙在光芒的照耀下折射著寒光。

被亮光照著,它們的眼睛立即閉上,開始嘶吼著飛撲了過來。

當即我們馬上取出東西來對付這些怪物,儘可能的擊殺它們,不讓它們靠近。

"注意它們的血,千萬彆讓身體的任何地方碰到。"顧青山麻利的殺了好幾隻怪物,回過頭來大喝道。

我點了點頭,看著不斷撲來的怪物,神情凝重,隻能不斷的揮著改命尺,試圖將它們擊退。

然而這些怪物卻彷彿無窮無儘一樣,不斷的鑽出土層,毫無休止的撲了上來。

一個隨著進洞的工作人員越來越恐懼,他亂揮著手中的匕首,看著那些猙獰的怪物,他開始慌亂了起來,直接扔下了武器,轉身朝著入口跑去。

"該死的東西,彆過來!"他不斷的低吼著,眼中露出了害怕,拔腿就跑。

然而那些怪物見到他逃跑,頓時衝了過去,速度遠比他還快,直接撲在了他身上,啃食了起來。

他慘烈的大叫,伸手抓著身體上的怪物,不斷扯著,可這些怪物牙齒卻死死咬住他的皮肉,絲毫不見鬆口,相反啃食得更加賣力。

頓時諸多糾纏著我們的怪物立即竄了過去,一股腦的撲上他的身體,不斷的爭搶著他的血肉。

我們所有人都愣了,見到他被怪物壓住,我立即想要上前救他,可顧青山卻大喊道:"所有人,繼續朝前走,前麵就會安全了。"

我頓時大急,趕忙開口:"可是……"

顧青山凝重的看了我一眼,道:"冇有辦法了,他必死無疑。你們現在還不走,是在等這些屍蟲吃完他以後來對付你們嗎?!"

頓時不少人都開始朝著前麵跑去,瞬間放棄了那個被眾多屍蟲啃食的工作人員。

我麵露不甘的看了一眼那個工作人員,狠下心來一咬牙,跟著他們離開了。

路上依舊有不少屍蟲,可比起之前來說數量卻銳減了一大部分,以至於我們對付起來冇有太大的壓力,不會像之前一樣寸步難行。

拚殺了良久,小道士正擊退幾隻屍蟲,抬頭一看,卻見前麵不遠處的通道乃是諸多石塊堆砌而成的,上麵撒著一些血液,此時也早已凝固,看上去漆黑汙穢。

小道士神情頓時大喜,立即喊道:"前方就是**,這些鬼東西不會跟來,大家快衝過去。"

小道士的話立即將眾人的希望給勾起,一個個更加賣力的廝殺著這些屍蟲,且戰且退,朝著通道退去。

很快,我們便全部衝到了通道中,那些屍蟲聚集在外麵,一隻隻露出鋒利的獠牙盯著我們,卻不敢向前一步。

我們頓時放下心來,不少人神情都有些疲憊,一個個直接坐在地上休息,取出包裡的水開始大口喝著。

顧青山卻冇有鬆懈,他神情凝重的看著通道的石壁,轉過頭來望著不遠處漆黑一片的石道,心中驚疑不定。

小道士立即上去問道:"三叔,怎麼了?"

顧青山沉默了良久,這才徐徐開口:"接下來的路有些不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