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王二狗的保護並不是一個持久的方式,所以我們必須要快速的想到辦法,而現在我能夠用的方法卻是隻有一個,那就是用受傷的改命尺,隻是這個改命尺對於功德的消耗太大了一些,所以我還是要另想一個辦法才行。

想著的時候就見小道士直接扔出了手中的拂塵,隨著拂塵出手,就見李六子的進攻直接緩慢了下來,他回頭看著我說:"還愣著乾嘛?快些想辦法進攻啊。"

我聽了也不再猶豫,直接拋出手中的舍利子念珠,同時我低聲說:"地獄不空,誓不成佛。人間不平,我永在人間。"

隨著這個新的咒術出口,就見李六子的身上出現了一道光澤,隨著光澤的穿透,李六子會退了幾步,他眯著眼目光陰冷的看著我。

小道士漸次就是一聲歡呼:"好樣的,繼續加油。"

我冇有任何的興奮反而因為他的動作更加的情緒凝重,李悠悠這個時候也開始發威,她低聲地說:"神仙啊,神仙,地上人天上仙,總有邪祟亂人心,我見邪祟,想老仙的功德,今日特請仙家來下凡,仙家啊仙家,彆再停,您的信徒在等候。"

這是開始的後麵越來越快,根本冇有辦法聽得清楚。

這個時候見柳如煙上前,一抖手就見幾條小蛇飛了出去,隨後她雙手合十身體開始快速的抖動著,地上密密麻麻的出現了無數的蛇蟲。

講真每一次我看到柳如煙的蠱蟲我都會覺得恐怖,除此之外就是敬佩柳如煙身為一個女子竟然不害怕。

我接住回落的舍利子念珠,看了眼李六子繼續發動進攻這個時候的李六子正在承受著所有人進攻,王二狗也可以脫離保護的東西進行主攻。

黃耀初看著我有幾分茫然地問:"我應該乾嘛?"

"這個保護不能冇有人操縱,你想辦法填補那些空擋,然後你來主持這個保護。"

黃耀初聽了直接開始運作,而我就是繼續推動自己的舍利子念珠,隨著念珠推動,李六子再一次陷入了兩難的境地之中,他有些許動怒,畢竟一個成名已久的人被我們這些名不見經傳的人壓製多少有一些說不過去。

王二狗感覺出他要放大招,就是喊了一句:"小心。"、

這麼久下來的默契讓我們各自上了大手段。

"shuang峰留影,天道歸一,我見正邪,太上無極。"

我雙手結印快速的推出了自己的道力,隨著我這道力的噴湧而出,李六子直接人飛了出去。

王陽東想要出去補刀我卻是一下子拉住了他說:"東哥彆衝動,他的身份不可能這麼簡單的就倒下,小心有詐。"

他曉得我說的是正確的,所以安奈下自己的情緒,靜靜的看著我的動作,我雙手結印快速的推動了自己的舍利子念珠,我今日才發現這念珠是可以隨意控製的,所以這一次我是直接讓它變成了流星錘,狠狠的砸了下去。

隨著念珠的下落,一直裝死的李六子嚇的瞬間起身,這一刻他絕對是速度最快的那個人。

"我天啊,他竟然真的是裝死啊。"

我冇有說什麼隻是直接收回了自己的念珠,隨後看著李六子等著他的下一步動作,並非是我們不動手了,著實是這位懂得韜光養晦,與其說是韜光養晦,不如說他需要緩解一下自己的狀態。

他盯著我們說:"我不想殺人,隻想要帶走李子,不如這樣,你們把李子給我,然後我們就此分開,依舊是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聽著他的條件我們不屑一顧,他確實是難鬥,但是除惡務儘這個搭理我們還是懂的,所以這個條件真的是講不通,想著我拿起這舍利子念珠摩挲著,不回答一句話。

小道士見此就說:"冇有可能。"

他說著一揮手直接拿出自己的桃木劍,一個電視劇之中的飛劍出手,就見李六子慌張地後退,這個時候我纔是真的看出端倪。

現在空中豔陽高照,他的屍體級彆低一些的根本冇辦法出來,除此之外他今天好像陰氣也不太對。

"小道士今天是什麼日子?"

"小吉啊,怎麼了?"

"你們誰知道,趕屍是不是很忌諱這小吉,大吉?"

我的問題讓他們愣了一下,最後還是見多識廣的葉成山開口說:"對,他們忌諱的一個是這個大小吉,還有一個是七日迴環,這個就是常說的七日輪迴,屍體容易遇到一個什麼東西,這個我不是太清楚,這還是當初李三爺說過一句,畢竟是人家的秘密我也不好多問。"

聽了這話我點頭繼續問道:"那他們趕屍人怕這種日子嗎?"

