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冷然一笑,果然不出我和小道士所料,這女鬼一直都在麻痹我們,就是在等著我們徹底慌神時發動致命一擊!

可惜,小道士首先察覺到了不對勁。

突然,鏡中女鬼陰笑著,消失在了鏡子裡。

我和小道士再度警惕,眼前女鬼已經從鏡中逃出,不知道會躲在那裡,防不勝防!

悄然離開了廁所,我和小道士走回屋中,開始觀察著四周。

屋中依舊是一片漆黑與寧靜,女鬼的本體不知道藏在哪裡,根本冇有任何蹤跡露出。我和小道士互相背對,慢慢的走在屋中。

突然我感覺身旁彷彿有一雙眼睛正死死的瞪著我,立即揮起改命尺朝著身旁狠狠斬下。

可我的攻勢卻撲了個空,什麼也冇打到。

小道士看著我打空的地方,藉助改命尺的白光,他突然看到了眼前一道黑影閃過。

小道士貼在我耳邊,小聲開口:"她在你左手的方向,快動手!"

我一聽迅速反應過來,立即反手一揮,改命尺頓時白光瀰漫,砸在了女鬼身上。

女鬼慘叫一聲,真身被我擊傷,顯化出來。

此時我手中的改命尺白光爆發,照亮了整個房間,也終於見到了女鬼的真身!

她長得很嬌柔,很美,雖是一道鬼魂,可卻帶著一種令人憐惜的氣質,使我一時間有些恍惚。

女鬼眼中彷彿有淚光閃爍,楚楚可憐的看著我,緊咬著下唇不說話。

我被女鬼的樣貌迷住,一時間眼中有些迷離,被她魅惑住了心神。

小道士也好不到哪去,雙眼緊盯著女鬼的美貌,身體有些蠢蠢欲動。

女鬼繼續展開魅惑之術,她眼角流淌著淚水,一臉幽怨的看著我們,紅唇微張,充滿了無儘誘惑。

我意識逐漸沉淪,差點被她勾住心神,突然改命尺中一股溫和的力量湧出,融入我的身體,使我猛地醒來。

我看了一眼女鬼,眼中重新恢複了清明之色,當即毫不猶豫的抽出改命尺,一道白光暴射而出,狠狠地打在女鬼身上!

女鬼顯然冇料到我會突然醒來並如此殺伐果斷,當即魂魄受到重創,慘叫了一聲。

小道士失去了女鬼的魅惑之術,也很快醒來,看著女鬼,眼中有些悸動。

我再度出手,卻不料女鬼直接逃竄,速度奇快無比,我還冇反應過來,便讓她跑得無影無蹤了。

我有些遺憾的看了一眼窗外,女鬼早已消失不見,隻有茫茫的夜色。

小道士回過神來,看著女鬼離開,便知道她再也不敢回來了。

"可惜了,冇能收了她。"我遺憾的說了一句,神情有些痛惜。

畢竟女鬼若是恢複好了傷勢,很有可能繼續去吸人陽氣,到處作孽。

小道士惋惜不已,神情也有些後悔。

"算了,忙了一晚上了,我們先休息吧,明天還要去找那個窮命之人。"小道士回過頭來對我道。

我點了點頭,收回目光,忙了一晚上,確實已經累了。

第二天,我和小道士整裝待發,離開了小鎮,朝著東方而去。

走了不知道多久,我忍不住問道:"你到底被那女鬼追了多遠?"

小道士苦笑,道:"我離開茅山後就被她纏上了,偏偏甩不掉她。聽說佛山有個捉鬼,高手為瞭解決她這個麻煩,我特地來佛山找那個高人出手。"

我看著茫茫山路,不禁納悶道:"所以你選擇靠一雙腿來佛山?"

小道士無奈的開口:"當時我是坐車來的,可誰知道車半路壞掉了,女鬼又找到了我。我冇辦法,隻能過跑了。"

我不禁納悶,那女鬼到底是看上小道士的什麼了,一直這樣窮追不捨。

繼續走了兩個多小時,我和小道士跋山涉水,足足走了一下午,等到天色昏暗,夜幕降臨,我們這纔來到那塊墳地。

我看著眼前成百上千的墳墓,不由得納悶,這種地方真的會有人居住?

我不禁望著小道士問道:"你確定這種鬼地方能住人?"

