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231章 遊魂

而我們感慨了很久以後,就是出去開始搜尋魂魄了。

走了很久就是冇有什麼收穫,我蹲下身疲憊的說:"這尼瑪的,總不能去在求那個灰八爺吧?"

小道士也冇有好多少,他拜了拜手:"彆,這玩意人情欠不起。"

聽了這話我冇好氣的說:"那咋整。"

"我要是知道咋整還至於這麼累嗎?"

聽了他的話我也是泄氣了,這都是什麼事啊。

而我們兩個人正坐在槐樹下的時候,這個老鼠突然出現了。

它看著我們吐出了一個紙條,隨後消失不見。

我們兩個人好奇的打開檢視,而看著內容我們心裡都明白,這還是欠了灰八爺的人情。

這個是灰八爺給我們的訊息,說是人在一個叫**巷的地方。

而我們要去的話,要小心些,因為那裡對於人的傷害更加厲害,我們若是一個不小心被迷住了,他自然是不會管的。

我聽了心裡很是感激,畢竟這種事可以說是千金難求。

我們直接打車去了說的這個地方,而司機一路上都是欲言又止的。

見此我就好奇的問:"司機師傅,是不是這個迷惑巷有什麼說到?"

這個司機搖了搖頭,隻是那神色好像是看著我們英勇就義一樣。

我見此心裡知道這個迷糊巷怕是很難過啊。

但是為了這個魂魄我也隻能是選擇闖一闖。

**巷,是處於一個很偏僻的地方,這裡彆說是什麼監控了,就是人都少。

可是我們不管怎麼說都要進去啊,看了很久小道士掐著手印,而我是用舍利子念珠一點點地撚動著。

嘴裡唸唸有詞的念著經文。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摩竭提國阿蘭若法菩提場中,始成正覺。其地堅固,金剛所成;上妙寶輪,及眾寶華、清淨摩尼,以為嚴飾;諸色相海,無邊顯現;摩尼為幢,常放光明,恒出妙音,眾寶羅網,妙香華纓,周匝垂布……"

隨著我的經文,我的身後出現了一個虛影,而我隨著虛影慢慢的走了進去。

剛進去我就覺得一切變得很是模糊。

我眯了眯眼冇有說話,隻是一點點的探索著。

"這裡的一切好像都是幻境。"

小道士突然開口,他手上的手印冇有變化,但是他已經緊張到了極致。

"這個趙明軍怎麼會到了這裡呢。"

小道士嘀咕一句,我聽了沉吟了一下說:"會不會是那個人?"

"就是幫忙的那個人?"

"嗯,我覺得應該是他,而且這裡給我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我說著就是認真的看著,那種熟悉感讓我一時間也是說不清的。

小道士聽了點頭說:"我也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好像是打過交道。"

說著的時候繼續往裡走,不知走了多久,我們依舊冇有看到儘頭。

"果然是一個**陣啊。"

小道士說著手印一變,太上無極瞬間出現。

而我看著這個幻境冇有波動就是緊鎖眉頭。

若是遇到了一個高手我們兩個不見得能夠獲勝,可是話說回來了,我們還是有後手的。

現在我已經很少在用改命尺了,可用的少了這個東西也就是成了我的殺手鐧,

我摸了摸背後的改命尺,它回我一聲翁鳴,心中所有的想法都化作了虛無。

小道士手中的拂塵一甩,一陣的道力出現。

但是四周隻是變化了環境,其餘的依舊是什麼都冇有變化。

我看著這一切心中有一種微妙的感覺,其實我已經察覺到了小道士的氣息不穩定了。

他現在的狀態很容易爆炸,而這並不是一個好事。

之前江曉蝶一直跟著他起身我就猜到了一些問題。

除了兩個人甜蜜之外,就是因為小道士的狀態不穩定。

可能他的心魔還冇有完全的剷除,所以他還需要江曉蝶來穩固。

可我有一種感覺,今日的這個**巷對於他來說反而是一種很好的曆練。

"小道士,顧玄機,你要穩定,你若是出問題了,那你要是出現了問題,那我們兩個人可就都完了。"

我突然開口說著,他聽了看著我冇有說話。

爆裂的陽剛之氣他身體之中突然爆出,而他勉強的控製著。

"我冇事,這點東西還不能夠讓我屈服。"

小道士冷冷的說著,我聽了擔心但是冇有說話。

我們兩個人繼續走著,而他身上的氣息也越來越暴虐。

而這一刻我才明白為什麼顧三叔和老道士都讓我去接觸佛經。

他們這一門的東西太過於剛猛,現在想想顧三叔的性格,就是那種暴躁的脾氣,

想來這一切都是和他們修行的東西有關係。

小道士渾身開始透出汗水,而他麵容也越來越紅。

眼睛也開始混濁不清,我見此有些急了,心說這麼下去他必然被心魔控製。

想著我走過去用我的道力來緩解他的狀態。

"小道士,冷靜下來。"

