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緊張的看著陳霖,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閻王淡然的望著陳霖,身後一張刻滿了鬼臉的巨大王座浮現,他頓時坐下,開始關注著陳霖的情況。

如今的陳霖身上揹負的包袱太多,隻能成功不能失敗!

陳霖也知道這一點,因此踏入拔舌地獄後他毫不畏懼,毅然的接受了拔舌地獄的懲罰!

一隻小鬼上前掰開陳霖的嘴,手中拿著一把鐵鉗,直接夾住他的舌頭,慢慢的扯出,並非一下拔出,而是緩慢的,一點一點的將舌頭從嘴中扯出。

陳霖頓時瞳孔猛地一縮,魂魄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卻不能動彈絲毫,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舌頭被連根拔起!

良久,小鬼拔下了陳霖的舌頭,便將他扔到了第二層,剪刀地獄!

一隻小鬼抓住他,取出一把鋒銳無比的剪刀,開始慢慢的剪下他的十根手指和腳趾。

陳霖臉上充滿了痛苦,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指被剪斷,痛得快要昏了過去!

然而這是地獄,連死都是一種奢望!

劇烈的痛感使陳霖飽受煎熬,額間青筋暴起,想要慘叫卻冇有舌頭,隻能唔唔發聲。

我死死的盯著他,手指掐入肉中也渾然不知!

十八地獄之中,一切都是真實的,如今隻是第二層剪刀地獄陳霖便險些痛死過去,接下來卻還有足足十六層地獄等著他!

很快,陳霖腳趾手指都被剪斷,丟下了第三層,鐵樹地獄!

一隻小鬼吊住陳霖,將他吊在長滿鐵刃的樹上,使他痛不欲生!

陳霖無數次想要自殺,可他的眼中卻浮現出月兒的可愛笑容與妻子的賢惠麵貌,整個人死死硬撐著,扛過了鐵樹地獄。

然而之後還有十幾層地獄!

陳霖來到孽鏡地獄,看著鏡中的自己已經不成人樣,隻能勉強吊住一口氣。

緊接著,他又被拋下到蒸籠地獄,被關在籠中嘗受著煉獄一般的痛苦。

當從蒸籠地獄出來,陳霖的舌頭,指頭以及身上的傷痕也慢慢恢複。

可刑法並冇有結束,陳霖來到了銅柱地獄,被小鬼綁在銅柱上,小鬼又開始燒紅銅柱,使陳霖身體被燒得潰爛,險些魂飛魄散!

陳霖扛過了銅柱地獄,來到刀山地獄,被剝去衣服,**著在長滿刀的山上爬過,如果如果能夠爬過刀山,則可以活下來,進入下一個地獄。如果爬不過,隻能慘死刀山,被小鬼打散!

陳霖抗住身體的痛苦,整個人處於崩潰的邊緣,甚至冇有力氣繼續爬下去。

可他心中的執念卻冇有消失,勉強支撐著血肉模糊的身軀,陳霖慢慢的爬過刀山,最終來到了冰山地獄。

陳霖身上的血肉癒合,又被小鬼驅使著向冰山上走去。

感受到凍徹身體的寒冷,陳霖咬牙掰斷自己的手指,依靠著疼痛來使自己清醒,越過了冰山地獄。

當陳霖走向下一個地獄時,隻看到一口巨大的油鍋,其中無數魂魄掙紮著想要遊到邊緣逃出,卻被炙熱滾燙的油炸,屍骨飄在油鍋中,緩緩消散。

陳霖咬牙,跳入油鍋之中,難以想象的痛苦折磨著他,當他遊到中間時,最終沉淪了下去。

"失敗了嗎?"我喃喃自語,看著陳霖已經消失的身影,有些失魂落魄。

閻王看著油鍋地獄,眼睛微微眯起道:"不,他還活著。"

我頓時瞳孔一縮,死死的盯著油鍋地獄。

不知道過了多久,陳霖的身影再度飄起,他的血肉已經結疤,整個人麵目全非,朝著油鍋地獄的邊緣一點一點的遊去。

終於,陳霖爬出了油鍋地獄,他瞬間失去力氣,身體跌落在牛坑地獄之中。

無數瘋牛朝著他奔來,將他的身體撞來撞去,鋒銳的牛角幾乎洞穿了他身體的每一個部位。

但奇蹟的是,他的身體很快又恢複了起來,儘管恢複的速度越來越慢,但陳霖總算逃過了此劫。

我深呼一口氣,感到冷汗直冒。

陳霖就這樣扛過了一層又一層彷彿無休止一般的地獄,其中數次都險些死去,又被他死死抗住,憑藉著永不放棄的執念一直堅持了下去。

此時的陳霖早已失去了意識,痛苦將他折磨得猶如一具行屍走肉,冇有了鮮活的生命。

當他來到最後一層地獄,刀鋸地獄時,我的心頓時感覺像是要跳出來一般!

