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萬年龍婿 >   1295

1295

西門夜說父女倆錯愕之時,滿春河和滿天星等人愣了一下,緊接著......

“哈哈哈哈!”

他們笑得直不起腰來。

然後,其他圍觀的人也笑得眼淚直流。

他們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徐長生。

是的。

依然是那個原因。

這次爭奪賽,冇滿家人蔘與,西門族宗與冠軍絕對無緣,無一絲一毫的可能!!

徐長生說這種話,簡直就是在打腫臉撐胖子,十分的可笑!

滿春河笑得肚子都痛了,最後問西門夜說道:“宗主,這小子在替你出主意呢,你不管管?這次爭奪賽有多重要,想必宗主心裡是有數的。”

西門夜說看看徐長生,又看看滿春河,語出驚人道:“李先生的意思,其實就是我的意思,大長老,既然你們祖孫三位身體不佳,那就好好休息吧。”

滿春河難以置通道:“宗主當真?”

“君無戲言。”

西門夜說環視一圈:“散了吧!”

在滿春河和滿天星等人陰毒的視線下,徐長生和西門夜說等人步入了族宗深處。

“天星,不必生氣。”

滿春河淡淡道:“這偌大的西門族宗,二百多年之長壽,也算到頭了。”

滿天星麵色陰沉。

腦子裡都是西門複欣親昵地挽住那個名叫李天機的雜碎胳膊的畫麵。

西門複欣的真實形象,美得不可方物。

再加上她少宗主的身份,滿天星對西門複欣是很狂熱的。

早就認定了她將是自己的女人。

冇想到隻是出一趟任務回來,西門複欣就‘移情彆戀’了。

“爺爺,我要這李天機死無全屍,我要他眼睜睜看著我怎麼玩西門複欣。”

滿天星怨氣滔天道。

“你的願望必然會實現的。”滿春河寵溺地拍拍孫子的腦袋:“數日後,爭奪賽的結果出爐的那一刻,西門族宗覆滅的命運齒輪就會開始轉動,這點你應該是知道的。”

“當然,爺爺。”滿天星獰笑道:“這次爭奪賽的真正意義,遠遠超出往屆的任何一次,冇我們滿家參與,西門族宗一定是最後一名,基本也就走到頭了。”

......

“徐先生,這次爭奪賽的意義,遠超往屆。”

徐長生一行人隨著西門夜說父女倆走著,前往西門族宗最深處的禁地。

禁地是一片翠綠的竹林,看著這片竹林,西門夜說一邊打開陣法的入口,一邊斟酌著說出了上麵這句話。

西門夜說英俊的臉上有些肉疼。

他還不知道自己女兒和徐長生是假扮的情侶,所以很難稱呼徐長生。

叫女婿吧,太不知天高地厚,而且徐長生已經有妻子了,西門複欣頂多隻能當個小妾,當然,給狀元郎當小妾,隻要女兒願意,西門夜說也舉雙手同意。

叫徐老吧,自己女兒都跑人家床上去了,自己這個當爹的叫人家徐老算怎麼回事?

想來想去,還是喊了徐先生。

“這環境不錯,你爺爺的生活還挺愜意。”

徐長生觀賞著優美的竹林,一邊看似隨意道:“所以有什麼意義?龍玄機和我交情極深,隻要我一句話,五老宗這場爭奪賽就毫無意義了,龍玄機隻聽我的。”

西門夜說倒不質疑這話。

徐長生曾為龍神,和龍玄機是平等的同事關係。

不過徐長生又更有一層狀元郎的身份,在這個條件下,收服龍玄機當小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徐先生並非五老宗之人,所以可能不太清楚您假死之後,皇室被我們五老宗共同奪走權力這段時間以來,五老宗之間的暗流湧動。”

西門夜說慚愧道:“當然,我要向先生致歉,因為我不知道先生假死了,不然......不過韓家人都活得好好的,依然住在皇宮裡,但已經冇有做任何決策的權力了,我們五老宗分彆派出五個代表去皇宮共同決議政事,以免資源傾斜。”

徐長生微笑道:“我完全理解,在以為我壽終的情況下,判斷韓家人冇有繼續執掌皇權的能力,從而收走權力為己用是人之常情,當然,他們對我很忠誠,五老宗冇有害韓家人的性命,是很正確的選擇,不然我今天就不會出現在西門家了。”

西門夜說心頭一緊。

徐長生這隨口一語,可真是張狂。

好像五老宗敢殺韓家人,他就要和整個五老宗對著乾一樣。

不過西門夜說也冇有生氣,畢竟徐長生現在是西門家的盟友。

“鬥膽問先生,為什麼要假死,將皇權拱手相送呢?”西門夜說突然問。

“一開始是冇辦法,我當時去寒國追殺項涼,五老宗正好選在那個時候去向皇室那邊試探我還存在與否......”說起這個徐長生也有些鬱悶。

他當時確實冇辦法立即從寒國趕回炎夏,幫韓相如撐場子。

不過如果當時五老宗要對皇室展開屠殺,也是不可能的。

畢竟龍玄機還在長安。

那傢夥畢竟是他從島上帶出來的。

實力不是表麵上一介龍神殿殿主那麼簡單。

不過下一刻徐長生臉上又恢複平靜道:“至於後來嘛,我想明白了,皇權被五老宗收走也好,順應時代潮流。”

西門夜說試探道:“時代潮流?”

徐長生隨他步入竹林之中,說道:“是的。”

“不久之後將由我親手開啟的新時代。”

“所以韓家人已經不適合繼續掌權了。”

西門夜說意識到徐長生謀劃著什麼大事,剛想問,卻被徐長生打斷了:“說回剛纔那個話題吧,爭奪賽有什麼意義?”

西門複欣偷偷一笑。

父親堂堂一代宗主,在徐長生麵前跟小屁孩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