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陰陽改命師 >   第107章 鬼嬰

我眼神略微陰沉。

"最後一關,牽涉到你們兩人的性命。成功的話,兩個都不用死;失敗了,你們都要死。"蒼白男子的聲音傳來。

瞬間,我眼前的景象再次變化。

等我眼前恢複一片明亮之時,整個人已經出現在了一條殘破不堪的走廊之上。

望著一片狼藉的走廊,我緩緩的跨過腳下的障礙,朝著深處走去。

這條走廊很短,我很快就來到了儘頭。

儘頭是一間虛掩著的大門。

我望著眼前的這扇大門,輕輕推開了它。

映入我眼中的是一片白色的房間,當中空空如也,隻有一張病床。牆壁之上除了白色之外,還有一灘灘血澤,使安靜的房間之內散發出一絲詭異。

我邁開腳步踏入其中。

在病床的上麵躺著一個已經死去的女人。她的肚子已經被破開,露出了血淋淋的內臟。

我皺了皺眉頭,目光從女人身上移開。

突然,大門無人觸碰,詭異的開始合上,發出一陣陣吱聲。

我很快便察覺到了不對勁,立即回過頭來,隻見大門即將合上,隻留下一道縫。

在我的注視之下,大門徹徹底底的關閉了。

房間之內隻有我和這具女人的屍體。

"看來一切線索都很有可能在這女人的身上。"我走到了屍體的麵前,微微頷首觀察著屍體的模樣。

女人應該是剛剛死去不久,她的血液還帶著溫度,臉上殘留著恐懼的神情。

顯然她是被很恐怖的東西給殺死的。

而她的目光最後落在了自己的腹部之上。

我順著他的目光望向女人的肚中,發現她的肚中還有一條長長的臍帶,順著她的肚子拖出。

根據我所掌握的一些知識,顯然這女人死之前已經懷孕了的,隻不過她肚子裡的孩子不知道到哪去了。

我繼續觀察著女人的體內,看著她那已經被咬破了的肺腑,心中突然升起了一個恐怖的猜測!

莫非這個女人之所以死去,是因為她腹中的胎兒?

這個猜測讓我毛骨悚然,寒毛倒立。

除此之外,我實在想不到她究竟是被什麼東西殺死的。

我越想越噁心,整個人的精神瞬間緊繃,立即閃身離開了女人的身邊。

因為我總感覺,床底下似乎有什麼東西一樣。

帶著這樣一絲顧慮,我慢慢退到了門邊,目光死死地盯著床底。

可隨著時間的緩慢推移,想象之中的嬰兒並冇有出現在我眼前。

我頓時鬆了一口氣。

看來那隻鬼嬰已經離開了這個房間。

可現在的我又想起了一個疑問。

離開的鬼嬰去了哪兒?

突然,我想到了江曉蝶的模樣,臉色頓時一變。

"看來這纔是蒼白男子讓鬼嬰消失的真正目的。那麼曉蝶剛纔應該就是在我的四周,可惡!"

我狠狠一咬牙,立即轉身想要推開大門。然而任由我在那裡費儘力氣,大門依舊紋絲不動。

"嘿嘿嘿嘿,看來你已經猜到了真相。既然如此,我便給你看一些有趣的東西吧。"

正當我費勁餘力想要推動大門之時,男子的聲音再度響起,語氣之間還帶著一絲興奮。

瞬間,我的身體不受控製,在一股無形的力量之下僵硬的轉過身來。

而整個房間開始漸漸地透明起來,我能夠看得見四周的一切。

就在這時,我突然發現腳下的走廊有一條長長的血痕拉過。

順著血痕的方向望去,我的眼中頓時出現了一個滿身帶血的幼小身影。

不用想我都能夠猜到這道身影的真實身份。

而當我的目光順著鬼嬰前進的地方看去,眼中立即出現了江曉蝶的身影!

"糟了!"我的瞳孔猛地一縮,整個人頓時猶如驚弓之鳥一般,全身寒毛炸起!

"你有三分鐘的時間。三分鐘後,如果你還不能打開這扇大門,那麼那個女人就會被鬼嬰抓住,作為他新的母體。打開了這扇大門,你們眼前的一切都會消失。"男子那充滿了興奮的聲音傳來,甚至在我耳中已經像是一個變態的笑聲一樣刺耳。

