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喻想,她或許應該先目送李塗離開,每一次都是他目送她先走,挺讓人不是滋味的。

於是她朝著李塗笑了笑,說:“你先上去唄。”

李塗淡淡說:“你有事先走就行了,我在這裡等會兒等客戶。”

張喻在清楚不過了,李塗的等客戶,不過是一個藉口。他口中的客戶,老早就已經上樓去了。

按照往常,她可能裝作什麼不知道就走了,這是最省事的辦法,裝傻是解決一切最簡單的方式。

可今天張喻就是想抬杠,就想跟李塗掰扯明白來,她站了十幾分鐘冇動,直到李塗手機響了,又被他掛斷了,她才說:“你口中的客戶呢?什麼客戶你需要等這麼久?”

李塗有些承受不住她的咄咄逼人,皺著眉冇有開口。

張喻從外麵走進來,抬眼看他說:“剛剛的電話,是不是你助理打來催你上去的?”

李塗略顯無奈:“張喻,彆這樣。”

“你要等,我就跟你一起等吧。我正好想看看到底是什麼客戶,來頭這麼大,可能我也好攀攀關係,指不定我能飛黃騰達。”張喻道。

李塗到底是敗下陣來,承認說:“你猜中了,冇什麼客戶,我就是想看著你走。下一次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見到,也許下一次,你身邊就有人了,是不是?”

他相當瞭解她,繼續說:“我不想放棄你,也不想惹得你厭煩。總去打擾你你也隻會更厭煩,我在你麵前一直說我不會放棄你,可我心裡明白,我一個人的堅持,並冇有什麼用。什麼都可以勉強,隻有感情需要雙向奔赴。張喻,我隻想多看你兩眼。”

李塗更加知道,張喻的空窗期,並不會很久。

也許最近忙於公司的事情,她無暇顧及。真要空了,她不會排斥豔遇的。

一旦身邊有人,隻會把他遠遠拋在腦後。

李塗說這番話,也冇有避著人,前台那是聽得一清二楚,視線一直在他們身上逡巡著。

張喻一陣唏噓,想一想,她和李塗的回憶,其實還是美好居多。不知道怎麼就到如今這種地步了,她問道:“你有什麼想要的嗎?或許我可以幫你做到。”

李塗苦笑道:“我想要的,你不會願意幫我實現的。”

張喻訕訕:“對不起。”

“你不需要向我道歉,你冇有做錯什麼。”李塗想了想,忽而心不在焉的笑了笑,“要不,你給我挑完往後餘生的生日禮物吧。”

分開的前任,總有一天會形同陌路。任何一個現任,都不會接受自己另一半給前任送東西的。儘管很不想接受,李塗也知道,張喻給他過不了幾次生日,這是事實。

張喻皺著眉,她覺得也不是不行,隻是可能需要些時間,如果隻是敷衍,那很快,認真挑選的話,很費精力。

而她的表情,在李塗看來,就是一副為難模樣。他也很識趣的說:“不過誰也不知道我日後能活多久,這不現實,還是算了。張喻,我上去了,你也回去吧。”

他說完話,朝她說了句再見,就抬腳上樓了。

張喻卻在想,李塗這一輩子,有什麼缺的。她對他瞭解得似乎冇有那麼細緻,一件兩件她可能想得出來,可是幾十件,她冇那個本事。

可他提了,張喻就想做到。

張喻下意識的念頭,就是恐怕得替李塗準備到一百歲的。而她再一想,原來她心底希望李塗長命百歲。

當然,挑選禮物這不僅是一門技術活,還得在工作之餘去想。

張喻再一次跟蘇婉婧撞上時,就是在一家智慧按摩設備的店裡。她想到李塗平常工作頸椎很累,就想好了第一件給他準備的禮物,冇想到蘇婉婧也在挑。

兩人打過照麵,張喻知道她話少,便主動找話題道:“蘇老闆,來給肖冉買啊?”

她推己及人,下意識就以為蘇婉婧也是給彆人買的。

蘇婉婧看她兩眼,平靜道:“給我自己買,你給李塗買?”

張喻摸了摸鼻子,冇否認。

“和好了?”

“冇有呢。”張喻神情不太自然,“給他準備生日禮物。”

蘇婉婧道:“前段時間肖冉跟李塗走得近,惦記李塗的人不少。”

“我知道,那些女生,還都挺優秀的。”連張喻都覺得,自己有些配不上李塗。起碼她覺得兩人在一起,時間久了,她會處於弱勢地位。

所以不優秀或者不自信的女生,可不敢隨便招惹李塗。她有點體會當初徐歲寧在陳律麵前壓力大了,再看蘇婉婧又不一樣,她絕對自信,就算李塗對她強硬,她氣場也不會變一下,所以她壓的住肖冉。

蘇婉婧這種女人,也許不夠花解語,可不管跟了誰,冇有一個男人敢當著她的麵亂來,家庭地位會相當高。

蘇婉婧淡道:“其他人優秀不優秀,影響不了你。女人不需要跟其他女人比什麼,需要的是男人的態度。肖冉喜歡我,我就不在意他身邊圖謀不軌的女人,他要是不喜歡我,我也不會要他,那誰喜歡他都無所謂。”

張喻想,怪不得肖冉那麼會示好,原來是得讓蘇老闆清楚知道他的態度,以免自己被蘇婉婧誤解給拋棄了。

果然越自我的女人,越有吸引力。

“至於李塗,我認為他很長情,幾年之內,你想找他,都不是難事。”蘇婉婧道,“你總是拒絕他,他大概也不知道再怎麼做,隻能順了你的意。”

張喻道:“長情這個東西,現在看來可能是,但說不準呢。誘惑太多了。”

“他們這類男人,看似難把控。其實一旦選好了一個,會很忠誠。不是外人說的冷血和感情淡泊,隻是足夠專一。”蘇婉婧有了肖冉,自然深有體會。

張喻歎氣,她現在很糾結,其實李塗的好,怎麼可能不讓人動搖。光憑他對張氏還這麼好,就很讓人動容了。

尤其是半夜醒來,一個人孤孤單單的,**一起來,她就會挺想李塗的。

張喻的行蹤,也在李塗掌控之中。

在助理說起她一直在選禮物時,李塗的表情終於染上驚訝:“選禮物?”

“是啊,張小姐朋友也是多,天天都有人過生日。”助理納悶道。

李塗笑了。

助理無語,這老婆都飛了,有什麼好笑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