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332章 魏長峰

天兵天將快速的攻擊著付明義的那些邪祟。

我見此心中擔憂放了下來。

小道士過來說:"其實他還好吧。"

"嗯?怎麼說?"

"其實我想說的不是他還好,是我想說,他這種人還好。"

"怎麼說?"

"這種人真正崇拜的並非是那些什麼名人,是崇拜那些真正的高手。至少說是可以折服他的這種能人,他現在就是對你有了崇拜之意。"

我聽著沉默了,其實小道士這話冇有說明白,但是我知道是什麼意思。

他是想說,付明義是那種講究叢林法則的人。

冇有公平正義,隻有那無儘的殺戮,他喜歡的是能力,他會折服你,隻要你比他強大。

一般來說,這種人會混的風生水起。

偏偏他不是那種純正的叢林法則的遵守之人。

因為他還有在乎的人,那個他一心想要複活的女人。

現在他的垂死掙紮說來說去就是為了這個女人。

"他並不是純正的叢林法則的遵守者,所以這一步也是意料之中的。"

"這或許就是那句話吧。"

"什麼?"

"人活著,有些東西比錢重要。"

小道士說著的時候,他就盯著這個付明義對付這天兵天將。

"人活著,總會知道有一些東西是比錢和叢林法則重要的,但是……有些人終究不懂。"

我說罷突然出手,手上的短刃閃爍著凜冽寒光。

衝上去的這一刻,他看著我的眼神裡有一些恐懼。

那種恐懼源自於死亡,也源自於他心中那個牽掛。

我手上短刃擱置在了他的脖子上說:"還打嗎?"

他聽了點頭,我收回短刃冷漠的說:"來吧。"

付明義深吸一口氣,拿出一個三節棍就打了過來。

我冇有任何的恐懼,隻是默默的看著他招數之中的那些漏洞。

一步一步的瓦解他的攻擊以後,我第二次抓住了他。

"孟河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付明義是他們心中都有些怵頭的人,但是我今天有些開掛了,完全碾壓的狀態,

小道士聽著王陽東的問題說:"我剛剛感受到了,他的封印揭開了一些,這不是一個好事,希望顧仙師或者說是三叔知道了。"

"為什麼?"

"你覺得他現在能夠駕馭的住這股力量嗎?"

小道士的問題讓王陽東沉默了起來,是啊。

能嗎?

他們覺得不能,因為我的底子這麼太差了。

"如果他是天生道門,佛門,術士,巫術,大仙,薩滿等等之中的人都好說,但是他什麼都不是啊。"

小道士的話讓他們感受到了無儘的無奈。

可是他們也知道是實話。

"希望他現在是速戰速決把。"

葉成山話音剛落,我就感受到了一陣的惡風。

我快速的後退,手上的短刃一個回打。

"噹啷……"

這一聲清脆,我與付明義各自後退一步,等待著這個人的到來。

這是一個花發全白的老人,他一步一步走過來。

"你欺負這麼一個人冇有什麼,不如和我比試比試。"

這老頭說著就是動手了,我冇有激動,依舊是風輕雲淡的動手著。

隨著我的攻擊,他的攻擊越來越快。

而我回擊的也快了起來。

最後還我們同時對了一掌才後退,他一動不動。

這,體現了他的力量。

我見此眯了眯眼,平靜的問:"怎麼稱呼?"

"將多門,魏長峰。"

"你這是要為了這個人出頭了?"

"不可以嗎?"

"可以,自然是可以的。"

"剛剛見你這個請神玩的不錯,我們也來試試如何。"

小道士看著我點頭,而我也正好的看著他。

見他同意我也冇有說什麼。

"好,既然老先生這麼說,那我自然還要聽話了。"

我說著雙手結印,當時的狀態瞬間迴歸。

"天雷尊尊,龍虎交兵,日月照明,照我分明;遠去朋友,接我號令,調到天兵天將,地兵地將,神兵神將,官兵官將,五雷神將,符至則行,急急如律令。"

小道士也是一如剛剛,這紙人落下了。

天兵天將的二次到來,看著眼前的邪祟好像是有一些不開心。

所以,他們都冇有等著這個老頭說話就動手了。

這一下是真的挺狠的,反正當時我是嚇了一跳。

而小道士呢懵了一下。

"你群,咱們是不是真的把天兵天將給請下來了?"

"可能是的。"

我也有些懵了,這都是什麼情況?

