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魏長峰最後是真的受不住了,畢竟這幾個天兵天將著實是有一些不正經。

他冷笑一聲,眼白逐漸擴大,身上的鬼氣越來越凝重。

小道士見此詫異的說:"鬼上身?"

"不是,這個是鬼神回身。"

葉成山終究是薑老的辣,所以他一眼看透了這個是什麼。

小道士聽著眯了眯眼想了想:"你是說那個鬼門的陣法?"

"對。"

"他是將多門的人,怎麼會這個呢?"

他輕聲嘀咕了一句後說:"咱們不能讓他成功,若是成功了,咱們都冇有什麼好日子。"

我不懂其中厲害,但是知道他們都恐懼的東西,那就一定是厲害的存在。

想著我佛道之力瞬間出現,我一跺腳,力量攀升。

"太上無極,九字真言,雙龍戲珠。"

力量化龍,它們盤旋著壓了上去。

他已經是形成了一半,若是說繼續下去。我的力量還真是冇有什麼辦法壓製了

隨著力量壓住,小道士的桃木劍脫手而出。

"道隨天動,我為太極,太上無極,乾坤正道,去。"

葉成山今日也是拿出來了一個法寶。

這是一個玉製作成的東西,看著不是很長,但是很鋒利。

他拋出去以後說了一句:"早已定乾坤。定。"

王二狗也冇有了平時的哈氣連天,他把所有的陰氣都彙聚在了身上。

隨後,他雙手合十,輕輕的摩擦。

好半天了,他一抖手拿出來了一個玉扣。

"法隨心致。去。"

隨著他們的力量出去了以後,王陽東也是把小玲找了出來,順帶著把自己的狐仙亮了出來。

李悠悠開始敲打著驢皮鼓。

"萬物隨蠱,我為蠱母。起,落。"

柳如煙低聲吟唱著,這以後四周的東西都是開始顫動。

一個一個能夠動的都飛了過去。

黃耀初見此有些懵了,他冇想到一眨眼的功夫,我們所有人都上了大招。

"黃仙道場,百邪退避。起……"

付明義見我們是動真格的,他也有些慌了。

聽著想要出麵幫忙魏長峰解決其中的一些。

可怎奈何,我們的力量彙聚並非是他可能撼動的。

魏長峰感受著我們力量的彙聚就是一笑。

這笑容是蔑視,對於我們力量的完全蔑視。

"爾等雕蟲小技也敢放肆?那就看本座如何送爾等去往西天極樂世界。"

他說著手輕輕的擺動著,就好像是在扇風一樣,我還冇有明白他想做什麼,我就飛了出去。

這是一股磅礴的力量,我飛了出去以後,人倒地瞬間氣血翻湧。

但是我冇有到吐血的地步,因為我的改命尺比我反應的還快,直接給我的氣血壓了下去。

我晃晃悠悠的起身,因為我這個壓製的人飛了出去,他們比我要難受。

可他們怕丟了這個機會以後就冇有什麼能力讓他被壓製,所以就是狠狠地撐著。

我見此自然是不甘落後,上了大招後二次壓了下去。

因為我今日狀態癲狂,所以真的下死手了,他還真是有些撐不住。

魏長峰見我發瘋了就知道事情不會這麼容易解決,他深吸一口氣,突然大聲喊了一句。

"滾……"

一陣震懾,我們下意識的後退。

退開了以後,他悲憤的看著我們:"是你逼我的,是你們逼我的。"

他低吼著,力量徹底釋放了出來。

小道士臉色發沉的說:"冇想到,我們竟然無法壓製他。"

葉成山聽著也有些疲憊了,他看著我問:"老大,你有冇有什麼辦法?"

辦法?我也想有啊。現在的改命尺還在笑話之中。

現在根本冇有時間來管我,也不能說不管,就是他冇有很多的力量來處理這個人。

所以現在我們必須要依靠自己。

可要怎麼依靠呢?

我一時間也冇有什麼好的方法了。

這些天兵天將一直在看熱鬨,現今加我們束手無措就是一步一步的接近,最後他們出手了。

可現在的魏長峰根本不是他們能夠匹敵了。

彈指一揮間,他們就化作了煙塵。

我見此就是心下發沉,這麼下去我們可能會成為這個天兵天將。

要想辦法,努力的安慰著自己的心神,讓自己能夠想清楚來辦法。

終於,我有了一個想法。

還冇有等我說話,小道士竟然請神了。

這個請神和我的還不同,我的需要紙人進行加持。

他是直接請神上身。

一道光澤落下了,他身體一個顫抖。

整個人的氣質變化的冷漠異常。

"誰?"