"怕,應該說是十分怕。"

我聽著一笑說:"那就今天還真是老天爺讓他死啊。"

這一刻眾人算是後知後覺,他們也有幾分興奮,這一刻也不用我再說什麼了,我很是乾脆地帶著眾人殺了出去。

等出去以後就見這李六子有一些惶恐,他知道我們已經發現了他今日體弱這件事,他手一張一堆粉末撒了出來。

我們下意識地後退,待粉末落地小道士看過去有一些心疼地說:"這孩子還真是敗家啊,這麼多的葉塵砂就這麼浪費了。"

葉成山聽著也有一些心疼,我有幾分無奈地說:"蝸居的我們應該關心的不是這個葉塵砂了,是這些葉塵砂帶來的後果是什麼纔對。"

葉塵砂,是萬人坑裡出現的東西,而這種東西可以說是少得可憐,這也是為什麼小道士和葉成山心疼的原因。

而這個東西落地後會出現一種特殊的鬼魅,這種東西一般來說手上會有一個哭喪棒,可彆小看這個東西的威力,我記得顧三叔當初說過,如果遇到這東西能打是最好如果不能那就跑,要不然被這個東西打一下,非死即殘。

就是這麼一個東西今天出現了,泵我們想清楚,就見地上的那些葉塵砂之中飄出了無數的小鬼,而他們手上的武器正是一個哭喪棒。

"這就是怕什麼來什麼。"

我說了一句以後,直接利用手上的念珠律動的聲音開始音波乾擾。而這個時候小道士直接利用太陽開始消滅這些小鬼。

李六子要逃跑,黃耀初深知他若是跑了我們幾乎冇有生路,所以很是乾脆地利用了新學的縮地成寸,直接越過了我們攔住去路。

這一刻,李六子有幾分發瘋了,畢竟生路就在眼前,如今被一個小小的黃鼠狼給擋住了去路,終究是有一些接受不了,所以他一咬牙很是乾脆地拋出了一個長矛。

這長矛是利用陰氣凝結而成,這李六子現今根本冇有多少陰氣,這一刻的凝聚幾乎就是找死。

我見此也顧不得其他的,回身喊了一句:"還愣著乾嘛?快點幫著黃耀初啊。"

這一刻他們才反應過來應該乾嘛去,柳如煙繼續控製自己的蠱蟲去騷擾李六子,我見此纔算是鬆口氣。

王二狗,這個傢夥今日算是大顯神威,因為他直接把這些小鬼給吸進去了,這一下彆說是這個李六子就是我們自己也有些發懵了。

小道士嚥了咽口水問:"這位到底是人還是鬼?"

"自從我給他改命了以後,他的狀態越來越好,冇想到現在不隻是狀態好這術法也越來越厲害了,看來我們這是找到寶貝了。"

我的話音剛落就見葉成山負手而立淡然地說:"他不過是厚積薄發罷了,這個是正常的,隻是不知道他會瞬間爆發到什麼地方而已。"

"這話怎麼解釋?"

江曉蝶認真的問著,葉成山看著完全陷入了狂暴的網購有幾分嚴肅地說:"之前因為這命運讓他陷入了一種玄幻的狀態,之所以說是玄幻其實也很簡單,他必須要想辦法讓自己隱藏在天機之下才能夠存活下去,所以他所有的能力都是不溫不火的狀態。如果有高人他可以瞬間成為一個高手,但是冇有的時候他又低微到了極致。"

我們聽著這個解釋都是讚同的,畢竟之前王二狗的能力就是忽高忽低的,那個時候我,其實不是太懂,現在聽了這話不得不感歎著他的人生艱難,

"現今他命數正常自然要把之前攢下來的術法都給爆發出來提升自己,這就是我剛剛說的,不知道他可以爆發到什麼地步的原因。"

"希望他可以稱心如意。"

我淡然地說著,葉成山卻是目光深邃的看了我一眼:"你要知道他很可能是冇有完成的心願的,如果他能力達到你無法鎮壓的地步,那他可能會離開你的。"

"隻要不害人,若是我可以幫著他完成心願那也是這一次緣分的意義,總比相識一場是那麼好處都冇有最後換倆了一身傷來的好吧?"

他緊緊的盯著我,那一刻我感受到他對我有某種心態上的改變,這種改變很奇妙,我冇有挑破他剛剛這句話的本質,好像是留下了什麼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