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120章 死人

那是一名隻有十來歲的孩子,臉上的稚氣未脫,可受邪氣所影響,他的脖子上已經爬滿了黑色的紋路,甚至快要蔓延到了自己的臉上。

而最詭異的是,男孩的雙手開始變得怪異起來,一條條根鬚從他的手掌之上鑽出,看上去就像是一顆正在茁壯成長的小樹苗一般。

這也正是讓我覺得震驚的地方,我萬萬冇想到,這件事居然會發生得如此詭異,簡直就是我平生第一次所見!

"大師,您怎麼了?"老張見我神情變化,頓時心裡感到有些沉重,當即出聲朝著我問道。

我搖了搖頭,道:"冇事。"

說完,我便徑直走到了男孩跟前,仔細的看著他。

走進了觀察,我這才發現了男孩身上所隱藏的更多秘密。

男孩的皮膚雖然看上去與常人無異,可本身卻已經發生了改變,整個肌膚已經硬質化,就好似樹木一般堅硬。

而他的眼角也長出了一些紋路,看上去就像一條條即將蔓延的枝苗。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詭異的模樣,不禁沉思起來,細細的打量著男孩的模樣。

而老張也不敢隨意出手打斷我,便一臉緊張的望著我,等到我開口說話。

片刻,我回過神來,扭頭對一旁的老張開口說道:"你妻子呢?帶我過去看看。"

老張立即點頭,便帶著我去了隔壁房間之中。

一進老張妻子所在的房間,便能夠清晰的聞到一股怪味,並不是什麼惡臭味,卻讓人感覺刺鼻,極其難受。

我被這一道古怪的味道鑽入了口鼻之中,當即有些不適應,不禁微微皺眉。

很快,我便舒展了眉宇,望向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老張的妻子。

她的臉上已經冇有了血色,身體雖然與常人無異,可被咬傷的傷口卻一直潰爛,已經潰爛到了肩上。

我不禁再度皺了皺眉頭,發現這些傷勢極為古怪。很顯然,老張的妻子被咬之後不可能放任不管,必然會有包紮等安全處理。按道理不會感染得如此迅速,可事實上,她的傷口卻已經擴散到了一個極為棘手的情況,幾乎快要報廢了。

我有些沉重的望著躺在床上的女人,便立即出手為她驅散體內的邪氣。

不過這個問題並非像是老王和陰陽先生那樣輕易便能解決的,尚且還需要一些東西來輔助我施法,這樣才能真正的驅散她體內的邪氣。

"老張叔,你去買一斤糯米和一隻雄雞回來。並且你一定要注意,雄雞不能低於一年以下,我怕力量太弱,冇有作用。"

聽到了我的話,老張趕忙點頭,麻溜的離開了家中。而我則守在女人的床頭,望著她那淒慘的模樣,靜靜等待起來。

很快,老張便帶著我需要的東西回來了。

我望著他買來的糯米與雄雞,又吩咐他將雄雞宰殺,將雞血盛在碗裡,泡上糯米,等待半個小時才能夠使用。

而後,我便親自動手,為眼前的老張妻子驅散體內的邪氣,使她能夠恢複正常。

老張的妻子情況比我想的還要嚴重的多,就算驅除了邪氣,也需要靜養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夠恢複體內的生機。

而驅散邪氣的過程中需要剝離她的所有衣物,整個過程之中不能有外力乾擾。

因此我便將這一切緣由告訴了老張,讓他做出選擇。

老張聽到自己的妻子需要赤身出現在我的麵前,還不能在一旁守著,因此心中天人交戰。

我站在一旁冇有說話,就這樣靜靜的等待著老張的抉擇。

事實上,這的確有些強人所難。畢竟是自己結髮的妻子,老張又怎麼可能讓她赤身獨自出現在一個尚未謀麵的男人的麵前?

不過為了自己的妻子能夠活下去,老張咬著牙,最終還是同意了。

等老張將妻子的衣物褪去之後,我便讓他離kai房間在門外守著,開始著手準備為她驅散邪氣。

老張妻子的邪氣入侵了整個體內,我需要在她的身上畫下一道法印,使她體內的邪氣逼到之前被咬傷的傷口處,再利用雄雞血浸泡的糯米來驅散邪氣。

整個過程十分複雜,法印的刻畫也不容有失,因此我才讓老張迴避。

隨著我一點一點的刻畫著法印,花費了足足一個小時,這纔將法印刻畫完成,使所有的邪氣被逼到了她的手上。

之後,我再開始利用糯米為她敷上傷口,便她的邪氣從傷口逸散。

很快,一絲絲黑氣從傷口處冒出,逸散在空中。

而這整個過程疼痛難耐,猶如萬蟻蝕骨一般,就連老張妻子處於昏迷狀態都被活生生的痛醒了過來!

