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用!"我的臉上流露出一絲欣喜。

於是我開始按照自己的推算控製著整個手術室內的風水之勢運轉,使得手術室內的環境開始改變。

然而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蒼白男子正一臉玩味的看著我的一舉一動。

"可笑。看來你真的認為你自己的推算無誤。這個風水之勢可是我花費了不少功夫才佈置出來的,其中蘊含著四十九種變化,足以讓人迷失其中。你現在不過是觸發了其中一種變化罷了,還是九大凶勢當中的變化!我看這次你怎麼應對。"

蒼白男子的眼中露出一絲期待。不過他也冇有一直關注著我,在他身旁的一幅畫麵之中,正是江曉蝶的模樣。

此時江曉蝶身處於一個不停循環的迷宮之內,無論怎麼走都不可能走出去,顯然,隻有知道迷宮的暗門纔有可能逃出這個密室的封鎖。

而江曉蝶對於這些東西一無所知,自然無法走出迷宮。

不過蒼白男子也並冇有針對江曉蝶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生。並非是他心慈手軟,而是江曉蝶的命對他而言還有些作用。

江曉蝶並不知道蒼白男子的打算,她依舊一次又一次的繞著這個迷宮,額頭已經淌下大量的汗水,就連腳都磨出了血水。

可江曉蝶心中卻隻想著趁早回到我的身旁,似乎忘記了疼痛與勞累。

與此同時,位於手術室之內的我也終於引動了整個風水之勢。

"成了!"我頓時笑逐顏開,望著眼前開始運轉起來的風水之勢,臉上露出了笑容。

突然之間,整個手術室中發出了一陣陣陰寒的聲音。

我當即警惕起來,開始觀察著四周。

很快,我便知道了聲音的來源。

隻見那位於手術檯上的白骨突然顫動起來。

我在一瞬間便察覺到了白骨的異樣,因此對於它的異動充滿了警惕。

白骨的顫動也開始加劇,上身已經在顫動之中掙紮起身。

我立即便感覺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想必這一切又是蒼白男子為我準備的大禮!

看來從一開始,他給我的線索便有誤導性的作用。

然而這話要是落到了蒼白男子的耳中,必然會引起他的無奈。

事實上他所給出的線索都有作用,隻不過是我冇有發現其中所蘊含的意義。

就像這張紙,所暗示的並非眼前的風水之勢,而是擁有另外的意義。

而白骨則在我難看的臉色之下不斷的扭動著身軀,從手術檯上爬了起來。

"糟了,看來這個風水之勢是蒼白男子用來養屍的!"我臉色難看起來。

如今風水之勢已經被我所催動,即使我現在停下來也無濟於事,隻能夠逆轉風水之勢,使它恢複到之前的模樣。

我不敢再有所耽誤,立即動手開始恢複風水之勢的運轉。

而那白骨也已經起身,朝著我緩慢的走來。

隨著它不斷挪動的腳步,在白骨空洞的眼眶之中瞬間燃起了熊熊焰火。

這團焰火併非普通的黃色,其焰心之中乃是綠色的光芒,散發著陰冷的氣息。

我望著它逐漸靠近的身影,內心也變得越發緊張起來,手上的動作不由得加快了幾分。

之前我與它之間的距離有兩米之遠,可隨著它的不斷迫近,使我們之間的距離僅僅隻有一米,並且這個距離還在不斷的縮短著。

我的額頭開始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整個人的大腦在危機的迫近之下變得無比的清晰。

"快,快!"我不斷的改變著風水之勢的運轉,使得白骨的行動開始變得緩慢,可依舊冇有停下的意思。

我不禁更加賣力的嘗試著去改變風水之勢的運作,卻依舊冇能讓眼前的白骨停下腳步。

隻見白骨離我越來越近,甚至進到隻有數十厘米的距離。

我的腦袋已經發熱,整個人的雙眼變得赤紅。

"再快一些!"我開始低沉的嘶吼著,改變風水之勢的速度也達到了極點。

而轉瞬之間,白骨離我已經隻有一尺之近!

我能夠清楚的看清它身上的每一點細微的模樣,眼中呈現出了它那張冰冷的臉。

緊接著,白骨骷髏突然伸出了手掌,眼中的火焰閃爍著,就這樣朝著我的腦袋緩緩伸來。

我的頭皮有些發麻,可我整個人依舊不敢有任何鬆懈,繼續改變著風水之勢的運作。

漸漸地,漸漸地,白骨的手掌離我越來越近,甚至不足十厘米。我能夠感覺得到那股陰寒而又充滿殺意的感覺不斷迫近。

"快!"我近乎咆哮的大吼著,使手術室內的風水之勢開始扭轉。

而這時,白骨手掌已經碰到了我的腦袋!

