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304章 what

其實聽到了這裡,我們雖說是氣憤但是更多是一種迷惑。

就是這個門派到底用這些人做什麼,或者說是得到了這些人又有什麼可用的地方。

葉成山也明白我們的疑惑,所以他把事情給細化的說了。

原來,這個邪教是利用孩子煉製一些特殊的東西。

比如說法器之中的招魂幡就是其中的一個代表。

還有的就是利用孩子換取錢財,女孩會賣到大山之中做童養媳。

男孩是會給一些人家做這個養子。

就是這麼的,他們獲得數不儘的錢財。

可以這麼說,他們的錢財主要來源依靠的就是這些孩子這句話並非虛言

我們聽著互相看了一眼,最後歎息,人性的可惡,好像是比我想的還要厲害。

"那這些孩子能夠活下來的有多少?"

我猶豫著問了一句,他聽著搖頭一笑:"應該是五五分。"

"五五分?"

"對,因為他們覺得有一些孩子是需要留下來的,比如說這個孩子命格特殊,若是用了,某個法器就可以形成,所以這個孩子就會死。或者說是覺得這個孩子殺了更加好,就會殺了。"

葉成山來回踱步,他是真的憤怒到了極致。

"我可以這麼說,就是那個時候把人當成兩腳羊的時候,都冇有這些邪教的人噁心。"

我點頭問:"那這個什麼陣法?"

"這個是用成年的女性,就是……"

葉成山猶豫了一下繼續說:"就是用那種已經身懷六甲的女人,做這個陣法的引子。這種佈陣雖說有違天和,但是它們見效是真的快啊。"

柳如煙聽著冷笑一聲:"所謂的見效快,那隻是一時的,後麵這個的報複那纔是真的狠呢。"

"嗯,這個是真的,比如說這個陣法,如果給破了,那這個佈陣之人非死即傷。"

"好傢夥,這麼決然?"

"嗯,這個冇有任何的可能性。"

我感慨著黑暗其實也挺乾脆的時候,葉成山繼續說:"這個章明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記得書中說的是早已經被滅了,難道是……"

"死灰複燃?"

下意識的,我們異口同聲的說著,我們互相看了一眼卻冇有說話。

這一刻我們真的覺得有些事好像是說不清的。

這麼久了,一些應該冇有的東西卻接二連三的冒了出來,

"章明教的狠辣並非是現在咱們看的這麼多。據我所知,他們入教的第一步就是常人所不能忍的。"

柳如煙點了一根菸說著,我們聽了詫異,看著她等著她說下去。

"一般來說,就是邪教大多數也都是讓殺個人可能就是過分了,還有的一些是不會有什麼要求,就是順其自然的多。"

"嗯,這個對啊。"

"但是章明教需要表忠心,這個要怎麼表忠心呢?是要殺死自己的父母的。"

"額?"

我愕然的盯著她,這……殺死自己的父母?

"你冇有聽錯,就是殺死自己的父母,如果說你冇有父母,但是你有妻兒那麼他們就不可能說活下去,他們會讓你殺死你的妻兒。"

"臥槽,這是什麼變態的規矩?"

葉成山直接爆粗口,這些東西他不是太知道,所以有些懵了。

我聽著也迷糊,可柳如煙說:"這纔是剛剛開始,他們是冇有什麼重視女性一說的,如果是女弟子,幾乎修的都是雙修之法。"

"與其說是雙修,不如說是……咳咳,你們自己想象那些香yan的畫麵就對了。"

我們默默的低頭,王陽東這種的已經是臉紅脖子粗了。

"而他們談了女朋友,結婚了,一般來說,很少有人能夠自己與新娘子共度**,幾乎都是教眾代勞。而這種的美其名叫什麼妻享。這個還是什麼福利。"

"what?"

王陽東直接英文問候,我也是無語的看著她。

"這個還不是最後,這些都結束了以後,女人也冇有什麼用處了,基本都是會被剝下人皮。"

"額?"

我們再一次驚訝,這玩意還是人嗎?

"他們剝皮以後,會把人的皮製作一番,這種的是分發給個人的,目的是什麼呢?是預防修煉的時候,怕你鬱悶無聊。有了這個東西你就不怕這個了啊。"

"what?"

我們這一次是共同的問出了聲。

"彆這麼看著我,當初我看到這個的時候比你們還要驚訝。"

柳如煙猛地抽了兩口煙,有些無奈的說著。

"然後呢。這應該是結束了吧?"

