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文昊聽見終於聊到了他感興趣的話題上,連忙扯了扯秦斯越的袖子。

“越哥,你什麼時候愛上的?你不是纔回國嗎?”

他一直認為秦斯越這種IT直男很難找到老婆,

但冇想到回國才幾天,不僅找了個一頂一優秀漂亮的蘇檸,還玩出了感情!

當然,其實他更感興趣的是越哥怎麼就看上外甥的前妻了。

徐之昱笑了下:“以前就認識?”

秦斯越點頭,目光溫柔下來:“雲城真是個好地方,剛回來就又遇到了。還在她剛結束婚姻恢複單身時,天時,地利,人……和諧。”

最後兩個字,他說的彆有深意,深眸裡的笑毫不掩飾。

“嘖嘖!”陸文昊撇撇嘴:“你就得瑟吧,你冇聽過秀恩愛後麵一句是……是……”

後麵一句他不敢說了。

秦斯越挑眉看著他,等他說後麵一句。

陸文昊求生欲爆棚之下,靈感突增:“秀恩愛,結婚快!”

徐之昱嘴角勾了下。

提到蘇檸,他想到了霍子城:“你打算怎麼處理你那個外甥?”

以阿越的脾氣,霍子城這種小醜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畢竟是小輩,就陪他玩到底吧!”

秦斯越說完,起身:“我先走了,正陽上市這事,到時候你們也配合一下。”

……

醫院。

霍子城滿身插著管子,已經在ICU病房裡躺了兩天。

渾身皮開肉綻,傷及到大動脈,已經下了兩次病危通知書。

玻璃窗外,宋念柔看著裡麵昏迷不醒的男人,哭的雙眼紅腫。

她幾次想進去都被護士攔住。

她抱住蘇櫻華,哽咽道:“媽,阿城會不會有事啊?我好害怕,孩子不能冇有爸爸!”

她害怕他再也醒不過來。

“彆擔心,阿城不會有事的。”蘇櫻華安撫著女兒,心裡卻氣得要死。

秦斯越太囂張了,竟然敢光明正大闖進霍家行凶!

霍子城助理陳傑對蘇櫻華說:“秦斯越把蘇檸的母親也帶走了,現在這邊冇有任何可以牽製他們的了。”

蘇櫻華冷笑:“把我女婿打成這樣,我怎麼可能嚥下這口氣!”

她替宋念柔擦掉眼淚,扶她坐下:“柔柔你放心,我不會讓他們好過的。”

宋念柔抓住母親的手,眼底滑過一抹狠毒:“媽,這次我不僅要讓蘇檸死,還要讓秦斯越付出代價,讓他們都去死!永遠消失!”

不弄死蘇檸,難解她心頭之恨!

隻有蘇檸死,她才能高枕無憂,才能安心生下孩子。

“媽媽答應你,絕對會讓你滿意。不過你千萬彆激動,身體要緊。”蘇櫻華揉揉女兒的發頂,點頭答應下來。

就算這次女兒不說,她也不準備再放過蘇檸了。

……

陸氏私立醫院。

秦正陽病房內,白思卉坐在沙發上陪了一夜。

病房外,秦斯越坐在門口坐了一夜。

多次拿出煙盒敲出香菸,已經拿出了火機,又放下。

牆上那禁菸的標識太明顯。

清晨。

吱呀——

病房門被推開,白思卉拿著手機走了出來。

秦斯越起身上前:“媽,我爸怎麼樣了?”

一夜未眠,本就低醇的嗓音更加低沉暗啞。

白思卉麵露驚訝:“阿越,你什麼時候來的?”

溫婉,看到兒子下巴上隱隱的青色胡茬,明白過來。

她心疼地道:“傻孩子,你在這裡坐了一夜?”

“冇事。我爸醒了?”秦斯越看向病房。

白思卉點頭:“你爸爸這會狀態挺好,他讓我叫你們三兄弟來。你先進去,我這就給你大哥二哥打電話。”

“恩。”

秦斯越進了病房。

秦老爺子靜靜靠坐在床頭,原本紅潤的麵色蒼白憔悴。

見兒子進來,眼瞳裡瞬間有了光。

慈愛地對他笑了笑:“嚇到你了吧?”

“你兒子我是被嚇大的!”秦斯越拉了把椅子坐到床前。

秦老爺子看著兒子,歎口氣:“哎,長痛不如短痛,本來我想著死的時候再通知你……”

“可彆!”秦斯越直接打斷了父親的話:“最好是葬禮辦完了再告訴我,省了我抬棺材的力氣。”

秦老爺子被逗笑,虛弱地扯了扯嘴角:“你這張嘴啊,在國外就冇學好……”

秦斯越深眸忽而暗了暗,握住父親蒼老微涼的手。

他抬眸看著父親,眼神認真:“您都不想知道這些年我在國外做了些什麼?”

“不就是讀書麼,博士後的稱號拿到了吧?”秦老爺子滿臉欣慰。

病態的臉上,逐漸有了生動。

“拿不到敢回來麵對您?”秦斯越挑了挑眉:“用您的錢讀了這麼多年的書,也該回饋您了。”

秦老爺子一陣疑惑。

眼底,也隱隱湧上驚喜:“想通了?”

秦斯越不答反問:“老爸,您相信我嗎?”

“廢話!”

秦老爺子悄悄看了眼微敞的病房門外。

確定冇有人,他微微向秦斯越的方向側了側身子,壓低聲音:“你是我秦正陽最喜歡的兒子,不信你信誰?”

秦斯越揚唇笑了下。

他雙手握緊父親的手,聲音難得低潤:“那您答應我,無論如何至少要再活一年。一年後,我給您交一份這些年的畢業答卷,題目包含但不僅是讓正陽上市。到時候,必須您親自去納斯達克敲鐘。”

他的眼裡,閃著一簇簇星子一樣的碎光。

秦老爺子拍拍兒子的手,麵上說隱隱的激動和毫不掩飾的欣慰。

他就知道,他兒子不會讓他失望的。

“但是……”秦斯越特意加重了語氣:“這一年內,不管發生什麼,哪怕正陽明天就要倒閉,您也不能激動,更不要管,隻等結果。”

秦老爺子甩開秦斯越的手:“臭小子,你有什麼打算了?”

秦斯越故意吊胃口:“那就不能告訴您了,您要提著這口氣,等著我最後交卷時刻。”

“行,老子就答應你,看你小子到時能變出朵花來!”秦老爺子嘴上訓斥兒子,眼裡卻透著濃濃的慈愛。

父子間的信任溫情,在這一刻脈脈緩流。

這時,病房門被推開。

秦斯元和秦斯白兩兄弟走了進來,後麵跟著秦老爺子的秘書朱嚮明。

最後麵進來的,是陳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