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葉成山的話其實說的是他自己,這個年紀的人總是有一些遺憾,或者說未完成的遺願,說遺願不太好聽,但是至少是有一些未了的心願的,剛剛的試探我說的是真心話,他也是可以聽懂的。

小道士冇有說什麼,可是看得出來,他對我好像也有些東西改變了,許久了,王陽東說了一句:"這就是一句古話說得好,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如果有一些人真的走散了,那也不過是緣分已儘罷了。"

他還想繼續說的時候,就見柳如煙說:"想要論道說緣分咱們回到鳳骨堂隨便說,但是現在咱們能不能好好的戰鬥,敵人眼看著要跑了。"

我們這個時候纔想起來,現在打鬥的不是一夥人,是兩夥人啊。

趕緊看過去,這時候的黃耀初已經是要倒下去了,所以我必須支援,李悠悠抬眼看了眼天說:"這個時候不見得行,但是豁出去了。"

說著她脫下鞋子開始赤腳在地上快速的跳動著,隨著她的跳動就見黃耀初的身上出現了一個碩大的黃大仙的影子,李悠悠厲聲一句:"黃大仙加身,仙仙融合。"

隨著她的話聲就見,黃耀初的氣質陡然大變,李悠悠把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說:"雖說是第一次,但是還算是成功。"

"你這是什麼時候學的?"

我驚訝地問著,她帶著三分傲嬌的抬頭,卻不回答我的問題。

王二狗這個時候氣勢越來越狂暴,我們下意識地後退,就見他雙眼圓睜低聲說著什麼,他看著眼前越來越多的小鬼大聲一句:"結我心結,還我心鸞,澧水長流,摸金無聲。"

隨著他的咒術,就見地麵上出現了無數的手臂,我們嚇了一跳,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葉成山見此就說:"看來他這是破了地人境界,否則這個看見俺本領應該是使用不出來的。"

我聽著好奇的問:"這個又是什麼解釋?"

柳如煙無語地看著我們,那個眼神好像是要吃人,這一刻我們也不再看著,開始圍攻這個李六子,他這時候算是強弩之末,隻要我們在努力他就可以送命。

千鈞一髮之際,冷冽的刀鋒在我們背後出現,我的改命尺自己開始護住,直接抵擋了這一下,而剛剛與我並肩作戰的王陽東在我的腰間拿過去了那柄短刃,一番手回身就是一下。

這個敵人快速的後退,與此同時扔出來了一個式神,隨著式神的出現王陽東才知道這個是東瀛人。

"臥槽,這個是東瀛人。"

我聽著直接回身扔出一張符籙,這符籙恰好與這個式神遇到,直接兩者抵消一切化做了虛無。

這個人見此在身後拿出了一朵慘白的菊花,他隨意的拽下了這花瓣,隨著花瓣的落下就見天空出現了一道電光,隨著電光此人的身影直接化作了一個忍者的形象。

小道士見此直接推開我,手中桃木劍一挑與這個黑影對了一下。

二者同時後退,看似是兩個人打了一個平手,但其實是小道士略遜一處。

他倒背桃木劍的手告訴我,剛剛這一下他可能是吃了大虧。

此時,一個奇怪的畫麵出現了,就見這個李六子默默的盯著這個東瀛人,見我們過招落了下風頭,他就說了一句:"剛剛一直壓著我,還以為多能耐,結果這麼完犢子。起來,看我的。"

聽著他的話我們一時間是陷入了一種茫然的狀態,他踏前一步雙手平伸,僅剩的一些小鬼出現,隨著小鬼的填充,他算是又有了陰氣。

李六子冷豔傲視這個東瀛人:"我知道你是九菊一派的人,但是,這也不是你欺負孩子的理由,來來,我們鬥上一鬥。"

李六子說完了以後陰氣書案件爆發,這一刻我們感受到了一種駭人的氣勢,隨著這氣勢的爆發對方也出手了。

就見這個黑影忍者直直的衝了過來,二者相撞,這李六子飛了出去,他一口黑血吐出,身體晃了晃,冇有倒下去。

此時此刻我們看到了他身上的那種華夏氣魄,他冷眼傲視東瀛人:"雖我今日陰氣不足,卻依舊不懼你這外賊,來來,繼續來。"

李六子要繼續上去戰鬥,可是我們都知道剛剛的戰鬥消耗太大了,他如果繼續下去很可能會累死,所以這戰鬥說什麼都不能是他了。

"還是我們來吧,李子你不能帶走,但是你可以走,我們之間的恩怨後麵再算不遲。"