我冇有心思再去搭理男子,開始瘋狂的揮霍著體力想要推開大門。

而樓下的走廊去之中,江曉蝶依舊一臉茫然的打著轉兒。

"孟河哥哥,你到底在哪?"此時江曉蝶的眼中已經露出了疲倦睏乏的神色,整個人也有些昏昏欲睡。

不知道為什麼,江曉蝶總感覺自己腦袋暈乎乎的,連步伐都開始變得蹣跚起來。

"不行,我必須趕緊找到孟河哥哥。"江曉蝶輕咬舌尖,頓時打了個激靈,意識勉強恢複了清醒。

可江曉蝶已經在這個無限循環的迷宮之內打轉了不知道多久,卻依舊無法走出這個迷宮。

突然,一聲滴答滴答的細微響聲從迷宮的轉角處傳來。

望著眼前長達百米的迷宮通道,江曉蝶心中突然感到一種不太妙的感覺。

"什麼人?!"江曉蝶忍下了自己的恐懼,故作鎮定的大喊一聲,聲音在通道之中不斷的迴響著。

然而迴應她的依舊是那滴答滴答的怪異聲響。

江曉蝶見冇有人迴應,耳邊一直傳來的還是那一聲聲滴答滴答的古怪聲響,心中頓時緊張起來,有些怯怯的望著那通道的儘頭。

很快,一道幼小的身影出現在了她的眼中。

隻見一道渾身是血,四肢爬行的嬰兒正順著地上慢慢爬來。那怪異的聲響便是他身上血液滴下的聲音。

除此之外,通道之中還響起了一陣充滿了童真的笑聲。

可這童真的聲音落在了江曉蝶耳中,卻比一切聲音都還要可怕!

帶著這種笑聲,那道身影不斷的朝著江曉蝶爬來,血水不停的滴落在地上。

"不要過來!"江曉蝶的神情充滿了恐懼,眼中充滿了惶恐不安,一個勁的後退。

鬼嬰卻依舊朝著她爬來,那童真的笑聲在通道之中不斷的迴響著。

江曉蝶害怕得身體都開始不受控製的顫抖起來,轉身想要逃跑。然而當她回過身時,卻發現身後的通道早已經消失,化成了一片堅固的牆壁封鎖住了江曉蝶的退路。

"不!"江曉蝶頓時絕望了,整個人徹徹底底的失去了理智,雙手開始在牆上摸索著。

其實江曉蝶並冇有這麼容易喪失理智,隻是在蒼白男子的故意誘導之下,使得她內心的防線迅速崩塌,對眼前的這隻鬼嬰充滿了恐懼,這才使她內心所有的恐懼都被激發出來。

發現自己的行為冇用,江曉蝶又趕忙反過身來,抵在牆角望著鬼嬰,臉上滿是驚恐。

"不要!"江曉蝶無意識的喊著,眼前的景象開始在曾經玄陰教的地底囚籠與眼前的恐怖通道之間流轉,讓她徹底失去了抵禦的想法,沉淪在了無儘的恐怖之中。

而她的恐懼卻並冇有讓鬼嬰停下腳步,反而讓鬼嬰童真的笑聲慢慢消失,變成了陰沉恐怖的低笑聲。

鬼嬰換一身抬起頭來,露出他那張恐怖如斯的臉。本來天真無邪的臉上如今隻有喪心病狂的笑容,在他的嘴角還殘留著一些血跡和肺腑的殘渣,使他的笑容看上去更加可怕。

這一切都被我儘收眼底,使我心中的急促變得更加強烈起來。

"不行,時間隻剩下一分多鐘了,可我還是冇有辦法能夠打開這扇大門!"我急得團團轉,望著眼前堅如磐石的大門,一時間束手無策。

"一定有什麼東西是我忽略了的!可究竟是什麼?"我的眼睛不停的打量著四周,望著除了病床以及女屍之外空無一物的房間,內心更加慌忙。

"對了,女屍!"突然之間,我想到了女屍。

也許蒼白男子會故技重施,將鑰匙藏在女屍體內,等待著我去取出。

我感到自己的猜測並冇有錯誤,當即朝著女屍跑去。

等我來到了她的麵前,望著她那已經發臭了的身體,心中有些猶豫。

"算了,再拚一次!"我狠下心來,閉上眼睛,直接伸手在她體內鼓搗著。

感受著手上黏糊糊的感覺,我的心裡萬分抗拒,頭皮直麻。

可摸來摸去,我還是冇能夠找到打開大門的鑰匙。

"時間到!"突然之間,在我的耳邊傳來了蒼白男子的聲音,我的臉色頓時麵如死灰!

我顧不得自己手上的血肉,趕忙回過頭來望向江曉蝶的方向,發現鬼嬰已經來到了她的麵前!

"不要!"我的雙眼瞬間猩紅,猛地咆哮一聲。

可我的一切掙紮都冇有用,鬼嬰的行動依舊冇有因此停下絲毫,甚至開始朝著江曉蝶的身上爬去。

"我說了,如果你失敗了,你們都要死。"蒼白男子那邪惡的笑聲傳來,聲音之間充滿了喪心病狂的興奮。

我聽到他那興奮的笑聲,內心卻冇有任何辦法能夠阻止這場悲劇的上演。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失去了一切力氣,隻剩下絕望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