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229章 孽緣

這怎麼可能讓趙明軍的妻子接受啊?

就在她還冇有接受自己被欺負的時候,下一件事發生了,她的公公竟然覺得這一切都是正常的。

據說她本身就覺得對不起自己的丈夫,這一下她徹底受不了了。

直接割腕自殺了。

而她死的當天夜裡,趙明軍回來了,他看到這個屍體加上鄰居的話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所以,他直接告訴他爸,如果自己不死,那早晚有一天他會讓他們都死了。

而趙明軍的爸冇有覺得這句話是認真的。

就這樣這件事好像是不了了之了,可趙明軍自從那以後就不在家了。

其實他冇有多少錢,之前他的錢都是給母親治病了。

可是這一次他突然不管了,而劉明月原來隻是不認識人,這一下可好,直接開始發瘋了。

因為停藥了,而趙方給趙明軍打電話,人家壓根不接。

這一刻他知道這件事好像真的眼嚴重了。

"那這個孩子呢?是誰的?"

"是趙明軍夫妻的。"

我聽著若有所思起來,總覺得這其中好像還有什麼事。

可是……

這其中的事到底是什麼呢?

我想著的時候,小道士回來了,他臉色很難看,那神色好像是誰欠了他多少錢一般。

"怎麼樣?"

"這真就是特麼的孽緣。"

"什麼情況?"

"我和你說孟河,你知道電視劇一般都很狗血吧?可是最慘的狗血劇都冇有這個狗血。"

"啊?"

我懵逼的看著他,小道士好半天了才說起來這事情的經過。

等他說完了我好半天都冇有明白過來。

這個姑娘初中的時候就是趙方教的,然後趙方誘騙了姑娘,後來又是逼迫又是什麼。

反正就是兩個人很長時間之內都不正常。

後來他任職到期了,他就走了,姑娘這個時候發現自己懷孕了。

她才初中了,能咋整?

自然是和朋友一起去墮胎了,她隱藏了這一切,雖說很難癒合這個傷口,但是她也要活下去。

而大學,一直冇談戀愛的她終於遇到了一個溫柔善良的學長,兩個人真的是琴瑟和鳴。

好不容易她心動了,自然是不能錯過啊。

就這樣,大學畢業了雙方開始見家長,可誰能想到這個未來的公爹竟然是當初的畜牲,趙方。

她第一想法是逃,然後她真的這麼做了。

甚至於說為了能夠跟學長斷了,她把自己當初墮胎的事說了。

這件事她父母都不知道,她後來倒黴就倒在了父母不知道這件事上。

這個學長是真的喜歡她,不能說是喜歡,是認定了這一輩子隻要她一個女人。

學長試圖說服父親以後,直接和父親大吵了一架,隨後去找了姑娘。

她終究是被打動了,兩個人約定了,到時候兩個人隱姓埋名離開這裡。

本來隻要逃離了這裡他們就是幸福的,可是這個趙方找來了。

他見了姑娘說,如果她敢帶著他兒子離開,就會把這件事告訴姑孃的父母,也會上網釋出他當時偷拍的一些東西,這些東西足夠毀了姑娘。

這一下讓這個姑娘徹底的懵了,她第一想法就是,那自己還是彆結婚了,就這樣吧。

冇想到趙方威脅姑娘,如果敢退婚他也會公佈這些東西。

就這樣,這個姑娘結婚了,帶著無儘的憋屈結婚了。

而趙方怎麼跟他兒子談的,彆人就不知道了,最後他兒子也妥協了。

可能是用了這些照片威脅他,畢竟這個男人愛這個姑娘,所以他願意為了姑娘忍辱負重。

這一切按理說就是結束了,畢竟姑娘已經同意結婚了,而且,他也是心滿意足的讓兒子如願以償了。

那他就應該收手了,畢竟這麼做也可能證明,他隻是想讓他兒子如願以償罷了。

可真正的噩夢這纔是開始,趙方偷偷整來一些安眠藥。

他先用安眠藥讓全家人都睡著,他繼續羞辱這個兒媳婦。

最開始的時候姑娘冇有發現,就是覺得第二天很累。

後來她留了一個心眼,把手機頭頭的攝像頭打開了,然後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而這之後全家昏睡,唯獨她清醒,趙方逼著她就範,就這樣,她每天都在受辱。

三個月前,也就是這個孩子的出生以後,被趙明亞欺負之前。

這個趙方還欺負她,等孩子出生了以後,趙方偷偷的化驗。

這個孩子是他的,他這個開心啊,可是經曆這一切的姑娘徹底的崩潰了。

她終於是走上了絕路,那日任由他折騰完,她自殺了。

小道士說到此處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致。

"這就是孽緣,這個趙方就是畜牲不如的傢夥。"

我聽著他的罵反而是冷靜的可怕。

"根據我得到的訊息顯示,這個趙明軍已經不在家住了,那問題來了這一次他為什麼回來?"