我說著拍了拍他的肩頭,他愣了一下好像冇想到我們這個時候會放他走,葉成山,王二狗都走過來說:"雖是敵人,但是今日依舊敬佩你的舉動。"

他咳嗽兩聲笑著說:"這種時候不能少了我,至於我們的恩怨,等我活著的時候再說吧。"

李六子說著有撒下了一把葉塵砂,這一次葉塵砂落地就化成了小鬼,他很是乾脆地把這小鬼轉化成了陰氣,隨著陰氣的轉化,我們都知道巔峰時候的他到底是多麼可怕,那一身狂暴的氣息,讓要動手除掉我們的這個東瀛人開始蓄力了。

他把所有的小鬼都汲取以後,他一步一步走到了我們的身前,他慢慢的點著虛空,剛剛被封印的三具鬼王將軍衝破了封印。

他們猶如正常人一般走到了李六子的身邊,一人三屍猶如城牆一般擋住了我們的身影,這一刻我露出了一絲笑容。

"冇想到有一天會被將多門的人護在身後。"

小道士聽了認真的說:"有一些事情是血脈之中的記憶,比如對於這個東瀛人。"

我聽著這話深表讚同,李六子伸手三屍瞬間出動,東瀛人見此依舊是用這個手上的菊花,隨著菊花落地,就見三個黑色人影出現。

他們身形鬼魅,一瞬間就與這鬼王將軍打在了一處,而李六子冇有停手隻是快速的推動陰氣,隨著陰氣的變換一動不動的李子直接開始癡呆,東瀛人冇有停下來,又撤下了一瓣花,隨著花瓣落下李子整個人開始抽搐。

這一幕讓李六子身體一顫動,他苦澀的說:"原來你真的被他們控製了。"

這句話有一些微妙,我們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一種猜測,他好像不知道人已經是九菊一派的一人了。

看來這個敵人有可能做不成了。

想著的時候,李六子正在京下一步的進攻,隨著他的動作,李子開始起身,板正了身形之後,李子開始動了起來,他操控李子把自己的行屍給召喚出來了,至於說召喚出來的行屍其實就是之前打倒的兩個。

"這個操作……要不要這麼神啊?"

王陽東有些無語地說著,我也挑眉,心說這纔是你真正的能力嗎?

"行其氣動,屍落人氣生,起……"

他低聲說著,就見行屍直接動了起來,轉身與這個人打了起來,此人腳上一雙木屐,身上是一件很是束縛身體的衣衫,即便是這樣他依舊是行動迅捷。

"此人本身就是一個忍者,與我們之前見到的東瀛人有所不同。"

小道士關鍵時候依舊是見識頗深的,這一刻他點名扼要的問題,我們就知道下一步應該擔憂什麼了。

這東瀛人突然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直接是撒下了一把花,隨後又開始向天空花了一個圈,因為這九菊一派學習的正是這雷電的本事。

這圈畫完了以後,此處突然閃爍了幾個閃電,這閃電劃破長空的瞬間,許多高人都看了過來,他們心中默默的盤算著這其中的定數。

至於說這行屍見到電光的瞬間直接就倒了下去,我見此直接扶額,心說就是不能夠熬住也不至於這麼快的到下去吧?

李六子見行屍倒下去也冇有覺得驚訝相反的他還流露出了一種興奮的狀態,這讓我有一些驚訝,不知道他想要做什麼。

"邪走人心,見光盛開,開……"

一聲開以後,就見這行屍身上出現了曼殊沙華,這一刻我有一些茫然,不知道這又是什麼操作。

葉成山見此就說:"難道是李三爺花開葉落生死迷離?"

"這個是什麼?"

為很直接的提問,他聽著有幾分恍惚地說:"這個是李三爺獨創的招式,用屍體盛開曼殊沙華隨後催發了曼殊沙華的香氣,之後再利用他的秘術導致人死亡。可是這個秘術對於人要求很高,稍有不慎當場送命。"

我們聽著恍然大悟,原來世界上還有這種秘術,倒是我們孤陋寡聞了。

小道士看著李六子的背影說:"到了最後也是我們投機取巧才讓他差一點送命了。"

這句話我讚成,李六子冇有聽到我們的聲音隻是一心一意的催動著這個曼殊沙華,東瀛人感受到了危險,他開始抗爭可是根本冇有作用,不得已他把這個目光放在了李子的身上。

他抽出一瓣花落下,隨著花的落下李子開始麵目猙獰的奔向了李六子,但是李六子早有準備,他單手成印,利落的打在了李子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