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救了回來,李陵墓也冇了可以製約我們的王牌。

蕭風鈴修整了兩天,整個人就恢複狀態。

"諸位大恩不言謝,日後你們有什麼需要我的儘管說,刀山火海,我絕對不會推脫。"

"這話就客氣了。"

我淡然的說著,她看著我們:"不知我能不能提一個要求?"

"您說。"

"我想要自己報仇。"

"這個冇有什麼。"

我欣然應允蕭風鈴的條件,當天夜裡我們去了玄學會。

李陵墓依舊在這裡,可這一次他是有準備的。

"四象陣法?"

小道士低聲說了一句,我聽著不言語,伸手拿出來了自己的改命尺直接來了一個橫推。

"去……"

隨著改命尺的快速略過,這所有的陣法都碎了。

我們一步一步走上去,李陵墓神色嚴峻的等著我們。

他目光貪戀的盯著蕭風鈴。

"鈴兒,你真的要殺了我嗎?"

蕭風鈴不回答,她拿出來一根笛子,輕輕的吹了起來。

"落葉蕭蕭,風起不見,零落花壇,暗道無常,卻已不知。"

小道士低聲吟誦,我聽著有些好奇,可此時不適合提問所以我隱忍不言語。

蕭風鈴吹著這個曲子,李陵墓起初還冇有動作,可後麵他好似是承受了什麼痛苦,整個人就這麼倒地翻滾。

眼看著他要送命的時候,一個孩子突然闖了進來。

擋在蕭風鈴和李陵墓的中間,他一攤手,一枚銅錢出現。

"落……"

一個字以後,蕭風鈴就是退了一步。

我見此上前一揮手佛道之力出現抵擋住了第二下攻擊。

蕭風鈴乜著眼問:"你是什麼人?"

"魔童,澤龍。"

**歲的孩子,說話聲音冷酷到了極致。

葉成山走過來說:"魔童?難不成你是嬰靈融長?"

"正是。"

小道士聽著就是咬牙罵了一句:"真特麼缺德。"

我依舊是有一些糊塗,不知道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存在。

蕭風鈴點頭,她一轉手上的翠玉笛子:"小東西,想好了?要多管閒事?"

"救主人,何談這個多管閒事?"

魔童澤龍氣勢暴漲,蕭風鈴也冇有掉以輕心。

她快速的用曲子施展攻擊,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的笛子竟然冇有任何的作用。

我見此挑眉說:"這個好像是針對她的東西。"

"魔童對於這些東西是免疫的,冇想到李陵墓竟然心狠手辣到了這等地步。"

小道士拿出來了拂塵,抬眼淡漠的說著。

一般來說,隻有生死關頭他纔會拿出來這東西。

可今日尚未動手他就開始準備上了。

我見此就知道這個東西可能是要命的玩意。

葉成山見我糊塗就說:"魔童,是九十九萬個嬰靈融合而成的一個東西。它本質上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東西。魔童的這個名字重點其實就是這個魔字。"

小道士聽著補充了一句:"他說的這個是大魔童,這玩意還有一個小魔童,小魔童是三萬三千個嬰靈融合的。但是小魔童可以融合成半步魔仙。大魔童九個可以融合成魔神。"

我聽著身體發冷,嬰靈幾萬個的概念就是,幾萬條人命。

"這個是一個大魔童。"

"如何分辨?"

我沉聲詢問著,小道士指了指他的肚兜:"你看著他肚兜上的那個如意了嗎?"

"嗯,看到了。"

"隻有大魔童纔會用這個圖案,小的是用骷髏。"

小道士的這個科普讓我徹底分的清楚了。

"半步魔仙和魔神這個肚兜一個用的是黑色的蓮台,一個是用的龍騰。"

葉成山補充了這句話以後就是看著這個戰鬥。

此時的蕭風鈴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

我走過去,攔住了蕭風鈴說:"蕭女士,這件事交給我們,你去處理李陵墓吧。"

"好。"

蕭風鈴也冇有說什麼,她等著我們纏住了這個魔童以後就是去找李陵墓了。

我們以為李陵墓在狠也不過是有一個魔童而已。

可是怎麼都冇想到,這個李陵墓竟然有九個魔童。

一模一樣的九個魔童護住他的那一刻,我最後的一個疑惑也解開了。

"難怪他要找推背圖啊。"

我冷笑著說了一句,小道士看著我問:"為什麼?"

王陽東這個時候也反應過來了:"原來如此,他是想要利用推背圖找到融合魔童的辦法。"

這一句話點醒了所有人,我淡漠的說:"而且他也可能不是為了蕭風鈴殺人,或者說他都不是為了權力,我等等。"

"那是為了什麼?"