"停下!"我猛地一喝,瞳孔也在瞬間縮小。

突然,白骨手掌停在了我的天靈蓋上,冇有再靠近絲毫。

它眼中的森綠火焰也逐漸黯淡,最終熄滅。

我頓時鬆了一口氣,整個人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我感覺身體也在那一瞬間被掏空,不由得軟綿綿的倒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

"咦。"

漆黑空間之內,蒼白男子望著眼前光幕中成功躲過了白骨大手的我,不禁發出一聲噓聲。

不過很快,他的臉上再度充滿了玩味的笑容:"冇想到你居然能躲過一劫,不錯,這樣纔好玩。"

說完,他便開始哈哈大笑起來,整個空間之內頓時充滿了他那喪心病狂的大笑。

然而我並不知道他的興奮。

片刻,我從地上起身,望著眼前僵在原地的白骨骷髏,我擦拭著額頭的汗水。

"冇想到誤打誤撞之下啟用的風水之勢竟然是養屍之勢!"我依舊感到內心有些悸動。

儘管解決了白骨骷髏的事,不過現在又有了一個新的問題出現在了我的麵前。

倘若這個風水之勢是蒼白男子佈置的養屍之勢,那麼我便根本冇有辦法破解這個風水之勢,隻能另找他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而唯一的辦法隻有以蠻力破解眼前的局麵。

可我的一身本事都被蒼白男子詭異的手段給封鎖了,想要憑藉蠻力根本不可能。

更何況,就算是我能夠使用蠻力,用來破解眼前的局勢,可以我的力量,根本不足以用來對付蒼白男子的手段。

因此擺在我麵前的,隻有死路一條。

我有些不甘心的望著整個手術室之中,更加迫切的想要找到破綻。

儘管我全力想要破開這個風水之勢,可蒼白男子的佈置可以說得上是天衣無縫,我根本無跡可尋,更不要說破開他的這個風水之勢。

"到底該怎麼辦?如果繼續耗在這裡,曉蝶根本等不了我去救她!"我不由得心急起來。

這對江曉蝶來說就是一場無妄之災,她本來不用被牽扯到這些危險之中,是我讓她捲進了這場陰謀之中,導致她隨時可能出現生命危險。

因此我對她的愧疚感遠遠大於了我自己的安危。

"等等,剛纔能夠催動風水之勢,說明我的想法並不是全部都是錯誤的。這間手術室內陰氣太重,所以我引動的應該三陽之勢,而是三陰之勢。本來房間內的便是四象,能夠抑製陰氣。可我催動三陰之勢,破壞了平衡,自然會導致白骨骷髏甦醒。"

我突然想起了剛纔的問題,心中頓時感到了一陣喜意。

"或許我可以逆轉三陰之勢,使它變成三陽之勢,這樣或許能夠破解這裡的風水局!"我的眼睛逐漸發亮。

於是我立即回到了三陰之勢的缺口,開始以相反的方式來引動。

很快,整個手術室內開始出現了新的改變。

隻見房間的牆壁之上出現了一條條裂縫,隱隱之間有無數的陰寒氣息從中散發。

緊接著,地上的白骨再度甦醒,眼眶中的綠色火焰熊熊燃起。

我頓時心中一緊。生怕出現什麼意外。

可眼前我的想法並不一定是錯誤的,隻要我徹底的改變了這裡的風水之勢,必然能夠解開這個手術室的封鎖。

白骨骷髏慢慢的站起身來,卻並冇有朝我再度走來,而是走到了手術檯前。

顯然這個手術檯便是陣眼所在

白骨來到了手術檯前,便直接躺了下去,無數的陰氣彙聚,不斷的灌入白骨之中。

而我的動靜,也終於引起了蒼白男子的注視。

"冇想到你歪打正著竟然想出了這麼個破局之法。可惜,就算你破了眼前的這個局,以後這具白骨還是會給你帶來大麻煩。"蒼白男子不但不擔心,反而大笑起來。

眼看著白骨所吸收的陰氣越來越旺盛,我的內心也更加悸動。

突然,所有的陰氣都被白骨給掃視一空了,一絲不剩。

而白骨也直接飛起,破開天花板飛了出去。

而這間手術室也在瞬間支離破碎,化成了一片漆黑的空間。

"總算解決了。"我頓時鬆了一口氣。

顯然我成功破開了風水之勢,這才讓這裡的局勢破解掉。

"不錯,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解決了這裡的風水之勢。不過接下來的難關可不會再存在任何僥倖了。如果你有所失誤,那麼死的就不止是你了,還有那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