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近太忙了,應該很累。”

蘇檸心疼完秦斯越,揚起眼眸,開始和閨蜜分享她的開心事:“秦斯越把我媽媽接出來了,現在彤彤陪著她在醫院治療。”

薑玫激動地瞪大眼睛:“秦大佬不愧是大佬中的戰鬥機,這麼快就把霍子城那個變態給收拾了?!”

能從囂張又殘忍的霍子城手裡救出蘇檸母親,簡直太不容易了。

蘇檸鼻子發酸:“我終於可以見到媽媽了。”

薑玫立刻提醒:“你的傷口還冇全部癒合,要等再好點才能去見阿姨。”

“那就趕緊給我上藥,我要快點好起來!”

想到能見母親,蘇檸更不怕疼了。

……

夜。

L8會所。

黑色邁巴赫穩穩停在會所門口,秦斯越下車,進了V99包間。

徐之昱和陸文昊已經醒好紅酒,淺酌起來。

秦斯越坐下,陸文昊遞了杯酒過去。

徐之昱與他碰了杯:“阿越,正陽怎麼會變成這樣了?”

秦斯越喝了口酒,不以為然地笑道:“不這樣我也冇機會回來。”

他摩挲著酒杯,掀眸看向兩人:“你們有什麼意見?”

“你們決定就好,我能做的一定做到。”陸文昊說著,把黃腦袋搖成了撥浪鼓:“出主意我就算了。”

徐之昱為秦斯越添了酒:“如果是你說的那種情況,銀行這邊是不會貸款的。就算是我出麵,能拿到的錢對正陽來說也是杯水車薪。”

陸文昊發愁:“那現在該怎麼辦?”

秦斯越點了根菸,漫不驚心地吐著煙霧。

一根菸抽完,把菸頭摁滅在菸灰缸,才掀起幽黑的眸子,道:“讓正陽上市。”

徐之昱皺眉:“這件事幾年前我們就討論過,那時候你父親不是不想上市麼?說上市了公司就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

“秦伯伯什麼都好,就是太霸道了點!根本不聽彆人的意見,妥妥老頑固一枚!”陸文昊撇撇嘴,點頭附和。

秦斯越抿了口酒:“現在也不遲。”

徐之昱看著秦斯越淡定的樣子,眯了眯眼:“你想動WOV?”

WOV是他們兄弟三人的公司,凝注了阿越十多年的心血。

12年前,他18歲成人生日上,當時隻有16歲的阿越,拿出了一份詳儘的創業項目書作為生日禮物送給了他——他想讓三人一起創建一家享譽全球的互聯網公司。

看了內容後,血氣方剛的他們一拍即合:不做出成績不公開。

12年來,他們跌跌撞撞的創業,失敗和驚喜交替,眼淚和歡笑並存。WOV在經曆了三起三落後,如今終於成為全球TOP3的互聯網公司。

但WOV的三名大股東一直神秘,外界無人知曉。

兩年前,阿越拿到雙博士學位那天,本來要公開他們的身份時,他們收到了互聯網NO.1大佬史密斯先生的對賭協議……

徐之昱腹誹間,陸文昊一下子來了興致。

他拍著大腿叫好:“越哥,我雙手雙腳讚同,WOV隱瞞了這麼多年,是時候告訴秦伯伯讓他高興高興了,說不定這一高興,病就好了……”

“不行!”徐之昱直接否定。

陸文昊一臉懵:“為什麼啊?”

剛剛纔說銀行不能貸款,要是不動WOV,還救個屁的正陽啊!

徐之昱臉色微沉:“三年的對賭協議,現在還差一年就才能圓滿。如果現在曝光,我們這些年的心血都會付諸東流,WOV也會被史密斯割了韭菜!”

陸文昊卻覺得無所謂:“告訴秦伯伯讓他放心,又不是告訴彆人。”

秦斯越放下酒杯,輕描淡寫道:“就算冇有一年期限,也用不著大動WOV。殺雞焉用牛刀。”

“臥槽,越哥!你冇在國內待幾天,這成語比我用的好!”

陸文昊彩虹屁放的6。

他就喜歡越哥身上這股子自信,但凡他敢自信說出來,那絕對冇問題。

徐之昱笑了下,看向秦斯越:“說吧,你到底打算怎麼做?”

秦斯越看著杯中暗紅色的酒液,眼眸暗了暗:“先揪出是誰在背後搞破壞。”

“有人想搞垮正陽?”陸文昊滿頭問號。

徐之昱也微微蹙眉。

這一點,他們倒是都冇想過。

秦斯越手指在沙發上一下一下叩著:“這些年與正陽惡意競爭的那些山寨公司,他們掌握的都是正陽產品的核心,如果隻是一兩家公司或許是偶然,但正陽所有涉及到的的實業全都被仿。”

“這麼看來,確實有人故意針對正陽。”徐之昱若有所思。

秦斯越輕嗬了一聲:“嗬。這幾年我家老頭子醒悟了,有意想讓正陽上市,而那些山寨公司也是在近幾年突然崛起的。”

徐之昱聽了出來:“你懷疑正陽有內奸?”

秦斯越點頭。

老頭子是商場老狐狸,大哥二哥雖不及父親圓滑,但也在商場摸爬滾打這麼多年,豈能看不出這個問題?

要麼他們要和稀泥,要麼就是內奸,隱藏的更深。

秦斯越已經有了主意:“其實要讓正陽活過來很簡單。但是既然我回來了,這個圈子還是要親自瞭解下,也算是彌補這些年對老頭子的產業不聞不問的虧欠。”

徐之昱點頭:“國內和國外還是有區彆的,瞭解是很有必要。這麼多年,WOV你的關注點都在技術和產品上。可國內這圈子,所有的競爭,到最後都是人心和人心的較量。”

陸文昊湊上去:“打仗怎麼能少了我呢?越哥,我可以做點什麼?”

“讓你做就能做好?”秦斯越挑眉睨他一眼。

“當然能!”陸文昊拍著胸脯保證:“說吧說吧,準備讓我乾點什麼?”

他滿臉期待地看著秦斯越,一副準備大乾一場的氣勢。

秦斯越幽幽道:“讓我家老頭子康複。”

陸文昊:“呃……”

打臉真特麼來得快!

他尷尬地乾笑兩聲:“我會儘力的,但是這個事我真不敢保證,剛剛當我放了個屁。不過,嫂子那邊完全康複是絕對冇問題的!”

“國外弄來的藥已經到了,到時候會讓嫂子的皮膚恢複如初,一點疤痕都看不出來!”

秦斯越朝他舉杯:“多謝。”

“阿越,你和蘇檸來真的?”徐之昱彈了彈菸灰,黑眸幽深。

秦斯越挑眉,笑:“國內都這麼開放了?睡了彆人女孩不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