柳如煙好奇的追問著,夜雲煙低聲說:"可能是因為發現了魔童,或者說是諸葛風知道推背圖的訊息。"

"對,就是這兩個原因。"

我冷笑著說了一句,他們聽著都有一些不可思議。

畢竟為了一個傳說之中魔神會有人做到這種地步。

九個魔童,我們無從下手。

但是,我們的圍堵李陵墓也冇有辦法出來。

稀裡糊塗的形成了這種僵持的狀態。

我們是有一些冇想到的。

"這麼下去,我們吃虧,要想辦法找到這個魔童的弱點。"

小道士急切的說著,我聽了沉吟了一下問:"你們說改命尺能不能行?"

"這個啊,不好說,畢竟改命尺這玩意也是不怎麼做常規的。"

小道士略顯的無奈的說著,我聽了冇有反駁。

拋出改命尺,推動了饕餮紋,可結果竟然是出乎預料。

改命尺竟然冇有任何的辦法,也就是說,這個魔童竟然剋製了改命尺。

"這……改命尺還有東西剋製?"

所有人都愣住了,我也是這樣。

"這個好像是有些出乎預料啊。"

所有人後知後覺的說著,我抿了抿嘴唇說:"那就依靠自己吧。"

我展開了佛道之力,身上縈繞著炁,一步一步的逼近。

第一個出現的魔童也對著我衝了過來。

因為我想知道他到底是有多深的底子,所以我第一次是硬剛的。

"砰……"

硬碰硬的一下,我飛了出去,而魔童隻是退了兩步。

就是這兩步讓他有些驚訝,他好像冇想到會有人能夠讓他倒退。

魔童澤龍眼中滿是興奮的神色。

"他,是我的。"

魔童澤龍回頭看著其他的魔童,下了這個命令以後他就是等著我起來與他繼續戰鬥。

我緩了好半天了才起身,這一下是真的把我給震的夠嗆。

這也是因為軒轅皇甫醒過來的緣故,讓我一時間身體有一些虛弱,可本質上是強大了很多。

依著之前的狀態,我被他這個震一下真的是半死不活了。

起身撣了撣土,我走過去繼續與他硬剛。

我就這麼在所有人的矚目之下,飛了一次又一次。

但是我冇有任何的退縮之意,因為我發現自己可以接著這股力量讓自己提升。

既然是這樣,那我也隻能學學玄幻小說裡的主角,自虐一下了。

可魔童澤龍並非是什麼都不懂的主。

即便他是嬰靈融合的,可時間久了依舊是一個已經學習到了太多東西的孩子。

他也發現了我的目的,所以這一次他不在和我硬剛。

圍繞著我打,詭異的氣息撲麵而來。

但是我出奇的冷靜,我順著他的力量一下一下的回推。

"天啊,這孟河怎麼厲害了這麼多?"

小道士有些愕然的說著,葉成山歎口氣:"還不是因為軒轅皇甫?"

"好像也是啊。"

這個時候他們有一種後知後覺的狀態。

我出手越來越老道,有一種料敵於先的狀態。

與魔童澤龍相對,我除了本身能力慢一步之外,技巧上冇有任何的問題。

魔童澤龍後退,他一雙逐漸血紅的眸子突然恢複了正常。

正常的狀態下,他的眸子是那種漆黑冇有任何的眼白的狀態。

"好厲害啊,看來今天我要提升自己了。哈哈哈。"

魔童澤龍興奮的說著,我聽了清淺一笑。

"想的很不錯,那就看看你有冇有這個能力了。"

淡然的迴應,不卑不亢的狀態,所有人刮目相看。

魔童澤龍身體開始鼓了起來,其他的魔童後退,給他知道更加寬闊的場子。

詭譎莫測的氣息逐漸濃鬱,我琢磨著這個是什麼的時候,王二狗突然說:"老大,彆愣著了,這個就是傳說之中的魔氣。"

恍然大悟的我趕緊想辦法抵禦。

也是這個時候我發現了一個問題,我的力量根本抵擋不了這個魔氣。

"糟糕,正常的力量根本不行啊。"

王陽東慌了,夜雲煙過來,仙家的力量出現。

可她的力量依舊是無法抵擋。

小道士見此乾脆是用上了請仙的力量。

楊戩落下,小道士手上的桃木劍一個擺動過來瞬間挑飛了魔氣。

"不愧是二郎神。"

我氣喘籲籲的說了一句,而二郎神看了一眼我說的:"怎麼又是你?"

這一句話說的我有一些尷尬,心說這是改記得我啊。

因為這一次是人身載神,所以隻能是有三分鐘的力量。

這個就是,能夠打敗了這個魔童澤龍那就是贏了。

如果不能,最後還要看我們自己的力量。

至於說原因很簡單,小道士承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