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342章 指點

如若是真的高手。我想我們這些人可能都要送命了。

現在說來說去,還是我的改命尺能撐著。

想著我走過去攔住他們問:"這怎麼和諸葛小姐打了起來呢?"

"你,你……呼呼……你醒了啊?"

小道士叉著腰大口喘氣,看得出來是真的累蒙了他。

"醒了。"

"這位是想把你的身體給帶走,咱們也不知道是圖什麼,但是你的身體若是帶走了,我們怎麼交代啊?所以就這麼爭論。"

葉成山還是穩定一些的,柳如煙神色有一些疲憊,可整體的狀態還是不錯的。

"我們是真的講理了,怎奈何人家是真的不講理,我們最後冇有辦法就這麼打起來了。"

我聽著挑眉問:"不知道諸葛小姐帶走我的身體想要做什麼呢。"

"不過是怕你也遭遇問題而已。"

"你這話說的,怎麼我們還能夠害他?"

小道士憤憤不平的說著,她聽了冷冷的說:"這種事誰能夠了說的清楚?彆忘了,當初我爸的那些朋友也是好人,也是可以肝膽相照的,現在呢?害死他的正是這些人啊。"

"話不能這麼說,各彆的一個人不能代表所有人,我們之間互相都是好的很。"

王陽東接茬反駁著,諸葛玥直接是回??著:"你這話說的你自己有底氣嗎?什麼叫好?你是能夠出生入死還是如何?什麼都不能吧?"

"你如何知道不能?"

小道士冷漠的問著,他看著諸葛玥:"你父親的死我們也在查,這難道不是朋友嗎?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出生入死為什麼不能夠互相信任?小孩子,你這話可是有些偏激了。"

"你纔是……"

"我們和你父親是論平輩的。"

小道士漫不經心的一句就給她的話堵住了。

"你,你們……哼,有一天你會謝謝我。"

諸葛玥一抬手就碎了這個結界然後就走了

我見此鬆口氣問:"冇有看到韓伯?"

"冇有隻有她。"

進去了鋪子之中,我淡漠的說:"現在都不是說這個諸葛玥的問題了。"

"那是什麼?"

"是你們的能力問題。"

"我們能力問題?"

小道士不明所以的問著,我點頭說:"對,就是這個。"

"我們現在都是在提升自己啊。"

"這話還不價,但是咱們都好提升的都是優點。而缺點卻冇有任何的提升。這是很不好的。"

"你是說怕遇到那些危險?"

"是啊,現在想想每一次我們遇到了高手,最後都是依靠著改命尺才能夠矇混過關,但是誰也無法保證改命尺會一直存在。"

"嗯,這個道理是真的。"

"所以我這件事要自我檢討一下。"

"啊?"

他們不知道我這話是怎麼說的,我歎口氣說:"我自己說話冇有算數,一直是反反覆覆的。說是要少用改命尺,但是每一次依靠的都是這改命尺才能夠行,而自己的能力冇有提升多少。所以……"

我起身看著他們深深的鞠躬:"我這個官家做的很是不合適。"

"不是,我們也是啊,其實每一個人都會有一種對於事物的一種依賴,這個是冇有辦法的。"

小道士說著就是把我扶起來,我聽著搖頭:"這個說回來還是我的自控能力有問題。"

"那個,你說我們的缺點冇有任何的成長,不知道你說的這個成長是什麼?"

葉成山見氣氛尷尬忙出頭說話,我聽著就是順著他的話說了起來。

"小道士,咱們兩個好,我先說說你如何。"

"好,"

我坐下,猶豫了一下說:"小道士的招數本身就是剛猛的路子,但是自從你身體出現了問題以後,你就是一直畏手畏腳的,導致你的狀態不對,每一次戰鬥你都是明明有能力抗住,但是你好像是……"

我想了想措辭以後繼續說:"好像是顧慮什麼,讓你一直冇有幫上大忙。"

小道士聽著猶豫了一下說:"你說的這個我知道,那成長呢?"

我聳了聳肩說:"你的道術越來越精湛了,剛剛我看到你好像是用了太上無極的一個符籙吧?那個你之前好像一直不行的,但是這一次是直接就成功了,"

"這個好像還真的啊。"

王陽東點頭映襯著,我聽了看著他說:"東哥,你不覺得你的能力一直都是很怪的嗎?"

"嗯?冇有覺得啊。"

他茫然的看著我,好像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說。

我沉吟了一下說:"這個其實我一直有這種感覺,但是我又說不出來,反正還挺怪的。但是我剛剛知道為什麼了。"

"為什麼?"

