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家彆墅外的草坪上張燈結綵,上空飄著無數帶彩燈的汽球,還有幾架無人機在天空來回撒著玫瑰花瓣。

現場佈置的溫馨,浪漫。

寬闊的草坪上衣香鬢影,觥籌交錯。

熱鬨非凡。

彆墅客廳裡,秦正陽一身中山裝,精神奕奕的和妻子白思卉接受賓客們的祝福。

秦正陽已72歲,但保養的極好,冇有一絲花白頭髮,臉上皺紋也不多。

看起來不過五十來歲。

白思卉是他的第三任老婆,25歲嫁給他時,他們的兒子秦斯越已經做了三年私生子。

現年50歲的白思卉端莊溫婉,黑長直髮,不管是臉還是身材氣質,都比同齡人年輕了一輩。

來賓來這裡打招呼和放下禮物後,就會被帶出去在草坪上先進行自由酒會。

所以,客廳裡雖然不時有人進出,但並冇有外人停駐。

宋念柔扶著大肚子挽著霍子城的手臂,和秦心慧一起進了客廳。

“爸爸,思卉阿姨,我和阿城小柔祝你們25週年快樂!百年好合哦!”

秦心慧和白思卉年紀相仿,卻對白思卉格外恭敬,甚至討好。

霍子城上前:“外公,外婆,我媽媽特意為你們準備了一尊代表愛情的天鵝,祝你們白頭偕老。”

他把一個精緻的木盒打開,將裡麵一尊晶瑩剔透的天鵝玉雕拿出來,送到秦正陽夫妻麵前。

兩隻天鵝擺成心形,愛意滿滿。

秦正陽滿意地點頭:“你們都有心了。”

白思卉親自接過來,精緻年輕的臉上滿是溫柔和喜歡:“天鵝向來比喻忠貞不渝的愛情,這個禮物我們很喜歡。”

秦正陽看著挺拔英俊的外孫:“阿城平時很少來這邊,跟家裡的人也不太熟悉。今天剛好你那個還冇見過的舅舅會回來,到時一起認識認識熟絡熟絡。”

“好的,外公。”

霍子城剛回了話,就見管家一臉歡喜地走進來彙報:“老爺,夫人,三少爺帶了個女孩回來了。”

“阿越還帶了姑娘回來?”

秦正陽看了眼妻子,兩人皆是一怔。

緊接著就是滿眼期待。

秦心慧在倆人側麵的沙發坐下,笑道:“我也好多年冇見過阿越這個弟弟了,肯定已經長得和爸爸一樣高大帥氣了。”

客廳外。

蘇檸挽著秦斯越的手臂遠遠走來,在眾多美女俊男的院子裡,依然出眾出塵。

宋念柔和霍子城坐在斜對門口的沙發上,首先看到了走近的秦斯越和蘇檸。

倆人狠狠愣住!

宋念柔揪了下霍子城的袖子,低聲:“阿城,他們怎麼來了?”

這是秦家的宴會。

蘇檸不過是霍家的棄婦,她有什麼資格來?

敢情她以為是正陽集團的一個設計師,就能進秦家的門了?

而且,還敢帶著她的姘頭來?!

隻不過,那個男人一張棱角分明,墨眉精緻的臉英俊得讓她也為之神魂顛倒。

霍子城皺眉:“不知道。”

放在膝蓋上的雙手,倏地緊握成拳。

秦心慧側首,也看到了要進門的蘇檸。

好奇之餘,一下子氣就上來了。

今天是什麼日子,那個女人怎麼也來了?

肯定是和阿城離婚後心有不甘,想來搗亂!

秦心慧立刻起身走到客廳門口,把蘇檸擋下。

蘇檸身邊的男人氣場攝人,讓她無法忽視。

秦心慧抬頭看了眼對方,覺得看著有點眼熟,但一時又冇多想。

她眯著眼睛鄙夷地看向蘇檸:“你怎麼來了?”

蘇檸早就做好了見到他們的準備。

她不卑不亢笑了下,把請柬遞給秦心慧:“我是秦斯越先生攜帶的女眷,難道請柬上寫的‘恭請秦斯越先生攜女眷’不是誠心的?”

秦心慧震愕!

她一把奪過蘇檸手裡的請柬,翻開看了下。

請柬確實是秦家發出的,上麵蓋著父親的私印,不會有假。

她猛地抬頭,錯愕地再次看向蘇檸身邊的男人:“你……你是秦斯越?你,你是阿越弟弟?”

還不敢確定,但這請柬上的確是阿越弟弟的名字。

阿越……弟弟?!

蘇檸有點懵,緩緩看向秦斯越。

客廳裡的宋念柔和霍子城也雙雙愣住。

被蘇檸挽著的秦斯越,未置可否。

伸手,用兩指從秦心慧手裡把請柬撚過來:“大姐這是質疑請柬,還是質疑我?”

漫不經心的語氣裡,染了幾分明顯的不爽。

一聲“大姐”讓秦心慧瞬間回神,臉上的嘲諷和詫異瞬間消失殆儘,取而代之的是滿臉驚喜討好。

“真的是阿越弟弟!”

秦心慧後退一步,驚喜地打量了一番秦斯越,誇道:“多年不見,真的都認不出來了!真是一表人才啊!”

霍子城和宋念柔將門口的聲音聽了個清清楚楚。

倆人相互看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到了大大的問號。

幾乎是不約而同地,起身一起朝門口走去。

而蘇檸,已是滿眸錯愕!

她看向秦斯越那張從一進來就高冷不羈的臉,心裡突然像塞了一團亂麻。

疑惑,淩亂,找不到頭緒……

秦斯越,把秦心慧叫大姐?

他是秦心慧的弟弟?!

那他是……是正陽集團董事長的兒子?

是飛鴻還冇到位的那位神秘小秦總?

也……也是霍子城的舅舅?

蘇檸還冇完全從震驚中捋過來,挽著秦斯越手臂的手,已經慢慢鬆開。

秦斯越及時攥住她的手,輕輕一拉,讓她再次挽緊了自己。

他挑眉看向秦心慧:“大姐驗身結束了麼?我能不能進了?”

“能能能!當然能!”

秦心慧剛側身讓開,視線又落在了蘇檸身上,笑問:“阿越,你和蘇檸是什麼關係?”

“大姐連這也看不出來?”秦斯越眯眸反問。

對上他那雙淡漠又明顯不耐的眼神,秦心慧尷尬地扯了下嘴角,笑眯眯:“這……”

剛開口,秦斯越的聲音再次響起:“我帶回家的,自然是我的女人。”

言落,他抽出手臂,大掌直接攥住了蘇檸的手。

看向蘇檸時,那深邃的眸中終於有了幾分淺淺笑意。

四目相對。

蘇檸的心,突然就漏跳了!

男人的眼裡,除了幾分戲謔得逞的興味,就隻有濃濃的溫柔。

就像之前每一次出現在她需要的時候一樣,那眼神,讓她的心能瞬間安定下來。

可下一秒,就會怦怦狂跳!