魏長峰警惕的問著,小道士語氣冷傲。

"妙道顯聖真君,二郎神楊戩。"

他一揮動這桃木劍,人若閃電,直接衝了過去。

"肉身成聖的二郎真君?這小道士可以啊,"

葉成山有幾分羨慕的說著,我聽了茫然的說:"就是焦恩俊的那個角色?"

"額,差不多吧。"

我這句話也把他們給整蒙了。

小道士的招數冷冽,冇有了任何的花裡胡哨。

魏長峰的偏於陰冷,詭異。

二者的相對,讓他顯得有一些掣肘。

小道士步步緊逼,眼看著就要把他的這個鬼神給衝出去的時候,付明義竟然上來了。

他用了神打,一個跳躍過來,太極的招數施展以後,二者就這麼動起手來。

"太上老君?你不在兜率宮來到這裡做什麼?"

"你不在司法天神的神殿之中來到了這裡又是做什麼?"

二人相顧無言,隨後就動手了。

我們這個時候再一次不知所措,這……

神仙打架?我們這些凡人……好像要遭殃啊。

魏長峰見自己冇有用武之地就要過來把我們給困住。

我見此也隻能是利用自己的方式來提防著。

小道士終究是還是有自己的思緒的,他冇有讓二郎神完全掌控,所以一個踅回,直接攔住了魏長峰道路。

"不對,他的請神時間快要到時候了。"

葉成山急切的說著,我聽了冇有著急。

拿出來了改命尺,愛著它散發力量。

隨著力量的出現,這小道士的加持就出現了。

二郎神冇有離開,他反而是家中了力量,讓小道士有把握獲勝。

這個就是我剛剛想用的方法之一,因為我知道改命尺還能夠放出一陣的天譴之力。

我冇想到的是,它這一下竟然是能夠催促了消化,也就是說,這改命尺可以加重使用。

感受到了改命尺的歡喜我也就不在藏著掖著的了。

直接讓它快速的施壓,這魏長峰確實是厲害,他現在也是真的發瘋了,但是依舊不如我這個改命尺霸道。

隨著改命尺的無限施壓,魏長峰逐漸落入了下風。

我見此直接過去,應戰這個付明義。

他的神打也快要到時間了,所以我隻要熬時間就冇有什麼問題了。

這神打和正常的請神是不同的,我記得這個是需要開壇做法的。

可不知道付明義是用了什麼手段,竟然是可以讓這個神打隻是一瞬間的事。

神打,全名是自然神打。

我知道這個的原因還是因為看了那個茅山秘術,而這本書之中為了對於請神和這個的一個分彆,所以加重了對於神打的一個介紹。

猶記得這原文是這樣的,自然神打,隻因一殊之名,世人皆謂其神莫測,不知何物。

人皆以為"自然神打"者,請神之行事也;神製人之身思,以致其所為者也。

殊不知此不明自然神打之真,誤解自生耳。

夫神打者,聖賢之所悟以歸天也。

其神非神佛鬼仙之物,人固有之,寧靜潔清,無上智之心。

即道之元神,佛所謂自性。

打乃動詞,一切身心總稱。

夫人言行動止者,目鼻舌身意之所致也,然後人相轉,迷其中,不明事本,相指萬物也。

神打者用常人身心動作求真,用無上智慧,知宇宙真相,歸自然者,得自在矣!

常以少留意,見自然神打。

如或旁物跌落,人不相思,自然伸手接物,視之常也,已自神打,此真心用事也;反人一動而天理彆,高下遲疾,與真意漸遠矣。

所以修神打者,即用此真心作事,與吃喝拉撒為一體,於一隅中生角也。

為了這一段,我真的是查了好多的資料才明白什麼是神打。

可一直以來我還真就冇有遇到過這個神打。

其中包括了那一次遇到了五鬥米教的時候,我也冇有遇到這個神打。

為何說他們?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其實也是用神打的高手。

他們用神打是借用米,好似是用米三粒即可。

但是不知道這個付明義是怎麼回事了。

隨著我們二人的戰鬥到了尾聲,他已經冇有多少力氣了。

我知道這個是因為神打到了時間的緣故。

有一句話叫,趁他病要他命,現今他既然已經冇有什麼力量了,我自然是不能夠放過的。

加快了步伐,我突然在他的後背上打了一下。

這一下若是他正常的時候,還真冇有什麼,最多一個踉蹌。

可現在他正是虛弱,所以人一晃堪堪摔倒。

我見此挑眉,心說你這是也有衰弱的時候啊。

加快了手好上的捶打動作以後,他終於是承受不住,摔倒在地。

我見此這纔是真的滿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