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葉青陽還有機會複生,一時間,所有人都喜出望外。

“玄清真人,葉天師複生的概率有多大?”

雷千刃急忙問道。

“如果蒼風仙人肯同意幫忙,憑藉我們三人的能力,清風的複生,有很大把握!”玄清真人道。

“太好了!”

雷千刃一臉喜色,眾人也紛紛擦乾眼淚,感覺希望再次降臨了。

“但是!”玄清真人道:“首先,我不敢保證蒼風仙人肯伸出援手!”

“其次,即便是能讓清風活過來,他接下來是否還會還原如初,還是個未知數!”

眾人聽罷,心中再次一涼。

玄清真人繼續道:“清風的護法已經為了他犧牲,天師若是冇有護法,法力也會衰減許多,再加上他的身體不知道能恢複到什麼程度,所以,我猜測,即便是清風複生,大概率,也會成為一個普通人!”

“啊?”

眾人大驚。

“這麼說來,豈不是葉天師活過來,什麼能力都冇有了!”雷千刃道:“他自己心裡能接受的了嗎?”

“唉!”玄清真人道:“這些都不是現在該考慮的了,眼下,先救清風再說吧!”

眾人也是紛紛點頭。

畢竟,人能活過來,怎麼都好說。

“我這就動身前往南海,古月,你幫我照看這裡!”玄清真人對胡爺道。

“不行!”胡爺道:“你私自去與蒼風會麵,把我扔下,我纔不乾呢,要去就一起去!”

“唉!”玄清真人搖了搖頭:“咱們三個見麵,你覺得會有好結果麼?”

“你以為我是去壞事的嗎?”胡爺道:“我們這一次是為了青陽,一切都先放下!我也會儘力去說服蒼風的!”

玄清真人知道胡爺的脾氣,便也不再浪費時間,說道:“好吧!那就一起去,反正都是老朋友了!”

“這纔像話!”胡爺道。

“接下來,你們要妥善保護清風的身體,不要被日光曬,也不要讓貓狗等動物接近他,不然他的最後一絲生命氣息,很可能被吸走!”玄清真人叮囑道。

“真人請放心,我在這裡日夜陪著青陽,還望真人快去快回!”林珺瑤擦乾眼淚,紅腫著眼睛說道。

“好!事不宜遲,先走一步了!”

玄清真人說完,轉身離開,猶如一縷清風,瞬間便看不到人影了。

“臥槽!等等我啊!你休想一個人先去見蒼風!”

胡爺也急忙出門,一隻拖鞋都落在原地,來不及回來拿了。

而這邊,雷千刃吩咐手下,說道:“從今天起,我們要守在這個漁村,不讓任何敵人靠近這裡,並且,葉天師所在的祠堂,我們也要嚴加看守,不讓任何一隻蒼蠅飛進來!”

“是!”

洪門眾人鏗鏘有力道。

“我也會叫山上的師兄弟們下來幫忙!”淩霄說道。

一路上洪門眾人將屍體帶過來,說不定已經引起一些人的注意,若是被一些居心叵測的人抓住機會,過來搗亂,那麼一切都前功儘棄了。

所以,眾人必須上下齊心,一同努力保護葉青陽。

......

南海,一座常年被霧靄籠罩的不知名島嶼上。

玄清真人與老胡用出了他們最快的行進速度,不到一日便來到了島上。

望著四周翻騰的海水,和島上鬱鬱蔥蔥的樹木,二人相視一眼,朝島中走去。

“我聽說蒼風的住所,就在這座島嶼上!”玄清真人道。

“老東西,你竟然還私下打聽蒼風,我看你是賊心不死啊!”胡爺道。

“那你呢,你從來就冇有再尋找過蒼風嗎?”玄清真人反問道。

“我......”胡爺頓了頓,道:“找了,冇找著!”

玄清真人:“......”

“那你還埋怨我?你不是也一樣?”玄清真人白了胡爺一眼,繼續朝島內進發。

兩個加起來都快五百歲的人,一路上像兩個小孩子一樣鬥著嘴,誰也不肯讓半句。

驀然,前方出現了一處清幽的居所。

四周是碧綠的樹木,那居所,便在樹木之中,圍出一塊百米左右的方形小院。

院子四周冇有圍牆,隻是一些樹枝構建的圍欄,上麵爬滿了青藤。

中間的房屋,是由青石鑄造,古色古香。

整個環境看起來清幽淡雅,彷彿是某位居士的隱居的田園之所。

“蒼風還是這般樸素啊!”

玄清真人感歎道。

他彷彿回憶起了兩百年前,他與蒼風仙人的第一次見麵。

那個清麗脫俗的女子,便在他的心中,永遠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胡爺情緒也有些激動,一雙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裡了,他還從未這麼拘謹過。

“喂,我們是不是有點跑偏了?”胡爺道:“這次是為了青陽,我們要把感情全部放下,知道嗎?”

“當然!”玄清真人道:“所以,接下來,我們目標一致,不要再鬨出幺蛾子!”

他彷彿是在告誡胡爺。

“你說這話什麼意思?”胡爺道:“我還怕你出幺蛾子呢!”

“我怎麼可能!”玄清真人道。

“我看很有可能!”胡爺道。

然而這時,屋內傳來一道清麗的聲音。

“一百多年過去了,冇想到你們二位,還是這麼喜歡吵嘴!”

這聲音一出,猶如春日驚雷,瞬間讓玄清真人和胡爺,渾身一陣巨顫。

多麼熟悉的聲音啊!

一百多年過去,仍然是那麼的動聽。

也就隻有這聲音,能讓玄清真人和古月真人這兩位登峰造極的高人,為之傾倒。

隨著聲音落下,房門自動打開。

“二位,既然來了,就進來坐吧!”

“好!”

“好!”

玄清真人與古月真人,像兩個二傻子,愣了一下,急忙朝屋內走去。

二人進屋,便聞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十分舒服。

此時,一個身穿白色長衫的女子,正背對著二人,觀看著牆上的一幅星象圖。

她淡淡的開口道:“今日我已經算出,會有兩位老朋友來,冇想到,竟然是你們兩個!”

說著,她徐徐轉身。

一道清麗容顏,展現在二人麵前。

雖然,蒼風如今已經滿頭銀髮,但是她的臉上,卻冇有一道皺紋,彷彿如十八歲的青春少女。

她唇紅齒白,雙眸如星辰一般璀璨,眉宇間英氣逼人。

竟然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

“還是那麼好看!”

玄清真人與古月真人,異口同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