所有人都問了一句,我看著他說:"你和小玲是相輔相成的關係對吧?"

"對。"

"那你和小玲現在為什麼越來越分開了呢?"

"分開……"

王陽東若有所思的低下頭冇有說話。

"還有你的狐仙之力,現在的增長的確實很快,但是你這種力量你作用的……"

我摸了摸下巴想了好半天才說:"就是,你用的怪怪的,好像一直冇有完全冇有釋放出來。我就一直奇怪,你的力量壓製的太厲害了。一直是到了剛剛我才發現,你和小玲之間冇有任何的配合。"

"真的就是自己打自己的,然後對方是朋友的狀態。可是你們之間的關係不應該是樹藤關係嗎?"

王陽東低下頭一聲不吭,小玲也出現了。

"這個感覺我也有,我和他也說過,但是怎麼改正還不知道。"

"這個啊,你可以問問李悠悠啊,你們算得上是一脈相承的。"

李悠悠聽著我的話就說:"你們是不是修煉的時候落下了什麼咒語,或者說是省略了什麼步驟?"

這纔是真的行家,一句話就點醒他們。

"對啊,是不是因為我們把那個東西給落下了?"

兩個人就這麼開始覈對,我見此就是看著李悠悠說:"既然剛剛點到了你,那現在也說說你把。"

"好啊。"

李悠悠笑吟吟的看著我,那個神色好像是在看著我要怎麼說。

我看著她說:"你現在是真的比來的時候還要厲害了,但是冇有比那天你給我展示時候厲害。"

"這話……我怎麼冇有聽明白呢。"

李悠悠茫然的看著我。

"很簡單,狀態不同,你發揮的實力也不同,你現在是實力凝聚增長了很多,但是你釋放出來的,卻不及你薄弱之時。"

他們認真的聽著。

"舉個例子,當時你釋放出來的氣息是治癒,你讓我們一瞬間感受到了你的能力而當時是我們三個人都感受到了你的能力。這就是你釋放出來的狀態。"

"那我後來也可以啊。"

"李悠悠,你想想後來你有嗎?"

我的提問,讓她真的陷入了沉思。

"你負擔太重,生怕會救不了我們,但反而是這種想法讓你的能力釋放的不夠。有一句話叫,心隨所致,意隨所達。這個時候你是最厲害的,在解釋一句就是小說之中的人劍合一。"

她恍然大悟。

"是這樣嗎?"

低下頭,她開始沉思了起來

而我看著葉成山說:"其實我的能力還不夠資格評價你的,但是我今天還是想要鬥膽說兩句。"

"老大說的哪裡話?你說就好。"

葉成山溫和的笑著,我聽了低頭忖度了一下言辭後說:"你的能力不止於此,但是你好似心中有什麼事,這個事讓你一直冇有起來,所以你現在的狀態很低迷,完全是依靠著能力還有你自己當初的一些經驗支撐著。"

他身體一個震顫,低著頭冇有說話卻依舊認真的聽著。

"這話我也不知應該怎麼說合適,我就直接說了。"

"好。"

"你不能倒下去,因為你是三十年前的傳奇,你的傳奇應該繼續續寫,而非落寞。"

他霍然抬頭,就這麼盯著我,

這一刻我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氣勢攀升,我知道他現在還是需要時間去想。

我看著王二狗說:"感情是好東西,但是王先生,單相思現在也需要資本了。"

王二狗尷尬了一下,我挑眉一笑:"這個是正常的,但是吧,你這個重感情是真的足夠弱點了。"

"我知道了。"

他無奈的一笑。

看著柳如煙,我想了很久才說:"有些東西,你比我懂,你這個弱點是冇有活下去的意誌,我應該如何說呢?蠱術的精湛,都是你的不想活換來的,那這個精湛還有什麼必要呢?"

"所有養蠱的,到了最後都是透支生命,這個是冇有辦法的。我也不過是走到了這個地步罷了。"

柳如煙不承認我想說的那個東西,所以很是認真的狡辯著。

"這話你自己信嗎?你心魔所致,你逼著自己修無情的道路,可你偏生來的多情種,這道路你又如何是對的?"

"我……"

"放不下,不如去問問,或許你隻是差了一句。雖然生老病死是正常的,但是我不想你這麼去了,相識一場,我希望的是,我們的生死要麼是壽終正寢,要麼是轟轟烈烈的死,而非是如此的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