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36章 顧青山

小道士一開口便吸引了我們的注意,石海趕忙問道:"怎麼,你發現了什麼問題嗎?"

我也望著小道士,等待他的下文。

小道士神情凝重,緩緩開口:"我們所在的位置被陽光照耀著,但陰氣卻十分重,甚至跟一些墳地所散發的陰氣不逞多讓,而這股陰氣都是從東方傳來。由此可見,此地未修建古墓前,極有可能是龍息地。"

我不解的看著他,有些困惑:"什麼龍息地?"

小道士撇了我一眼,道:"龍息地乃是陽氣聚集之地,是上等的風水寶地,可遇而不可求!但這古墓的修建卻剛好處於龍頭,藉助了龍頭的陽氣,將所有的陽氣聚集在了古墓之中。當時的那名風水師肯定知道這些,但卻故意為之,讓此地從上佳的風水寶地變成了另一種風水之地……"

我和石海趕忙問道:"變成了什麼樣的風水寶地?"

小道士肅然開口:"斷龍台!"

我在道書上看過有關斷龍台的介紹,不由得一陣愣神。

石海卻有些茫然,問道:"什麼叫斷龍台?"

小道士道:"斷龍台乃是風水之地中極為凶煞的一種,傳言若是在龍首之地修建墳墓,便會斬斷龍首,使墳墓能短時間彙聚整個風水寶地的靈氣。可之後卻會使風水寶地失去靈性,吸收方圓千裡的陰氣,變成窮凶極惡之地!"

石海有些愣神,可他很快又冷靜了下來,道:"既然如此危險,那我立刻就請示上麵,放棄對古墓的探索。"

我搖了搖頭,道:"冇用的,古墓已經被打開了,其中陰氣擴散而出,恐怕滋生了不少陰魂。現在放棄古墓,會使其中的陰魂逃出,到時候必然生靈塗炭!"

石海臉色瞬間變化,他沉思了片刻,緊皺著眉頭問道:"那封閉古墓應該就行了吧?"

小道士凝重的搖了搖頭:"冇用了,除非能夠深入古墓之中,將古墓的主人用符籙封住,使斷龍台的陰氣散去,重新恢複為龍息地,不然便隻能等待著陰魂破墓而出。"

石海頓時臉色泛白,沉默不語。

突然,小道士開口:"或許我們可以找人來幫忙。"

石海趕忙問道:"找誰?"

小道士看著我和石海,道:"我叔叔。"

我問道:"你是說,請茅山出手?"

小道士點了點頭,道:"我叔叔是一名風水陰陽師,手段詭異莫測,也隻有他出手才能解決這個難題。況且如果他出手的話,我們也可以從他那裡得知關於短命之人的事。"

我一聽小道士的話,神色頓時充滿了希望:"那你有辦法聯絡到他嗎?"

小道士遲疑了片刻,最終點了點頭::"可以是可以,但我需要找個地方做準備。"

石海立即開口:"我們在古墓外建立了根據地,那裡很安全,你可以放心的聯絡你叔叔。"

小道士點了點頭,於是石海立即帶著我們感到根據地。

來到一間安靜的簡樸房間中,石海喝退了其他人,隻有我和小道士一起進入了房間內。

"你看這裡怎麼樣?"石海問道。

小道士掃視了一圈,點了點頭,開口道:"冇問題,我馬上聯絡我叔叔。"

說完,小道士開始從隨身攜帶的包裡取出一些法器,整齊的擺放在不同的位置。

片刻後,小道士終於擺好了法器,開始盤膝而坐,默唸著口訣。

我和石海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小道士的動作,隻見法器之間突然爆發出一陣璀璨奪目的光芒,很快便凝聚成一道人影。

此人濃眉大眼,五官的線條充滿了剛毅,一臉正氣。

他看著小道士,有些意外:"臭小子,跑了這麼久,怎麼突然想到聯絡你三叔我了?"

小道士訕訕一笑,道:"三叔,我這裡遇到點麻煩,需要你出手。"

小道士的三叔名叫顧青山,乃是茅山一名極其厲害的風水師。

隻見顧青山淡然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茅山的規矩,不會輕易出手打破世間的秩序。你小子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想要我出手幫你擦屁股,冇門!"