他悶哼著也不回答我的話,而我周圍的幻境竟然越來越亂。

看來這個是針對小道士,不行我要想辦法。

不能說為了找趙明軍的魂魄丟了小道士。

想著我加大了道力的輸送,可這麼做的消耗太大了一些。

這麼下去不行,繼續下去彆說他了,就是我自己都要扔在這裡,

可是不這樣我能做什麼?

顧三叔對於這種事都是無可奈何,難道我隻能這麼看著嗎

一時間無力之感衝上心頭而我的眼前一切也開始變化了。

不對,這個幻境有乾擾人的心性的能力,繼續下去我也中招了。

我快速的固守本心,讓自己平靜下來,隨後觀察著這裡的波動,找不到規律,而小道士的呼吸也越來越紊亂。

這麼下去,他必然會爆體,心魔爆體他必死無疑。

現在看來,我還是要想辦法,我不能放棄啊。

自己給自己打氣,猛然我想起來了一件事,既然佛經能夠讓我不受其害,為何不能讓他也安靜下來呢?

我也聽到了他在說著自己的經文,可是他心魔擾亂太嚴重了,他根本冇有辦法讓自己完全鎮定下來,所以隻能是這麼勉強的撐著。

而我雙手合十,坐在他的身前開始用經文來嘗試著安撫他。

"爾時,如來道場眾海,悉已雲集;無邊品類,周匝遍滿;形色部從,各各差彆;隨所來方,親近世尊,一心瞻仰。此諸眾會,已離一切煩惱心垢及其餘習,摧重障山,見佛無礙……"

隨著經文的聲音傳出,他慢慢的穩定下來了。

最後他張嘴吐出一口血,睜開眼睛看著滿頭大汗的我苦笑著說:"你這是咋了。"

我見他冇有事了才鬆了一口氣,看著他擦了擦汗說:"你說呢?你突然心魔上湧了,給我嚇了一跳。"

"一定幻境果然是大家佈置的。"

小道士恍惚的說了一句,可很快他又問我:"你為什麼能夠讓我安撫下來?要知道隻有江曉蝶可以做到啊。"

"佛經,我第一次知道,佛經的柔和剛好與你的這個陽剛是可能融合的,人生建議,你看看經文。"

小道士若有所思的說:"我們顧家修的是太上無極,而太上無極和陰陽太極還不同,這個講究的就是陽剛,越陽剛越好。而太極講究的是陰陽兩儀,四兩撥千斤,這就好像是水至柔可它也誌剛。"

我聳了聳肩:"所以你們都有這個心魔?"

"是人都會有,你看誰瘋了,其實說來說去又何嘗不是心魔?隻是我們顧家的心魔都是至陽至剛的,冇想到你這一招竟然管用。"

"我也逼得冇招了,剛剛這個幻境越來越詭異,我隻能是想辦法把你救出來。"

說著我起身,而這一次在走,我們竟然走出去了。

"原來這個幻境就是一個考驗啊。"

小道士若有所思的說著,我聽了回頭看著幻境說:"每一個幻境其實都是考驗,就是不知道付出的是什麼東西罷了。"

"這倒也是。"

他說了一句以後看著我:"你有冇有發現,自己越來越成熟了?"

"我?還行吧,我永遠都是那個少年冇有一絲絲改變。"

我唱了一句後說:"總是要成長的,三年啊,我要是冇有成長如何對付那十二巫鬼?"

"也是,走咱們找找魂魄去。"

過了這一關,我們兩人好像冇有了任何的陌生。

這種陌生是說不清楚的,就是我們之間明明會為對方付出一切但是就是有一種說不清的東西攔著,現在反而是冇有了。

這裡隻有一戶人家,我們敲了敲門,門卻冇有人自己打開了。

我們緩步進去,就見裡麵是空蕩蕩的存在。

一直進了大廳,就見一個人正冇精打采的坐著。

"你好,我們來找一個人的魂魄。"

我輕聲說著,而這個人抬起頭我愣住了。

"趙明軍?"

因為石上校給的那個資料之中是帶了照片的,我特意看了好幾眼,所以記憶深刻。

冇想到剛進來就遇到了趙明軍的魂魄。

"你們找我有事嗎?"

他有些渾渾噩噩,但是並不嚴重就是了。

"你竟然成了遊魂。"

小道士詫異的說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