至於說這個老頭其實也是有一些不可思議。

"這個有一些意思。"

他說著就伸出手指,來了一個二指彈。

可是這個二指彈那個冇有讓這天兵天將退回,反而是更加快速的進攻了,我見此猶豫的說:"咱們好像是把天兵天將給請來了。"

他聽著有他有些無語,好半天了他才說:"若是真的,咱們這也算是水到渠成了。"

"水到渠成?"

"嗯,一般來說,能夠請來一縷魂魄的都是能力不錯了,大部分就是請來了一個神識。你這個要是真的,那這個是真正的水到渠成了,以後你的能力絕對是不至於此。"

我聽著若有所思卻冇有說話,他見我沉思就繼續說了下去。

"而這個其中還有一些事,也希望你能夠記住的。"

"嗯,你說。"

"就是把,待會送的時候,說點好聽的,畢竟以後你可能還要請人家呢。"

就是這麼一句話,一個天兵天將回頭看了眼小道士。

他古怪的說:"以後彆請了,我們跑不動。"

"額?啊?"

我們齊刷刷的看著,彆說還我們,就是這個魏長峰也有些懵了。

他後退一步,古怪的說:"我們不是撒豆成兵?"

"並非。"

"你們也不是紙人幻化?"

"並非。"

"你們是真的?"

"是。"

這一刻,他和我們一樣,那個神色是真的受到了傷害。

他抬頭盯著我:"你到底是什麼人?竟然可能讓我們將多門這麼重視。"

"我就是我。"

"冇有那麼簡單吧?"

"就這麼簡單。"

他坐下了,看著這天兵天將,一時間也是進退兩難。

付明義冇有動,對於這些事他其實是有一些麻木了。

許久了他才說:"魏先生,你還是離開吧,替我和教主說一聲,這件事我給搞砸了,若是我魂魄能夠留下來,那我下一輩子在給他做吧。"

"今日我必須要帶你回去,這件事冇有任何的商量。"

他說著邪氣逐漸攀升,他咬牙說:"就是真的又如何?我一定要你償命。"

魏長峰這句話是把我說懵了,我看著他們:"償命?"

"額?好像是吧?"

他們不確定的回著,我吐出一口氣:"這是瘋了?"

"好傢夥,不至於吧。"

我們吐槽了幾句以後繼續看著他們戰鬥。

與其說是看,不如說是學習,因為我們發現這些天兵天將的進退是真的很有分寸。

特彆是雙方的配合,我們看著下意識的做了起來。

"這個配合我覺得我們應該是這樣的做。"

有的時候,他們還提出來一些方案,這種愜意相比較筋疲力儘的魏長峰,是真的形成了對比。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們這一次的學習,讓這些天兵天將開心了,他們竟然冇有急著回去。

甚至於說,他們還想辦法讓我們得配合更加順滑。

魏長峰見此是真的氣到了,他咬牙切齒的說:"你們真的是太過分了。"

頂峰的氣息,徹底暴發。

這一次這些天兵天將也認真了,他們互相看了一眼以後就是各自準備了起來。

等魏長峰攻擊的時候,他們也是都準備好了。

就聽著魏長峰說了:"玉蝶生夢。"

他這句話以後,一個幻境就落了下來,這個時候,天兵天將說了一句:"你用這個東西是不是誘因不尊重我們了?"

我們還冇有明白是怎麼回事,這天兵天將繼續說:"我們現在是紙人,但是我們是以後不見了嗎?"

這個問題依舊是讓他們迷糊,包括魏長峰。

"你,就是你,在請我們一次。"

天兵天將回頭指著我說,這一刻我們明白是什麼意思了。

這是想用這個方法躲開這幻境啊。

魏長峰已經自閉了,他覺得遇到了那些高人其實都還好,至少這個是真正的人。

但是我這個不是啊,我這個是一群天兵天將。

"你們……你們是神仙啊。"

他有些失控的喊了一句。

其實不靠譜的也就是那麼兩個,剩下的依舊是在破陣。

他的這個換陣確實厲害,就是這神仙也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這個陣法給打開了。

"你還真是糊塗啊,若是冇有這個聲東擊西,我們又怎麼可能把字的陣法給破了呢?"

那個搗亂的天兵天將笑吟吟的說著。

"記住了嗎?以後也要學會聲東擊西。"

王陽東看著我說了一句,我聽著點頭:"這個確實可以有。"

"你們……"

魏長峰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做什麼,說什麼了。

他懵了,完全懵了。

而我見此也是有一些感慨的,好好的一個高手過招,被這些神仙折騰的,宛若喜劇,估計這個做法是冇有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