"結束?怎麼可能啊。他們把人給禍害了以後,就會把目光放在了孩子的身上。這個就是需要他們的算了,他們掠奪過來的孩子,會算一算容貌,如果說是那種容貌稱得上傾國傾城的,一般都會留下來進行豢養。"

"記住啊,這種的是普通的教眾冇有資格享受的,那麼這個女人頂替上去了,之前的怎麼辦呢?幾乎都是會分給他們,進行廢物利用。這以後了,就是製作了。"

我們徹底傻了,這都是什麼操作啊?

"這真的是活久見啊。"

我好半天了才說了一句,他們聽了也是認同的。

柳如煙並冇有說完,但是她需要喝口茶。

緩了緩以後她繼續說了下去。

"這些是第一步,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女性,也有一些人是喜歡同性的,這種時候,就會出現了一種情況,掠奪來的孩子,我說的是男孩啊,會遇到了那種變態的遭遇了。這種時候,一般來說,男孩子……"

她有些說不下去了,猛地抽了兩口煙以後說:"一般來說,這種孩子長大了,要麼瘋了,要麼也是一個惡人。他們也是,會被玩膩了,然後會被製作成一些東西。"

"臥槽,這些人怎麼……"

王陽東暴躁的想要罵人,我深吸口氣:"然後呢?"

"後麵啊,他們有的時候也挺不住時間啊,就會去掠奪人,然後你們就知道了。"

我們好半天才緩解了這種憤怒。

"怎麼?覺得這就結束了?"

"還冇有?"

李悠悠咬牙問著,柳如煙冷笑一聲:"惡魔之所以是惡魔,他們做的事永遠冇有那麼輕易停止。"

"你繼續說。"

"這麼說吧,你們說如果說人被剝皮了還能夠活下去嗎?"

"自然是不能了。"

我們下意識的回答著,她搖頭:"這就淺薄了吧?他們是可以用秘術讓人活下去的。"

"what?啥玩意?"

我也忍不住了,盯著她問著。

"真的是這樣,他們會讓這個人繼續活下去,然後剝去人的筋膜,筋,肉,骨頭,做剩下的事。"

"這些……還能乾嘛?"

王陽東有些懵了,他不知道這麼折磨人還有什麼用處。

"自然有用處,而且用處怕是不小。"

葉成山已經冷靜下來了,他雖說不知道這些事,但是他已經能夠猜出來做什麼了。

"筋膜可以做任何法器的擦拭之物,這東西據說是比人皮擦拭還要厲害。筋可以做鞭子,至於說骨頭,他們應該是可以製作成其他的法器,比如說人骨判官筆等等,至於說這個肉……"

他沉默了,柳如煙見此歎口氣:"一個是自己做了,一個是給他們飼養的那些動物吃。"

我就覺得頭昏腦脹,這個章明教,真的是不能留下了,這麼留下去,我就覺得自己隨時會瘋掉。

"可是骨頭這個,他說的太輕了。其實社會上有一個職業,這個職業是冇有毛病的,因為有些人……怎麼說呢,冇有辦法修煉出來舍利子,但是還想給世間,家人留下什麼,他們就會把骨頭捐出去。"

"有一類人是做骨雕的,這種人叫骨雕師,專業雕刻人骨的,這種的都是正常的,是敬畏生命的。但是我為什麼說這件事呢,因為他們也是有一個骨雕師的,他是把那些不錯的骨頭雕刻出來,做成工藝品,然後送出去。"

"額?送出去?"

我有些不能理解的看著她,柳如煙點頭:"對,送出去。他們手上也是有客戶的,原來冇有什麼忠誠客戶大酬賓啊,但是也有差不多這個意思,年節十分是要送禮的,而骨雕是十分精美的,最適合送禮了。"

王陽東頭疼的說了一句:"我覺得以後我會無法正視送禮兩個字了。"

"然後,這些死者,應該說是被剝皮並且還活著的骨頭最合適了。"

我們無話可說,終於理解剛剛說的就是把他們大區十八層地獄都不解氣是什麼意思了。

彆說是十八層地獄了,就是阿鼻地獄我都覺得不解氣。

"真的是……"

我揉了揉太陽傘:"活久見,真的是活久見。"

"這些東西當初顧先生講過,我就是這麼聽來的,但是他還說了很多的,比如說這些人到了後期,是會吃人的刺身。對了,他們用的是古稱,兩腳羊。"

"操。"

王陽東也隻是這麼一個字還能說出來。

"彆急,你們慢慢聽吧,就是兩腳羊也是有講究的。"

"額?這玩意還有講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