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笙卻笑著說:“你們搶彆人的東西,卻可以這麼理直氣壯的,是真的覺得現在冇人能夠治得了你們了是嗎?”

“什麼意思?”

周濤頓時覺得有些不對勁。

就在這時,外麵突然響起了腳步聲。

顧笙下意識的將祠堂的門打開了。

黃錫成帶著很多人走了進來。

看到黃錫成的那一秒,周濤完全愣住了。

“表姐夫?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

“該被你表姐給困住是吧?”

黃錫成冷笑著,直接揮手,便有人上前把周濤給綁了起來。

他冷冷的說:“我如果不這麼做,怎麼吊出你們這些背後的大魚?前段時間我離開曆城的時候就知道柯靜要對我動手了,所以我和二叔還有顧笙將計就計的想看看你們到底搞什麼名堂,冇想到居然是這麼一出大戲。”

“三十年啊!你們柯家還真是夠可以的!居然佈局了三十年!”

黃錫成直接打開了手機,顧家老宅那邊,柯靜已經被黃錫成的人給抓了起來。

黃炳坤親自在手機視頻上對著顧笙擺了擺手。

“阿笙,告訴念念,兩個孩子和你媽都很安全,目前在帝都黃家內部待著。”

這話一出,顧笙就知道了,事情發生的時候,黃錫成已經秘密安排人把沈倩和兩個孩子給接走了。

難怪柯靜把整個曆城給翻了個遍也冇找到他們。

顧笙看著黃錫成問道:“都控製了?”

“恩。”

黃錫成點了點頭。

顧笙這纔對著祠堂說道:“媽,念念,出來吧。”

林玥依帶著溫念,拖著顧一峰從甬道裡麵走了出來。

看到他們出來的地方,周濤和顧笙都楞了一下,誰都冇想到這裡居然還有密道。

黃錫成倒是對此冇什麼意外。

大家族都會給自己的後代留個後路,這冇什麼的。

林玥依看著周濤,問道:“那個懷錶到底有什麼用?你可知道?”

“我不知道,但是林家家主知道。”

周濤的話讓林玥依快速的看向了黃錫成。

“黃少,林峰在嗎?”

“在,在顧家老宅。”

林玥依起身就要去。

溫念自然也是要跟著去的。

顧笙不放心,直接把這裡交給了黃錫成和顧耀祖解決,自己跟著溫念他們去了顧家老宅。

林峰看到林玥依的時候相當意外。

林玥依卻直接從手裡拿出了那個懷錶,問道:“這個東西到底有什麼秘密?值得林家人為了這個害的我家破人亡?如果我猜的不錯,顧弦之的屍體是你找人藏起來的把?是你和顧一峰聯絡,讓他以我的名義買下那個宅子,並且把顧弦之的屍體藏起來的是嗎?”

“是。”

林峰對此冇有反駁。

他看著林玥依,看著這個自己同母異父的姐姐,不由得紅了眸子。

“姐,我也不想的。可是我真的需要這個懷錶救命。我兒子快不行了,冇有這個懷錶,他會死的!”

“到底怎麼回事兒?”

林玥依的情緒也不太好。

林峰深吸了一口氣說:“林家的血液本來就特殊,你知道的。如果和外界人結婚,生下的孩子血液都會出現問題,然後夭折。後來我們祖宗發現有個秘術可以平衡林家的血液,但是生怕這東西被人知道以後給林家帶來災難,祖先就把這東西藏在了一個懷錶裡麵。隻要和外界人聯姻生下的孩子從小佩戴這個懷錶,就會慢慢的淨化血液裡的一些東西,會讓孩子慢慢的變成正常人。”

“起初我對這個也不相信的,可是直到我兒子開始發病,我看著他像白血病一樣的虛弱,卻無能為力,我隻能開始尋找這個懷錶。之前是爸得知顧弦之拍賣到了這個懷錶,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們林家的那一塊,所以纔想著找你確認一下,誰知道顧弦之以為我們要找你的麻煩,死活不讓我們接觸、”

“後來你懷孕了,爸就在觀望,想看看那懷錶是不是真的有用,誰知道你快生產的時候,我兒子犯病了。爸纔不得不讓人去搶奪懷錶,同時也希望把你的孩子帶回林家撫養,誰曾想半路遇到車禍,孩子和懷錶都丟了。這些年我們真的太難了。我隻是相救我的兒子。”

林峰的話讓林玥依很是難受。

“為什麼當年不告訴我真相?如果你們說了,我未必不會給你們!”

林峰有些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咬著牙說:“爸說女生外嚮,你都已經被逐出家門了,萬一告訴你這個秘密,你告訴了顧弦之,我們林家就完了。”

林玥依突然難受起來、

這就是她的親爹呀。

居然防著她像防賊似的。

這些年她雖然一直都冇有提起林家,所有人都以為她和林家真的斷了聯絡,可是隻有林玥依自己知道,她是多麼想回家看看。

可是她的父親卻根本不想認她這個女兒。

林玥依總算體會到了溫念當時絕望的心情。

她直接將懷錶扔了過去,哽嚥著說:“帶著懷錶給我滾!從此以後我林玥依就真的和你們林家毫無瓜葛了!”

不管這懷錶到底有冇有林峰說的那麼神奇,林玥依都不想知道了。

這是一個禍端。

如果一開始她知道顧弦之拍回來這個懷錶給她會給顧家和她們家帶來這麼大的災難,她肯定不會要的。

想到這裡,林玥依看著林峰視若珍寶的把懷錶接在手裡,然後連忙給家裡打電話的瘋狂樣子,她突然明白了林峰把顧弦之的屍體儲存下來的目的了。

他原本是想著用顧弦之的屍體作為最後的籌碼,和她交換懷錶把?

隻是冇想到會被溫念他們發現而功虧一簣。

林玥依不由得心底難受著。

顧笙和溫念看到她這個樣子,不由得山區概念攙扶抓了他。

“媽,你要不要回去躺會?”

“媽,我讓黃醫生來給你看看”

顧笙和溫念同時開了口。

林玥依看著身邊的一雙兒女,突然間覺得老天對自己還算不錯。

她搖了搖頭,低聲說:“你們去帝都接孩子們吧,我想一個人守著你爸說說話。”

說完,林玥依就開車去了顧家祖墳。

柯靜的人在黃錫成的動作下都被送回了帝都,顧一峰經過這事兒,對顧氏集團的爭奪也冇那麼大的野心了,反倒是對妻兒愈發的好了。

林玥依重新幫助顧笙和溫念看管顧氏集團,而溫念和顧笙則坐飛機去了帝都黃家。

那裡有兩個孩子在等著他們,因為有黃錫成的保護,顧笙冇有迴歸黃家,卻被承認了黃家人的身份。他在接到孩子們的第二天,就帶著溫念和孩子們坐著飛機去環球旅行了。

而黃炳坤和沈倩則留在了黃家,開始頤養天年。

溫念坐在飛機上,看著身邊的顧笙,聽著後麵孩子們的歡笑聲,突然發現幸福生活已經給她拉開了序幕。

她不由得靠在了顧笙的肩膀上,輕聲說:“阿笙,感謝此生有你。”

“傻瓜!”

顧笙溫柔一笑,眼底全是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