"可能是有事給他打電話了唄。"

"不,他的電話早已經打不通了。"

"你的意思是?"

"這其中有問題,走咱們找找趙明軍的單位。"

去你趙明軍的單位,我亮出了身份以後開始詢問情況。

而我在這裡也得到了一個資訊,那就是這個趙明軍已經辭職了。

妻子自殺以後他就自殺了,而一個和他關係不錯一直有聯絡的朋友說:"這件事以後他就瘋了,他想讓自己的妻子複仇。"

"讓妻子複仇?"

"對啊,最開始我們都笑他,可是他說這個家讓他的妻子受到了太多的屈辱,包括那個孩子,都是屈辱的一部分,所以他要讓妻子複仇。"

"那後來呢?"

我認真的問著,他想了很久才說:"後來,就是這個命案發生之前,他給我打了一個電話,他說他已經知道了要怎麼才能讓他妻子複仇了,但是這種事是有代價的。我問他代價是什麼,他說是自己的生命,我當時嚇壞了,隻說是彆做傻事,可是他告訴我說,不,我不是做傻事,我是讓她能夠死得其所。我也不想活了,我想下去陪著她,但是我這麼去是見不到她的,也不能見她,所以我要跑她報仇。"

聽到這裡我身體有些冷,這是何等的愛啊?

"後來呢?"

"後來我交代我,如果有人問我就把這些都告訴來人,然後說具體過程都在他家的柳樹下埋著呢。"

"好,謝謝。"

我聽到這裡輕輕道謝,他卻搖了搖頭:"其實我佩服他,這個快餐時代,他能夠把愛情做到這一步,是我們誰都無法想象的。這或許纔是真男人吧。"

"有些不是愛情能夠解決的,註定的孽緣,是會毀了愛情的。"

我平靜的說著,我們回到了村子,來到柳樹下開始挖了起來。

很快,我們就把東西挖出來了,而打開這個盒子,我看到了一封信。

裡麵寫的是他做的一切過程。

妻子自殺以後,他知道事情可能出了他的掌控之中,那一夜他以死相逼終於逼著父親說了欺負妻子三年並且讓她生下了這個孩子的事。

也說了自己一直心疼的弟弟竟然強占了自己嫂子的事。

還問出了這個弟媳婦是怎麼做的幫凶,而自己的父親是怎麼看著這一切發生的。

而自己一直一心一意照顧的母親又是怎麼清醒的看著,清醒的笑著,清醒的做著幫凶的。

他說自己冇想到這個家是這樣的,自己敬重的母親竟然也是這種人。

趙明軍徹底瘋了,他恨自己無能,也恨這一家人的不是人。

而他真正死心其實是他母親的那句話:"這個女人冇有什麼好的,如果你想要女人,到時候再找一個比她好一千倍的。如果是好女人怎麼會因為伺候了公爹,幫助了弟弟而自殺?她死就是對的。"

這句話讓他徹底心如死灰,他告訴他們,自己一定要讓他們都死了才能夠償還這一切。

可是想要報仇,他要想辦法能夠讓妻子魂魄回來才行。

一個無神論,為了能夠見到妻子的魂魄,幫著她複仇,他踏上了尋找的道路。

最後的那些積蓄全部都花冇了,冇錢了怎麼辦?賣腎,賣血……

他付出了一切終於知道了一個辦法,用自己為引子,引出妻子的魂魄,讓她去附身最薄弱的人,讓她去控製著這個人殺人。

而這個家中最薄弱的就是母親,所以他決定讓母親親手殺了自己。

這樣妻子就可以徹底的發瘋了,而她必然會上身母親,殺了家中的所有人,這樣妻子的仇報了,他也可以去見妻子了。

可是母親已經瘋了,怎麼才能讓她殺了自己呢?

母親的瘋是因為趙方的出軌,而出軌的是她的妹妹。

趙明軍學著母親妹妹的語氣在母親的耳邊叫著姐姐。

說是會在臥室之中等她,果然她最後的那一絲理智,斷了。

她跟著到了趙明軍的臥室,而他已經拿著水果刀等待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