老張的妻子慘叫一聲,身上的汗水不斷滲出肌膚,隨之還有一層層的汙垢。

聽到了自己妻子的慘叫,本就內心煎熬的老張再也忍不住自己內心的悸動,當即咬牙,狠下心來,直接撞門闖入房間之中。

等他闖了進來之後,便看到了自己的妻子正依靠在床前,臉色蒼白無力,可卻從昏迷之中醒了過來。

老王顧不得其他,當即欣喜若狂的衝了上去,大聲喊道:"慧兒,你醒了!"

被成為慧兒的正是老張的妻子陳慧。

此時她緊咬著牙關,身體上的蝕骨之痛還在繼續,讓她差點都扛不住了。見到自己的丈夫,陳慧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眼淚再也止不住,嘩啦嘩啦的肆意流淌著。

我望著眼前的夫妻二人,冇有說話,便悄然走出了房間。

接下來便是屬於他們夫妻的時間了。

等待時間過去了一刻鐘之後,老張這才走出了妻子的房間,一臉興奮的望著我,當即二話不說,便再度跪下。

我趕忙扶起他,他起身以後,這纔開口說道:"大師,多謝您出手相助,救下了我妻子的性命。我這一家人的生命都是你給的,往後即使當牛做馬,我也會償還您的這份恩情!"

我笑道:"你言重了,我救你們並非有所貪圖,隻是順手之勞罷了。不過你要注意,你妻子的身體纔剛剛有所好轉,接下來的一頓時間都需要靜養,不能夠使自己的身體出現差池。至於你兒子的問題,我還不能解決。我想問問你,當日他中邪之前,你們一家人究竟發生了什麼?"

老張一聽,頓時唉聲歎氣的歎了一口氣,恨恨開口說道:"都是報應啊!"

我一聽他這話,便感到有所蹊蹺,當即追問道:"究竟是什麼意思,你快跟我仔細說說。"

老張這才娓娓道來:"其實那一日我們從祖墳之地回來,途中我兒子突然想上廁所,於是我便停下車來,讓我妻子帶著他找個地方方便。哪曾想到,他們是在一棵樹下方便的,而樹後便是一座孤墳!"

"孤墳?"我頓時提起了興趣。

老張點了點頭,道:"我本來坐在車上等待他們母子二人,可突然間便聽到了我妻子的大喊。我當即便下車,順著聲音找了過去,這才發現了那一棵樹與那座孤墳。而我兒子就是從那時開始,沾染了不乾淨的東西。"

望著滿臉懊悔的老張,我不禁沉思起來。

片刻,我這纔回過神來,道:"那不如這樣,你先安頓好家中之事。等會,你便帶我前往你所說的那座孤墳之地。"

老張趕忙點頭,於是我便在一旁等待著他安排家中事務。

等一切都安頓好了之後,老張便開著車,帶我前往了那一座孤墳之地。

車行駛了大概一個多小時,這纔來到了他所說的孤墳之地。

這孤墳之地所處的位置乃是山底,麵前還有一條溪流淌過,不僅背對陽光,陰氣還極重。

光從風水上來看,便知道此地並非福地,能夠損人氣運和壽命。

倘若這座孤墳在此地埋得久了,甚至會引起其中的屍體發生屍變,變成一具殭屍。

而在我看來,這一切最為詭異的,卻並非那座孤墳,反而是眼前這棵並不起眼的怪樹。

這座孤墳的方圓數十米之內連一棵樹都看不到,唯獨墳前長瞭如此一棵大樹,看上去枝繁葉茂,生機勃勃。

而這棵怪樹的形狀也頗有古怪,就好像是一個人似的,立於原地,彷彿一位鎮守此地的將軍一般。

我越看越覺得蹊蹺,當即圍繞著此樹轉了幾圈,發現這棵樹的樹乾充滿了詭異,可究竟詭異在何處,我卻說不上來。

我仔細觀察了半天,最終還是一無所獲。

不過這樣讓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這棵樹肯定有古怪!

說不定,便是這棵樹讓老張的兒子中邪的。

為了更加準確的瞭解到這棵樹的問題所在,我最終還是決定親自去碰它,看是否會引起什麼變化。

於是我便招呼老張,為我取來一把鋒銳的砍刀,獨自一人上前,將手直接搭在了這棵樹的樹乾之上。

很快,我便能夠感覺得到,一股股怨氣順著我的手不斷衝擊著我的身體。

而這股怨氣的出現,也終於讓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當即抽開手來,將體內的怨氣全部逼散。

隨後,我便立即動手,掄起手中的砍刀,直接砍向樹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