小道士歎了一口氣,道:"唉,那看來我為三叔準備的好酒隻能送彆人了。"

顧青山眼珠一轉,咳了咳嗓子,道:"等一下,你我叔侄之間情比金堅,叔叔我怎麼能看你流落在外慘遭不幸呢?你容我好好想想。"

小道士似乎抓到了顧青山的軟肋,道:"算了,我現在馬上就要進斷龍台了,此番不知生死,留那些酒有什麼用?既然三叔喜歡,我便給三叔留著,算是個念想吧。"

顧青山神情突然凝重,道:"臭小子,你發現了斷龍台?"

小道士點了點頭,歎息道:"發現是發現了,但我根本破不了斷龍台。為了人間不被斷龍台中的陰氣弄得生靈塗炭,我也隻能冒死進去嘗試一下了。"

顧青山趕忙大喝道:"臭小子,你彆給老子亂來。老子馬上下山,你等著我過來再說!"

說完,顧青山的身影便散開了,光芒驟然而止。

小道士得意的笑著,回過頭來看向我。

我一臉古怪的看著他,不知道怎麼開口。

小道士問道:"怎麼?"

我說道:"冇事,隻是看你這個三叔被你耍得不輕。"

小道士頓時趾高氣揚的哼道:"那是,我這幾次能從茅山跑出來,都少不了我三叔的幫忙。"

說完,小道士回過頭,對著石海道:"石上校,有點事需要麻煩你。"

石海道:"你說,我會儘力滿足你。"

小道士撓了撓頭,道:"我三叔嗜酒如命,可能需要你派人弄些好酒來招待他了。"

石海頓時擺了擺手,道:"小問題,我立即讓人去準備。"

說完,石海馬上走出屋子,吩咐了屬下去準備十罈好酒。

靜靜等待了兩天,小道士腰間的一把法器突然爆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

小道士關掉了法器,道:"我三叔到了。"

很快,一道魁梧的人影出現,他臉上帶著豪邁,步伐詭異,一轉眼來到了小道士麵前,哈哈大笑道:"臭小子,你給我準備的好酒呢?"

小道士立即取來一罈美酒,趕忙獻殷勤道:"來,三叔。"

顧青山打開罈子聞了聞,一臉陶醉的說道:"好酒,老子喜歡!"

接著,他放下酒罈,望向一旁的古墓洞口,神情有些詫異:"冇想到這個墓已經有了上千年的曆史了,如今裡麵肯定有不少陰魂,說不定還蘊養出了更厲害的東西。"

顧青山回過頭,對著小道士道:"你都準備好了吧?"

小道士嘿嘿笑道:"三叔你放心吧,我已經讓人去準備了,全部就緒,就等著您。"

顧青山點了點頭,道:"有哪些要下墓的?"

小道士指了指我和一旁的幾位考古專家,道:"就我們幾個。"

顧青山掃視一圈,突然目光望向了我:"這小子還挺有趣的。"

小道士趕忙問道:"怎麼?"

顧青山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彷彿看穿了我的一切。他搖了搖腦袋,道:"不關你事,閉著嘴。"

小道士縮了縮腦袋,突然想起了什麼,趕忙問道:"對了三叔,你知道短命之人怎麼樣才能改命嗎?"

顧青山道:"很簡單,短命之人命格太過脆弱,想來必然被命煞之氣封住了命格,隻需要將命煞之氣完完全全的轉移到鎖魂玉中就行了。"

小道士又問道:"那哪裡有鎖魂玉呢?"

顧青山不耐煩的道:"我怎麼知道?你不會自己去找啊!"

我站在一旁,默默不語,悄然記下了顧青山所說的鎖魂玉。

顧青山突然又看向我,道:"想來是你小子改命用吧?"

我頗為震撼的看著顧青山,臉上說不出的驚愕。

關於改命之事我隻告訴了小道士一人,其他人都不知道。

莫非是小道士告訴了顧青山?

"不用猜了,老子精通陰陽風水,可謂是登峰造極,自然能一眼看穿你的命魂。"顧青山開口道。

緊接著,他又望向古墓,道:"一個小時後陽氣旺盛,我們就在那時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