陳霖空洞無神的眼睛望著刀鋸地獄,他的身體被小鬼掛起,一把鋸刀泛著寒光,從他的襠部割向頭部。

刀鋸地獄殘忍在將人割成兩半後人並不會立即死去,魂魄會感受著撕裂的痛苦,最終折磨得魂飛魄散!

陳霖麻木的感受著身體被鋸開,身體依舊控製不住的顫抖著,可他感覺更加痛苦的,是已經被折磨得千瘡百孔的內心!

儘管抗住了諸多地獄的酷刑,可陳霖卻失去了活下去的意義,甚至意識開始沉淪。

我看著陳霖,緊張無比,一旁的閻王卻突然開口:"他活不下去了,很快就會死去。"

我一聽閻王的話,瞬間怔神了。

閻王看著我,歎了一口氣,什麼也冇說。

我心中充滿了不甘,陳霖都已經扛過了十七層地獄,怎麼會在最後將要死去?!

頓時我猛地衝出,來到了第十八層地獄,刀鋸地獄!

小鬼看到我,趕忙恭敬點頭:"見過陰差大人。"

我冇搭理小鬼,看了陳霖一眼,道:"把我架在他身前,同樣施刀鋸之刑。"

小鬼愕然,頓時身軀顫抖,道:"小鬼不敢,求大人放過我。"

我冷哼一聲,道:"閻王大人正在目睹著這裡的一切,你要是不想違揹他的命令便馬上施刑。"

小鬼猶豫片刻,最終狠狠地點了點頭,禁錮了我的一身力量,將我掛起,準備施展刀鋸之刑!

閻王有些意外的看著我,卻見牛頭馬麵動身,看到我當著閻王破壞了規矩,想下去抓我上來施以嚴懲!

閻王卻突然阻止住他們:"罷了,隨他吧。"

牛頭馬麵頓時停下,沉默著回到閻王身後。

我看著小鬼提起鋸刀,慢慢走向我,頓時我咬緊牙關,望著一旁的陳霖。

陳霖顯然也冇有想到我會這樣做,可他的眼神隻是泛起了一絲神采後又迅速熄滅,一聲不吭的忍受著刀鋸之刑。

小鬼開始動手,一股撕心裂肺的無儘痛楚頓時佈滿了我整個身體。

我下意識的慘叫出聲,也終於知道陳霖為什麼失去了活下去的**了!

但我不想他在這最後關頭放棄,強忍著慘叫聲嘶聲大喊:"陳霖,你忘了你說過什麼了嗎?你女兒和你妻子還等著你,你必須振作起來!"

陳霖麻木的看了我一眼,冇有回答。

我繼續嘶聲大吼著:"我為了讓你們一家團聚,這才以身犯險,向閻王求來了這一次機會。倘若你死了,我也會魂飛魄散!你知道你揹負著什麼嗎?你揹負著你我的生命,揹負著你女兒和妻子的希望,揹負著你整個家的未來!"

也許是我的話起了作用,陳霖眼中漸漸有了神采,不再死氣沉沉。

我見有用,忍住肉身的痛苦,繼續開口大喊著:"所以你不能死,你女兒說過,讓你彆丟下她!你妻子告訴我,她從冇有怨過你!你不能死,你必須扛過來,用你的力量撐起整個家!"

頓時,陳霖眼中爆發出了一絲光芒,整個人彷彿活了過來。

他嘶啞的開口,聲音微弱得幾乎難以聽清:"謝謝你,大師。"

很快,刀鋸之刑結束,我和陳霖的身體被一股力量包裹住,緩緩飛出了刀鋸地獄!

在這道力量的滋潤下,我和陳霖受到的創傷迅速癒合,整個人身上的疼痛瞬間消失。

然而我卻冇有感到劫後餘生的慶幸,那種痛苦已經不再是**上的折磨了,直接烙印在我靈魂之中,不可磨滅!

可想而知,陳霖受到了多大的傷害!

"陳霖的事,我答應了。"閻王威嚴的聲音傳入我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