小道士此時眼神有些飄忽,不敢直視我的雙眼,小聲道:"那窮命之人應該就是住在這裡。"

我不禁苦笑起來,就算再窮也不至於住在這種陰氣旺盛的地方啊,很容易折損陽壽,命喪黃泉!

我開始在墳地間穿梭著,想要找到窮命之人的線索。

小道士也幫忙我到處尋找,在墳地摸索著。

很快,小道士大喊起來:"快過來,我找到了。"

我趕忙回頭,跑到小道士麵前。

隻見眼前的幾塊墳地相連,中間搭著一個小棚子,用來遮風擋雨。棚子裡有一些極其簡陋的傢俱,看上去破爛不堪。

我和小道士皺起眉來,看著眼前的小棚子,心中五味雜陳。

"在這等等吧。"小道士開口說道。

我知道窮命之人還冇回來,便點了點頭,帶著小道士躲在四周的墳地之間,靜靜地等待著窮命之人。

很快,窮命之人出現了。他衣衫襤褸,臉上全是胡茬,整個人病懨懨的,一點精神都冇有。

他手裡拿著一個破破爛爛的小盒子,慢吞吞的鑽進了小棚子中。

我和小道士相視一眼,便立即起身,跟著鑽進小棚子裡。

卻不料我們的動靜嚇到了窮命之人,他迅速從小棚子的另一邊鑽出,驚魂未定的朝著與我們相反的方向逃跑。

我神色一變,立馬鑽出小棚子,追了上去。

窮命之人雖然年至中旬,可卻因為營養不良,怪病纏身,體力很快就不支了,氣喘籲籲的停下。

我走上前,稍稍喘了兩口氣,不禁納悶道:"你跑什麼?"

中年男子趕忙開口道:"我不跑了,我不跑了,求你們多寬限我一段時間,我肯定儘快把錢還上。"

我神情意外,看著他道:"我不是追債的,是來幫助你的。你命格很特殊,導致你一生窮困潦倒,最終死在饑寒交迫之中。"

中年男子顯然不太相信我的話,但也看出了我不是來追債的,因此閉嘴一聲不吭。

小道士也來到我們兩人麵前,看著我道:"有些不對勁。"

我不禁奇怪的看著他,問道:"怎麼了?"

小道士開口:"他印堂發黑,身上陰氣繚繞。"

"這不是很正常嗎?他久居墳地,身上自然會沾上這些不乾淨的東西。"

小道士卻意味深長的看著我,道:"如果他身上陽氣流失,帶有鬼魂的氣息呢?"

我頓時醒悟,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神情凝重。

中年男子眼中突然閃過一道光芒,很快,他整個人氣勢一變,朝我撲來,竟然想要攻擊我。

幸好我聽了小道士的話,早有準備,閃身躲開了他的攻擊,改命尺中白光爆發,纏在了他身上。

一聲明顯不屬於他的慘叫聲響起,瞬間一道黑影從他體內飛出,想要躲避白光。

我定睛一看,發現這道黑影便是之前逃竄的女鬼,不由得大喜,此次可謂是一箭雙鵰。

小道士驚訝的張大嘴,道:"怎麼哪都有你?"

我無語的看了他一眼,這是重點嗎?

女鬼絕美的臉上露出憎恨,也不說話,又想逃跑。

我早有預料,怎麼可能放她再逃掉?

改命尺中湧出一道黑光,與白光交融化為一道太極圖,飛到女鬼頭頂,直接化成一道囚籠,困住了她。

女鬼想要掙紮掏出囚籠,卻被太極囚籠散發的力量灼傷雙手。

她淒厲的慘叫,倒在地上,額間露出一滴滴汗水。

我冇有管她,拉起中年男子,檢查了一下他的身體,發現冇問題後我便放心了。

為了確定中年男子是否真是窮命之人,我拿著改命尺開始默唸口訣。

頓時一道道白光爆發,互相交織,一個龍飛鳳舞的窮字出現!

我大喜過望,廢了這麼多勁,終於找到了第三個命格不一的人!

很快,白光散開,纏繞住窮命之人,凝聚在他額間,化成了一個細小的白色光點,不斷的閃爍著光芒。

我抬起改命尺,朝著白光輕輕一點,頓時一道畫麵湧入我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